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88章 是在炊事班吧

    南乔早上醒的早,外面还是漆黑的一片,也不能说是醒得早,应该说她昨晚又差不多失眠了一夜。

    看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钟,还不到五点,怕吵醒莫北丞,她又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天空还只透着一点微薄的亮光,透过纱帘照进来。

    莫北丞还在睡,英挺的五官在晨曦中显得异常深邃,睫毛在眼睑下投下一处暗影。

    南乔枕着他的手臂,目光温软的看着他微蹙的眉头,她昨晚没休息好,眼睛里全是红血丝,涨疼的厉害。

    她眯着眼睛,轻轻的靠过去。

    男人身上的肌肤滚烫,和她身上的微凉形成了极大的温度反差。

    下一秒,莫北丞伸手将女人揽进怀里,先是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才睁开眼睛,看了眼外面的天色,“怎么起这么早?”

    南乔从床上坐起来,压了压有点胀疼的太阳穴,“睡醒了。”

    莫北丞也跟着坐了起来,看着她,眸底的黑色愈发的深沉,不紧不慢的开口,“昨晚又没睡?”

    “睡了。”

    两人沉默对望,气势有半分钟的对峙,最终,南乔败下阵来,“睡了一会儿。”

    莫北丞睨了她一眼,眸子里还是一团化不开的墨色,那模样也看不出生没生气,但应该是不太悦的。

    他去浴室洗漱之前沉着嗓子说了句什么,南乔没听清,男人已经将浴室的门关上了。

    南乔去楼下做早餐。

    容姐离职后,暂时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接替,再加上两人最近经常加班早出晚归,在家吃的时候少,平时又有钟点工打扫卫生,这事也就没急。

    结扎虽然只是个小手术,但还是有很多要忌讳的东西。

    南乔打开冰箱,里面食材很多,堆了整整两层,鸡鸭鱼肉、当令的蔬菜。她翻了翻,准备熬个小米粥做几道清淡的菜。

    莫北丞下来时,她才刚将小米洗好倒在锅里。

    身上穿着真丝的睡衣,外面套了件中长款的羽绒服,露出修长匀称的小腿,头发用发绳草草的绑了盘在脑后。

    弓着身子,有细碎的短发从两侧垂落下来,又被她用手背费力的别到了耳朵后面。

    莫北丞从后面拥住她,下颚贴着她的脖颈轻轻的蹭了蹭,他还没有刮胡渣,洗了脸也没有擦干,水珠弄到她身上,又冷又痒,南乔缩着脖子躲,“别闹,我在做饭。”

    “打算熬着晚上回来吃?”

    今天不是周末,两人都要上班。

    现在已经八点多了,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他低哑着嗓音问话,却没有放开她的意思,最后索性将南乔压在料理台上扣住她的下颚,将她的头强行扳了半转,咬着她的唇结结实实的吻了一会儿才松开。

    南乔在他的怀里转过身,抬眸望着近在咫尺的英俊男人,心脏跳动的节奏瞬间乱了,她忍不住屏住呼吸,“我请假了。”

    “为什么?不舒服?”

    南乔之前也经常请假,但那是刚开始进公司。

    当时他看都不想看到她,更不会去想她那样的消极态度是因为当惯了千金小姐本来就不喜欢上班,还是有其他的原因,现在想来,她当时之所以那样肆无忌惮的任性,大概是因为从头到尾就没想着要在国内久居。

    她只想报复完陈白沫,回美国。

    回到和那个男人开始的并结束的地方。

    这个念头让莫北丞像是被人戳到了伤处,一下子抿起了唇,抬手撩起她耳边的碎发,将那张精致美丽的脸完整的露了出来。

    眼眸眯起望着她,嗓音慵懒中透着些紧绷的冷意,“为什么要请假?”

    南乔转过身将火关小,揭开盖子,拿了勺子转圈搅着,平静的说:“我查了百度,手术之后最好在家里休息四天到一周。”

    莫北丞:“……”

    他笑了笑,说不出心里此刻是怎样一种感觉,有点烫,又有点满,像随时随地都要溢出来一般。

    手术后休息四到七天,是指不要剧烈运动和过分活动,基本的坐车、工作,甚至是慢走都是可以的。

    但他没有揭穿,家里也不需要南乔工作赚钱养家,她要请假或辞职他都无所谓。

    ‘恩’了一声道,“我还没有洗澡。”

    “现在不能洗澡,要一个星期后伤口愈合了才能洗,”南乔淡然的给他科普知识,又想到莫北丞有洁癖,便软了声音说道:“你忍一忍。”

    莫北丞低低的看了她一眼,意味深浓:“臭了怎么办?”

