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93章 五行缺金

    南乔莞尔,见苏瑾弯着眼睛看着她,便问道:“后来呢?”

    “后来?”苏瑾面上浮现出几分恼怒,她的容貌不属于南乔这种美的张扬的类型,但自有一种独特的味道,是那种越看越耐看的类型,随着她的表情变化越来越生动,“后来我去找了张大尺度的小黄片给他看,结果他骂我饥渴。”

    当时他满脸愤怒和厌恶,还第一次发那么大的脾气,最重要的是西裤那里平平坦坦,一点弧度都没有。

    苏瑾简直觉得天都塌了,生无可恋,满脑子就一个念头,她不是嫁了个性无能就是同性恋。

    南乔忍不住笑,她想象了一下当时的场景,实在想不出莫洹苼一脸阴鸷的模样。

    两个人围着花园逛了半圈,莫北丞打电话让她们回去吃饭,所有人都坐在餐桌上了,就等她们两个了。

    莫老爷子坐首位,右侧是莫慎景和醇敏,莫鞠杨一家,左侧是莫洹苼一家和莫北丞、南乔。

    晚餐很丰盛,十八人坐的长行餐桌上摆了满满一桌。

    佣人在旁边布菜。

    有小孩子在,又是过年,便没有那么重规矩,吃饭时偶尔说话也是可以的。

    莫老爷子吃到一半问莫北丞:“你大姐和二哥孩子都三四岁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餐桌上所有人都抬头看向莫北丞,尤其是醇敏,一双眸子更是亮的逼人。

    南乔低着头,紧了紧手里的筷子。

    莫北丞将嘴里的饭菜咽下去,用餐巾擦了擦唇,才抬头看向主位上精神矍铄的爷爷,“我不打算要孩子。”

    莫老爷子的脸色顿时变的有点难看,放下筷子,生气的说:“怎么回事?”

    他本来是看鞠杨和洹苼身侧都有孩子,就莫北丞那个位置冷冷清清的,他和南乔性子又静,被想想和小囡这一衬托,就安静的都没存在感了。便随口问了一句,没想到他居然回一句‘不打算要孩子’。

    “我不打算要孩子。”莫北丞又重复了一遍。

    他是认真的,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

    莫老爷子自然也知道自己这个孙子是怎样的性格,他既然说出来,那就是做了深思熟虑且下定决心的。

    下定决心不要孩子。

    他宽厚的手掌重重拍在桌上,一侧的碗都弹跳了起来,“混账。”

    他本身容貌就刚毅而扎实,体型又高大威严,平时就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距离感。

    此刻发怒,脸色更是极其阴沉,仿佛风雨欲来之前乌云密布的天空。

    餐厅的气氛一触即发,眼看就要吵起来了。

    南乔放下筷子正要说话,被莫北丞握住了手,紧紧捏了一下。

    他迎上老爷子怒火燃烧的眼睛,目光冷静,坚定而铿锵,像在军队中一样身躯挺的笔直,“爷爷,抱歉,我不打算要孩子。”

    “你他妈个混账玩意儿。”

    莫老爷子怒火中烧,拿起桌上的碗就朝着莫北丞的方向砸去,毕竟距离远,他又上了年岁自然不能和年轻时相比,碗在半空中就落下来了,砸在其中一道菜上,和着被砸中的那个碗碎成了几片,汤汁四溅。

    一桌子的菜已经没办法吃了。

    醇敏朝佣人做了个眼色。

    管家急忙将吓得哭都不敢哭的想想和小囡带了下去。

    莫洹苼走到老爷子身边替他顺气,道:“爷爷,北丞现在年纪还小,又刚结婚,您就让他多玩几年,别这么早要孩子。”

    老爷子冷笑了一声,厉声喝道:“你像他这么大的时候,不也已经生了小囡了?别给他找借口,他就是存心的。”

    “孩子的事以后再慢慢劝,横竖北丞年纪小,再过几年要都不迟,今天过年,爷爷您就消消气,您这一生气,大家都不敢吃饭了。”

