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03章 不都是她决定好的吗

    莫北丞深深的看着她,足足有十秒钟才将手松开,淡淡的问:“走还是不走?”

    “我等一下去木子……啊……”

    ‘木子’的名字刚出口,话还没完,男人便直接弯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突然的失重让南乔下意识的揽紧了他的脖子。

    莫北丞抱着她往车子的方向走,路过木子时,他问:“你怎么回去?”

    木子原本正担心的盯着南乔,没想到莫北丞会突然开口跟她说话,愣了一下答道:“我……打车。”

    “上车,送你。”

    木子不知道南乔和莫北丞吵架了,又见南乔穿的这么单薄,忙摆手道:“不用了,你先带南乔回去吧,这儿我守着,万一有什么突发状况也好及时联系。”

    她看了眼在莫北丞怀里挣扎的南乔,她现在最担心的其实是南乔,她是先认识南乔再通过南乔认识的时笙,南乔心理上又有很大的隐患,在情感上自然会多偏袒一些。她和时笙虽然处的时间不长,但也是闺蜜,平时也经常聊天。

    她了解时笙,不会打没把握的仗,没找到尸体,她更愿意相信,她是趁着他们注意力都集中在捞车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

    “南乔,没事的,我在这儿守着,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你,你昨晚也一夜没睡,回去洗个澡睡一觉换身衣服再想下一步,时笙最担心的最放不下的就是你了。”

    这是实话,前两天时笙给她打过一通电话。

    她让她好好照顾南乔。

    看着她,守着她,别让她的情绪又钻了牛角尖。

    但这些听起来像交代身后事的话她不打算给南乔说,其实也隐隐担心自己会不会预想错了,时笙是真的被逼的走投无路,全然没有办法了,才破罐子破摔听天由命。

    南乔颔首,“恩。”

    木子说要守在这里,莫北丞自然也不勉强。

    他抱着南乔不好开车门,低头看着女人气鼓鼓的脸说道:“车钥匙在外套的包里,开车门。”

    南乔:“你放我下来。”

    女人的通病都喜欢男人软声软气的哄,结果莫北丞倒好,根本不问她的意见直接将她抱着走了。

    时笙现在生死未卜,她对莫北丞多少有些怨怼,如果不是他,时笙不会这么急的走,如果他没有通知季予南,时笙也不会因为车子超速失控坠河。

    莫北丞撩起唇淡淡的笑,一条腿抬高,膝盖抵着窗玻璃,托着她的身体腾出一只手去外套包里摸车钥匙。

    开门将南乔塞进去,又俯身给她系上安全带。

    这里离浅水湾挺远,来回要一个多小时,还是不堵车的情况下。

    “就在附近找家酒店吧,洗个澡换身衣服,不用来回折腾。”

    “衣服呢?”

    “去商场买一套。”她现在真的没什么心情洗澡换衣服,只想以最快的速度将事情办完然后过来。

    莫北丞将带有腕表的手凑过去,“你告诉我,现在这个点有哪家商场开着门的?”

    商场一般九点开门,现在才六点。

    “哦。”

    她抬手摸了摸额头,估计是感冒了头疼的厉害,但温度和平常无异,并没有发烧,可能只是没睡好。

    男人见她摸额头,也伸手过去贴了贴,感觉温度并不异常才放松了紧绷的脸,启动车驶出停车位:“洗完澡睡一觉再过来。”

    “我没事。”

    时笙没有消息,她根本睡不着。

    莫北丞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钳住她的下巴俯首凑了过去,含住她的唇。

    南乔:“……”

    她推开莫北丞,精致的脸蛋儿紧绷得厉害,严肃的说道:“你疯了?”

    幸好这个点车少,视线转开几秒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莫北丞哑声说道,“你睡觉,这里我来替你看着,我在,即便没有线索那些人也不会轻易撤了,你在就难说了。”

    南乔正想开口,男人又接着说道:“这里是临江,沈家的手还没办法完全伸过来,你这个沈家大小姐的头衔除了让人家觉得你有钱之外,起不了丝毫的威慑作用。”

    南乔:“……”

    莫北丞最后还是选了家附近的酒店,南乔肯定不会乖乖的听话躺在床上睡觉,与其来回折腾在这种小事上闹别扭,不如让她离近一些。

    两个人出来的急,都没带身份证,莫北丞还好,至少有本驾驶证,南乔完全是三无人员,又见他们穿成这样,服务员更不敢开房给他们了。

    最后还是莫北丞打电话让人处理的。

    南乔先去洗澡,她本来不觉得冷,在车上吹了一会儿空调,身子回暖,下车进酒店那一段路才觉得冻得够呛。

    之前不是不冷,是冷麻木了。

    她洗完澡出来,章助理已经将衣服送过来了,里里外外,除了睡衣的款式不熟悉外,其他都是她的衣服。

    是她放在莫北丞办公室的衣服。

    洗完澡、换了衣服。

    南乔不想在酒店里睡觉,莫北丞没办法,强逼着她喝了一碗粥之后就由着她了。

    季予南也在,换了身衣服,正靠着栏杆抽烟,一晚没睡,刚毅的脸上透着几分憔悴的苍白,显得眼睑下的青色更浓!

