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12章有本事就来讨啊

    湖边的风吹在身上还有几分刺骨。

    南乔虽然裹着羽绒服,但双腿有一半裸露在空气中,冷风直接从衣服的下摆钻进去,即便裹了衣服也不御寒。

    随着时间推移,原本熙熙攘攘的停下车看热闹的人也散了。

    整个桥上,除了警察也就只剩下南乔他们三个了。

    打捞了这么久,方圆五里基本都被他们捞过了,但还是没有线索,别说人,连片布料都没见着。

    大家心里都清楚,估计是凶多吉少了,就算是被冲到了下游,但在水里这么长时间也没多大希望了。

    晚上能见度不高,再找下去也是没什么结果,警察几次想放弃搜寻,但见站在岸边的两尊大神都紧盯着湖面,还硬着头皮继续捞。

    他们虽然不认识季予南,但他们认识莫三少啊,看样子,这坠湖的人和莫三少也是关系匪浅,要不然也不会紧张的穿了件睡袍就出来了。

    又捞了半个小时之久,还是没有线索。

    而季予南的脸色已经沉的不能看了。

    这期间,木子也来了,她是从公司直接赶过来的,身上还穿着工装,外面草草的裹了件羽绒服。

    她先看了眼车头被撞得变了形的车,才僵着脸走到南乔面前,舔了舔唇,下意识的开口:“南乔……”

    时笙呢?

    这是大部分人看到这种场景后条件反射的问题。

    但话还没出口,就被莫北丞看过来的冷厉目光惊了一下,顿时卡在了喉咙里。

    这一停顿,她被冷风吹得有点发木的脑子也就转过弯了,知道莫北丞阻止她问是不想再增加南乔的心里负担。

    她有过心理崩溃的经历,唯安也说过,有过这类经历的人如果再受到重大刺激,大多会走两个极端,一是承受力变强,二是完全崩溃。

    木子不知道南乔会是哪一种,但她更趋向南乔属于第二种,因为南乔不再接受治疗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完全好,估计莫北丞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才这么小心翼翼的照顾她的情绪。

    南乔是被莫北丞半揽在怀里的,面部表情和肢体动作已经维持了很长的时间了,整个人看着没点儿人气,像是一尊精心雕琢的雕塑。

    听到木子说话,她才眨了下眼睛,估计是出神太久,眼睛一合上,顿时针扎一样的疼。

    她张了张嘴,太久没说话,嘴巴都粘连住了,“还没有下落。”

    木子点了点头,拢紧衣服和她一起等。

    天空已经从黑色变成了墨蓝色。

    又一个水下寻找的人从水里爬到船上,精疲力尽的躺着大喘粗气。

    救援完全陷入了死角,再找下去也不会有结果。

    领头的警察皱了下眉,下意识的朝着莫北丞的方向走过来,却又在途中停下来了,转头看向季予南。这种事最好是直接跟家属沟通,但明显那个浑身湿透的男人看着更像家属,他们来的时候,他已经在水里找了好几圈了。

    但那人脸色实在阴沉的很,他甚至觉得,自己如果跟他说停止搜寻,那人说不定会直接将他从那个豁口扔湖里去。

    能和莫北丞认识的人,身份地位也不会简单到哪儿去。

    正当他犹豫不决的时候,莫北丞开口问道:“什么事?”

    那人一喜,急忙走过来,相比之下,他更愿意对着莫北丞:“三少您也看到了,救援队已经整整捞了四个小时了,方圆五里都找遍了,我的意思是……暂时收队,等天亮了再往下游捞捞看。”

    四个小时,如果还在水里也是尸体一具了。

    耽搁一段时间再捞,影响也不大。

    但他还是没敢直接说。

    见莫北丞没说话,那人又道:“现在的光线根本不利于救援,连着四个小时水里水上的打捞,大家都已经精疲力尽了,再这样下去也是徒劳无功。”

    南乔挣脱莫北丞的怀抱,站直身体,朝着站在豁口的季予南走过去。

    莫北丞立即拧眉,扣住她的手腕,声音冷冷沉沉:“南乔,时笙出事,他心里并不比你好受。”

    “你放心,我不会一脚把他踹下去。”

    莫北丞:“……”

    以季予南的身手,他倒不担心南乔把他踹下去,下面这么多人,他还会游泳,死不了。

    他是担心沈南乔。

    “我跟你一起过去。”

    南乔的眼神笔直的看着季予南,像一把锋利的刀子,“不用了。”

    莫北丞薄唇微抿,静了几秒,冰冷的开口道,“那你就在这儿给我站着,想说什么我去跟他说。”

    南乔回头,拧眉,目光凉薄的盯着面色像拢了层冰霜的莫北丞。

    两人对峙了几秒,她沉默的将手从莫北丞掌心里抽了出来,转身朝季予南走了去!

