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75章 你也算个男人

    莫北丞将陈白沫送回病房,护工都急的快哭了,看到坐在轮椅上被莫北丞推进来的陈白沫,长松了一口气,“陈小姐,您去哪里也没说一声,我们都急坏了,医生护士都到处找您呢。”

    陈白沫面无表情的绷着脸,“你这是在责怪我让你们担心了?”

    护工脸上表情一僵,她也是一时心直口快,没想到会惹得陈白沫不高兴,颇有些无措的看着莫北丞,“我不是这个意思,对不……”

    “出去吧。”

    护工如蒙大赦,也不敢看陈白沫,急忙退出去了。

    病房里就剩他们两个人。

    莫北丞微微眯起眼睛,无视墙上的禁烟标识,从烟盒里拿出一支烟点上,“如果你不想要你这条腿了,就尽早让医生给截了,别四处折腾,辛苦你自己也辛苦别人。”

    “就算辛苦我也认了,至于那个别人,”陈白沫既委屈又气愤,眼眶润润的,“可以不用管我,让我自生自灭好了,我一个残废难不成还有人会打我的主意?”

    莫北丞:“……”

    他掐了烟,没有再说什么,径直转身走了。

    陈白沫死死的咬着唇,双手攥着膝盖上的裙摆,听着身后的脚步声越走越远。

    终于,在莫北丞走到门口时,她抬手将病床上的床单和被子一股脑儿的扯了扔在地上,哭着喊道:“莫北丞,你就这么上赶着去热脸贴她的冷屁股吗?她不爱你,沈南乔那个女人根本就不爱你,你为什么还要回去?”

    隔了几秒,身后传来男人清淡冷漠的回答,“我回去和她爱不爱我没有关系。”

    陈白沫觉得自己整根神经都火辣辣的疼,从来没觉得这么难堪过,那道欣长的身影此刻背对着她,显得那么冷漠儿而薄凉,好像不管她怎么努力,怎么伸手都触碰不到了。

    “她跟你在一起只是为了报复我,莫北丞,你是莫家三少,就甘心被一个女人玩弄戏耍吗?”

    莫北丞转过身平静的注视着她,淡淡的道,“一个人能被人玩弄戏耍,说明有利用价值,就像当初,你不也是因为我的身份地位才决定和陆然分手的吗?”

    他说这话时只有平静,没有半点儿讥讽的味道,但陈白沫宁愿他讥讽她,厌恶她,那至少她在他心里还有那么一星半点儿的位置,而非像现在一样,平淡的像是对着个陌生人。

    “她那天跟我说,我和她之间的仇怨到此为止,莫北丞,你听明白了吗?到此为止就意味着你对她连这点儿利用价值都没有了。”

    “那是我和她的事,”莫北丞的语调依然很淡,像是在陈诉某件他没有关系的事情。

    莫北丞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拉开门出了病房,“喂。”

    病房里面传来一阵乒乒乓乓杂物坠地的响声,男人的脚步顿了一下,但并没有多做停留,“我中途有事离开了,派人在那里守着的。”

    ……

    莫北丞又是一夜没回,南乔在阳台的榻榻米上躺了一晚,中途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儿,天一亮就醒了。

    她睁开眼睛,还有点似醒非醒,估计是睡姿的问题,总觉全身酸软无力。

    南乔盯着天花板出了好半天的神,才听到手机在床头柜上一阵阵的震动。

    她起身,赤着脚进去接电话。

    是木子打来的!

    她似乎也刚睡醒,声音还很朦胧,“南乔,钱不多你先用着,剩下的我再想办法。”

    “什么钱?”

    “我给你微信转了三万块,我这两天再想想办法,你先帮陆伯父办入院,老人家的身体不经拖,越拖越差。”

    这三万块可能是木子东拼西凑加上这些年所有的积蓄了,她一个月的工资没多少,还要寄一部分回老家。

    南乔的喉咙哽得有点发疼,说话的声音都微微变调,“谢谢。”

    “客气什么,”木子最害怕煽情这套了,“我要起床洗漱去上班了,要来不及了。”

    挂了电话,南乔打开微信就看到木子转款的信息。

    她盯着上面的数字出神,良久才收了钱,将手机放到包里。

    ……

    莫北丞昨晚一夜未归是将车开到了ac楼下在停车场坐了一晚,他从陈白沫的病房里出来后,开车在街上绕了很久,本来是打算在办公室将就一晚。

    车子停在停车场后,坐在车里抽了支烟,又出了会儿神,后来酒气上涌也不想走了,就索性放倒座椅在车上小憩了一会儿。

    中途接了个电话,是他留在皇家一号的人打来的,“三少,我们的人没看到时小姐,不过……”电话那头的声音顿了几秒,“我们看到太太了。”

