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01章 把她丢下去

    这里一片算是很偏了,这座桥是去年刚修建的,过了这座桥就完全出城了,白天还好,到了晚上就没什么车经过。

    路好、车流少。

    时笙会选这条路也在情理之中。

    车子刚停稳,南乔就开了车门下去了,中途被鞋尖绊了一下,差点摔倒。

    莫北丞在一旁看的心都跟着紧了一下,疾走了两步伸手要去扶她,南乔已经自己站稳了。

    她再往出事点走就被一个警察拦了下来:“对不起,这里面不能进来。”

    “人呢?”

    警察被她这突如其来的话问得有几秒的懵,“什么人?”

    南乔无论是情绪还是表情都太过冷静和平稳,让人无法将她口中问起的这个人和受害者联系上,南乔紧盯着打捞起来的那辆已经撞变形的车,大概是改装过,所以没有受损的太惨不忍睹。

    但车子是掉到湖的。

    人受了伤还能撑一段时间,但在水里最多也只能憋一两分钟的气,还是这种毫无准备的情况,说不定她根本都来不及憋气。

    南乔伸手推开拦在她面前的警察,刚往里走了一步就被人钳住了手腕,被迫停下。

    警察扣着她的手,严厉的说道:“小姐,这里出了车祸不能进,你如果要看请站在警戒线外面。”

    一个陌生人自然不会像莫北丞那样即便生气还注意着分寸,南乔的手被他捏的有点疼,她拧眉,“放手。”

    她现在感知能力基本为零,根本就不觉得疼,整个人都处在一种轻飘飘、空荡荡的浑噩状态。

    之所以拧眉,完全是因为被阻止了脚步,而不是感觉到疼。

    话音刚落,一只手伸过来将他扣在南乔手腕上的力道卸下来,没看出莫北丞怎么用力,但那名警察的脸色瞬间就变得苍白如纸,如果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能太怂,他几乎要痛苦的哼出声音了。

    莫北丞看了那人一眼,神态足够轻描淡写,冷冷清清,却又透着一股子分分钟能将人碾压成小透明的淡漠不屑,“她也是你能碰的?”

    这边的动静惊动了其他人。

    其中一个人认识莫北丞,急忙走过来解围,“三少您怎么来了。”

    “车里的人呢?”

    那名警察叹了口气,领着他们往里走,“正在打捞,两岸都安排了人守着但没见到有人上岸,这条河看似平静,水流却很快,从坠河到我们赶来,差不多有近二十分钟的时间,如果他们真从车里出来了,没上岸就是被水冲走了。”

    从他的语气里能听出,时笙和那名司机估计已经凶多吉少了。

    “周围的监控查过了吗?”

    “查过了,监控范围内没见到有人,还问了两个住在桥洞里的乞丐,没见到有人上来。”

    虽然不知道长什么样,但几个衣着完好、湿漉漉的人从河里爬上岸,还是能引起注意的。

    莫北丞的视线在周围转了一圈,河的这一边是个新修的公园,对面是座山,肯定不会安监控,他抬手指了指,“那里派人搜过吗?”

    “搜那里干嘛?”

    警察不了解其中的情况,只将这当成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出了事,下水捞车捞人,哪里会想到要搜山。

    “派几个人去那边搜一下,地毯式搜查,任何可以躲藏人的地方都不能放过。”说话时,他抬头看了眼季予南的方向,他全身湿透跟个雕塑似的站在那里。

    见莫北丞这么郑重其事的吩咐,那人顿时也紧张起来了,“三少,该不会是什么逃犯吧。”

    “不是。”

    莫北丞加重了手上的力气,将怀里不安分的女人摁了摁,紧贴着他的胸口,“交给我处理。”

    南乔没说话,只睁着那双过于漆黑的眼睛看了他一眼,挣开莫北丞环在她腰上的手臂,快步朝着季予南的方向走去。

    男人抿唇,伸手拽住她的手臂将她拉回来:“现在别去惹他。”

    “怕他受刺激过度拿枪杀了我?就算是这样也不意外,时笙怎么说也做了他几个月的老婆,他都能下这个狠手杀人销赃,就算现在他要杀我也是意料之中。”

    她承认,这话她是带了主观情感意识的,和事实有所偏颇。

    但看到季予南,她就没办法冷静的去思考。

    时笙已经被他逼得走投无路了,他还要追着不放,如果不是他追着不放,时笙的车也不可能坠湖。

    他现在好端端的站在这里,时笙却还生死未卜。

    莫北丞盯着她,眼睛里能结出冰霜来,“这里的事交给我处理。”

    她看着他的脸,一字一顿的道:“我不相信你,时笙的事我自己处理。”

    “你能处理什么?被警察拦下在一旁干看着?”莫北丞被她怼得有点恼了,但知道时笙出事,南乔现在心里也难受的紧,压了压脾气,伸手将女人往怀里一带,低声道:“时笙如果现在还活着,她最需要的就是时间,我们早一分钟找到她,救援的几率就更大一点,你乖一点,回去再闹,恩?”

