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74章 你放我下来

    “恩。”

    跟莫北丞借钱,她之前在医院听到陆伯母和陆伯父那番话时,曾经动过这样的念头,但是后来出了这样的事,便打消这个念头了。

    “出来喝一杯吧,我们也好一段时间没见了,明天又要开始忙,要等下个月月中才能忙完了。”

    南乔在家也睡不着,她和木子的确很有一段时间没见了,连打电话都是匆匆说两句就挂了,“你在皇家一号?”

    “恩,今天有个同事过生日来这里唱歌,你过来就差不多散场了,一个个都喝趴下开始叫代驾了。”

    ……

    南乔到皇家一号时,木子正靠着旋转门旁的墙壁等她,一件中长款的军绿色呢绒大衣,双手插在衣包里,膝盖以下的腿是完完全全裸露在冰冷刺骨的空气中的,脚上蹬着一双短靴。

    画着夸张的妆容,嘴里含着一支烟,眼睛半眯。

    颇有点烟视媚行的妩媚。

    木子的漂亮不在于五官,若是细看,其实她长的并不美,至少和沈南乔没法比,她的味道在于身上的气韵,像……像民国时那些穿旗袍的女人,一举一动都透着勾人心魄的性感。

    看到南乔,她直起身子将手中的烟在一旁金色垃圾桶顶端的烟灰缸里摁灭,“快进去,我快要冷死了。”

    她一边说一边跺脚,恨不得伸手来拉南乔一把。

    刚才那种烟雨蒙蒙的既视感瞬间因为这句话而消散。

    南乔看了眼木子浓密夸张还贴着金色小星星的假睫毛,“你今天怎么化这么浓的妆?”

    “还不是我们部门那群憋疯了的老妖精,说平时在办公室就够压抑了,出来一定得好好浪,找了个职业化妆师,出来就成这样了。”

    南乔忍不住闷头发笑,“我还以为你是放飞自我了。”

    木子翻了个白眼,挽着她的手往里走,“我没这么重的口味。”

    南乔没说话,她好长一段时间没来过夜场了,眼睛都快被闪光灯晃得睁不开了,人都感觉是飘的。

    她想寻一处人少的地方。

    木子见她四处‘张望’,以为她是在找莫北丞,“别找了,已经走了,再说,人家也没在大厅。”

    南乔:“我们也坐包间吧。”

    进了包间便安静多了。

    强劲带感的热辣音乐被阻隔在门外,只听到隐约的一点。

    木子给南乔倒了酒:“你和莫北丞怎么回事?前段时间不是说挺好的吗?难不成,他看陈白沫的腿断了,又同情心泛滥想做些什么了?”

    “不是,”南乔一边喝酒一边情绪不高的搭话:“他看到我电脑上的视频了,就是陆焰临死前的那一段。”

    木子:“……”

    她也没表现出很意外,只要南乔和陈白沫一直谁也不放过谁,事情便迟早要被拆穿,现在才拆穿已经算晚了。

    “那你现在怎么想?”

    当时她和时笙就不太赞同南乔的做法,但作为朋友,她那时候的状态,别说是接近莫北丞,就是杀人放火她们估计也得如她的愿。

    不然,现在就没有沈南乔了。

    南乔端起手边的红酒低头慢慢的抿着,没有接话。

    这样沉默的沈南乔比前两年在美国差点疯掉的南乔更让她担心,但是她又没办法,劝人她不在行,出主意她也不在行。

    木子慢慢的陪她喝酒,想着如果时笙在就好了。

    中途的时候木子被一个电话火急火燎的叫走了,她实在不放心南乔,即便南乔再三保证没事,她还是委托了之前皇家一号的一个同事送她。

    只是要等她下班。

    南乔等她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把桌上的一瓶红酒都喝完了。

    她其实也是在意的,陈白沫的心思不会因为她说到此为止就结束,反而,她会更加肆无忌惮的出现在莫北丞身边。

    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一步,难不成要就这么任其他们发展吗?

    木子说的没错:初恋对男人来说都是个不一样的特殊存在,特别是像莫北丞这种婚姻生活不如意的,初恋对他来说,简直跟裹了蜜糖的蛋糕一样。

    何况他们还是在感情正浓的时候,被迫分开的。

    南乔看了眼腕表,那人下班还要一个小时,南乔便打算找代驾。她也不是特意要等的,只是没事做,又不想回去。

    南乔起身,一阵眩晕袭来,她几乎站都站不稳。

    手扶着桌子,另一只手按住自己的脑袋。

    其实也不算醉,神智还是清醒的,只是有点站不稳。

    南乔缓过那阵眩晕后才踉踉跄跄的走出了包间,高跟鞋不算高,但她走不太稳,走了几步绊了脚,差点摔倒了。

    她的手被后面的人扶住了。

    男人不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声音有点熟。

    南乔回头,眯着眼睛看着身后正拧着眉的男人,“楚衿?”

    “还认识人,”楚衿低头看着她迷蒙的双眼和染着醉意的通红脸颊,见她站不稳,将她整个圈在怀里,他能做正人君子不趁人之危,但做不了柳下惠,更做不出那种明明恨不得将她整个人从里到外的彻彻底底占有,还表现出一副谦谦公子的虚伪模样,“我送你回去。”

    “哦,不用,我叫了代驾,”她笑了笑,从楚衿怀里挣脱开来。

    醉酒的女人走路自然是又慢又潦倒,楚衿在后面看着,也尊重她的意见没去扶她,只是眉头一直拧得很紧,一副我心情很不爽的模样。

    “你跟他吵架了?”

