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06章 站好写保证书

    莫北丞端着面上楼,南乔已经睡着了。

    是真的睡着了。

    他开门的时候习惯性的放轻了声音,没吵醒她。

    莫北丞原地犹豫了几秒,决定不吵她,等她睡醒了再重新煮。

    南乔一天没吃饭,他也跟着一天没吃了,一回来又进书房处理公司的事,后来一直折腾到现在。

    之前还不觉得饿,这会儿闻着香味,才发现已经饿的隐隐有些胃疼了!

    吃完面。

    莫北丞站起来走到落地窗边,从一旁的边柜抽屉里摸出一包烟,捏出一支含住,低头点燃。

    橘色的火光将他的脸映得半明半暗。

    面是给南乔煮的,分量只够一个女人吃,他有点意犹未尽,但不想折腾了。

    暖色光晕下,男人欣长的背影显出一种平日里少见的孤寂落寞。

    烟抽到一半,他拿出手机给季予南打电话。

    下午离开后就没了消息,也不知道是回美国了还是还在临江。

    他现在,最担心的是他。

    一个熬了三十年才破处的老处男,好不容易找个女人,能谈个有情有性的爱,结果还让他逼得坠河了。

    想想,对方宁愿坠河也不跟着他,这对一个从小顺风顺水富三代男人而言,是多么受打击的一件事。

    想不开也在情理之中。

    听筒里传来机械的女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莫北丞拧眉,转而拨了别墅的座机号。

    通了,没人接。

    一支烟抽完,莫北丞将烟蒂掐灭扔进垃圾桶,他本来不打算洗澡,但身上烟味太浓,从会客厅回客房时路过主卧,便去简单冲了一下,还用漱口水漱了口。

    没找到季予南,他虽然担心,但也没急在一时让人去寻人。

    一个大男人,就算遇到点什么挫折也不至于寻死觅活,他那身手,即便是心情不好惹是生非,也不至于轻轻松松让人给废了。

    回了房间。

    他先绕到南乔那一侧关了台灯,才借着手机屏幕的光绕回来,掀开被子躺进去。

    怕身上太凉惊醒她,莫北丞洗澡时特意调高了水温,这会儿身上滚烫,正好将女人即便睡了这么久都还带着一丝凉意的身体抱进怀里。

    折腾了两天,他也累了。

    躺下后没几分钟便睡着了。

    睡到半夜,莫北丞下意识的要将女人揽紧些,结果揽了个空。

    他顿时从深度睡眠中清醒过来,睁开眼睛,沈南乔原本躺的位置已经没人了。

    一摸,已经变得冰凉了。

    “南乔?”

    他坐起来。

    虽然知道她没走,但还是忍不住心里一紧,时笙的事,虽然他们都没说,但没确定她还平安之前,始终是他们之间的一个结。

    视线在房间里环顾了一圈,确定没人后,急忙穿上鞋出了房间。

    他没有听到引擎声,人肯定还在别墅里。

    不过,担心只是短暂的,不需要他大费周章的让人去找,便听到从书房旁的会客厅传出的声音了。

    是南乔的。

    隔得太远,女人的声音又压的很小,并不能听清话里的内容。

    莫北丞出来的急,连鞋子都没顾得上穿,此时是赤脚踩在地毯上的。

    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醇厚酒香。

    是他放在酒柜最下层的那瓶82年的大拉菲。

    倒不是因为他对酒有多深入的研究,以至于到了闻香识酒的地步,而是这种酒他平时喝的多,久而久之便能闻出味儿了。

    会客厅里。

    两个女人以一种自然松散的姿势盘腿坐在沙发上,都有点喝醉了,身子不稳的东摇西晃。

    莫北丞的视线落到只穿了件睡衣的南乔身上,眉头皱紧,沉着脸走了过去——

    两个女人都醉的不轻,感官意识全都不在状态,根本没发现莫北丞,直到感觉一道阴影从头上压下来,才抬头去看。

    男人站的位置完全逆光。

    南乔眯着眼睛仔细盯着他的脸看了好几秒,才懒懒的笑开,“三哥。”

    莫北丞原本是想狠狠呵斥她一顿的,身体不好还不注意,室内虽然开了空调,但南乔这睡衣也是极薄的夏款。

    对上这副模样的她,莫北丞顿时说不出什么过于严厉的话了,抿着唇沉默了几秒,拉着她的手将她从沙发上拽起来。

    女人的手很凉,身体也是凉的,只有脸颊是滚烫的,大概是喝了酒的原因。

    莫北丞的视线看向一旁的木子,黑着脸毫不客气的道:“她身体不好你不知道?还让她穿着这么薄的睡衣坐在这儿喝酒?”

