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82章 我的肩膀一直在

    南乔跟一旁的两个狱警道了谢,等警察出去后才转身看向病床上的陆然,他也正看着她,满脸羞愧,“对不起南乔姐,给你添麻烦了。”

    南乔有些震惊。

    她记忆中的陆然,是说不出这样的话的。

    但是,她并没有表现出来,只点了点头,“陆伯父今天动手术,手术很成功,只要后期调理的好便没什么大问题了,他们年纪大了,需要人照顾,你在里面好好的,争取减刑早点出来。”

    南乔说话时,陆然一直盯着她,等她说完,也是许久没接口。

    整个人看着恍恍惚惚的。

    南乔皱着眉头,她觉得陆然的状态不对,刚打算问问他,陆然便开口了:“知道了,我会的,我有点累了,想先睡一会儿。”

    陆然躺下后就闭上了眼睛。

    南乔也不知道他是真的累睡着了,还是只是不想见她。

    她出了病房,问守在一旁的其中一个警察:“陆然最近一直都这样精神不济吗?”

    警察回忆了一下,“是有点精神恍惚,但还好,每天的劳动改造也认真完成,和狱友相处也没什么矛盾,照这样下去,减刑是很有希望的。”

    “谢谢。”

    “莫太太客气了,看管犯人本来就是我们的职责。”

    南乔走的时候才四点不到,从病房出来下楼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虽然狱警说陆然的状态看着没事,但她不放心,还是和他聊了一儿。

    其实也不算聊。

    陆然大多时候不说话,她偶尔问话,也是恩恩啊啊的一个简单的字就回答了。

    南乔虽然不是心理医生,但也接受了一年的心理治疗,久病成医,一个人精神上有没有问题,她还是能看出些的。

    她想充分了解他目前的状态,在病房里多逗留了一会儿。

    中途,司机来过两次,虽然没有催她,但那神情却无时无刻不透露出请她快点离开的意思。

    每到这个时候,陆然的情绪就会很躁动,虽然他极力压制,但额头上绷起的青筋和紧捏着床单的手还是暴露了出来。

    南乔不动神色的将他的一切表情变化收入眼底,抿唇,决定今晚给唯安打个电话。

    见她下来,司机简直像看到了救星,急忙拉开车门,“太太。”

    其实这么长时间,莫北丞也就打过一次电话,语气平淡的问太太从医院出来了没。

    但那冷漠至极的低气压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得到。

    “三少已经在餐厅了,让我直接送您过去。”

    南乔低头看表,已经八点多快九点了。

    ……

    莫北丞定的餐厅是一家很有情调的法国餐厅,南乔没来过,但以前在杂志上见过其介绍,老板是对法国夫妇,这里的餐品被评论为临江正宗的法国菜里面最好吃的。

    两人坐的情侣包间。

    灯光暗的恰到好处,既有那种朦胧感,又不显得轻佻。

    莫北丞皱着眉头臭着一张脸坐在哪儿看杂志,南乔开门进来他也没搭理,只是毫无风度的将书页翻得哗哗响。

    南乔:“……”

    她走过去在他身侧坐下,本来就是单人坐的卡座,南乔即便瘦,坐进去也显得挤了。

    以至于莫北丞不得不将一只手臂搭到后面的椅背上,光从动作上看,更像是宠溺的抱着她。

    “三哥,对不起。”

    莫北丞阴沉着脸,淡漠至极的模样,没抬头的说道:“不用对不起,晚餐吃不成可以吃宵夜。”

    夹枪带棍,满满的抱怨,配上他不善的脸色,像极了委屈的傲娇怨妇。

    南乔:“……”

    她没有处理这种情况的经验,以前陆焰跟她生气都很好哄,抱着手臂摇两下,再亲一亲他。

    于是南乔凑过去,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她刚才进来时看到外面都没有客人了,服务生已经在准备下班了。

    在南乔的唇离开他的脸时,莫北丞迅速揽住她的腰,倾身将她压在沙发的扶手上,扣着下颚准确的贴上了她的唇。

    撬开她的唇齿,迅速而猛烈的勾起她的舌尖在每个角落细细的扫荡了一番。

    他的吻很强势,容不得南乔拒绝。

    直到南乔承受不住,难受的皱着眉开始推他,莫北丞才松开她的唇,手已经紧紧的揽着她。

    男人一脸淡漠,面无表情,“下次别把对付那个男人的方式用在我身上,想哄我开心要亲这儿,”他指了指自己的唇,“用刚才那种方式,我不喜欢蜻蜓点水,那是矫情的人走的文艺路线,我一个当兵的,糙。”

    南乔的唇都被他吮咬破了,火辣辣的疼。

    她瞪着他,“疼。”

