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95章 找不到人就滚

    乔瑾槐昏昏欲睡的靠着扶手,手支着脸,“你这顶着一张便秘脸是要干嘛?”

    莫北丞冷着眉眼,说话时也就嘴唇在动,“去拿酒,陪我喝一杯。”

    现在已经是下午了,乔瑾槐这些天都没好好吃过一顿饭,今早到现在更是滴米未进,饿得眼睛都绿了,哪有力气去给他拿酒:“自己去拿,我都要饿死了。”

    莫北丞起身去拿酒,乔瑾槐对酒没什么特别爱好,他家里放酒是用来撑门面,装饰酒柜的,所以都是特别贵又难寻的。

    他特意挑了瓶最贵里,正好门铃响了,他便顺便过去开门。

    “先生,您点的外卖。”

    莫北丞瞧了眼躺尸一样瘫倒在沙发上的乔瑾槐,“放客厅茶几上吧。”

    乔瑾槐坐直身体,“三哥,还是你……”他的视线落在莫北丞手里拿的酒上,“卧槽,你这是赤裸裸的报复我吧,借酒浇愁哪需要这么高大上的酒,下去出了小区往右拐有个烟酒铺子,买瓶五粮液,酒劲大,还不用品,你拿瓶红酒牛饮不是糟践吗?”

    莫北丞对他的话充耳不闻,自顾的拿了开瓶器打开,给自己倒了一杯。

    乔瑾槐翻了个白眼,控诉是控诉,但也没去跟他抢,一瓶酒而已,他还不放在心上。

    看他连着三天三夜没睡觉还被女人扫地出门,当同情他好了。

    他扒开餐盒的盖子开始吃饭。

    味道一般、卖相一般,而且闷久了,蔬菜的色泽都不鲜艳了。

    乔瑾槐也没挑剔,本来就是在美团上随便点的,也没指着像星级大厨做的那样,他现在又累又饿又困,只想快点吃完去睡觉。

    明早还有个会议要开。

    红酒醇厚的香味很快弥漫开,乔瑾槐不怎么懂得品酒,但也能分辨出这酒不错。

    莫北丞仰头,一口喝了。

    这完全不是红酒的正确打开方式。

    乔瑾槐除了心疼他那瓶被糟践的酒,也没啥其他感觉,三哥跟南乔吵架也不是第一次了,这喝闷酒也不是第一次了。

    他拿着筷子的手几不可查的停了两秒,眸色深谙,或者是有其他感觉的,只是被他适时的压下去了,不敢去深入体会。

    “她没上车。”

    这事乔瑾槐猜到了,遇难者里没她,被抢救出来的人里也没她,难不成还能长了翅膀凭空飞了。

    他很快速的吃完饭,双手用力搓了搓脸醒觉,也给自己倒了杯酒,“恩,然后呢。”

    莫北丞不是那种遇事就跟别人大倒苦水的人,想反,他大多数事都喜欢压在心里,尤其是感情这一种。

    他的睡意清醒了些。

    莫北丞从身上摸出了烟和打火机,递了一支给乔瑾槐,自己点了一支,青白的烟雾袅袅散开,他的五官瞬间有几秒的模糊。

    “她没上车的原因是陆焰的母亲和他弟弟要离开了,她去送他们。”他嗓音很哑。

    乔瑾槐:“……”

    感情的事他不知道怎么劝,但他是莫北丞的朋友,自然是向着他多一点。

    莫北丞吐出一口烟气,冷冷一笑。

    他其实是矛盾的,他庆幸南乔因为要给陆家的人送行下了车,但是他又计较她是为了陆家的人下了车。

    比他想象中的更计较。

    这样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让他无法控制身体深处猛的窜起的暴躁和怒气,所以,他对沈南乔动了粗。

    但不管怎么相互矛盾,他庆幸,甚至是有点感谢他们。

    当初他给陆然介绍工作时存了一点私心,找了个远离这个城市的,但最后,多骨诺米的效应回到了他身上,救了沈南乔。

    乔瑾槐自然明白他现在是怎么想的,虽然他也只是在高中时谈了次恋爱,而且那时毛都没长齐,也不懂什么爱不爱的,只看着班上同学都谈俩爱觉得自己光棍一个没面子,但他基本的情商还是有的。

    这种小情侣之间的小情绪,他初中就懂了。

    “如果不是下车给陆家的人送行,她就在那辆车上,现在也许死了,也许在医院里躺着,或者半身不遂、植物瘫痪,这是你想看到的?”