    南乔没有再执意挣脱他的钳制了。

    莫北丞说的没错,时笙在等待着被救援。

    现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盯着湖面,以及那些正在救援的人。

    莫北丞和南乔他们出来的急,身上都只穿着睡袍,现在虽然已经是春天了,但晚上还是冷,湖边更甚。

    他侧了侧身子,替南乔挡住了大部分的风,然后招手叫过来一个人将车钥匙递给他:“去帮我从车子的后备箱拿两件衣服过来。”

    季予南转过身,看到被莫北丞揽在怀里的沈南乔,眯起眼眸,敛住了眸底的暗芒。

    他走过来。

    衣服还在滴水,却半点不影响他步步生风的气势,男人很高,脸上有明显的阴鸷,他看着沈南乔,不知道是因为水进了眼睛,还是太愤怒,眸子里全是红血丝。

    身上裹着某种决然的气势,“她人呢?”

    南乔挣开莫北丞,嘲讽道:“不是在下面吗?有本事从这儿跳下去找啊。”

    瞧他的样子估计是已经跳过了吧,只是没找到人,又受不了冻,就上来了。

    “沈南乔,”他动了怒气,出手迅速的钳住她一侧的肩膀,“她在哪?”

    时笙死了?还是在他眼前车子失控冲出桥上的栏杆坠到湖里死的。

    他根本不信。

    那个女人狡猾的就像一只狐狸,能躲他这么久,会没想到脱困的计策?

    她既然安排了司机来接她,还开的是一辆组装过的车,就肯定想过会跟他撞上,他的车已经是顶配,虽然和跑车相比速度还是慢了一点,但要追上那么一辆小破烂还是绰绰有余的。

    但刚才,自己的司机几次差点被甩掉。

    对方利用他对临江的不熟悉和主干道上庞大的车流给他制造了不少麻烦,看得出对方是个老手。

    前一秒还在高技术的飙车,后一秒就自己撞在大桥的护栏上坠湖了,哪有这么巧的事。

    说不定坠湖也是时笙的一场戏,目的只是为了引开他的注意力,她好能分身秘密回美国,将证据交到法院。

    这力道——

    和莫北丞的,和刚才那个小警察的,完全是不可同日而语。

    虽然很快被莫北丞伸手截住了,但只是那短短几秒的时间,也够她疼得全身冒冷汗了。

    莫北丞甩开他的手,神态漠然的道,“够了,现在首要任务是找到时笙。”

    找到时笙。

    这句话刺激得季予南每根神经都火辣辣的烫,一想到那个女人此刻可能躺在冰冷的湖底他身上就充斥着暴力的破坏欲,他看着身前面容惨白,却一脸镇定的盯着那处撞毁的栏杆的女人,冷隽的面容上闪过一丝妖异的笑意,“将这个女人扔下去,她如果活着,肯定会出来阻止。”

    莫北丞还没说话,南乔便回给季予南一个极冷的鄙夷的蔑笑,“以她憎恶你的程度,估计你从这儿跳下去她可能会出来拍手叫好。”

    男人薄削的唇微微勾出一点弧度,似乎在笑,“那不如我们一起跳,她总要为一个人出来的。”

    南乔看着他,觉得这个男人真的变态到已经疯狂的无可救药的地步了。

    被莫北丞临时叫去跑腿的那人已经拿着衣服回来了,“三少,衣服。”

    莫北丞抖开厚的那件给南乔披上,矜贵的侧脸没有半点的情绪起伏,披上衣服,又细心的将扣子扣上,才将视线落到情绪十分不稳定的季予南身上,“我好不容易找个女人,不是让你恐吓吓唬的,你如果不想找人,那我就带着南乔回去了。”

    他面无表情,甚至没怎么动怒,却比额头上筋脉绷起的季予南更让人畏惧几分,盛怒中的男人大多没有太多转弯抹角的想法,最多拳拳入肉的暴打你一顿,但莫北丞这种,简直是杀人不见血的典型。

    季予南紧握的手彰显着他已经趋于极致的忍耐。

    他走到那一段被撞毁的栏杆边缘,居高临下的盯着湖面,不时有打捞人员从水里探出头来,对着船上领头的人轻轻摇了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