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61章 摔下楼

    南乔给陆伯母打电话,通了,却无人接通。

    她的手紧紧的握着手里的手包。

    她闭着眼睛,想到陆焰、想到爷爷。

    手指已经冰凉得泛白了。

    她没办法证明爷爷的事是跟陈白沫有关,一切,都是仅凭着女人的直觉,她调查过,线索在那个爷爷派去调查她和莫北丞结婚原因的人身上断了。

    车子停在小区门口,这里离陆伯父他们住的那栋还有一段距离,没办法进了。

    南乔付了钱下车,小跑着一路爬上楼。

    在二楼就听到楼上传来的撕心裂肺的哭喊争执声,是白橘芳的声音,那一声声的斥责和诅咒像一把利刃,从南乔头顶扎进去。

    她整个脑子都一片空白。

    明白过来的太晚,她来迟了!

    她一直当成亲人的两个人……

    “陈白沫,你到底对老陆说了什么?我去上个洗手间的时间,他怎么就这样了?”

    没听到陆伯父的声音。

    只听到陈白沫冷冷淡淡的说:“我什么都没说,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也没办法。”

    ‘啪’的一声。

    一个耳光毫不留情的抽在陈白沫的脸上。

    这一巴掌用了全力。

    陈白沫被打的侧过头,耳朵里全是‘嗡嗡’的声音,好半晌才回过神,没有其他人在,她的怒气也没有任何的收敛和隐藏,“沈南乔你疯了,你居然敢打我?”

    南乔没理她,而是径直问满脸眼泪的白橘芳,“吃过药了吗?打过120没有?”

    陆伯父的脸色已经白中泛着青了。

    痉挛的蜷缩在地板上。

    白橘芳连连点头,“吃过了,也打过120了,估计快到了。”

    陈白沫一声冷笑,“就这样的还送什么啊,浪费医药费,不如死了轻松,沈南乔,你这些年没少被他们拖累吧,说来还是我帮……”

    南乔抬手又要扇她,被陈白沫截住了,一脸不屑的盯着她,“你以为我那么蠢,让你扇一次还让你扇第二次?”

    “谁说要扇你了?”南乔看着她的眼神诡谲而阴森,仍是清清淡淡,“我后悔了,跟你这种丧心病狂的人玩什么猫捉老鼠啊,你就该去死,一了百了,我已经是一副残躯了,拖着你,够了,我们谁都不祸害,你死我活的斗个够。”

    她配不上莫北丞。

    从身体到心理,她都配不上,既然如此,他值得被更好的对待。

    难得——

    她在爷爷那种‘凡是自己喜欢的,不折手段也要去争取,争取不到的,也要卸对方一条腿来留纪念’的思想灌输下,居然生出了这样的觉悟。

    陈白沫没想到沈南乔居然抱了同归于尽的心思,瞳孔因为震惊和恐惧而睁大,“你……”

    刚说了一个字,她就被沈南乔猛的推了一下。

    几乎是触不及防。

    陈白沫身后是楼梯,这种老旧的小区楼道不长,却很狭窄且陡,她倒退了几步,脚下一崴,就直接从楼道上摔了下去。

    她本来是想抓住沈南乔的,即便稳不住身体,也要带着她一起。

    但是她伸出的手抓了个空。

    ‘咚咚咚’的几声。

    陈白沫滚下去,撞到下面转角处的墙,又被反弹回来!

    她当场就晕过去了,身下,慢慢的晕开了一团红色的血迹。

    南乔站在台阶顶端,一脸的麻木,手还维持着推人的动作。

    而这一变故,惊呆的除了白橘芳,还有从楼下上来的莫北丞和乔瑾槐。

    南乔想笑,事情总是那么巧合,像警察总是在事情解决完后才到,人也总是在不恰当的时候看到最令人恶心的一幕。

    于是,她便笑了。

    不是那种状若疯狂的大笑,而是微微勾着唇角,以一种高高在上的眼神睥睨众生的笑容。

    淡淡的,浅浅的。

    却能将人心底那层愤怒瞬间勾出来。

    但目前的情况容不得莫北丞发脾气,他弯腰将血泊中的陈白沫抱起来。抬头看了眼台阶上的沈南乔,脸上全是森冷的寒气,淡漠到极致。

    眉心蹙着,充斥着指责、愤怒和冷漠。

    像一把最锋利的冰刃。

    戳进南乔心里!

