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07章 不离婚

    木子刚出门就看到站在门口的莫北丞。

    他一身黑色睡衣,头发也是黑的,站在光线照不到的阴影中,整个人都透着阴郁的冷感,让人不寒而栗。

    木子即便脑子还有点糊,反应跟不上,但也被这突然的暗影给吓了一大跳,“你能不能换个明亮的地方站着啊?”

    她差点都吓死了。

    莫北丞拧眉,压下想将她扔出去的冲动,耐着性子问:“她跟你说了什么?”

    木子挑眉,拉长了声调问:“不是没兴趣吗?”

    她没南乔醉得厉害,还能稳稳的站着,只是有点头晕。

    男人站在阴影中,不温不火的瞧了她一眼,没说话,转身走了。

    但木子觉得,这男人估计是去叫保镖来把她扔出去了。

    “她说,她不会离婚。”

    莫北丞顿了顿脚步。

    木子或许不知道这五个字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

    南乔也不知道。

    是他爱的女人终于在这段不是因为爱开始的婚姻里给了回应,让他一直忐忑焦躁的心有了皈依。

    她是为了报复陈白沫才跟他结婚的,如今,她已经放下过往,虽然不想承认,但又不得不承认,他介意她沉浸过去,却又隐隐的害怕她从过去走出来。

    一段没有爱,又连目的都没了的婚姻,如何维持。

    莫北丞回到房间,满心激越在看到空无一人的房间后顿时沉寂了,他阴鸷着脸,面沉如水,“沈南乔。”

    床上没人,他罚她站立的那个墙角也没人。

    客房没主卧大,也没什么遮挡物,一眼就能看清。

    今天一晚上就找了她两次,简直想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莫北丞去了洗手间找,没人,又找了沙发后面,还是没人。

    他刚从会客室那边过来没瞧见她,所以,大概估计可能是酒醒了,去木子房间找木子了。

    还真是半点都不安分。

    他的一张脸简直快要沉的渗出水来了,刚准备出门去找,视线往下一瞥,就看到南乔的睡袍下摆了。

    她的睡袍是白色的,在深灰色的地毯上很显眼。

    莫北丞:“……”

    他走过去,蹲下,就看到缩在茶几下,双手合十枕在脸下睡的正熟的女人。

    茶几不是哪种整个落地的款,而是只有四个角落地,中间有很大的空位。

    并不是十足隐秘的位置。

    只不过她身材娇小,莫北丞的注意力又完全没在那个地方,所以才没看到。

    他的眉柠成麻花一般,盯着她被长发掩住大半的嫣红脸颊,半晌,无奈的吐出一句话来:“沈南乔,你属狗的吗?”

    刚才咬他,现在又钻桌子底下睡。

    南乔自然不可能回答他。

    莫北丞看了一阵,见南乔真的没有自己钻出来的打算,便伸手将她从茶几下抱出来,她喝醉了不挑,说不定真能在这里睡一晚,但他总是于心不忍的。

    想想,跟个醉鬼计较,气的也是他自己。

    南乔的身子纤细柔软,穿着真丝的睡衣,莫北丞抱着她,只觉得像是抱了只毛茸茸的猫儿,柔软的不可思议。

    她喝酒之前应该是洗过澡了,淡淡的酒香混着沐浴乳和洗发水的幽香。

    “真该就把你放这儿睡。”

    “你滚,”南乔睁开眼睛,伸手就拍在他脸上,“我不罚站。”

    这巴掌没什么力道。

    就是擦着他的脸滑下来的。

    莫北丞:“……”

    感情还惦记着这事呢。

    他抱着她坐到沙发上,板着脸训斥,“那下次还喝酒吗?”

    南乔盯着他看了几秒,眼睛一闭,又睡着了。

    莫北丞:“……”

    女人缩在他怀里,似乎嫌弃他抱的姿势不对,让她睡得不舒服,还不满的用额头蹭了蹭他的手。

    莫北丞垂眸看着怀里的女人,他今晚本来不打算碰她,即便是刚才发脾气剥光了她全身衣服都只是想发泄一下心里的不满,没打算真的碰她。

    时笙刚出了事,现在还不知生死,不适合做这种事。

    但温香软玉在怀,还是他喜欢的女人,又难得这么柔顺任人揉捏,难免心猿意马控制不住。

    男人俯身,俊美的脸凑过去,低沉的嗓音性感而蛊惑,很撩人,“南乔,可不可以?”

    南乔睡着了,自然是没有回答他。

    莫北丞等了几秒,自顾道:“不说我就当你默许了,恩?”

