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64章 死在半路上

    莫北丞压低嗓音,“你耗得起我耗不起,你去坐牢我还要等你几年,本来就憋得慌了,你再去坐牢,我岂不是要废了。”

    南乔听懂了。

    乔瑾槐也听懂了。

    自然,陈白沫也懂。

    女人在这方面,总有惊人的天赋!

    她眼里漫上一层血色的恨意,紧紧握住手里的碎玻璃瓶子,突然发狠的朝着莫北丞刺去:“那你就去死吧。”

    玻璃瓶没有扎在莫北丞的腿上,而是扎在了他的胸口上,红色粘稠的血瞬间从伤口处溢出来,浸红了他的衣服。

    “三哥。”

    “莫北丞。”

    南乔跑过去,还没碰到莫北丞的身子,就被他拂到了身后。

    乔瑾槐拨开他的外套——

    莫北丞穿着西装,女人力气又小,何况陈白沫还受着伤,角度和力气都不是最佳。

    所以,只是皮外伤。

    缝两针就好。

    男人站直了身体,看着抖成一团的陈白沫,声音平静而冷漠,没有起伏,“解气了?如果没有,可以再扎几下,重伤再捅进两寸,如果想我死,保险起见得四寸。”

    ‘啪’。

    染血的碎玻璃瓶从陈白沫的掌心里滑落,摔在地上,成了几瓣碎片!

    她像是被抽干了全身的气力,躺在床上,直直的盯着头顶的天花板,“滚。”

    莫北丞扣住南乔的手,直接拉着她大步流星的出了病房。

    乔瑾槐和白橘芳也跟了出来。

    白橘芳听明白了,这个凌厉的男人,是南乔的丈夫。

    虽然他现在的脸上称得上凶神恶煞,但刚才如果不是他,南乔就被警察带走了!

    他既然帮了南乔,应该就不会伤害她。

    她没有跟上去,而是去了另一栋楼的手术室,她老伴儿还在急诊手术室,拜托了另一位病人家属帮她看着,如果需要签字,就给她打电话。

    ……

    南乔被莫北丞拉着,需要小跑才能跟上他的脚步,她瞧着男人越来越冷的脸色,拽住他:“你的伤口需要缝针。”

    莫北丞盯着电梯屏幕上不停变换的数字,凉凉淡淡的道:“不需要。”

    “你想死我不拦着你,但这次你是为了我受的伤,我不希望你死了之后,我还要背着愧疚过一辈子。”

    莫北丞的目光总算是落到她身上了,勾唇冷笑,“不希望我死了之后背着愧疚过一辈子?沈南乔,我真想将你这颗心掏出来看看,是不是已经黑的腐烂发霉了。”

    说到最后,每个字都像是从他牙齿缝隙里挤出来的一般。

    她看着他,目光静静的:“不是腐烂发霉,是根本没有。”

    “我也觉得。”

    “所以,就算你顶着这副残破的身体跟我置气,我也不会有任何感觉。”

    莫北丞抿唇,他真的……

    想掐死这个女人得了。

    他这一愣神,就被南乔强硬的拉到了护士站,“护士,他受伤了,需要包扎。”

    护士检查了伤口,“这个是属于外科范畴,去十一楼。”

    南乔现在情绪不好,谁碰都会爆炸,她拽住要离开的护士,咄咄逼人的质问:“他现在流血不止,万一没走下去死在半路上了,算谁的责任?你们骨科就没个人会缝针?毕业证都是买的吗?”

    护士:“……”

    莫北丞:“……”

    流血不止?

    死在半路上?

    还能再夸张一点吗?

    护士没办法,只好让他们去医生办公室。

    医生给莫北丞缝针,没打麻药,全程莫北丞都是一声不吭,甚至连人在忍痛时基本的皱眉都没有。

    缝完针,搽药。

    南乔垂眸,伸手接过医生手里的棉签,“我来吧,谢谢医生。”

    伤口不深,就是有点狰狞。

    搽了药之后贴上纱布就行了,医生正好有事要去忙,见南乔坚持就交给她了,“好,如果有处理不了的,就叫护士。”

    “好,谢谢。”

    南乔蘸了碘伏给莫北丞擦拭伤口,她一直垂着头,莫北丞看不见她的脸,自然也没办法看到她的表情。

    隔了一会儿。

    莫北丞淡漠道:“沈南乔,你是怪白沫刚才没用玻璃瓶杀了我,现在想用棉签戳死我是不是?”

    她的手一直在抖,时不时的戳着他的伤口,虽然是能忍受的痛感,但他又没有自虐的倾向。

    他一开口,南乔像被吓了一跳,手里的棉签掉在地上。

    随之掉落的,还有她的眼泪。

    一滴一滴,落在莫北丞的西装裤上。

    他的腿像是被烫了一下,微微往后缩了缩,“南乔?”

