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80章

    莫北丞离开后,南乔拆了快递。

    里面装的全是零食,其中有一盒她喜欢的曲奇饼干,以前在美国常吃,回国后因为不好买,就没吃了。

    这个喜好,除了当初在美国和她熟悉的人之外,连木子都不知道。

    南乔心里一动,盯着盒子怔了一会儿,才慢慢的将金属盒盖打开。

    里面装的不是饼干,而是厚厚的一叠钱。

    估计有十几万。

    最下面压着一张字条,是时笙的笔迹——陆伯父的事我听说了,我想你大概用的上,你别傻啊,就算你不想用莫北丞的钱帮衬陆家,你就当是他给你的生活费啊,别把自己逼的头悬梁锥刺股的,万一哪天抑郁症犯了跳楼了、跳河了,我现在可是自身难保救不了你啊。

    难得,时笙一个从小到大语文考试都在六十分上下徘徊的人居然还懂得‘头悬梁锥刺股’。

    南乔将字条顺手夹进抽屉里一本她最近常看的书里,时笙能调侃自己自身难保,就说明她现在过的并没有那么糟糕。

    但只要一天没跟她联系上,她便压抑不住内心的担忧。

    时笙和她不同,时笙从大学毕业起就兼职,还是最锻炼人的销售,为了订单,一家一家的去敲门,去陌拜,受过无数的白眼和辱骂。

    大学一毕业就参加工作,总裁办秘书,不只要面对一个龟毛怪癖还动不动炸毛的上司,还要接触各色各样难缠的人,处理上司的烂桃花,可谓是身经百战的职场精英。

    但她却被季予南逼的玩了两次失踪。

    如果是个受不得委屈的千金大小姐也就罢了,但时笙这样的人,要受多大的委屈才能甘愿过这样东躲西藏的生活也不愿意回美国。

    南乔摁了摁眉心,闭目养神了一会儿,睁开眼睛开始工作。

    中途王悦送过两次咖啡进来,虽然欲言又止,但都是放下就出去了。虽然中午时闹了不愉快,但并没有影响她在工作上的情绪。

    南乔这个人不喜欢公私事混为一谈,所以,她没有因为王悦对莫北丞有想法便刻意为难她。

    三天后。

    天正集团度假山庄的设计稿终于最终定稿了,整个a组的人兴奋的大叫、扔东西、跳舞,几乎要将公司的屋顶给掀了。

    经过近半个月的加班努力,终于尘埃落定了。

    经理也高兴,语气清淡的阻止了两次,没什么效果之后就由着他们闹了,“这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了,闹完了a组的同事就下班吧,愉快的过个周末,下周一晚上聚餐。”

    有人问:“聚餐吃什么啊。”

    经理瞪了大家一眼:“餐费不高啊,只能吃火锅。”

    “切。”众人一声唏嘘,随即又高兴起来了,讨论着哪家火锅的味道好、菜品多、新鲜。

    大家其实也不是想聚餐吃的多好,就是图那个热闹的氛围。

    经理秘书走过来,俯身低语:“经理,莫董的电话。”

    经理竖起手指在唇边‘嘘’了一声,严肃着斥道:“都别闹,瞧瞧你们一个个的,顶楼都听见动静了。”

    他疾步去办公室接电话,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都不吭声了。

    几分钟后经理走出来,脸上的笑绷都绷不住,本想逗逗他们的,但刚开口自己就破功了,“莫董说了,这次庆功宴随便大家吃什么,记他的帐,整个设计部一起去,。”

    “那等什么,订餐啊,最贵的,海鲜酒楼,鲍鱼人参鱼翅宴,就哪家,龙……龙什么的酒楼。”

    “你小子心狠啊,这一顿起码得吃十几二十万出去吧,不过,这次不吃估计这辈子也去不了那里吃一次,就那家。”

    一个女设计师双手合十冒星星眼,崇拜的说:“莫董绝对是中国好老板,以后谁挖我都不走,赖在ac了,人帅、有钱、还大方,极品中的极品。”

    男人们都不屑的泼冷水,“应该是中国好同事,设计部从ac创立到现在,熬过多少夜、加过多少班,大合同不在少数,可没见莫董这么主动过啊,我们这是沾了莫太太的光。”

    他们这才想起这次合同最大的功臣,结果视线转了一圈,也没见南乔的影子。

    “沈老师呢?”

    “估计太感动,上去和莫董你侬我侬亲密无间去了。”

    ……

    南乔在听到经理说下午放假那句就拎包离开了,今天下午陆伯父做手术,木子给她找了兼职,她需要去看一下。

    所以,莫北丞请客的事她根本不知道。

    现有的钱只够手术费,还有后期的调养、恢复,药费,那又是一笔庞大的开支!