    木子:“……”

    她虽然喝醉了,但脑子还是能正常思考的,知道自己被莫北丞给嫌弃了,因为带着南乔喝酒没有想到她身体不好,需要穿件厚衣服。

    她被吼得很无辜。

    南乔是身体不好,她忘了提醒她穿件厚衣服也是她的疏忽,但是凭什么被莫北丞给吼一顿啊。

    他是她的丈夫,她还是她的闺蜜呢。

    “南乔是你妻子,看护不好是你的责任,你……”

    她喝多了,舌头有点打结,一句话说的吞吞吐吐,还吐字不清。

    话没说完,莫北丞已经弯腰将南乔打横抱了起来,彻彻底底完完全全将木子忽略了。

    木子:“……”

    她想扔个靠枕掷死这男人。

    太恶劣了。

    她趴在沙发上,看着他的背影懒洋洋的调侃:“你就不好奇南乔跟我说了什么?”

    莫北丞脚步一顿,沉吟了几秒:“她既然已经做了决定,我知不知道有用吗?”

    沈南乔的性格,不是那种被哄两句便能改变主意的小女生,如果不是深思熟虑确定后的想法,她不会说出口,即便是对着木子。

    木子:“……”

    这性格,果真是讨厌死了。

    ……

    莫北丞抱着南乔回房。

    女人原本还温顺的趴在他怀里,走了没几步便开始扯着他的睡袍领子嘤嘤的啜泣,没有眼泪,只有声音。

    南乔的脸在他胸口蹭来蹭去,扒拉着他的衣服喃喃:“你别动,我难受。”

    莫北丞:“……”

    他被她闹得整个人都快炸了,“你给我闭嘴,别动。”

    抱个醉酒不安分的成年女人远没有那么玛丽苏的浪漫,他生怕她一时动作太大掉下去了。

    “我难受。”

    南乔开始咬他,不分位置,哪儿合适哪儿咬。

    也没用力,就是小孩子磨牙式的咬法。

    莫北丞让她折磨的头皮都紧了紧,停下脚步,垂眸看着她,“你难过什么?”

    要不是走道上有监控,身后会客厅里木子还在,他真怕自己忍不住在走道上将她给办了。

    南乔拧眉,一脸的难受劲儿,她难受,她便咬他。

    在莫北丞胸腔里那股蠢蠢欲动的暴躁完全升起时,她终于松了口说道:“我想吐,酒喝多了。”

    莫北丞:“……”

    他将她放下来,手臂却还稳稳的支撑着她,“能走?”

    南乔摇头。

    莫北丞:“……”

    他抬手重重的摁了下眉心,“那就给我乖一点,别动,被闹,别咬我,要不然你就在走道上睡一晚。”

    女人的脸蛋被酒气薰得嫣红,尤显得那双眼睛格外的黑白分明,她盯着他,扁了扁嘴:“疼。”

    一听她喊疼,莫北丞以为是自己刚才力气用的太大伤了她,又是心疼又是心软的问道:“哪里疼?”

    南乔指了指自己的锁骨,又开始扒拉自己的睡袍,给她看更深处的位置,上面有几处吻痕,还有浅浅的牙印,那是他之前咬的,“这儿,疼,我遇到变态了,他咬我,还对我动粗。”

    莫北丞绷着脸,捏着她的下颚往上抬了抬,“沈南乔,你是真喝醉了,还是装的?恩?”

    “疼。”

    女人的眉都拧紧了,似乎真的疼的厉害。

    莫北丞急忙松手,他根本没用多大的力气。

    南乔被他拽着一只手臂,根本没办法站得稳稳的,莫北丞失去耐心,弯腰将踉踉跄跄的女人抱起来,大步进了房间。

    他刚才出来时没关房门,直接踹开进去了。

    莫北丞没有将南乔放到床上,而是放在墙角边,摁着她的肩让她贴墙站:“站好。”

    南乔委委屈屈的看着他,虽然她醉了,但还是知道这是犯了错被罚站了。

    男人面无表情的盯着她:“下次还喝酒吗?”

    南乔的酒品,实在称不上好。

    也就比那些醉了趴在公路绿化带啃草的要好一点。

    上次醉了也闹得不行。

    南乔眼眶红红的,也不知是因为喝了酒还是真的觉得委屈,嘟嘟囔囔的道:“莫北丞你这个混蛋,喝你一瓶酒还让我罚站,小气鬼,难怪这么多年陈白沫都不愿意跟你结婚。”

    莫北丞:“……”

    他楞了一下之后怒极反笑,“我要是跟她结婚了,还有你什么事?恩?”

    “所以你饥渴了近三十年,吃了次肉就把初恋给甩了。”

    莫北丞唇角的弧度顿时收敛,脸色极其难看的盯着她,厉声道:“给我站好,知道错了才能去睡觉,明天写份保证书给我,下次不准再喝酒。”

    南乔:“……”

    莫北丞松开她,整理了一下衣服出了房间。

    ……

    南乔被莫北丞抱着回了房间,木子在会客厅坐了一会儿,顺便将最后一点酒也喝了。

    她没有男人抱,只能自己摸着墙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