    他朝莫北丞使了个眼色,本想让他服个软,先顺了老爷子的心意说两句给个台阶,没想到莫北丞径直拉了南乔站起身,还是一副顽固不化、坚不可摧的冷酷样子,“抱歉爷爷,今天坏了您的心情,也连累大家没吃好,我先回去了,等过几天您消了气我再来看您。”

    说完,也不去看众人难看的表情,拉着南乔头也不回的走了。

    “滚了你就别回来,”老爷子是真的动气了,他在官场上混了一辈子,还没人这么跟他横过。

    没想到退休了,第一个不给他面子的就是他从小最宠爱的小孙子。

    当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宠出祸害来了。

    ……

    莫北丞拉着南乔出了门,将饭厅里的怒骂和餐碟破碎的声音抛在脑后,有二哥在,他可以不用有后顾之忧。

    他知道,二哥会劝好爷爷,处理好那一堆烂摊子。

    一言不发的上了车。

    莫北丞没有立刻开车,从置物箱里拿了一盒烟出来,静静地点上了。

    烟草的味道在车厢里肆意蔓延。

    他只抽了一口,顾忌到南乔感冒初愈不适合长时间吹冷风,便将烟掐灭了扔出窗外。

    关上窗。

    车子迅速驶了出去,中途路过一个人工湖泊,湖水在夜幕下泛着幽幽的蓝黑色光泽,今晚天色好,有月亮,月亮倒映在湖水里,静谧缥缈。

    一路开回浅水湾。

    莫北丞都是紧抿着唇,目不斜视的握着方向盘。

    今天年三十,街道上冷冷清清,没什么人,但那些挂在商铺门口、树上、路灯上的一串串火红的灯笼却将这份冷清渲染的格外火热。

    南乔覆上他搁在档位杆上的那只手,声音温温淡淡,“三哥,对不起。”

    莫北丞反手握住她,没说话,却让南乔忐忑不安的心一下子平静下来。

    他的手机响了。

    莫北丞抽回手,从外套的包里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接通:“喂。”

    “爷爷那儿我替你安抚好了,”莫洹苼的声音,责备道,“你怎么回事?不就让你生个孩子吗?你不想生敷衍两句就过去了,何必这大过年的跟爷爷横,你又不是不知道爷爷的性格,那得顺着来,今天那碗如果真砸你身上也是你自找的。”

    莫北丞神色如常的听着莫洹苼训斥完,才淡淡的说:“有些已经下定决心的事就没必要藏着掖着的敷衍找借口,爷爷有那个想法,如果不一次性拒绝到底,以后将会是源源不断的麻烦,难不成每次他提起,我都得煞费苦心的找个借口?”

    “所以,你就带着弟妹走了,留下我给你收拾烂摊子?”

    “家里除了二哥,没人敢在枪口上去拔老虎毛。”

    莫洹苼冷笑几声,恨不得将莫北丞揪回来揍一顿,阴测测的道:“你还真是看得起我。”

    “傻白甜都讨人喜欢。”莫北丞从右手换到左手。

    莫洹苼:“……”

    他有种冲动,想回去让老爷子下次别扔碗,直接近距离扔菜刀,砍死这混蛋王八腿子。

    莫洹苼这会儿还在莫家,小囡睡着了,他和苏瑾今晚决定就在莫家住一晚,“之前没听你有做丁克这么高大上的理想,你最近脑子被猪拱了?”

    莫北丞:“……”

    他直接掐了电话,将手机反手扔到后车座。

    南乔看着他,又看了眼被他扔到后座的手机,抿了抿唇,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回到浅水湾,整栋别墅一片漆黑,桂姐今天休假,别墅里的应急灯没开。

    南乔先进去,客厅虽然暗,但窗帘开着也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

    莫北丞后一步进来,刚将车钥匙放在鞋柜的台面上,伸手准备去开灯,就被一双柔软的手攥着衣领一记大力给推到了鞋柜对面的墙上,女人柔软的身体靠在他的怀里,修长的手指顺着他硬朗的脸部轮廓抚摸下来。

    莫北丞:“……”

    他绷着身体,屏息着,感受女人柔弱无骨的手在他脸颊、眼睑、鼻梁和唇上轻柔的划过。

    黑暗中,男人的目光炙热又放肆,声音哑得沙透了,“你想干嘛?”