    美国的房子还没卖,南乔给中介打电话,那边找了一大推搪塞的理由,最后就不了了之了。她大概猜到,估计是爸妈在中间动用了些手段才会这样。

    她美国的房子地段很好,离学校近,周边无论是购物、交通都很方便,而且闹中取静,她已经将价格一压再压了,不至于到现在都还卖不出去。

    南乔烦躁,趁着等红绿灯的时间低头点了支烟,将车窗降下,冬天寒冷刺骨的风从窗外灌进来,顿时整个人都清醒了。

    车厢里的暖意很快就被卷走了。

    南乔一支烟抽了不到一半,绿灯就亮了,她启动车子,将烟蒂扔出窗外。

    医院。

    陆伯父已经被送进手术室了,白橘芳坐在外面的椅子上,整个人都有些魂不守舍,看到南乔,她浑浊的眼睛才亮了亮:“南乔来了,快来坐,这两天公司医院两头跑,忙坏了吧。”

    南乔握住她伸来的手,安抚的拍了拍,“不累,伯母你放心吧,医生都说了,手术还是很有希望成功的。”

    “恩,我不担心,我不担心,就是苦了你了,如果焰儿没死……”

    虽然陆焰已经去世很久了,但一提起他,白橘芳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她摇了摇头。“不说了,都过去了,哎,人老了就容易缅怀过去。”

    “伯母,你别想的太多,陆焰也希望你们好好的不要一直惦记着他,你这样他也不会安心的。”

    白橘芳讶异她提起陆焰时的语气,那是一种带着袅袅怅惘的平淡语气,再不像当初那般的情绪激烈,她的眼泪一下子滚下来了,布满老茧的手紧紧握着她的手。

    她替南乔高兴,她终于走出来了。

    但又生出一丝失落——

    以后,南乔便真的和他们陆家没什么关系了,这么好的女孩,终究还是成了别人家的媳妇。

    陆伯父的手术做了很长时间,医生从手术室出来,摘下口罩,微笑:“手术很成功,家属可以放心了。”

    “谢谢。”

    戴着氧气罩的陆伯父被护士推出来,蓝色的被褥下,他那张脸越发的蜡黄消瘦,还没醒,病号服下能隐约的看到一圈白纱布。

    白橘芳迎上去,激动的握着陆伯父没有输液的那只手,“老陆,老陆你醒醒啊。”

    “伯母,麻药可能还没过,你让伯父再睡一会儿。”

    “哦哦,好。”明明都六十多的人了,还局促的像个孩子。

    南乔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去病房,等人走后,她挺得笔直的背脊慢慢的佝偻下来,然后抱着自己蹲下。

    她重重的咬着自己的手背,把压抑的喘息声压回喉咙里。

    她在害怕。

    害怕再眼睁睁的看着她在乎的人在她面前死去,而她除了一脸麻木的听医生跟她说‘抱歉’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但白橘芳在,她又不敢害怕,她怕她的情绪会让那个失去了大儿子,小儿子至今还在监狱,又照顾重病丈夫好几年的老人彻底承受不住崩溃。

    一个人连害怕都不敢,那是怎样一种让人绝望的情绪。

    和爷爷在她面前死的心情不同,那时候她绝望、恐惧、自我厌弃。

    那时她差点以为自己又一次会承受不住直接疯了,但是她挺过来了。

    周围的气氛有细微的变化。

    南乔猛的抬头,眼睛里还有水汽,她没哭,但表现出的却是一种比哭还让人难受的忧伤。

    她的视线顺着那一道目光看过去——

    陈晴站在那里,深灰色的呢绒大衣搭配黑色的长裙,高跟鞋,挽着爱马仕最新款的包包,双手插在大衣的兜里,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全身上下,无一处不透出贵妇的雍容华贵。

    她和白橘芳,是完全极端的两种人。

    她优雅、知性、保养得宜的脸上看不出岁月的痕迹,还是她的亲身母亲。

    但南乔和她却更像是普通人的关系,远没有和白橘芳的亲近。

    陈晴神色淡然,看不出喜怒,但南乔了解她,越是这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就越是恼怒到了极点,从小的名媛修养容不得她像个泼妇一样骂骂嚷嚷。

    她没走过来。

    南乔蹲的有点久了,双腿都麻了,她坐到椅子上,活动着她酸麻的双腿,也没有第一时间过去。

    有着最亲密关系的两个人,就像是陌生人一样对视着。

    半分钟后,南乔走过去:“妈。”

    陈晴看着她,似乎不可置信,“这就是你和陆家父母的相处方式?”

    她来已经有好久了,看到南乔握那个老妇的手,看到她笑,看到她轻言软语的安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