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70章 她自私、卑鄙、无耻

    莫北丞一愣神,南乔就推开了他,站起来捂着衣服迅速的往一旁退了几步。

    “离婚?”莫北丞直起身子,扯了扯本来就虚挂在脖子上的领带,比起南乔的狼狈,他除了衣服稍微凌乱一些,还是个贵公子的矜贵模样。

    他将扯下来的领带扔在一旁,脸上无波无澜,闲庭若步的朝着南乔逼近。

    南乔忍了一路的脾气彻底的崩断了,“离婚,莫北丞,我要跟你离婚。”

    她很少有这么不理智,光凭情绪任性的时候。

    离婚。

    不是她说的,是醇敏说的。

    她的语气并不强势,也不像那些撒泼耍横的婆婆,谈话甚至很慢条斯理,淡淡的,一点一点的将她内心深处的恐慌、愧疚和害怕摆在她面前。

    她说,虽然是因为那样的原因结的婚,但婚礼当天出的乌龙归根究底是北丞对不起她,也是她这个做母亲的失职,所以很抱歉,本来早就该正式跟她道歉的,但当时事出紧急,又忙着处理媒体的后续,一直拖到现在。

    原本定下来要亲自去沈家道歉,结果北丞这边一直没确定好时间,耽误了……前十分钟,醇敏一直在自责、道歉。

    南乔不是久经商场的人,但沈家也是经商的,对于这一套,她从小就在爸爸身上耳语目染,怎么可能不明白她铺垫越长,后面的事就越难让人接受。

    果然,醇敏话锋一转,说老爷子注重子嗣,莫鞠杨和莫洹苼都是一个,莫鞠杨的孩子还不是莫家的姓,现在国家有了二胎政策,还想着让北丞生两个。

    结果……

    结果什么,她没明说,但南乔懂。

    结果她不只不能满足爷爷的愿望,还有可能一个都生不出来,按醇敏的意思,莫北丞这个年纪生的孩子是最好,聪明、性格阳光。

    最后她一脸痛心疾首的指责莫北丞,既然不爱,就不能跟为了愧疚和责任勉强在一起,以后反而害了她。

    一字一句,都是在为她考虑,甚至在说孩子的事上,都没有半点指责,而是考虑她的身体情况在莫家压力大,不开心!

    她甚至没办法反驳。

    纵然她全身是刺,也没有丝毫发泄的余地。

    人家是在为她好啊,她不能不领情还喷人家一脸吧。

    而醇敏也说对了,莫北丞的确不爱她,这一点从他刚才对陈白沫的维护便能看出来。

    即便她是这样的人,他也爱吗?

    南乔被他逼到了书房外的阳台上,莫北丞双手撑着她身后的栏杆,低头盯着她的脸,摸了摸她的长发笑道:“沈南乔,说嫁就嫁,说离就离,当真以为我莫北丞宠着你,就能由着你将我玩弄于股掌之间?”

    “你宠的人现在正躺在医院里呢。”

    “吃醋?”虽然知道不可能,但他还是问出了口,用一种戏谑的语气,淡淡的目光在她脸上搜寻。

    那个男人虽然死了,但一直环横在他们之间,从未离开,她这心里,念的想的一直都是他。

    “你说,你这么念着一个死人,就不怕他不舍得走,诈尸了?”

    这话尖锐的简直刺耳。

    南乔沉下脸,语气严肃,“莫北丞,陆焰已经死了,本着对一个死者最基本的尊重,你也不该拿他来开玩笑。”

    “去他妈的尊重,”莫北丞握着扶拦的手逐渐显露出凸起的经脉,拳头猛地砸在扶拦上,语气里透着霸道,“我的女人成天惦记着一个死人,美国的房子里放着他的东西,临江那栋破出租屋里因为有他生活过的痕迹,你续租了两年,”如果不拆,估计要续一辈子,“电脑里的加密文件里全是他的照片,为了给他报仇,使出各种卑劣的手段逼我和陈白沫分手,你做这些的时候,考虑过尊重我吗?你现在跟我谈他妈狗屁尊重?我又不是宰相,妈的,肚子里还能撑船不成?我告诉你,我肚子里不只不能撑船,自行车都过不了。”

    南乔不意外他会知道这么多。

    莫北丞说的这些都是她之前没有考虑过,或者是想到了,不敢去考虑的东西。

    但如今被他一桩桩一件件的指出来,像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她脸上。

    火辣辣的烫!

    她跟陆然说:不要为了报复伤害无辜的人,那样,跟陈白沫又有什么区别。

    但她利用莫北丞来打击陈白沫,又和陈白沫有什么区别。

    归根究底,她们都是一类人,自私、卑鄙、无耻!