    季予南里面的衬衫已经差不多被烘干了,领子凌乱的耷拉着,没系领带,衬衫扣子被扯开了几颗,其中一颗还被拽掉了。外套还有明显的湿意,但已经没往下滴水了。

    南乔刚走近,便听到他声音沙哑的道:“有烟吗?”

    这话,自然不是对她说的。

    莫北丞是穿着睡衣出来的,外套也是车上备用的,哪有烟。

    又被他的破事儿折腾的有点心烦,冷冷的顶了句:“有功夫抽烟不如跳下去找人,追个女人都能追湖里去,也是够活久见的。”

    话虽如此,但他还是伸手招了个人,将车钥匙扔给对方:“去我车上拿包烟下来,在前排的置物盒里。”

    一旁领头的警察急忙掏出烟递过去,“三少,我这儿有,您先抽着。”

    莫北丞接了两支过来,扔了一支给季予南。

    他低头,借着打火机的火苗长长的吸了一口,缓缓吐出,顺手将打火机扔给了季予南。

    领头的警察:“三少,您看是不是先等天亮再继续搜救?”

    南乔面无表情的盯着前方,“如果她活着被找到,你就放了她吧。”

    “放了她?”季予南的瞳孔猛的缩了缩,深吸了两口烟,借着尼古丁的味道强行将心里那股暴怒压了下去,声音低低沉沉不辨情绪,“放了她?那谁来放了我?”

    这话,南乔自然而然的理解成了时笙手上握着的不利于季予南的证据,“即便她不放过你,那也是你们季家欠她的。”

    季予南讽刺的哼了一声。

    他转过脸来看着南乔,一双眼睛漆黑深沉,唇角微勾,眉眼间拢着一丝和平常截然不同的恶意的邪肆,“她有本事就来讨啊,讨不回去,就别指望我能放了她。”

    南乔朝他走了一步,季予南很高,即便是在欧美也算是遗世独立的那一种,她与他对视需要仰着头:“那些告你的证据在我手里,即便你找到时笙也没有用,你要想拿回去就冲我来。”

    时笙根本就没将证据给她,南乔甚至不知道都有些什么。

    时笙上次找她,是为了拿项链。

    她这么说,只是想让季予南将注意力转到她这里。

    季予南冷漠的眼神扫了眼她,将手中燃完的烟扔了出去,火星在空中急速下坠,直接落在湖面上,“那你就好好保管着,说不定哪天我心情不好,就找你强要回来了。”

    南乔的薄唇噙着冷笑,讽刺道:“意思是,你现在心情很好?”

    “沈南乔……”

    正在跟警察说话的莫北丞伸手将南乔拉到了他的另一侧,这才转过脸来看向盛怒的季予南,淡淡的眸光没有半点波动,却隐约带了些警告的意味,季予南菲薄的唇紧紧抿成一条线,将伸到半空中的手又放了下来:“别以为谁都跟莫北丞一样惯着你,我和时笙的事还轮不到你插手。”

    莫北丞拧眉,“我的女人我乐意惯着,你心情不好自己调整,跟个女人发什么火。”

    他看向还等着他回话的警察:“派人到五里外的下游继续捞,天亮以后再仔细找找附近有没有线索。天亮了,都回去换身衣服吃点东西再过来,有警察在,我们在这里干守着也作用不大。”

    “不用管我。”

    季予南没回头,只眯着眼睛冷声回了一句。

    莫北丞动了怒,“要不是怕你情绪激动一时想不开从这里跳下去摔死了,老子也不想管你,要不去酒店洗澡换身衣服,要不我让他们立刻撤了,要找你自己下河找去。”

    季予南阖上眸,“你他妈怎么这么烦。”

    这要是在美国,他要说不准撤就没人敢撤,但他妈在国内,他也就比普通人多点钱。

    “你站在这里盯着她就能冒出来了?说不定你一走她就冒出来了,你不知道自己遭女人讨厌啊?”

    季予南面无表情的从他们身侧走过去,径直走到路边停着的一辆车旁,掏出车钥匙摁了几下。

    也不管车钥匙进了水立刻使用会不会短路报废。

    季予南走后,莫北丞牵起南乔已经冻了冰冷的手,“先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不用了,我在这儿看着,你回去吧。”

    她不走不是和莫北丞赌气,也不是矫情的非要穿着个睡衣在这儿守着,莫北丞说的没错,他们站在这儿时笙也不会因此就突然出现,打捞也不是他们在做。

    她只是想的,如果时笙没事,而且就在这附近,见季予南和莫北丞都走了,她一定会想办法跟她联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