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96章 要有基本的理智

    陈白沫看着他,只觉得眼前的男人前所未有的陌生。

    连五官轮廓似乎都已经不是记忆中熟悉的了。

    她有什么说?

    她没什么说的。

    不过是她有朋友也在这里,看到莫北丞,又了解她对他的那份心思,便给她打电话通知了她。

    “你跟沈南乔吵架了?”

    莫北丞跟她在一起时很少有这种情绪外泄的时候,除非是遇上部队里有什么棘手的事,但他现在脸上,简直是明明白白的写着:我心情不爽几个字。

    她会猜到沈南乔身上,是因为她觉得,莫北丞应该不是会为了公事借酒浇愁的那一种。

    没人应她。

    陈白沫抬头去看,才发现莫北丞根本没听她说话,而是半眯着眼睛看着对面的墙壁出神。

    还是一如既往的黑色外套配白色的衬衫,身形冷峻,被烟雾笼罩的下颚线条紧绷,气息寒凉。

    “北丞?”

    莫北丞收回思绪,低头看着手里燃了不到一半的烟,“还有事吗?没事你先走吧,我在这里再抽支烟。”

    陈白沫重重的咬了下唇,但经过这么久的平复,她已经接受了这个男人不再属于她的事实。

    情绪也从最开始的歇斯底里不可置信到现在只留下了一丝脉脉的希望,希望历经沧桑之后,他们还能在一起。

    “我对沈南乔也算是有些了解的,你如果是为了她的事烦恼,可以跟我说说,都是女人,说不定还能帮你出出主意。”

    她何止是有些了解。

    她和沈南乔斗了那么久,简直是了解透彻了。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关系,自然是要知己知彼。

    莫北丞低头垂眸,盯着她看了好几秒钟,他是和沈南乔吵架了,他是在为了她的事烦恼,他也可能大概需要一个人来告诉他那个女人对他到底抱着怎样的心思,但他还没有渣到去跟前女友说这些。

    “不是她,公司最近事多,有点烦。”

    ac几乎占了一周的头版头条,陈白沫即使不看财经新闻,也偶尔会瞟到些,知道ac员工去旅游时遇上泥石流,死了几个人的事。

    “那解决了吗?”

    “恩。”

    莫北丞不想跟她说话,已经表现的非常明显了。

    陈白沫历来清高,见他这么冷淡,也无法若无其事的往下聊,但分了手的恋人,又不是同行或生意场上有交集的特定关系,即便在一座城市也很难遇到。

    所以,她不甘心就这么走了。

    但分手后,她和这个男人没有了生活上的交集,其实没什么话题聊,她不懂商场,他也不懂舞蹈。

    想来想去,他们之间唯一的一个共同话题也只剩下沈南乔了。

    “前两天我还看到沈南乔了,说实话,跟你在一起她变了很多。”

    这是实话。

    以前的沈南乔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她那股从骨子里透出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和尖锐。

    “什么时候?”

    “就三天前的下午,”她怕莫北丞没概念,想了想又道:“就发生泥石流那天。”

    “她一个人?”他只是随口问问,他知道沈南乔那天去送陆然和他妈妈了,他没有怀疑过这个理由。

    之所以问,完全是对关于她的事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的关心,下意识的而已。

    陈白沫心里苦涩,但话题是她挑起的,总不能甩脸走人不回答吧。

    女人还真是奇怪,既想和他多说话,但他真的问,心里又不舒服。

    “不是,她和一个戴口罩戴墨镜的女人在一起,不过也就说了几句话就分开了。”

    ……

    莫北丞回到浅水湾已经很晚了,他喝了酒,找的代驾。

    但这一片都打不到出租车,他进门时让保镖开车送代驾到下面好打车的大路上。

    莫北丞伸手去按指纹锁,视线一扫发现大门没关,只是虚掩着。

    他微微拧了拧眉,倒也没对沈南乔的粗心大意表现出很生气,在这栋别墅里,她即便开着门睡也不会有危险。

    他推开门。

    客厅玄关的壁灯亮着。

    虽然能照射的范围有限,但已经足够视物了。

    莫北丞没有要在客厅逗留的意思,便懒得去摁墙壁上水晶灯的开关,换了鞋子走进去,他没有刻意放轻脚步,但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即便他穿着军靴也发不出太大的声音,何况他穿的还是双软底拖鞋。

