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04章 不哭怎么知道难受

    “南乔,”木子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眼睛也是紧紧的盯着她,“不要想太多,时笙现在没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如果实在心里难受,你给唯安打电话。”

    这种事,以她的口才和能力是肯定劝不住的。

    唯安是心理医生,更能从专业的角度去开导她。

    她宁愿南乔像当初陆焰去世一样在她面前歇斯底里的哭一场,而不是像现在,整个人都像根绷紧了的弦,她甚至不敢用力,生怕一不小心就弄断了。

    这次南乔要再折了,估计就拼不回来了。

    “我没事,”南乔除了声音沙哑外完全听不出半点的情绪波动,视线看着前方,连木子攥她的手都没有让她垂眸看一眼,“我想回去睡一觉,有点困。”

    如果昨晚那半个小时不到还被噩梦惊醒的短暂睡眠不算,她已经快两天一夜没睡过觉了。

    所以此时,她要闭上眼睛睡一觉,她应该要闭上眼睛睡一觉。

    木子现在哪放心让她一个人,虽然有莫北丞在,但女人的心思男人怎么会懂。

    再说了,莫北丞还是个当兵的。

    她就没听说过当兵的会花言巧语的哄人。

    所以,将南乔交给莫北丞,她不放心。

    “我昨晚也一夜没睡,这里打车不方便,我们方向相反,送也折腾,去你那里吧。”

    南乔知道木子这么说只是怕她一个人多想,但她现在确实只是想躺下睡一觉,没有其他任何想法。

    但木子也是一片好心。

    “好。”

    回到浅水湾,南乔本来要直接上楼睡觉,被莫北丞攥了住手臂,“吃了饭再上去。”

    南乔今天一天没吃过东西,只喝了两口牛奶,还是被他强迫着喝的。

    “我没胃口,”她的嗓音很低,有点模糊:“我有点困,想先去睡一觉。”

    南乔有没有撒谎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何况,她本来睡眠就很不好,平时一点风吹草动便能惊醒,现在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她怎么可能睡得着。

    男人一双黑眸眯了眯,语气重了几分,“桂姐熬了粥,喝点再上去。”

    南乔是背对着他的,莫北丞看不见她的脸,自然也不知道她现在什么表情。

    “我不吃,”南乔失控的甩开他的手,下意识的转过脸要看他,转到一半又垂下了。

    从昨晚开始,她所有的神经都是紧紧绷着的,莫北丞这一跩,让她堆积的情绪瞬间爆发出来,整个人绷得笔直,像只炸毛的猫儿一般。

    她的身体在小幅度的轻微颤抖。

    从莫北丞的视角,只能看到她抿紧的唇和一侧卷翘的睫毛。

    男人的下巴绷得紧紧地,不发一言的紧盯着她。

    南乔咬唇,嫣红的唇瓣上被她咬出了一排细白的牙印,声音也软下来了,“对不起,我……我暂时不想吃东西,我想上去睡一下。三哥,你让我上去睡一觉。”

    莫北丞知道时笙现在下落不明她心里肯定很难受,他耐着性子,“我让桂姐给你温着,睡醒了下来吃饭。”

    南乔敷衍的点了点头,没说话。

    莫北丞显然是不太满意她的态度,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看了几秒,在南乔迈出第二个步子时快步绕到了她面前,大手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

    黑发下,女人脸色苍白,眼睛通红通红的。

    像是在哭,又没有眼泪落下来,显得极为内敛和压抑。

    莫北丞的心像是被猫儿的爪子狠狠挠了一下,撕扯成了一条一条的,鲜血淋漓,痛得他整个人都紧缩了一下。

    这种感觉——

    很陌生,也并不陌生。

    之前和南乔吵架的时候也有过,但并不明显,而且被愤怒掩盖几乎没什么深刻的感受。

    这次很清晰,不容忽视。

    他以前以为排除心脏病变的心痛都是恋爱中的男女矫情臆想出来的,章助理在部队时曾做过他的警卫员,有段时间被女人甩了,章助理跟他形容的是心痛的像是被只大手狠狠的攥着,喘气都痛,他嗤之以鼻,罚了他做两个小时的俯卧撑,跑了大半个晚上的步。

    后来便再没听他喊过心疼。

    现在换了自己,才知道还真会觉得心痛。

    南乔像惊弓之鸟一般转开头,头发遮住了她大半张脸,也遮住了她红红的眼眶:“我上楼了。”

    莫北丞伸手将女人揽过来,手掌压着她的后脑勺,将她的脑袋摁贴在自己的胸口,“你不哭别人怎么知道你难受?”