    看到莫北丞,他抬了下眼睑算是打招呼。

    现在是晨练时间,河边就是一个公园,这会儿河岸边围了不少群众。

    木子看到和莫北丞一起过来的南乔,皱眉道:“不是让你睡一觉再过来吗?你瞧你这脸色多难看,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你去上班吧,这里我看着就行了。”

    “我请假了。”

    打捞了一天,时笙还是没有消息。

    她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周围也没什么明显的线索。

    眼看着天色渐暗,领头的警察不得不再次跟莫北丞提出撤走的事:“三少,您也看到了,现在这种情况即便再搜救下去意义也不大,超过12个小时就已经过了最佳营救时间了,现在已经接近十五个小时了。”他看了眼莫北丞面无表情的脸,整理了下措辞,“我们会将时小姐归于失踪人口,后期进一步的跟踪调查。”

    莫北丞微微拧眉,转头去看身侧的季予南,这事,还得问他的意思。

    不管怎样,在法律上他是时笙的丈夫。

    年轻俊美的男人,看似平静的眼眸里却仿佛藏着无数涌动的暗流,显得格外的幽深,一眼看不到底。

    莫北丞问:“你怎么决定?”

    季予南就站在一侧,显然也听到了,但他没有说话,似乎也没有要说话的打算。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金属的打火机,一点点的收紧,关节明显泛白。

    静默了几秒,才淡淡的出声,“我能怎么决定?不都是她决定好的吗?开始到结束,我什么时候又有过能决定的时候?”

    说完,他直接转身走了。

    解锁时,季予南狠踹了一脚车轮,才拉开门坐进去。

    那个警察还在等着莫北丞回话,他不开口,他们也不敢撤,即便都知道希望渺茫。

    “行了,先撤吧。”

    “不能撤。”

    南乔低哑的声音里带着少有的慌乱。

    似乎他们撤了,时笙就真的半点希望也没了,但她也知道,即便不撤,也不会有任何结果。

    不过是拖着一群人做无用功而已。

    领头的警察原本听到莫北丞的话松了一口气,这会儿又拧起来了,一脸为难。

    他这一天的注意力都在打捞队身上,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细微的细节,但并不代表他完全两耳不闻窗外事。

    莫北丞从始至终都紧扣着沈南乔的手,中途还吩咐人去买了热茶和蛋糕,看袋子上的logo,都不是附近能买到的。

    当然,他一个粗人对蛋糕的牌子是不了解的。

    还是手下一个交了女朋友的人惊叹了一句:这家蛋糕离这最近的店都要半个小时的车程,他才知道这东西这么折腾。

    如今沈南乔说不能撤,那估计是撤不了了。

    “三少夫人,我知道时小姐是您朋友,您现在心里不好受,但是您也看到了,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半点线索都没有,如果有希望,我们谁都不愿意放弃。”

    南乔的神情看上去有几分恍惚。

    没说撤,还是不撤。

    莫北丞锋锐冷漠的目光扫向那人,那人原本还要再劝,顿时噤了声。

    “既然我太太说不撤,那就继续。”莫北丞的音调没有起伏,却给人一种不可抗拒的压迫感,“没地方找,那就掘地三尺,将下面的泥一并给我起了。”

    那人没法,只好命令手下的人继续捞。

    心里却在想,被人传得神乎其神的莫三少居然是个宠妻狂魔。

    又打捞了一个小时左右,人没找着,泥倒起了不少。

    “南乔。”木子本打算过来劝她几句,刚开口就听见南乔说:“别捞了,撤吧,大家辛苦了。”

    说完,她没再看桥下忙碌的人,直接转身走了。

    她的脚步很快,背脊绷得笔直。

    即便是站在她身边的莫北丞都没反应过来,人就已经在他几步远的距离了。

    木子急忙跟上去。

    心里对季予南那个渣男更是怨恨加愤怒,恨不得拿刀直接劈了他。

    时笙是他的妻子,他居然什么都不说直接就走了。

    让南乔来做这个决定无疑是残忍的,如果以后时笙没事还好,如果她真的死了,便会让南乔觉得是她同意撤退才害了时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