    在光线模糊的情况下,他的直觉更是敏锐,属于身体本能的一种反应。

    他眯起眸子,视线笔直无误的落到沙发上。

    南乔躺在上面,睡着了。

    现在外面温度还很冷,屋子里又没开暖气,她虽然穿着羽绒服,但睡着话还是会冷。

    客厅里已经收拾妥当了,被他砸坏的墙体装饰晚上也看不出什么。

    莫北丞轻轻的走过去,即便是吵了架,他还是记得她浅眠。

    女人面朝着沙发,露出的半张脸精致明艳,头发在沙发的扶手上铺开,周围一片静谧,能听到她均匀而细微的呼吸声。

    莫北丞在她身侧蹲下,昏暗的光线中,他伸出手极其小心地贴着她的脸。

    手指在她面颊上若有似无的刮过。

    时间很短,几秒,或者还要再短一些……

    莫北丞弯腰将南乔抱起,大步上了楼梯。

    要面色无异的抱着一个成年女人上楼并不像偶像剧里演的那样轻松,但莫北丞抱着她,却感觉好像真的没费什么力,步伐沉稳,呼吸匀称。

    南乔没有睁开眼睛,却偏了偏头贴近他的胸膛,这根本不是一个熟睡的女人该有的反应。

    莫北丞低头瞥她一眼,抿唇。

    卧室门口。

    他腾不出手来开门,南乔又一直闭着眼睛不睁开,他停了两秒,直接抬脚将门给踹开了。

    南乔睁开眼睛,看着门板重重撞上后面的门吸又弹回来,再被莫北丞抬脚挡住。

    “……”

    莫北丞抱着她走进去,将南乔放在床上,也顺势侧坐在了床边。

    见她躺着没动,漠漠的问,“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南乔坐起来,为了方便,是盘腿的姿势。

    她伸手抱着男人的腰,倾身,头靠着他的肩膀,“三哥。”

    莫北丞抿着唇,没拒绝也没回应,但本来就是件小事,发过脾气后气也散的差不多了,她这一软,他便已经完全不生气了。

    只是还绷着脸不想理她。

    “对不起,我不该不声不响的下车。”

    “就这?”

    他微挑眉眼的动作告诉她,他不满意她的道歉。

    南乔垂直眸子,“手机没电了我应该立刻找地方充,不该关机,不该让你找不到人。”

    她低着头,所以没看到莫北丞在她说完这句话后,眸子里本已经扬起的笑瞬间变的有些复杂,隐约还有些怨气。他撩起薄唇,意味深长的说道:“那还真是巧,两个手机都没电关机。”

    南乔对一个人的语气变化是非常敏感的,而且莫北丞也没有隐藏,就是摆明了就是要让她察觉。

    她收回手,抬头,面上笑容温淡,盯着莫北丞的脸足足看了有五秒钟才点头,“恩,很不巧都关机了,下次我会在头天晚上充电。”

    莫北丞微眯了眸子。

    他怎么会听不出来南乔语气里已经有几分排斥了,她将她所隐瞒的事情用一根分界限线圈了起来,而他刚才的话,无疑是触碰到了这层界限。

    “南乔,我不希望将来为了一些和我们无关的事影响到我们的感情,你可以和我有不同的立场,但我希望到时候,你除了立场,至少还要有理智。”

    虽然不是点名道姓,清楚明白的直接说出来,但话里的意思已经表露的很清楚明白了。

    南乔抿唇,思索了片刻,“好。”

    其实莫北丞说的对她而言有点难,以她的情商,可能没办法将这件事做的尽善尽美。

    但她也确实想不到,如果真的立场分歧严重的时候,她会怎么处理。

    莫北丞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我去洗澡。”

    “我已经给你放好水了。”

    浴室门开了又关上,男人挺拔的身影在半透明的磨砂玻璃上映出一个高大的影子,随即消失。

    很快,里面传来水漾出浴缸的声音。

    南乔拿过手机,熟练的输入了一组电话号码,编辑短信发过去,“时笙,这段时间你自己注意一点,莫北丞已经在怀疑我了,我们暂时没办法见面了。”

    发完后,她将手机短信删除。

    那边没回,但南乔知道,她肯定是看到了。

    莫北丞洗澡很快,即便是泡澡也是十分钟之内搞定。

    他掀开被子躺进来,身上用浴巾仔仔细细的擦过,没有半点水珠,沐浴乳和男人自身的味道强势的闯入她的感官,南乔回头,人已经被男人结结实实的拥住了,他倾身过来吻她。

    有淡淡的酒味,混着薄荷的味道。

    “你喝酒了?”在刚才莫北丞抱她上楼的时候她就在他身上闻到了。

    “呵,”男人贴着她的唇低笑,毫不留情的拆穿她,“明知故问。”

    他缠着她光洁的双腿,男人的腿上是和女人截然不同的硬茬茬的触感,每一处肌肤每一个毛孔都充斥着强悍的力量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