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66章 看好你的脸

    莫北丞玩世不恭的笑了一下,“这么一大股味儿,你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跟你滚了?还把伤口折腾裂开了?”

    南乔一脸的恼怒窘迫,“能走?”

    “……”

    莫北丞还没回答,她已经丢下他出了书房。

    ……

    言瑾之熟练的拆了线,又重新缝合,全程脸都是绷着的,俨然是隐忍着极大的不悦。

    剪了线,用纱布包扎好,冷声嘱咐,“伤口不能碰水,在好之前,不能再剧烈运动。”

    莫北丞胸口上的抓痕,一看就是刚挠上去的!

    累了一天还因为这点儿破事被叫到这里,言瑾之现在心里憋了一大团火无处发泄。

    “恩。”莫北丞应了一声,合上衣服。

    一看就是随口的敷衍。

    言瑾之掀唇,凉凉的冷笑,“你要是不想伤口再裂开,留下个碗大的疤被嫌弃,就等伤好了再滚,忍几天要死啊。”

    莫北丞掀眸看了眼格外义愤填膺的言瑾之,仿佛只是随口一说:“在这生闷气人就能回来了?”

    言瑾之的情绪不太对,从他进门莫北丞就察觉了。

    “我没生闷气,”言瑾之拿了药箱,低垂着眸,兴致不高的答了一句:“跟我无关。”

    看来,商荠要结婚的事他是知道了。

    莫北丞看着那张难掩暴躁,又极力表现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淡漠的脸,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婚礼定在两个月后。”

    “我知道,我收到请柬了。”

    “家族联姻,据说之前没见过几面。”

    言瑾之一愣,他没具体了解过,甚至连新郎的名字都没看,就把请柬扔到一旁了。

    “我先走了,这几天连续手术,累都累死了。”

    莫北丞嗤笑,“你们医院除了你,就没别的医生了?”

    “我现在不做手术还能干嘛?喝瓶酒借着酒劲去强了她?”说到最后,话里带了几分漫不经心的轻佻。

    他不是没有过这种想法。

    只是对商荠,可能是一直处在暗恋的位置,所以,不敢生出那些亵渎的心思。

    莫北丞:“……”

    “倒还是可以,不过以商荠的性子,肯定会告你强奸,但这个婚,大概就结不了了,说不定等你几年后出来,她还单身,你还有机会。”

    言瑾之从莫北丞的别墅出来,他穿的和春秋两季差不多,只多围了一条粗线的围巾,除了好看,没什么实用价值。

    冬天的风带着临江特有的湿润气息从衣领和袖口灌进来,他本来还有点小困,顿时就清醒了。

    西裤被吹得紧贴在皮发肤上,像是敷了层薄冰,冷得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没上车,自虐似的站在那儿把玩着手机,半晌,脸都被吹得麻木了,才僵着手点出通讯录。

    商荠的名字在第一个。

    他拨出去。

    那边很快接了,“喂。”

    “出来坐一会儿。”

    商荠已经躺在床上了,裹着被子跟个蝉蛹似的,闻言,想要坐起来,奈何试了几次都没成功,“你出什么事了?声音怎么在发抖啊?”

    “……”言瑾之打开车门坐进去,打火,将空调温度开到最高,“没事,就是有点累。”

    你累了要发抖啊?

    这话商荠没问,“已经很晚了,明天吧,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找我,电话里说吧。”

    “我带你去吃东西。”

    一听有吃了,商荠吸着气,决定克服严寒的问题,“那好吧,你说个地址。”

    “不用,我来接你。”

    ……

    季予南来的时候南乔和莫北丞去接机。

    飞机晚了两个多小时,季予南出来时,一张脸阴沉到了极点。

    一身黑色的长款风衣,九分西裤,手里挽着个公文包,头发劲短,五官凌厉深邃。

    根本不需要刻意寻找,他那一身的强势气场,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南乔对季予南没什么好感。

    大概是因为他是时笙的丈夫,又对时笙不好的缘故。

    他身后跟着的不是时笙,而是季长瑶,正迈着小跑的步伐费力的追他:“哥,你等等。”

    她一说完就看到莫北丞了,本来还苦大仇深的小脸顿时绽放开来,“三哥。”

    她跑过来抱住莫北丞,强大的冲力让男人往后退了两步。

    ‘啪嗒’。

    季长瑶在他脸上吻了一下,“三哥,我好想你啊,要不是我哥禁我的足,我早就飞回来找你了。”

    莫北丞回头看了眼南乔,将像只树袋熊一样缠在他身上的季长瑶扯下来,抿唇,一脸严肃的责备,“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没分寸。”

    季长瑶早就看到南乔了,她的五官在一群接机的人中,是最精致的一个。

    但她不想理她。

    撅着嘴,“亲一下又不会少块肉,美国都这样啊,这是基本礼节。”

    “这是在国内。”

    季长瑶还是一脸不高兴,小声嘟囔:“你老婆都不介意,她都不在乎你,就你瞎紧张。”

    南乔脸上的神情,确实没有变化。

    莫北丞淡然的脸上有点不悦,不明显,季予南却看出来了,扯着季长瑶的后衣领,粗暴的将她拽过来,“胡说什么呢,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子懂什么。”

    南乔看着季予南,毫不掩饰对他的不欢迎,如果不是时笙,她根本不会来:“时笙呢?”