    莫北丞冷盯着他,半晌,咬牙道:“滚去睡觉。”

    他不需要人劝,该懂的道理他都懂,他生气是因为不高兴,劝了也不高兴。

    这种无厘头的感觉过于感性,缺乏科学基本的理论依据,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为了这种事没有理性的去生气烦恼。

    乔瑾槐拍了拍他的肩,“我去睡了,有事叫我,被子在衣橱里,要睡自己铺,要走记得把门关了。”

    他来这,单纯是想静静,没他什么了事。

    ……

    一瓶红酒过半,莫北丞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眼来电显示,拧眉,“喂。”

    “抱歉三少,我们没查到。”

    莫北丞本来就心情不好,事情又一直没进展,整个人都格外阴郁暴躁,“没有找到人,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直接给我滚。”

    对方被吼得噤若寒蝉。

    隔着听筒都能感受到男人此刻满脸血光的模样,明明是莫三少让他们今晚给他回消息的,但他也不敢解释,这个时候撞枪口不死也剩半条命。

    他闷声不说话,等以为男人怒气消了些才道歉,“对不起三少,我们……”

    “找不到人就给我滚,说对不起有用你去开个公司专门道歉好了。”

    他现在,最烦这三个字。

    不等那边说话,莫北丞直接挂了电话。

    他坐在沙发上静静的抽烟,半眯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直到一根烟抽完,莫北丞起身,烟头被摁灭在烟灰缸里。

    三天三夜没睡,又喝了大半瓶酒,还是一点睡意都没有。

    再这么下去,他估计要被沈南乔折腾得也跟着失眠了。

    他掸了掸身上的烟灰,离开了。

    莫北丞去了皇家一号,就他一个人,便就在大厅里寻了个位置坐。

    震耳欲聋的音乐、五颜六色四处乱晃的刺眼灯光、男女帖着身体热辣的跳舞、高声起哄的声音……组成了酒吧特有的喧嚣。

    服务生过来点单。

    莫北丞点了瓶威士忌,从钱包里抽出几张递过去,“不用找了。”

    从进军校起他就没坐过大厅,每次都是包间,被这灯光晃得有些不适应。

    他选的位置不算偏僻,莫北丞又属于气场很强,身材样貌气质样样上品的男人,外加稍有点眼力界的人都能看出价值的腕表和衣服,没几分钟已经成了单身女人瞩目的焦点。

    有人来搭讪,手搭在他的肩上,“帅哥,请我喝杯酒啊。”

    莫北丞冷漠的扫了眼女人搭在他肩上的柔嫩手臂,即便是在晃眼的灯光下,也遮盖不住那股子冷漠和厌烦。

    女人身子一僵,讪讪的将手放了下来,虽然是她大胆搭讪,但面皮还是薄,被男人这么一看匆忙说了句‘对不起’,灰溜溜的走了。

    但酒吧这地方,最不缺的就是搭讪的。

    看见别人被拒绝,不会觉得是那个男人不喜欢被搭讪,而是会觉得,那个女人不是那男人的菜。

    莫北丞招手叫了个服务生,低声吩咐了一句,又从钱包里拿了几百块钱递过去。

    他身边便清净了。

    有人过来搭讪也被礼貌的拦了下来。

    他本身不喜欢这种氛围,即便是借酒浇愁也不喜欢,喝了两杯,本来就兴致缺缺,现在更是有了几分厌烦。

    但又不想独自呆着。

    莫北丞眯着眸子看了眼舞台上抱着钢管放肆舞蹈的穿比基尼的女人,终于决定还是换到包间去。

    他刚起身就听见有人在叫他的名字,声音很小,周围又太闹,瞬间就被淹没了。

    莫北丞也没在意,在这种地方碰上几个认识的,不奇怪!

    “北丞。”

    又是一声。

    这次他听清楚了。

    不只听清楚了出声的位置,还辨出了声音的主人。

    莫北丞转身,看着被人群淹没又偶尔露出来的陈白沫,她瘦了,比之前见到的还瘦,穿着一件宽松版的v领蝙蝠袖毛线衫,下面一条牛仔裤,头发编成韩式的小发辫。

    他微微拧眉,陈白沫已经朝着他过来了,在靠近他时被服务生拦下来了。

    陈白沫跟服务生说了句话,又指了指莫北丞的方向。

    服务生转过头,用目光征询他的意见。

    莫北丞沉吟了几秒,点了点头。

    陈白沫被放进来了。

    “北丞。”

    周围音乐太吵,陈白沫又只用了比平常稍高一点的音调,两人距离不算贴近,所以,莫北丞只能靠她的嘴唇动的弧度猜测她说了什么。

    “出去说吧。”

    正好莫北丞也不想在大厅了,见她一副欲言又止像是有话要对他说的模样,就指了指外面。

    他们是从皇家一号的后门出去的。

    但后面虽然安静,却很逼仄,环境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烟头扔了一地。

    陈白沫明显是不喜欢,眉头微皱着,但又碍于莫北丞好不容易肯单独跟她说话,没有表现出什么来。

    莫北丞看着南乔那次站的位置,自嘲的一笑,神色有几分恍惚,他从身上掏出烟,低头点了一支,声音淡淡的很沙哑,“说吧,你找我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