    南乔进来时没换鞋,还穿着七八厘米高的高跟鞋,唇瓣贴着男人性感凸起的喉结,只是贴着,没有吻上去。

    “你。”

    她的回答简单、粗暴,又带着一股异常的爽劲儿。

    让莫北丞内心的耸动更加不可控制,手搭在她的腰上,恨不得狠狠蹂躏一番,“你怎么这么荤?”

    这种对话向来是男人用来调戏女人的,往往惹得女人羞红着脸瞪对方一眼,但从一个女人嘴里说出来,莫北丞才发现,这种调戏简直是致命的。

    “跟你学的。”

    南乔说话时,唇瓣就轻轻重重的擦着他的喉结,她的手指落到他劲韧的腰间,将他大衣里面衬衣的下摆从西裤里扯了出来。

    莫北丞那双眼幽深的要命,他垂眸看着她,在南乔吻上来那一瞬间反客为主,按着她的双肩转身,把她推到墙壁上紧紧抵着,他深吻着她,手掐着她的腰,手指在女人柔韧的背脊上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的游走。

    他不仅仅再局限于亲吻她的唇,而是开始移向她的耳垂、下巴、脸庞。

    粗重的喘息就在她耳边。

    男人的手劲儿本来就大,这种时候更是忘了克制,南乔觉得皮肤都被他搓揉的淤青了,火辣辣的,但她却感觉舒畅。

    莫北丞脱去两人之间的一切障碍,将她抱起来,单手扫落了鞋柜上面所有的装饰物,他将南乔放上去,亲吻她的锁骨,“南乔……”

    他的声音低低的,沉沉的,凶狠而狂躁,“这样的二人世界很好,我很喜欢。”

    南乔被他吻的迷迷糊糊昏昏沉沉,大脑几乎处在当机的状态,她‘恩’了一声,紧接着,莫北丞将她从鞋柜上抱下来,走进客厅,将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的南乔压在了真皮沙发上。

    没开空调。

    光裸的背脊蓦然接触到冰冷的皮面,南乔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更加抱紧了莫北丞。

    男人宽厚的手掌垫在她的后背,但这只是小面积的,起不了什么作用。

    他手上用力,抱着南乔和她换了个位置,“你在上面,不冷。”

    这样的光线下,他不太能看清南乔的表情,却能看到那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女人雪白的肌肤上,这样的视觉冲击足以将他所有的自控力都打碎。

    莫北丞扣着她的腰,将她的身体重重的往下压了压。

    后来。

    南乔的思绪近乎凌乱,但她依然记得她说了什么——

    “我不想要二人世界,我想要个儿子,还想要个女儿。”

    “男孩子性格要像你,坚韧、担当,女孩子性格要像时笙,太软会被人欺负。”

    莫北丞翻身占了主导地位,“贪心,”他揉着她的头发:“我们的女儿性格像时笙?你这什么见了鬼的要求。”

    南乔感冒初愈,体力不支,等莫北丞停下动作,她便撑不住睡着了。

    窗外暖黄色的光线透过薄薄的纱帘,照在南乔的脸上。

    莫北丞半撑着身子,手掌贴着她的脸,轻声道:“儿子女儿我都不想要,我只想要你好好的,陪我一起过到七老八十。”

    ……

    第二天。

    初一。

    南乔醒来时是在床上,柔软的被子裹着她没穿衣服的身体,她皱了下眉,伸手将床头柜上叠放整齐的睡衣拿过来穿上。

    她不喜欢什么都不穿的睡觉。

    莫北丞没在房间,换下来的睡袍叠放规整的放在他那一侧的床头。

    从部队出来这么久,他的风格还一贯维持着部队的习惯,什么东西都要归放整齐,只是被子不再像最初那样叠成四四方方的豆腐状。

    今天不上班,他换了衣服是去哪里了?