    “不疼不长记性,下次要是再敢放我鸽子,我就在床上收拾你。”

    “我去的时候陆然已经醒了,但他的状态看着不对,我就在病房里多留了一会儿,”她垂着眸,语气有些不明显的萧瑟,细听又寡淡的很:“陆然坐牢就已经让陆家父母承受不住了,如果再疯了……”

    精神出了问题在她而言只相当于生病了,只是和平时需要吃药、手术的病不太一样,但常人不这么想,在他们眼里,精神出了问题和疯了没什么区别。

    莫北丞嗤笑,淡淡的不屑,“你再不学着放手,他的问题就不只是疯了,离死不远了,他这样脆弱不堪的承受力除了跟家庭溺爱有关,和你的纵容也有很大的关系,你帮他挑了原本属于他的担子,让他以为,他可以不用挑担子,也让他理所当然的认为你该为他们家,他的父母付出。”

    外面开始下雨了。

    雨点敲打着玻璃,发出密密的碎响,衬得包间里越发的寂静无声。

    莫北丞的话像一道惊雷直劈而下,南乔下意识的想否认,但不得不说,她没资格否认。

    他说的,都是对的。

    她害了陆然。

    莫北丞点到为止,陆家和她就像两股绳,已经拧紧密不可分了,想要短时间让她完全放手不管是不可能的。

    他既然没有因此离婚,便只能让自己去适应,这种近乎病态的关系。

    妻子的前男友的家庭。

    他起身,拿起搭在椅背上的衣服穿上,“走吧。”

    这个点,大部分餐厅都已经关门了,莫北丞不想麻烦,也的确饿了,便选了家看着干净的大排档。加 微``信号 x s m 9 0 0 1 0 免 费阅 读本 小 说及 更多精品小说

    吃完饭已经快十二点了。

    回去的路上,南乔自然的靠在他怀里,她眯着眼睛,有点困,但又睡不着。

    男人宽厚温暖的手掌抚摸着她的脸,掌心的薄茧轻轻的磨擦着她脸上细嫩的肌肤,这是结婚这么久以来南乔第一次这般毫无芥蒂的躺在他的怀里。

    她望着他,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方投下了一层隐隐,也模糊了她说话时眼里的情绪,“三哥,对不起,还有,谢谢。”

    她的话没头没尾,又有点矛盾,但莫北丞却听懂了。

    男人‘恩’了一声,不再看她。

    “三哥,我……”

    她动了动唇,却一时无话。

    南乔脑子里现有的情话几乎匮乏,她咬着唇,想了几秒又无奈的放弃了。

    莫北丞瞥了她的脸一眼,波澜不惊的道,“不用说对不起,也不用说谢谢,我们是夫妻。我既然娶了你,你的责任就该我来担,我的肩膀一直在这里,只要你愿意靠随时都可以,你可以不用将自己逼得那么紧,你有我。”

    他的话,实在称得上朴实无华,又平淡无光。

    更比不上那些纨绔子弟信手拈来的‘我爱你’‘我想你’这类的那么勾动人的心弦,让人脸红心跳。

    但南乔却觉得,这是世上最让人感动的话。

    免惊,免苦,免四处流离,免无枝可依。

    有什么情话,是比得过这四句的。

    而这一切所需的,无非是一个结实有力的肩膀!

    但这些让人生出无限感动的情话,却可以成为穿肠的毒药。

    即便是最初莫北丞对她最恶劣的时候,她也没想过,有一天会恨不得从来没认识过这个男人。

    而那时,这些情话就变成了最锋利的箭,每次想起,都痛彻心扉。

    …………

    第二天周末,醇敏打电话让回莫家吃法。

    南乔挑了件灯笼袖的短款毛衣,黑色阔腿裤,配了件白色的长款羽绒服,头发扎成马尾,化了个淡妆!

    莫北丞眯起一双狭长的眸盯着她,没说话,只从衣橱里挑了条长款的围巾给她围上。

    两人到了莫家,刚到门口就听到一阵婴儿的哭声,以及女人颐指气使的声音。

    莫北丞挑了挑眉,“莫七染,你见过的,在医院。”

    那场景也是够让人难以忘怀的,南乔略微回想了一下便记起了。

    当时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情绪,现在在想起来,看着身边似笑非笑的男人,却觉得满满的尴尬。

    “三少爷,三少夫人,”管家给他们拿拖鞋,“七小姐来了,正指着孩子训斥呢,说是要给她讲道理,这会儿抱到内花园去了。”

    南乔抬头去看莫北丞,“很大了吗?”

    在她的印象中,应该要上了一两岁的孩子才能听进去话吧。

    当时她看到莫七染的时候,也没觉得她肚子多大啊!

    莫北丞:“你看到就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