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99章 相信我

    莫北丞看着她,眉眼冷峭,伸手,语气已经是趋于严厉:“把酒瓶放下。”

    “你们想要的不就是证据吗?证据在我这儿,让季予南来我这里拿。”

    南乔拽着时笙的手往外面退,莫北丞来的时候已经将外面清场了,刚才还闹腾腾的地下室现在只剩下他们三个和外面两排站得笔直的保镖!

    她退的时候一个不小心,碎酒瓶就划破了她脖子上的肌肤,昏暗的光线下,那道血痕并不明显,但因为南乔皮肤白,莫北丞视力又好,还是一眼就看见了。

    男人徒然眯起了眼睛,眉眼锋利,顿住脚步沉声呵斥:“沈南乔。”

    时笙被南乔护在身后缓步往后退。

    没有莫北丞的吩咐,保镖也不敢上前,出了地下室的楼道,眼前豁然开朗,那股霉味也淡了很多。

    莫北丞是临时从宴会厅赶过来的,再加上莫家身份特殊,所以带的人手有限,出了楼道后,也就只有他的车旁站了几个人。

    她们这副模样出来,顿时吸引了小范围的人的注意。

    南乔看了眼身后车辆稀少的街道,私家车都没几辆,更别说出租车了,再说了,瞧着这阵仗,估计也没车敢载她们。

    她后悔当时没让司机将车钥匙也给她。

    一直沉默的时笙看向随后走出来的莫北丞,“季予南什么时候到?”

    莫北丞看了眼时间,淡漠的道:“快了。”

    他确定了位置后就通知了季予南,按时间算,只要不堵车,应该快到了。

    街边,一辆不显眼的黑色轿车停下。

    时笙和南乔本来就已经快退到街边了,她说话时又退了两步,便已经差不多贴着车子了,“莫北丞,若以南乔以前的性格,这碎酒瓶子应该戳在你的喉咙才是。”

    说完,不待他仔细琢磨她话里的意思,便已经迅速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子本来就没熄火,时笙刚上车,车门都还没关,车子就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去了。

    那样的速度,不是这么一辆小破烂应该有的正常速度。

    车子明显是改装过的。

    而就在时笙上了车,车子开出去后,季予南也到了。他在车上就已经看到时笙了,所以车都没停就直接追了出去。

    南乔下意识的丢了碎啤酒瓶就要跟上去,被莫北丞拽住手,阻止了,“他们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

    “你放开我,”南乔的脸都白了几分,季予南给她的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绑架她,拿枪逼着她说出时笙的下落。

    对一个不相干的外人尚且如此暴力,何况是对着作为当事人的时笙。

    他还不得将她直接给挫骨扬灰了。

    “季予南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我不能让时笙单独面对他。”

    南乔心底溢出了一层层的不安和恐惧,看着他的目光冷漠,带着咄咄逼人的气势,“你放开我,如果时笙愿意跟季予南走,我不会阻止她的决定,但如果她不愿意,我也不能放时笙不管。”

    在国内都敢公然带枪的人,她能指望他有多高的法律意识,知道杀人犯法这一条?

    说不定就是个暴发户文盲。

    莫北丞绷着脸,南乔力气不大,但手指还是硬生生的在他的手背上掐出一道血痕。

    他身上散发着森冷的气息,钳着她手腕的手用了力,南乔使尽全力也挣脱不开。

    一身黑衣黑裤,双腿笔直的踩在翘起的地砖上,寸长的头发干净利落,无时无刻都透出某种硬朗的力量感。

    “予南不会伤害她。”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上次他是怎么强迫时笙回美国的,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南乔满脸都写着冰冷的质问,又在一瞬间尽数收敛,“三哥,当初时笙没放弃我,我现在也不能抛下她不管。”

    莫北丞不想听到她过去的那些破烂事,冷着声音一字一句的道:“我保证,时笙不会有事。”

    男人这般强硬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他不会放她走,南乔在他怀里挣扎,眼眶都红了,“我不相信你,你放开我,我不能让时笙一个人对着那个混蛋。”

    她的情绪前所未有的激动。

    莫北丞弯腰,直接将挣扎不停的南乔拦腰扛在肩上,一旁的司机见状,急忙替他们拉开了车门。

    莫北丞将南乔塞进去,自己也跟着坐了进去,冷冷的吩咐司机:“开车。”

    司机半刻不敢耽误,从来没见两人闹得这么不可开交过。

    最严重的时候也就是冷战,几天谁也不理谁。

    “莫北丞,你混蛋。”