    南乔从床上下来,腿软的差点没站稳跌在地上,幸好她眼疾手快的撑住了床头柜。

    昨晚,真的是太肆意了。

    她洗漱完出去,正好碰上从书房里出来的莫北丞,在家里,他只穿了件衬衫和西裤,下摆扎在西裤里,身躯笔挺如松。

    见她盯着他的衣服,莫北丞似笑非笑的道:“怎么,昨晚没脱够,今天还想脱?”

    南乔:“……”

    即便她表面再镇定,脸上也忍不住泛起了红晕。

    莫北丞走过去,变戏法般拿出一个红包递给南乔,“新年快乐。”

    南乔:“……”

    这次,她是真的无言以对。

    大年初一丈夫给妻子发红包,她估计是有史以来第一例。

    莫北丞牵起她的手往楼下走:“包了饺子,尝尝好不好吃。”

    “你还会擀面皮?”

    她不记得家里有饺子皮,倒是有两袋面粉。

    莫北丞:“……你拿我当智障?”

    南乔见他脸色不善,乖乖的闭上嘴,不去跟他辩驳不会擀饺子皮是智商不行还是风俗不同。

    莫北丞包的饺子个个差不多一样大小,折叠的纹路也很漂亮,整整齐齐的摆在托盘里,南乔睡了一上午,早就饿了,忍不住摸了摸肚子。

    男人拿锅装了水,吩咐南乔:“把垃圾收了拿出去扔掉。”

    “年初一不能扔垃圾。”

    沈老爷对中华民族五千年传承下来的风俗忌讳还是很讲究的,耳语目染,南乔也知道些。

    莫北丞回头看她,一脸不解:“为什么?”

    “老人说,打扫卫生、倾倒垃圾,容易将家里的财运扫掉。”

    莫北丞嗤笑,这些他也听说过,还有不能缝补,不然容易有口舌之争,不能打碎碗,不能要债、还钱……

    “你几岁了?这种事也信?”水还没开,他转过身来看她,“我每年都打扫卫生倒垃圾,岂不是早就该破产了?”

    南乔收了垃圾带出去扔了。

    今天有太阳,晒着人暖洋洋的,南乔在外面的长椅上坐了一会儿,进去时饺子都熟了。

    盛在盘子里,正冒着香喷喷的热气。

    莫北丞拿了筷子,调了调味碟,“吃完上去换衣服,下午带你出去。”

    “去哪?”

    也怪不得南乔会问,年初一到处都关着门的。

    “寺庙,烧香,你这么爱财,倒个垃圾都得往那上面联想,看来是五行缺金,得好好拜拜财神。”

    这是在讽刺她穷吧。

    不管是不是真的让她去烧香拜佛,莫北丞下午是真的带着她去了寺庙,也不是纯粹拜佛的寺庙,而是一个风景区,寺庙在山顶。

    车开到半山,有一处服务区,所有私家车都必须停下上防滑链,不然就只能坐景区公车。

    莫北丞熄了火,“下车休息一下。”

    半个小时,防滑链上好了,莫北丞将烟掐了扔进垃圾桶,朝南乔道:“上车。”

    南乔走过去时听到一旁有两个小姑娘在低声兴奋的议论,“那男人长的真帅。”

    车子开不到山顶,有一段路必须要坐缆车和步行,莫北丞牵着南乔踩着雪,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山上走。

    “你信佛?”南乔意外,因为莫北丞看着实在不像信佛的人,还特意年初一带她来烧香。

    “不信。”

    果然——

    “那你带我来干嘛?”