    南乔咬了下唇,呆滞了好久,“对不起三哥,我和陈白沫之间的事不该牵扯到你,趁还来得及,我们离婚吧。”

    如果说刚才提离婚是任性赌气烦躁之下冲动的脱口而出,但现在,她是真心实意的不想拖累莫北丞。

    陆伯父的病,她不能不管。

    而这些,和莫北丞没有半点关系,也不该再将他拖进她遭乱的人生里。

    莫北丞冷笑,脸色越来越难看,几乎趋近面无表情。

    不该牵扯?

    来得及?

    但如果不该牵扯是和她永远没有交集,那他宁愿牵扯进来。

    他甚至庆幸,那个时候他是陈白沫的男朋友!

    像沈南乔说的,如果陈白沫找的真是个普通又平凡的男人,就不会那么坚决的和陆然分手,那她,就不会去找陆焰。

    那么现在,沈南乔和陆焰说不定早已经结婚有孩子了。

    莫北丞轻轻的抚摸她的脸,“你想甩我就光明正大的甩,来得及?来得及干嘛?”

    “趁我们还能从这段婚姻里抽身……啊……”

    覆着她脸颊的手突然从温柔的抚摸改为重重的拧了一下,“抽身?如果我真容你抽了身,你还会再回到这段婚姻里来吗?”

    会吗?

    以前她认为离婚了、分手了,就是两个人不适合,即便再回头,最终也会因为这份不适合而分手。

    所以,以前的她,不会。

    现在的她,不知道!

    她和莫北丞没有不合适,只除了他心里有个久不能忘的女人,但她不确定自己是不能忍得了睁只眼闭只眼。

    大概是不行的。

    “恩?”男人俯身,温柔的去亲吻她的唇,“会吗?”

    所以,“不会。”

    “呵,”莫北丞冷笑一声,“既然不会,我还放你走干嘛?”

    他直接利落的扒去身上的衬衫,熟练且迅速的将她两只手捆绑在护栏上,莫北丞若动了真格的要教训收拾一个女人,即便她是跆拳道黑带也没办法挣脱,何况她那点儿三脚猫的格斗术。

    她几乎失声尖叫道:“放开我,莫北丞,你混蛋。”

    被衬衫捆绑住的两只手不计后果的挣扎,不一会儿便面红耳赤、气喘吁吁了。

    “这别墅四周都是人,你想嚷得人尽皆知就尽管闹。”

    南乔:“……”

    她没再闹,但是也没停止挣扎,不知道是磨得手疼,还是别的原因,眼泪就全都涌了出来。

    她的脑子里几乎是一片空白,只是凭本能一直念:“我不想,我不想这种时候,我们前一秒还在说离婚,后一秒就滚上床。”

    “离婚是你在说,我没说过。”

    “这不是一样的吗?”

    反正是在说离婚,谁提的不重要,两人之间有问题才会说离婚。

    南乔闹腾的厉害,脸蛋抗议的左右转着,就是不让他亲。

    莫北丞看着她的眼泪,眼里有什么一闪而逝,两人僵持了几分钟,他直起身子,径直出了书房。

    书房的门被拉开,又被‘砰’的一声用力甩上。

    南乔还被绑在护栏上。

    他打的结都是专业的,她根本解不开。

    但她没勇气将他叫回来!

    莫北丞沉着一张脸下了楼,容姐正站在楼梯口张望,她听到楼上的争吵声,心里正着急着呢,莫北丞就下来了。

    “先生。”

    没看到南乔,又想到她刚才叫的那么凶,难不成是先生动粗了?

    莫北丞自然是看出了她眼里的意思,也没解释,一边下楼一边扣袖扣,“上去替太太将衣服解开。”

    “啊?”

    疑惑间,莫北丞已经拿着车钥匙出门了。

    临关门时,他说,“我今晚不回来了,你就留在主宅,随时看着太太的情况,有事给我打电话。”

    莫北丞自然是看出了她眼里的意思,也没解释,一边下楼一边扣袖扣,“上去替太太将衣服解开。”

    “啊?”

    疑惑间,莫北丞已经拿着车钥匙出门了。

    临关门时,他说,“我今晚不回来了,你就留在主宅,随时看着太太的情况,有事给我打电话。”

    门关上了。

    容姐急忙上楼,书房里找了一圈没见到人。

    难道不在?

    但她刚才听着,先生好像是从书房里出来的啊,“太太?”

    “我在这,帮我把手解开吧。”

    南乔平淡的声音从阳台上传进来,那里的窗帘拉着,容姐进来的时候没注意,听到南乔的声音才急忙跑过去。

    但眼前的一幕让她有点呆,南乔衣衫不整的被绑在护栏上,头发糊了一脸:“太太,这……”

    她脱口想问‘这是怎么了’,但主家的事,她一个佣人也不好多问,她认出了绑着太太手的白色布条是先生的衬衫。

    她急忙去帮南乔解衬衫打成的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