    南乔突然抱住他,避开他的伤口,也不说话,只是用嘴唇亲吻他的肌肤。

    胸口被她的眼泪濡湿了一片。

    莫北丞的身体陡然一僵,随即推开她,有些尴尬和窘迫的拉拢衣服,“这里是公共场合,你……你注意点……注意点形象。”

    他们现在在诊疗室,不只人来人往,头上还有监控!

    南乔这个举动,太露骨了。

    他也不让南乔搽药了,自己拿碘伏随意抹了抹,贴上纱布,从位置上站起来,“走了。”

    莫北丞走了两步,又无奈的停住了。

    身后的女人原本只是默默的哭,他一走,就变成了嚎啕大哭,莫北丞抬手摁了下眉心,不得不转身询问:“怎么了?”

    南乔不说话,只是哭。

    外面的人听到哭声都朝里面看,刚才被陈白沫捅了一瓶子他都没这么急躁,此刻面对个哭得跟个撒泼的孩子似的沈南乔,却是举足无措。

    擦眼泪也不是,站着不动也不是。

    莫北丞沉着脸,贴着她的耳朵道,“沈南乔,你要亲回去让你亲个够,在这大庭广众的,不让亲你还哭,你什么意思?”

    气息有几分隐匿的急躁和烦乱。

    南乔还是哭,不过,哭声小了。

    抽抽搭搭的,委屈极了。

    莫北丞站直身体,看着她哭!

    后面有人劝:“小伙子,你女朋友是不是生你的气了,你赶紧哄哄。”

    ……

    南乔其实没哭多久,只是那哭声颇有些惊天动地,才让莫北丞一时无措。

    等她哭够了,莫北丞才将拉起来,扣在怀里,用衣袖重重的给她擦干脸上的眼泪。

    声音无奈,又泄露出几分平日里没有的邪气,“想要了,恩?”

    南乔看着他,细白的牙用力的咬着唇,她抱着莫北丞的手还在以轻微的幅度颤抖,“三哥,下次不准这样了,没有人值得你拿命去搏,我不值得,陈白沫也不值得。”

    看到血从莫北丞的胸口流出来的那一瞬间,她真的害怕莫北丞会死,两年前陆焰死的画面再次清晰起来!

    莫北丞抿唇,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的脸和腰紧紧按压在胸口。

    “我不会死。”

    他知道她在害怕什么,又因为谁在害怕,但这时候,他没办法去计较,将她弃之不管,或者说些冷漠嘲讽的话。

    这一刻。

    南乔心里只有眼前这个男人。

    陆焰、陈白沫、报仇……

    所有的都离她很远。

    她想要珍惜的,拥有的,抱紧的,只有面前这个男人!

    人一旦放下过去沉重的枷锁,也就变得不那么担惊害怕,那些曾经她以为永远不会再有的勇气和孤注一掷的执着也回来了。

    她迫切的想告诉莫北丞,她爱他。

    “三哥,我……”

    医生带着个病人进来,也打断了南乔的话,“等一下下楼缴费,单子交给前台护士。”

    出了医院,莫北丞问:“刚才想说什么?”

    南乔笑了笑:“没什么。”

    ……

    回到家,醇敏也在,看到莫北丞受了伤,急忙从沙发上起来,“这是怎么了?怎么弄成这样?”

    陈白沫下定决心回美国,给莫北丞打电话的时候,醇敏正好也在,听说她要回美国,便想着去送她一程,以后说不定很难见上一面了。

    莫北丞开车去接陈白沫,醇敏想着,陈白沫要走了,便想着挑套首饰送给她。

    两人约好在机场见。

    她没等到莫北丞,就来这里了。

    没想到却看到莫北丞带着伤回来,还是跟南乔一起。

    “怎么回事?”

    “没什么,路上遇到抢劫的,受了点伤。”

    莫北丞说的极其自然,醇敏虽然不怎么相信,但也挑不出明显的错处。

    “遇到抢劫的?以你的身手,会被个上不得台面的抢劫犯伤成这样?再说了,他也就抢点钱,你给他不就是了,还以身犯险。”

    “一时不注意,下次会小心。”

    “上去躺着,这几天多注意,别让伤口感染了,”醇敏叮嘱南乔:“你们还在婚假期,这段时间就都不要去上班了,你多辛苦点,别让北丞的伤口碰水,擦澡、换衣服这类的私密事,他是不会让保姆搭手的,有什么做不来的,打电话问我。”

    “好,妈,您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三哥的。”

    毕竟是小两口过日子,醇敏再不放心,也不便干涉太多。

    朝南乔点了点头:“我有事先去公司了,等北丞伤好了,我们去逛逛街。”

    她不知道南乔知不知道莫北丞今天送陈白沫去机场,她也不便明说,怕她多想。

    醇敏走后,南乔送莫北丞回房间。

    “你躺一会儿吧,我去让容姐煮些清淡的食物送上来。”

    莫北丞一脸嫌弃的拧眉,低头嗅了嗅身上,“我要洗澡,身上全是血腥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