    “散心,看日落、看雪都可以。”

    他们去的晚,上山顶已经就天黑了,索性就在上面住了一晚。

    幸好是年初一,住宿的人不多,才没有沦落到要连夜下山的地步。

    山上宾馆的住宿条件自然是不好,水不怎么热、空调开着跟没开似的,被子虽然厚,但是却冷冰冰的,南乔没睡好,早上又很早就被莫北丞从床上挖了起来。

    她眼睛疼的睁不开,被莫北丞连人带被子一同抱着去了观看日出的观景台。

    那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也有几个是裹着被子的。

    本来就不大的地方,此刻简直是人挤人。

    前面是悬崖,下面是厚厚的云海。

    这是南乔第一次看日出,当太阳的金光将周围的云照得金灿灿的时候,她垫着脚,在莫北丞脸上亲了一下。

    她没有什么旖旎梦幻的心思,认为在太阳升起的时候许个愿就能白头偕老,她只是觉得这个景美,适合做这个动作,便做了。

    莫北丞低头看了她一眼,唇角微勾,“看太阳。”

    这话一出,当真是半点美感也没了。

    看完日出回酒店吃早餐,两个人都不信佛,便去了后山闲逛。

    明天要回陆林,再加上两人都没睡好,明显精神不济,在山上呆到下午便启程回家了。

    ……

    回陆林的飞机定的是中午的,到了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陈晴来接的他们,精致的妆容和考究的衣服配饰让她在机场很显眼。

    南乔一眼就看到了。

    “妈。”她和莫北丞同时开口。

    陈晴笑了笑,“北丞,南乔,路上辛苦了。”

    “您太言重了,回来看您和爸本来就是应该的,谈什么辛不辛苦。”

    南乔没说话,只安静的跟在莫北丞身后上了车。

    明明是最亲的母女,却显得异常生疏。

    回到沈家,陈晴上楼去叫沈舰闫,莫北丞和南乔在沙发上坐着,他见南乔神态恹恹的,拧眉问:“感冒是不是还没好?”

    “不是。”

    她就是没话说而已。

    莫北丞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他之前有调查过,也来过沈家两次,自然知道南乔和沈家父母的相处模式。

    心里犯疼,伸手压着她的后脑勺,将她的脑袋摁在怀里安抚的拍了拍,“他们其实也是关心你的,只是可能和你要的没在一个点上。”

    佣人泡了茶送过来,“小姐,姑爷。”

    沈舰闫和陈晴一同从书房出来,就看到在他们面前浑身是刺的女儿此刻乖顺的依偎在一个男人怀里,欣慰之余又觉得失落。

    这是他们的女儿,却从懂事后,就再没跟他们这么亲近过。

    莫北丞听见动静,松开手,抬头朝二楼看去,“爸。”

    “恩,”上次婚礼的事,虽然莫北丞已经赔礼道歉过了,连莫慎景和醇敏也亲自来拜访过了,但他心里还是有疙瘩,所以对他的态度自然也热情不到哪里去。

    陈晴自然知道丈夫在想什么,无奈的摇头,见南乔似乎不舒服,便道:“如果累的话就去房间休息吧,等一下吃饭再叫你们。”

    莫北丞问南乔:“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好。”

    南乔的房间在二楼走道最末,阳光最好,视野最好的那一间,东西和摆设都和上次来的时候一样。

    莫北丞没仔细看,一般房间都是佣人收拾,长期没人居住的卧室,东西没动位置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南乔坐在梳妆台前,看着相框里的一张全家福。

    当时她才六岁,这也是他们家唯一的一张全家福。

    照片里,沈舰闫神情严肃的抱着她,陈晴挽着丈夫的手臂,看着镜头,标准的露八颗牙的笑容。

    拍这张照片之前,她和他们已经两年没见过面了。

    那时候刚在国外开了分公司,连着两年,一年365天他们都呆在那边。

    那时候她对他们的印象已经模糊了,所以照片上,她被沈舰闫抱着,却露出一脸被犯罪分子拐卖的畏缩表情。

    “怎么了?一张全家福而已,值得你看的眼眶泛红?”