    她闭了闭眼睛,原来,她还知道疼。

    楼下,救护车来了,警报声响彻了整个小区。

    乔瑾槐也看着她,却不像莫北丞那般,表现出直接明了的怒气,而是有几分复杂。

    “沈南乔,如果她出了什么事,你就是故意伤人,等着上法庭吧。”

    南乔漠漠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阴鸷、冷漠,却丝毫无损他的英俊。

    她收回在公司所想的那句话。

    莫北丞不是不爱陈白沫,他还爱她,只是这份爱,被他对她偶尔的好给遮掩了,让她麻痹了。

    楼道上,响起了纷乱的脚步声。

    医生只抬了一个担架床上来,莫北丞将陈白沫放上去,南乔木然的神情终于变了,“病人在这里,是我们打的120,要救也先救治这里的。”

    这不是一个值得争论的问题,这种小区不隔音,楼层也不高,最下面的一个医生扯着嗓子吼了声:“这里还有个病人,再抬个担架床上来。”

    莫北丞跟着陈白沫先下去,医生将陆伯父放在担架床上,南乔本来也要跟着,被白橘芳拦了一下:“南乔,你就别去了,我跟着去医院,有什么事我给你打电话。”

    她以为莫北丞是陈白沫的男朋友,怕他等一会儿找茬,便有心让她避避。

    “恩。”

    南乔这副状态,确实不适合跟着。

    她从包里拿出一张卡塞给白橘芳:“伯母,这里面有两万块钱,你先用着,密码你知道的。”

    人都走了,地上只留下一滩血在提醒她刚才的事情,南乔坐在台阶上,整张脸沉入手掌里。

    情绪过分激动后,留下来的,往往是不知所措的茫然!

    她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好好静一静。

    但是楼下救护车还没走,她不想去看到莫北丞那张冷的恨不得将她一口吞了的脸,房子里她也不想进,就只有在这里坐着了。

    一阵脚步声响起,越来越近,阴影投在她身上,将她整个笼罩住了。

    乔瑾槐没走她知道,但她没想到他会上来。

    “如果你想讽刺我,或者教训我,请等一下,要告我、让我去坐牢,也先去请律师。我现在情绪不稳,你要是说的话不中听,我怕我会忍不住将你也推下去。”

    南乔的声音从掌心里传出来,显得有些闷闷的!

    乔瑾槐:“……”

    他已经准备好的说辞,因为她这一句,顿时不知从何说起了。

    乔瑾槐居高临下的瞪着她,好半晌才找回声音,“沈南乔,你是冷场王吗?”

    南乔偏头看他,有点呆,又有点茫然,总之,模样看着温润无害,还很可爱。

    完全没有刚才推人下楼的那种气势。

    “你不教训我啊。”

    印象中,乔瑾槐没这么好说话。

    每次看到她,都跟个八婆一样,对着她冷嘲热讽,跟她呛腔。

    这句话的声音很小,更像是在自言自语,说完,也没有要等乔瑾槐回答的意思,又将脸埋到了掌心里。

    “我教训你干嘛,摔下去的又不是我女人。”

    南乔嗤笑,“你还真冷血,那是你三嫂。”

    “……”

    楼下,又传来一阵迅猛的脚步声,这次南乔不用看脸也知道是谁——莫北丞。

    四层楼的距离。

    在她听到脚步声响起时,几乎眨眼人就到了她面前。

    他弯腰拽着她的手腕,将南乔整个从楼梯的台阶拧了起来,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南乔手腕都被磨红了。

    “去医院。”

    “我不去。”

    她试图抽回手,但男人的力气根本不是女人能抗衡的,南乔被他拉扯着,跌跌撞撞的往楼下走。

    南乔穿的平底运动鞋,被莫北丞一路拖着往楼下走,她还有心思分神庆幸,幸好今天和冷清风约的是高尔夫球场。

    要是像往常一样穿着八厘米的高跟鞋,她今天这双腿就废了!

    乔瑾槐抿唇,看着莫北丞拽着南乔的手消失在楼道的转角。耳边,传来女人一声轻咝的痛呼声。

    他紧了紧身侧的手,若无其事的跟着下了楼。

    救护车已经走了。

    莫北丞将南乔塞进车里,自己坐上去,也没等乔瑾槐,直接一踩油门出了小区。

    这个男人此刻比平常更加的冷漠、薄凉,唇瓣紧抿,有什么情绪死死的压抑着,以至于他整个人看起来都异常暴躁。

    车子停在医院的草坪上,莫北丞下车,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南乔避开他伸来的手,“我自己能走,不需要你拖着。”

    她用的是‘拖’。

    莫北丞看着她的手腕,露出的肌肤红了一片,有些泛青!

    sorry。

    他下意识的想道歉,但眼前又不由自主的冒出来她将白沫推下楼梯时恶意的表情。

    一个女人……

    居然有这么狠的心。

    他俯身,将原本要下车的女人禁锢在方寸之间,语调没有半点起伏,却又给人一种咬牙切齿、悲痛欲绝的错觉,“沈南乔,你怎么这么心思歹毒?她今天下午的飞机去美国,你怎么还不肯放过她?”

    南乔笑了笑,有些肆意的妩媚,又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嘲弄,“我就是看不惯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