    他感觉自己都要被憋爆炸了,本来就次数不多,再来个突发情况不想做不能做,一个月也没几次。

    估计除了乔瑾槐那个被刺激得有了心里阴影,这么多年没碰过女人的男人,没哪个比他还憋屈的。

    莫北丞吻着她的唇,又辗转到了耳后,再轻轻的舔弄她的耳垂。

    吻了会儿,怀里的女人除了觉得他打扰到她睡觉不满意的哼了两声,基本没什么其他动作。

    更别提回应他了。

    男人在这方面都有强势的掌控欲,没得到想要的回应,他便可劲儿的弄她。

    捏着她的鼻子,亲吻她的唇。

    南乔被他逼得没办法呼吸,不得已睁开眼睛,眉头拧得像是团麻花,不满的抱怨,“莫北丞,我困死了。”

    “恩,”男人从喉咙里溢出一声低吟,抱着她,将她整个人压在了沙发上,“你睡你的,我做我的。”

    南乔:“……”

    她脑子里乱糟糟的,将他的话连续过了即便才明白意思,她抬脚踹他:“不要,你下去。”

    这种时候他怎么停的下来,一边揉着她,吻着她,一边低声安抚她,“不会太久,只几下就出来。”

    她穿的是开襟睡袍,几乎不用手扒就已经褪得差不多了。

    莫北丞盯着她,眼神像是一张网,紧紧的将她束缚着,让她连一点躲避的空间都没有。

    南乔的眉头拧得紧紧的,“床上去。”

    这种时候,莫北丞哪里还会跟她计较这点折腾,从沙发上下来,没等南乔起身,便弯腰将她打横抱起。

    莫北丞半跪在床边,抚摸着她绯红的脸颊,低语道:“南乔,谢谢你。”

    南乔完全不明白他为什么谢她。

    清醒的时候估计都想不明白,更别说她现在醉到只能勉强听清话认清人的地步了。

    这种时候,难道不是应该说’我爱你‘’我想你‘之类的狗血烂熟又讨女人喜欢的话吗。

    “你为什么谢我?”

    清醒的时候她大概不会问,但她现在醉了,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想法。

    想不明白,就问了。

    莫北丞:“……”

    自然是谢她那句‘不离婚’,但他不打算告诉她。

    男人沉重的身体压在了她的身上,重重的吻上了她的唇上。

    “咝。”

    莫北丞停住动作,用指腹拭了拭唇上被咬的那一处——

    指腹上沾了淡淡的红色。

    流血了。

    “你咬我干嘛?”

    男人的嗓音透着情欲未散的沙哑,粗重的喘息声吹拂在她的侧脸。

    “你还没说,你为什么说谢谢我。”

    莫北丞:“……”

    他想捏死她。

    他耐着性子,亲吻她的额头,低哑的声音从男人喉咙里溢出:“我们等一下再讨论,好不好,恩?”

    南乔别开头,“不好。”

    “……”他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压下心里野兽般肆意冲撞的念头,“谢谢你说不离婚。”

    南乔歪着脑袋看着他,半晌没说话。

    男人低头,额头挨着她的额头,单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将她的脑袋强行扳正,不准她躲避。

    粗噶的声音里带着浓重的隐忍,“我忍不了了,给我,恩?”

    南乔还是没说话,他便以为她默许了,又俯身去吻她的唇。

    “骗子,”南乔抬手推他,莫北丞没有防备,直接被她推开了,“你跟陈白沫在一起,这种时候也说谢谢?”

    “不是,”他刚说了两个字,顿觉得这话不对,一抬头,果然见南乔正瞪着他。

    他擦了把额头上不知是急出来的,还是被南乔气出来的汗,抬高声音:“不是,我跟她没有这种时候。”

    有次从部队回来,太晚不想回莫家,跟她在酒店开房都是盖着被子纯睡觉的那种,哪会有这种差枪走火的情况。

    果然不能让现女友知道前女友的存在。

    再冷静淡漠的女人,其实心里都介意。

    妈的,他是真的冤枉。

    本来安安静静的做个爱,现在变成了解释跟前女友发展的哪一步了。

    “我跟陈白沫什么都没有,就亲了几次,而且都是清教徒式的。”

    南乔翻身,“我要睡觉。”

    莫北丞:“……”

    他将女人捞过来,“你能不能讲点道理?这都多久的陈年老醋了,你还跟我计较。”

    “除了那些,你现在也没什么醋能让我吃了。”她说的理直气壮。

    莫北丞失笑,“你是在怪我没找两个红粉知己,没事在你面前秀秀恩爱?”

    滚。

    南乔睨着他,目光凉凉的。

    她解下莫北丞睡袍的腰带,翻身坐到他身上,将他两只手聚过头顶,用腰带缠了几圈,系好。

    莫北丞配合的由着她折腾,似笑非笑的道:“你打算干嘛?强来?”

    系好后,南乔又试了试结实程度,然后才弯腰在他唇上亲了一下,“好好反省,明天早上起来写检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