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62章 报警

    这话。

    嚣张的实在让人不知该气还是该笑。

    莫北丞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脸上也瞧不出是信还是不信,“就因为看不惯,你就能将人推下楼?你要是恨她,岂不是要拿刀将人捅了?”

    南乔抬起下巴,眯着眼睛看他,今天难得好天气,外面的阳光刺得她眼睛微微的胀痛,“是呢,这么说来,她今天也是运气好,我没带凶器。”

    男人盯着她略施粉黛的美丽容颜,喉结滚了滚,冷冷的说:“你当真是无药可救。”

    那语气里,除了浓浓的气怒还有难掩的失望。

    他转身往医院里走。

    身后。

    南乔拉住他的手,从后面抱住他,侧脸的脸颊贴着他的后背,闭上眼睛喃喃:“三哥,不要对我失望。”

    语气是和内容不相符的冷淡。

    莫北丞被她抱的身子一僵,一时忘了反应。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失望她将陈白沫推下楼,还是失望,会在陆焰父母那里看到沈南乔。

    男人转过身,既没推开她,也没抱她,只是居高临下、淡淡漠漠的盯着她仰高的小脸,“为什么推她下楼?”

    南乔:“……”

    为什么推她下楼,现在再回想,已经没有刚才那份激烈的情绪波动了,如果是现在,她肯定不会那么冲动。所以,推陈白沫下楼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她那时候看她不爽。

    “沈南乔,我给你机会让你自己说,为什么推她?”男人的目光很深很沉很亮,像是要一点点剥掉她的伪装,看到她的心里去。

    “陆伯父被她气得心脏病发。”

    莫北丞冷笑一声,扯下她环在自己腰上的手:“如果是这个原因,我宁愿你什么都不说。”

    他没有再作停留,大步跨进了医院。

    南乔没有跟上去,莫北丞走后,她就坐进了车里,关上车门,抱着膝盖看着前面出神。

    她是从公司直接过去的,身上还穿着单薄的套裙,根本无法御寒。

    这会儿冷的上下牙齿都在打颤,她恨不得将整个人都蜷进座椅里!

    好想给时笙打电话。

    这种事,木子那种有事说事、一本正经的性子是安慰不了她的。

    但美国现在是深夜。

    陆伯父的病越来越严重,而她现在,连基本的手术费都还没凑够,手术后的恢复也是一比庞大的开支。

    爸爸说过,他不会为了陆家的任何一个人,任何一样东西买单。

    而她更不可能跟莫北丞开这个口。

    ……

    车门被打开。

    南乔侧头,看着站在外面的男人,黑色的短发下,他深邃的五官显出几分凛冽气势。

    “下车。”

    “有事?”她拧眉,有不明显的不耐烦。

    莫北丞冷冷的盯着她:“人是你推的,就应该上去等着她出手术室,好好道歉,还是你连这最基本的教养都没有?”

    南乔抬起下巴,要笑不笑的嘲讽:“她醒来如果看到我,估计会直接打电话报警。”

    “报警也是你自找的。”

    南乔不想上去,但拗不过莫北丞。

    陈白沫已经从急诊转到了二十一楼的手术室,乔瑾槐也在,看到和莫北丞一同从电梯里出来的南乔,拧了拧眉:“三哥,你怎么把三嫂带上来了?白沫醒来知道自己的右腿断了,肯定会情绪特别激动,说不定还会做出些过激的行为,三嫂在这里,万一受伤了呢。”

    “祸是她闯的,后果自然也该她担着,白沫那双腿是跳舞的,她看的比自己的命都还重,如果她醒来,要打要骂也随她。”

    乔瑾槐看了眼面无表情的南乔,朝莫北丞说道:“手术还要一会儿,去楼下抽支烟。”

    两人一同下了楼。

    乔瑾槐并不是真的想抽烟,他只是有事跟莫北丞说,又不能当着沈南乔的面。

    “如果白沫也要她一条腿呢?”

    莫北丞的五官立体英俊,没有丝毫的表情,默了半晌,才缓缓的开口:“那就给她。”

    乔瑾槐:“……”

    给她?

    难不成,他还想把沈南乔的右腿折了赔给陈白沫?