    南乔将相框放下,“三哥,妈妈跟我说,他们之所以这么冷漠的对我,是想让我未来能够承受别人所不能承受的痛,能有足够的承受力去接掌沈家。”

    莫北丞压着南乔的后颈把她一下子带到了怀里,别人家的教训方式,他没资格置喙,“你以后有我,不需要那么好的承受能力。”

    两个人并没有睡,在房间里休息了一会儿,就下楼了。

    莫北丞被沈舰闫叫去了书房,南乔在楼下和陈晴聊天。

    说是聊天,但大多数都是陈晴问,南乔答,她本来就不是话多的人,何况和母亲又是这么多年不亲近。

    晚上吃饭,餐桌上放的大多是南乔爱吃的菜。

    人少,就他们四个人,便没有让佣人在一旁布菜。

    陈晴用公筷给南乔和莫北丞一人挑了块排骨,“多吃些,看你都瘦成猴样了,”说完,视线又落到莫北丞身上:“北丞你也尝尝,这是楠嫂的私房菜,外面吃不到的。”

    “谢谢妈。”

    吃完饭,大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档娱乐节目,沈舰闫和莫北丞在聊商场上的事,陈晴听了几句,忍不住道:“下午在书房聊了两个多小时,还没够呢,连晚上这点时间都不放过,好不容易一家人聚在一起,就不能说点别的?”

    莫北丞笑着应了,和沈舰闫喝着茶,换了个话题。

    沈舰闫不高兴,脸有点绷。

    莫北丞虽然年纪不大,进入商场的时间又短,但对如今商场的形势、政局却有着独特的见解,好几次都让沈舰闫对他刮目相看。

    聊得正激情突然换了个要死不活的生活话题,他心情爽的起来才怪。

    南乔给唯安发微信,“新年快乐。”

    前两天太忙,没顾上发祝福短信,唯安又是地地道道的美国人,过的是圣诞节,所以今天空下来了才给他发了一句。

    唯安回的很快,“你们中国的新年都过三天了吧,你现在才给我发嘱咐,是不是太敷衍了?”

    “你又不过中国新年,什么时候发对你有意义?”

    唯安被她噎了噎,给她发了个‘翻白眼’的表情。

    “唯安,给我介绍个心理医生吧。”

    她的情况,唯安是最了解的,由他去交涉,也不用她再将过去的事事无巨细的再说一遍。

    这次,唯安隔了很长时间才回他,光是从文字中都能想象他此刻严肃且挫败的表情,南乔是他手里为数不多的棘手病人之一,也是他一直想攻克而没能攻克的,“是不是又严重了?”

    “没有,”南乔打出两个字,想了想,这种事毕竟不是吃饭睡觉可以说的那么随意,手指在屏幕上戳戳点点又删了几次才打出一句话,“我想做个正常女人。”

    她说的挺含蓄,她知道唯安能看懂。

    唯安盯着屏幕上南乔发过来的这句话,足足有半分钟没有反应过来。

    铁树终于开花了?居然主动接受治疗。

    他兴奋之余想调侃几句,但又怕将南乔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又吓回去了,只好一本正经的回道:“我帮你留意,找到了我给你打电话。”

    ……

    莫北丞和南乔只在沈家呆了两天,严格意义上是一天。

    第二天下午,他们就坐飞机回了临江,临走时,沈舰闫绷着脸对南乔说:“将你交给北丞,我和你妈就放心了。”

    后面几天他们大部分都在家里,乔瑾槐和言瑾之初六的时候来过一次。

    言瑾之的手已经确定不能再拿手术刀了,他在年前已经将医院转出去了,年后回自家公司上班。

    酒过中旬,莫北丞盯着他手背上的那道狰狞的疤,问:“后悔吗?”

    言瑾之从小的愿望就是做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因为他母亲就是患病死的,这让他在医学领域上格外上进,且取得了不小的成就。

    他翻看了一下掌心和手背上的伤,当初手术刀直接将手掌戳了个对穿。

    无所谓的道:“没什么后悔的,当初我一时鬼迷心窍,废只手也是该的。”

    讶异他语气里的淡然,乔瑾槐掀了掀眸:“放下了?”