    “现在是冬天,”南乔话接的很迅速,不假思索,“而且,臭了总比废了要好。”

    莫北丞:“……”

    这女人——

    连浑起来都一本正经,偏偏还让人找不到话去反驳。

    和废了相比,他还是宁愿臭着。

    他看着南乔熬粥,炒菜,她切菜很慢,几乎是每下一刀都要仔仔细细的调整下手指的位置,才用力切下去。

    技术虽然差,却做的异常认真。

    莫北丞斜倚着冰箱门,转动着指尖的手机,没有上前帮忙的打算。

    沈南乔可爱的时候不多。  『百·度 ·或·36 0·上·搜 ·索:『我· 的· 书 · 成· 网』更·多 ·精·品·女 ·生 ·婚 ·恋·小· 说 ·免·费· 阅·读 !』

    之前也吃过几次她做的菜,但都是做好直接端出去的,还是第一次站在厨房里看她做,下过那么多次厨,还连切个菜都这么笨拙僵硬的女人,估计也只有沈南乔了。

    不是说女人在厨艺上,天生就比男人多了几分天赋?

    刀刃剁在菜板上的声音很响,且不连贯,尤其是只剩最后一点时更是惨不忍睹,莫北丞几次都看到她差点切到手。

    他的手从她手臂两侧绕到前面,一只握住她拿刀的手,另一只将她压着菜的手拨开,“切个菜怎么切成这样?让开,我来。”

    嘴上说的让她让开,却没有松手,而是就着她的手开始切菜,两个人的力道混在一起有点不顺畅,但并不影响莫北丞。

    南乔被他抱在怀里,后背紧贴着男人结实的胸膛,能感受到他沉稳有力的心跳。

    他低着头,与她侧脸相贴,手掌温暖,有薄茧,察觉到她走神,男人曲起膝盖不轻不重的撞了下她的腿,“认真点,教你呢。”

    南乔回神,盯着他压着菜的那只手。

    一叠土豆丝很快切好了,大小匀称,装在水晶碗里,和她切的呈现出鲜明的对比。

    南乔盯着看了几秒,“三哥,你以前当兵是在炊事班吧。”

    部队里不需要自己做饭,野外生存估计也没有什么条件能让人锻炼刀工,莫北丞在莫家时又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被捧在掌心怕冻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天之骄子。

    难不成这种靠熟就能生巧的事,还有天赋一说?

    莫北丞笑了笑,放开手,“一边去。”

    南乔本来是想让他好好休息,结果变成了自己在旁边看着他炒菜,土豆丝倒进锅里,有热油溅起来,虽然开了抽油烟机但还是有轻微的油烟,他不免皱起了眉,“去外面等,快了。”

    南乔在厨房也帮不上忙,百无聊奈的看着莫北丞炒了两个菜,“那我上去洗漱。”

    女人在速度这事上比不得男人,再加上还要涂一堆琳琅满目的护肤品,等她弄好下楼,莫北丞已经将早餐摆上桌了,小米粥,四道看着清脆可口的小菜。

    吃完饭,南乔去洗碗,莫北丞去外面阳台上接了个电话,时间稍微有点久,进来后南乔已经不在客厅了。

    他四处寻了一圈,最后在书房里找到正握着鼠标对着电脑屏幕一脸专注画图的女人。

    她看得很仔细,完全没发现站在门口盯着她看的他。

    被人忽视的感觉并不好,而且还是本该享受照顾的病患,他本来没这心思,这点小伤哪里需要被人照顾,但南乔提出来了便不一样了。

    他靠着门,寒光闪闪地瞪着一双眼,满脸被忽视后的不悦:“你请假是为了能在家专心画图的?”

    灵感这东西很奇怪,前一秒还兴致勃勃满脑子都是想法,被打断后就偃旗息鼓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南乔盯着屏幕,面对着一堆线条她已经不想继续了,放下鼠标,身子往后面的椅背上一靠,“你不是吃过了吗?”

    “还没洗澡。”

    “你现在不能洗澡,伤口容易感染。”

    “可以拿毛巾擦。”他眼中的光凉幽幽的,却又隐着几分笑意,“不是专程请假照顾我的吗?去端水给我擦澡,你闻闻,都有味了。”

    南乔:“……”

    真不知道这个男人在部队的时候是怎么过的,那么恶劣的环境居然还没将他身上那股贵公子式的洁癖给抹去。

    莫北丞看着她。

    南乔与他对峙了几秒,起身去给他倒水擦澡。

    经过莫北丞身边时,被他拉住手腕压在墙壁上结结实实的印了个吻,很剧烈,但也只是唇瓣触了一下,没有任何情欲的味道。

    ……

    南乔打了水给他擦澡,因为不上班,他下楼时就只随意的披了件纯色的睡袍,解开腰带,里面只穿了条平角的内裤。

    这不是第一次给他擦澡,南乔的性格又很冷感,两个人都已经无数次的坦诚相见了,所以她在这种事情上并没有那么多复杂的情绪。

    莫北丞每天都早晚洗次澡,身上很干净,她擦的也很快,中途也就只清过一次毛巾,“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