    他的安慰方式简单粗暴,而且强硬。

    南乔的鼻子撞在他坚实硬朗的胸膛上,酸的难受。

    但她还是哭不出来。

    莫北丞盯着她苍白却仍然很精致的脸,俯身,狠狠的吻了下去。

    南乔:“……”

    木子:“……”

    幸好莫北丞只是嘴唇贴着嘴唇的印上去,并没有进一步的侵犯,才免于木子被迫围观一场辣眼睛的激情戏。

    “好好睡一觉,有事给我打电话。”

    “恩,”她点了点头,“那木子……”

    莫北丞:“我会安排。”

    木子感谢他们还记得她,没有彻底将她给忘了。

    莫北丞没有跟着南乔上楼,木子不放心的想跟上去,被莫北丞给拦住了。

    木子指着已经上了二楼的南乔,焦急的问:“她一个人上去,你放心吗?”

    莫北丞看了她一眼,淡淡的开腔,“她不会自杀。”

    他吩咐桂姐,“给木子小姐准备房间。”

    木子:“……”

    ……

    南乔拧开主卧室的门,握在门把上手不受控制的蜷了蜷。

    房间里到处都充斥着莫北丞的气息,像慢慢转动的砂轮,一点一点的磨着她紧绷的神经。

    她避不开,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彻底断掉。

    南乔垂下手,避如蛇蝎般急退了几步,快速进了一旁的另一间客房。

    也没洗澡,甚至只将外套脱了便爬上了床睡觉。

    被子有股被阳光晒后的干燥味道,纯净,自然。

    除此之外什么味道都没有。

    没有女人的香水味和脂粉味,也没有男人强势不容忽视的荷尔蒙味道。

    她闭上眼睛,头在枕头上蹭了蹭,寻了个舒服的姿势。

    ……

    莫北丞今天一天没去公司,也没有打过电话安排事情,中途章助理打了两个,但都被他摁了。

    他去书房处理些紧要事情,顺便将后面几天手上的工作都转给了乔瑾槐,出来后已经快十一点了。

    客厅里亮着灯,只有桂姐在。

    莫北丞问:“太太吃饭没有?”

    “还没有,太太上去就没下来过。”

    他拧眉,习惯性的抬手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热一热,送一份上来。”

    主卧的门没关,里面没开灯,漆黑的一片。

    莫北丞推门走进去。

    他没开灯,怕会吵醒南乔,拧着眉借着从外面投射进来的一点点光线走到床边——

    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半点儿睡过的痕迹都没有。

    莫北丞拧开灯,床上没人、沙发上也没人,甚至洗手间他也看了,没人。

    他的脸色骤然沉下来,转身出去,正好撞上送餐上来的桂姐,他的语气又重又冷,“太太下去过没有?”

    “没有,知道太太没吃饭,我一直在楼下呢,半步都没有走开。”桂姐也是慌了,探着脑袋往房间里看:“太太不见了吗?”

    “木子呢?”

    桂姐腾出一只手来给莫北丞指方向:“在客房,吃了饭就上去了,也一直没下来过。”

    男人面无表情的朝着她手指的方向走去,怒气很重,让桂姐都忍不住捏了把汗。

    木子住的房间离主卧不远。

    莫北丞双腿修长,步伐大且快,没跨两步就到了。

    他抬脚就要踹门,突然想到这里不是部队,木子又是个女人,他直接闯进去不太方便。

    耐着性子敲了敲门,没人应,等了几秒又敲了敲。

    他自认为是用了劲的,只要没死都应该听见了。

    但还是没人应。

    “拿钥匙。”

    “哦哦,”桂姐急忙下去拿钥匙,太太不见了,木子小姐也个声音,她也以为是出了什么事,一路跑的飞快,连粥洒了都顾不上。

    桂姐拿了钥匙上来,“先生,钥匙。”

    莫北丞接过来,迅速开了门。

    他对木子就没有那么好的耐心和风度了,推开门的第一时间就是去摁墙上的灯的开关。

    眼前一亮——

    莫北丞下意识的闭了闭眼睛。

    床上,裹着被子睡得正沉的木子被这乍起的亮光照的眼前一片透亮,她睁开眼睛,又很快闭上,适应了几秒才又睁开。

    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男人。

    他一身戾气,身高体长,存在感不用刷也是十足的爆棚。

    木子猛的从床上坐起来,“莫北丞,你有病啊,半夜三更的跟个鬼一样站在那里是干嘛?”

    现在天气冷,这儿又没有睡衣给她穿,她便只脱了外套。

    不用惊慌失措的捂胸拉被子。

    莫北丞看出她的想法,嘲讽的冷笑一声,“我进来之前敲过门,进来之后第一时间开的灯,是你自己……警觉性太低,怪不得别人。”

    他其实是想说她蠢,但想了想,毕竟是南乔的朋友,还是该委婉的留点面子。

    木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