    挂了电话,莫北丞又点了支烟,盯着天花板静静的抽,一双幽深的眸暗得不见底。

    直到半夜才睡着。

    莫北丞是被一阵争吵声吵醒了。

    他眯着眼睛,抬手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已经早上七点多了。

    昨晚的酒有点上头,他现在头很痛,眼睛也很痛,只想睡觉。偏偏外面的人还不休不饶的吵着,声音一声比一声大。

    莫北丞觉得声音隐隐有些熟悉,只是还没等他坐起来去看,车子就发出‘砰’的一声巨响,随之震了震——

    他撑起身子,朝着车头的方向看去——

    一个头发散乱的女人撞在他的车头,身上穿着ac的工装,看不清脸。

    莫北丞拧着眉将座椅调正,他虽然没认出那个撞在他车上的女人,却认出了那个咄咄逼人的男人。

    眸色暗而淡的看着面前争吵的男女。

    顾亭盯着狼狈的王悦,嘲弄、鄙夷,混杂着冷漠和几分咬牙切齿的恨意,“王悦,我绝对不会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你死了这条心吧。”

    “我已经找了律师了,你有什么意见在法庭上跟法官说,”王悦站直身体,梳理好刚才争吵中散下来的头发,脸上除了平静,就是笃定,“你会离婚的,那个女人已经怀孕了,就算你等的了,她也等不了,你妈也等不了。”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跟我离婚?”顾亭俊朗的脸绷得很紧,压抑着愤怒和烦躁。

    “是,我巴不得以后再也不要看见你,”女人的声音里带着不加掩饰的厌恶,没有犹豫,没有留恋,“你这种男人,看着我都觉得脏了我……”

    “啪。”

    响亮的巴掌声截断了她的话。

    男人用一种极其冷漠的眼神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脏了你?好,我今天把你脏彻底,娶你回来这么多年还没碰过呢,当初我付了十万彩礼娶的你,既然都要离婚了也不能亏本。”

    免费看更多精选小说请访问→(www.jingxuanxiaoshuo.com)←精选小说(jīng xuǎn xiǎo shuō.com)(www.精选小说全拼.com)

    说完,他居然开始动手撕王悦的衣服。

    虽然现在还早,停车场里还没车进来,但也不表示,不会有车进来。

    “顾亭,你疯啦?”

    王悦捂着被撕破的衣服,尖叫着连连后退。

    顾亭一双眼睛赤红,他其实没想要真对她做出点什么事,就是被气急了,吓吓她。

    一时间,安静的停车场充斥着女人的尖叫和男人时不时的羞辱。

    莫北丞打开车门,下车,重重的甩上门。

    这声音,惊动了正在争吵的两个人。

    他靠着门,黑色西装和白色的衬衣,有些皱,但并不影响他举手投足间与生俱来的矜贵。

    车也是黑色的,衬得他那一身更加的深沉利落!

    莫北丞低头点烟,护着火苗的那只手被照得通透,他侧头,眉头漆黑凌厉,眸子冷淡到了极点,看着愣在那里的顾亭,嗤笑,“你也算个男人?”

    顾亭没想到这么早停车场居然有人,还是从刚才王悦撞上的那辆车上下来的。

    有些尴尬的咳了两声:“这是我们的私事,让您见笑了。”

    公司的保安来了。

    看到莫北丞,顿时头都大了,他们是看到监控下来的,当时并不知道莫北丞在。

    “莫董。”

    莫北丞站直身子,冷着眉深吸一口烟,缓缓吐出灰白色的烟气,说道:“把这个男人丢出去,以后别让我在ac的范围内看到他。”

    顾亭被一群保镖擒着手带了出去。

    对莫北丞,他不敢说什么重话,只狠狠的瞪了眼埋头不吭声的王悦。

    尴尬,难堪,无数种复杂的情绪一起涌上来。

    王悦低着头,半边脸都是麻木的,衬衫被拽得崩开了几颗扣子。

    狼狈的不行。

    莫北丞含着烟,走了两步,将西装脱下来披在她的肩上。

    又从后备箱里拿了套沈南乔放在车上备用的衣服,“先将就着换上吧。”

    王悦咬着唇,沙哑的声音里带着哽咽,“谢谢。”

    莫北丞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要谢就谢南乔吧,我帮你,是因为你是她的助理。”

    “还是谢谢你。”她的声音很低,几不可闻。

    莫北丞:“走吧。”

    “去哪?”

    “你这样,不太方便坐员工电梯。”他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王悦顿时明白他的意思了,脸瞬间就红了。

    她抬头看了眼走在前面的莫北丞,身材欣长、冷漠、不近人情。

    电梯停在设计部的那一层楼,王悦又郑重其事的跟莫北丞道了声谢,才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