    但这事毕竟是他们三个之间的牵扯,他不方便多说,但如果将沈南乔的腿折了赔给陈白沫……他深吸了口烟:“希望你不要后悔。”

    陈白沫的手术整整做了四个多小时,除了右腿骨折,身上其他各处并没有严重的伤,摔下去时护住了头,没有什么大问题。

    至于有没有后遗症,还要等清醒了再说。

    但是,不能跳舞了。

    麻药过后很快就清醒了。

    中途白橘芳给南乔打电话,知道她在陈白沫的病房,怕她受欺负,南乔又不肯告诉她病床号,只让她不用担心,好好守着陆恒,但她怎么能不担心。

    放下电话,她想来想去还是得去看看,不能让南乔被人欺负了去。

    陈白沫的男朋友看着也是身份地位不一般,如果真有什么事,拿她老婆子的命抵好了。

    刚做完手术,陈白沫还很虚,睁开眼睛好一会儿没对上焦。

    眼前全是一片白。

    晕过去之前的事渐渐有了印象,她被沈南乔从楼梯上推下来,然后就晕过去了。

    之后发生了什么,谁送她来的医院,她完全不知道。

    莫北丞离得最近,陈白沫第一眼就看到他了,平时熨烫得一丝不苟的西装此刻微微凌乱,衬衫的下摆有一边从西裤里扯出来。

    “北丞,好痛。”

    看到他,陈白沫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又委屈又可怜,她试图从床上坐起来,刚一动作就疼的整个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我伤到哪了?”她的情绪微微激动,一把抓住莫北丞伸来的手,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

    即便是刚醒来思绪有点混乱,但也不妨碍她的感知。

    在问出口之前,陈白沫就隐约知道了。

    她伤了腿。

    只是不知道严不严重,有多严重。

    “北丞,只是扭伤了对不对?我的腿只是扭伤了,没什么影响对不对?我还能跳舞,还能去美国,是不是?”她歇斯底里的叫道:“我的机票呢?我定了今天去美国的机票,我不要躺着,我要去美国,你赶快送我去机场,不然来不及了,包呢?我的包去哪里了?”

    莫北丞喉咙涩苦,他从来没见过,陈白沫这么崩溃的一面。

    她在他面前,永远是清高淡然的,即便这段时间偶尔情绪崩溃,但也在可控范围内。

    他没动,任由她的指甲深深的嵌进他的手背。

    “送我去啊,要来不及了。”

    “已经来不及了,”他的声音沙哑,好半晌才继续说道:“飞机已经起飞了,白沫,对不起。”

    陈白沫见鬼一样瞪着他,“对不起?你为什么说对不起?”

    莫北丞抿唇,不说话。

    修长冷峻的身形如同雕塑一般站在床前,颇有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意思。

    陈白沫拨尖了声音,“我问你,为什么道歉?为什么说对不起?”

    她视线一转,就看到了站在一边的沈南乔。

    “你是为了她?莫北丞,你是为了她在跟我说对不起?”

    男人没否认。

    手背上被陈白沫抓出了五道血痕,红色的血滴落在白色的被单上,很明显。

    扎得人眼珠都在疼!

    她推开莫北丞的手,开始四处找她的包。

    包就在床头柜上,她够着身子费力的拿过来,一股脑儿的将里面的东西倒出来。

    护肤品、护照、身份证……

    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落了一床。

    陈白沫从其中找出手机,拨了三个数字出去,“我要报警,有人蓄意伤害,我现在在中心医院,骨科,27床。”

    从窗户看出去,正好能看到对面住院部顶楼竖着的红色大字。

    “……”

    “严重,腿断了,还有其他不知名的伤,犯罪嫌疑人就在我的病房里。”

    莫北丞没阻止,他就站在那里,没有动,甚至也没有说话。

    脸上的神情讳莫如深,看不出在想什么。

    乔瑾槐没想到陈白沫居然会直接报警,而莫北丞也没阻止,他拧眉,走到南乔身边:“我先送你回去。”

    南乔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我在这儿等警察来,我要是走了,陈小姐怕是会跟警察说我畏罪潜逃,到时候再被抓回去,面子上不好看。”

    “这儿有三哥在,你不用担心。”

    他说这话,心里其实是有点虚的,莫北丞如果真的要插手,怎么会看着陈白沫报警,也没有要阻止一下的意思。

    这一点,想来南乔也明白,因为,他的话音刚落,就看到南乔朝他投来似笑非笑的一记眸光。

    场面一时陷入了僵局。

    陈白沫脸上是汹涌的泪水,一双眼睛瞪着南乔,里面全是愤怒和仇恨。

    南乔不走,莫北丞也不说话。

    这种状态一直维持到警察来!

    是两个年轻男人,他们一眼就认出了莫北丞,前段时间莫三少的婚事在各大媒体都有报道。

    这张脸又属于让人过目不忘的类型,即便他们不想关注,也被办公室那群女人每天的尖叫声弄得下意识要去瞄上一眼。

    一来二去,这张脸在他们心里留下的印象比局长还深。

    他们看向病床上的陈白沫,“小姐,是你报的案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