    “没有。”

    莫北丞:“……”

    乔瑾槐:“……”

    他心里道:那你装个屁的淡定。

    言瑾之喝了杯酒继续说:“我为她废了一只手,那她就该是我的了。”

    乔瑾槐翻了个白眼:“妈的,这什么屁逻辑,明明你他妈自己不要手,拿着刀往上捅的,还有这么强买强卖的,淘宝还能七天无理由退换货呢。”

    “商品损坏,不能退货。”

    乔瑾槐心里腹诽,没见过这么不要脸脸皮厚无下限的男人。

    “商荠万一还是不喜欢你呢?”他就好奇,这么多年都追不上的女人,言瑾之哪里突然来的自信,觉得那女人一定是他的。

    言瑾之半玩笑的道:“用强。”

    莫北丞抬眸看他,“商荠那性格,你要再来一次,她能把毛给你扒了。”

    “……”

    这一点,言瑾之倒是承认,上次就差点让她把老二给废了,现在想起来都疼。

    ***

    初八上班。

    大家都还沉浸在过年放假的热闹气氛中,办公室里闹哄哄的,都还没有进入工作的状态。

    经理通知南乔,因为去年天正的案子圆满完成,公司决定奖励a组为期四天的旅游,这个消息一出,整个设计部都沸腾了,开始嚷嚷着选地儿。

    大家都纷纷询问南乔的意见,毕竟这事,她是大功臣。

    南乔对集体旅游不热衷,笑了笑,又开始握着鼠标画稿,“你们商量就好,我随便。”

    办公室待久了的人对旅游都有种异常执着的热忱,最重要的还是公司报销,地点很快定下了。

    四天时间,经费有限,走不了太远的地方,大家便选定了开车要八个小时的白鹭山。

    临江冬天不下雪,白鹭山除了六七八月份之外,其余时间都是积雪,上面有滑雪场,还是5a级景区。

    出发时间定在周一,公司包了辆旅游大巴。

    出发前一晚。

    南乔收拾好行李,起身朝洗手间走去。

    莫北丞原本一直在旁边看着,在她起身经过他身边时,忽然从身后将她抱住,贴在她颈侧道:“你要去四天。”

    南乔靠在他怀里,“……你要请假一起去吗?”

    男人埋在她的后颈,轻吻着她的脖颈、耳垂,低低地笑了笑,“我去了她们玩的也不尽兴,估计比上班还痛苦。”

    南乔‘恩’了一声,道:“我会快些回来的。”

    莫北丞也不知听没听见,总之没应她,一双手在她身上四处点火,走了两步将她压在床垫上。

    哑着声音在她背后说:“我想要你。”

    “我还没洗澡。”南乔按住他的手。

    但莫北丞已经等不及了:“现在就要。”

    大概是因为第二天要短暂的分离,莫北丞这次要得有点狠,一直缠了她一整夜。

    但她分明感觉,这次和之前是不一样的。

    他这么迫切和大力的动作好像在告诉她:他在恐慌,他在通过这种方式感受她的存在。

    南乔根本没睡,洗完澡穿上衣服就到了约定集合的时间了。

    莫北丞送她到公司楼下。

    全部人都已经到了,暧昧的看着莫北丞下车拉开副驾驶的门,牵着沈南乔的手带着她朝这边走过来,临上车时,他替她整理了一下松散的围巾,“路上小心,到了给我打电话。”

    “好。”

    公司的人已经彻底接受了莫北丞和沈南乔已经结婚的事实,此刻看着她的目光都是戏谑调侃的,不像最初的冷嘲热讽。

    只是有点感慨南乔的好运气,家世平平居然攀上了莫家三少。

    而且还是个得宠的。

    “沈老师,莫董对你可真好,还亲自送你来。”

    她身侧坐的是公司的另一个设计师。

    这次旅游,只限参与了天正集团那个案子的设计师,并不包括助理,所以王悦没一起。

    一行差不多十个人,大巴没坐满。

    南乔笑了笑,没说话。

    那个设计师也大概知道沈南乔的性格,没有介意。

    她昨晚没睡,又经历了一晚上的剧烈运动,有点累,便闭着眼睛养神。

    刚上车,大家的情绪都很激动,车上都是高声阔谈。

    车子行驶到高速公路入口,南乔的手机突然震动了几下,是条微信。

    她半眯着眼睛点开。

    看清内容,顿时睡意全无,坐正了身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