    这段时间,他即便不刻意打听,但关于沈南乔和莫北丞的事还是会时不时的传进他的耳朵。

    他知道她过得挺好,莫北丞对她也很好。

    所以今晚见她独自一个人喝这么多酒,而且莫北丞还没来接她,便多问了几句。

    楚衿知道自己不应该多管,最好的就是给莫北丞打电话,这是他的妻子,他有义务也有责任来接她。

    但是没有,他没离开,也没打电话,只是跟在她身后看着她慢慢的往前挪步,好在,她虽然还是走的不怎么稳,但没有再摔倒了。

    要不然楚衿也没办法保证,他不会不顾她的意愿将她直接抱出去!

    除了皇家一号的门,下台阶时南乔没稳住身体,脚下一滑,差点从台阶上滚下去。

    楚衿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她,“沈南乔,以前怎么没发现你逞强起来这么矫情,走都走不稳了,还要拒绝我的帮助。”

    南乔被他钳着手臂转过来大半个身子,一动不动的凝视着他的脸:“我不是在拒绝你的帮助,我是在拒绝一个曾经让我在本来就足够丢脸的婚礼上彻彻底底没了尊严的男人,我是在拒绝一个,间接害得我母亲出车祸住院的男人。”

    楚衿整个人都是一震,他没想到,南乔居然会说出这番话。

    他以为,他做的十足隐秘。

    “你知道了?”

    “后来知道的。”是爸爸调查出来的,将结果寄给了她,让她自己决定处理。

    “对不起,我当时……”男人抿唇,“事情和我想象的有出入,我没想到莫北丞会缺席婚礼,我这么做的原因……”他自嘲的一笑,“我想不用解释你也知道。”

    也不是全然想破坏他们的婚礼,只是将选择从最初的放手换成了抓住和放手二选一。

    如果莫北丞护着南乔,那他放手。

    如果他不护着她,任由她被莫家和那群记者羞辱和伤害,那就算他得不到沈南乔,也绝对不会让莫北丞得到。

    只是计划和最终结果总是有出入。

    南乔指了下街对面被一个男人抱着的女人,不怎么看得清脸,但她乖乖的偎在那个满脑肥肠的男人怀里没动,“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乖巧的女人?就像那种。”

    一辆黑色的车停在那两人面前,男人开门让女人先进去。

    那个刚才看不清脸的女人转过来半张脸……

    楚衿盯着南乔,目光完全是不遮掩的炙热:“不是……”

    话没说完,南乔突然挣开他的手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喊:“时笙,时笙。”

    虽然只是个侧脸,但那个女人绝对是时笙,她们认识那么多年不可能看错!

    “南乔,”楚衿跑了几步才追上她,先是拽着她的手臂拉着她不让她继续跑,再往前就是马路了,但喝了酒的女人发起疯来,很少有人能制得住。

    “你放开我,”她沉着脸,若不是她的眼睛里有些朦胧的醉意,他几乎要以为她其实并没醉,“楚衿,我的事和你没有半点关系,你放开我。”

    她的语气有点急,全然没有气势,反而像个焦躁的孩子。

    因为对面的那个男人大半个身子都坐进了车里,眼看就要赶不上了。

    刚才只觉得满脑肥肠,现在觉得丑、巨丑。

    楚衿脸上被抓出几道红痕。

    就沈南乔现在这副状态,他哪里敢放任她到处跑,街道上车又多,斑马线离了有二十米的距离,他可不指望她还能乖乖的遵守交通规则走斑马线等红灯。

    他冷着脸,不顾被她挠脸的危险,将闹腾个不停的女人打横抱了起来,双臂紧紧的裹着她,将她束缚在怀里,“你想干嘛,我带你去。”

    对面的车已经开走了。

    南乔瞪了他一眼,双手抱着脑袋,双腿上下乱蹬,“楚衿,你好烦啊。”

    楚衿见她这样,实在没忍住,笑了笑,“你这样,倒是比平时那副冷心冷肺的模样可爱多了。”

    南乔根本就不想搭理他,“你放我下来。”

    “我送你回去。”

    “我不用你送,我叫了代驾。”对面的车已经走了,南乔连车型都没看到,更别说是车牌了。

    时笙已经失踪好多天了,她知道季予南在找,莫北丞也在找,但一个人真的想避开,哪有那么容易找到。

    时笙的性格,决定走之前肯定是做了周密的部署。

    国内只有火车、机票、长途汽车是必须要实名制,大部分短途的和乡村上的汽车是不需要实名制的。

    所以,季予南只查到时笙回了国,去了胡安市,之后又去了哪里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刚才她看到的那个人是时笙,那她来临江,怎么不给她打电话?

    楚衿见她不闹,便弯腰将她放下来,“我送你回去,你一个喝醉酒的女人,叫代驾不安全,最重要的是还长了一张引人犯罪的脸。”

    楚衿骨子里的强势和不容拒绝并不亚于莫北丞,“如果我不答应,你打算一直不放我走?”

    “没有如果,你想知道可以试试。”

    南乔抓了抓头发:“浅水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