    南乔去开另一侧的门,被莫北丞拉住手臂拽回来摁在了真皮座椅上,双手撑着她后面的座椅。

    男人的眉头皱成了一团,额头上青筋绷起,脸色异常难看,咬牙道:“我拿我的命跟你保证。”

    南乔:“……”

    她盯着莫北丞,眼眶越来越红,眼前聚起了一片水雾,男人冷峻紧绷的脸渐渐模糊。

    她垂眸,脑袋靠在座位上,眼睛看着窗外没有说话,也没再挣扎着要下车。

    算是默认了。

    “来接时笙那辆车明显是改装过的,司机技术不差,她既然决定回美国,肯定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你不用替她担心。”

    时笙凭着一己之力能躲他们这么久,能力便不容小觑。

    车子性能极好,司机又是开了多年车的老司机,一路上几乎没怎么颠簸。

    莫北丞捧着她的脸,借着窗外的霓虹看了眼她脖子上的伤口。

    南乔皱着眉挣开,又被莫北丞强硬的掰了过来,他皱着眉,英俊的脸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如果你不想在车上弄出什么限制级的画面,就好好坐着别动。”

    南乔果真乖了,但憋着眼泪一脸强忍的模样,越发激起了男人骨子里变态的蹂躏的欲望。

    莫北丞性感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垂眸,将视线从她嫣红的唇上挪到她脖颈的伤口上,粗粝的手指擦过她的肌肤——

    女人的皮肤很嫩,用吹弹可破来形容,并不过分。

    伤口上的血迹已经干涸了,就一点擦痕,并不严重。

    他盯着看了一会儿,才松开。

    抬手摁了下眉心,吩咐司机,“开快点。”

    半个小时,车子停在浅水湾别墅。

    南乔去开她那一侧的车门,没开开,被锁死了。

    司机知道他们吵架,只开了莫北丞那一边。

    莫北丞下车,单手撑着车门,讳莫如深的眸的淡淡的看着她,“下车。”

    南乔从车上下来,直接上了楼,进了卧室。

    莫北丞就在一楼客厅没跟上去,抬头看着南乔进了门,然后收回视线,给自己点了一支烟。

    这样的结果,他在做决定之前就已经预测到了。

    南乔拿手机给时笙打电话,那头毫不意外的传来对方关机的消息,她现在应该在想方设法的躲季予南,或者已经被他追上了。

    拧了拧眉,她虽然还是担心,但她相信莫北丞,季予南不会伤害她。

    她去洗澡,水有点烫,但南乔注意力不在这上面,也不太能感觉得出来。

    水冲进眼睛里,有点疼,她眨了几下,有温热的水珠从眼眶里溢出来,她也分辨不清是眼泪还是热水。

    刚才紧张过度,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

    南乔没洗多久。

    莫北丞是掐着时间回的卧室,刚开门就看到站在窗边抽烟的女人,她抽烟的动作实在谈不上娴熟,手指在轻微的颤抖,那一点火光就在空中上下浮动。

    她其实没怎么抽,莫北丞站在门口足足有四五秒才完全推门进去,这期间,南乔一口都没碰过。

    “南乔。”

    南乔没理他。

    莫北丞走过去,伸手从后面将她捞进怀里,手绕到她前面将她指间的烟夺过来掐灭扔了出去。

    女人身上有刚沐浴过后的香味,混着烟味,一点点的沁进南乔的鼻息,她本来已经压抑住的情绪瞬间又开始有些崩散。

    她从莫北丞的怀里转过身,一双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三哥,时笙她其实胆子特别小,以前走个夜路都害怕遇到流氓。”

    所以她不敢想象,让她一个人去面对季予南,面对那黑洞洞的枪口,会是什么感觉。

    时笙和她不一样,她在对上季予南时,几乎还是生无可恋的状态,所以不知道害怕。

    时笙只是外表看着泼辣,但其实是色厉内茬。

    “我知道。”莫北丞摸了摸她的侧脸,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声音异常的沙哑紧绷:“我相信予南,他做事有分寸,当初他没对时笙怎么样,现在也不会对她怎么样,恩?”

    他顿了一下,揽着她往床那边走,“睡觉,明天早上我还你一个完好无损的时笙。”

    这种时候,南乔除了点头,也是别无他法。

    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她已经开始依赖莫北丞了。

    时笙的电话打不通,季予南的电话她不知道,而且就算现在打通了,也不见得会接。

    南乔其实根本就睡不着,一闭上眼睛就想到时笙,但她还是强迫自己睡,如果不睡,可能真的会被自己逼疯掉。

    只是,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半夜里突然被噩梦惊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