    季予南冷冷的呲了呲牙,径直绕过她走了。

    南乔:“……”

    南乔这两天打时笙的电话都打不通,这会儿看到季予南这副表情,心里的不安终于凝成了实质。

    她侧过脸,绯色的唇漾开了凉凉的嘲讽笑意,“不会是又把人给弄丢了吧。”

    季予南冷冷的看过来,眼眸漆黑得深不见底,微微缩起,压抑着明显的怒气,“沈南乔,我不是你男人,不会包容你,如果你不想再来一次上次的体验,就闭上你那张嘴。”

    居然从他身边跑了两次。

    时笙,你好样的!

    莫北丞波澜不惊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谁惹的你去找谁,不要把怒气发泄到无关的人身上。”

    季予南眼底的光深沉得晦暗,“我先回酒店了。”

    他走了,倒是将季长瑶留给了莫北丞。

    南乔勾了勾唇,笑得温淡又凉薄,讥讽的冷嘲,“你去安慰安慰他吧,我估计他现在也挺受打击的。”

    南乔调查过季予南的背景,富可敌国,只手遮天。

    却让一个女人给耍了两次。

    莫北丞没回答她,唇畔勾起淡冷的弧度,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强势的分开她的五指,和她十指相扣,“不介意?”

    南乔盯着他的眼睛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他问的,是季长瑶吻他脸的事。

    “介意,”她点头,但从脸上实在看不出有介意的痕迹。

    莫北丞的俊脸布满了阴鸷的不悦,被压低的声音从喉咙蹦出:“是吗?”

    季长瑶虽然满脸不乐意,但也知道,这时候说话不合适。

    站在一旁用脚尖蹭着地板。

    南乔从包里掏出一张湿巾,擦了擦莫北丞刚才被亲过的地方,然后一本正紧的回答:“是,介意,所以以后出门护好自己的脸,别又莫名其妙的被人给亲了。”

    莫北丞:“……”

    季长瑶恼得不行:“沈南乔,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南乔轻轻巧巧的回答,眼角眉梢都是绵长的笑意,“我要回趟公司,你去忙吧。”

    “我送你。”

    “不用,我约了车。”

    正说着,手机就响了。

    莫北丞盯着她半晌,直到她挂电话,才点头:“好,到了公司给我打电话。”

    “恩。”

    ……

    南乔先去了躺医院,昨晚陆伯父就醒了,陆伯母估计是不想给她添麻烦,没给她打电话。

    还是她在医院托的一个护士给她打的电话!

    她本来没打算去找陈白沫,但在楼下花园不巧的碰上了,她坐在轮椅上,被护工推着,腿上打的石膏很明显。

    南乔第一眼就是因为看到那条石膏腿,才特意朝她脸上多看了一眼。

    “你来看陆焰的爸爸?”

    和昨天的歇斯底里相比,陈白沫今天的状态冷静多了,目光讽刺,那种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气势一夜之间又回到了她的身上。

    南乔也好奇,她明明是普通家庭出生,从小丧父,还有个妹妹,也不是被娇生惯养着长大的,怎么就养成了这样一副可笑的清高性格呢。

    她和陈白沫,自认不会有相谈甚欢的一天,所以,没打算回她。

    “你就不想知道,莫北丞为什么会在陆焰那里?”

    “不管为什么,你的目的都没有达到,”她转过身,抿了一下唇,“陈白沫,我们到此为止吧,你断了一条腿,就当时赔了陆焰的命。”

    这是她昨晚想了一晚上得出的决定。

    其实她这么执着的揪着替陆焰报仇,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性格里的偏执!

    陈白沫只是笑。

    但那笑容却让南乔觉得有些莫名的阴森。

    她没有去细究,见她不说话,便快步进了住院部大厅。

    陆伯父的病房在十一楼。

    她进去的时候,白橘芳正拿着一本书在读,因为不怎么识字,读的断断续续,根本没有断句。

    南乔听了好一会儿,才连蒙带猜的听懂了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