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15章 哪里痛切哪里

    莫北丞勾唇,笑容冷淡:“好。”

    季时亦吃了个瘪,不再多话,站起来走了。

    出了门,他一口怒气没法出,一脚踹翻了门口的不锈钢的垃圾桶,幸好地上铺了地毯,踹翻了声音也没多大。

    章助理等人走干净了才端着两杯咖啡进来,“莫董。”

    莫北丞也是心情不好,掀眸看了他一眼,冷着脸训斥,“人都走了你端进来干嘛?喂狗啊。”

    章助理:“……”

    这不是还有您在吗?

    莫北丞抬头扫了他一眼,颇有他要敢说出那句话,拿他当沙包练的架势。

    章助理不敢看他的脸色,闷声道:“我这不是看您脸色行事吗?”

    莫北丞冷笑,“我脸上还写字了?都写的什么啊?”

    “滚出去,别进来。”

    “……”

    还挺有眼力界儿的。

    章助理出去了,莫北丞从烟盒里捏了支烟,点燃,刚抽了一口就接到季予南的电话了。

    “三哥,不是我说你,多少给我家老头子留点面子,他那种人叱咤风云那么多年,骨子里就是一副全天下老子最牛逼的概念,你这么一膈应他,我差点没被他给骂死。”

    莫北丞‘恩’了一声,吐出一口烟,“他是长辈,我敬重他,但底线要表明,免得日后大家为难。”

    沈南乔就是他的底线。

    谁都不能碰。

    季予南龇牙,吐着烟圈懒懒的说道:“德行。”

    身后的房间里传来起哄声,他被他老子骂的时候正跟几个人打牌,被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后没心思打牌了,就跑到阳台上来给莫北丞打电话。

    他有些烦躁的将手机从左手换到右手,避开了里面的嘈杂。

    莫北丞:“你爸那边你劝着点,瞧他的样子,估计不会给时笙好果子吃。”

    季予南的眉目顿时冷了下来,房间里关着窗,开着空调,混着一股子呛人的烟味。

    再加上里面的人吵闹,他烦到了极点。

    转身,一把推开阳台和卧室的隔离门,“谁他妈再多说一句话就都给我滚。”

    “……”

    一室寂静。

    原本还闹得正嗨的一群人起身默默的撤了,都知道季予南最近的脾气阴晴不定,识趣地走了。

    季予南靠着阳台的扶栏,神态慵懒颓然至极,“我对她没兴趣。”

    莫北丞嗤笑,“没兴趣她坠河的时候你一脸生无可恋、要陪着跳下去的模样?”

    “滚。”

    季予南骂了一句,直接挂了电话。

    一支烟抽完,他又从烟盒里捏了一支出来,仰着头,静静的吐着烟圈。

    “时笙。”

    他几乎是咬着舌尖说出的这个名字。

    季予南闭上眸子,淡淡的呢喃了一句:“死了也好。”

    …………

    莫北丞挂了电话没多久就接到家里座机打来的电话,他习惯性的拧眉,“喂。”

    “先生,太太中午没吃饭。”

    桂姐给莫北丞打电话,头皮都快紧张的炸开了。

    她来的时间也不短了,但也能看出先生对太太极好。

    生怕他责怪自己没有照顾好太太。

    莫北丞握着电话,一双眸子黑得耀眼,薄唇抿紧,淡淡道:“她要饿,就让她饿着吧。”

    桂姐:“……”

    他一脸不耐烦的挂了电话,手撑着额头在办公椅上坐了一会儿,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出去了。

    经过乔瑾槐的办公室门口,正好见他从里面出来。

    乔瑾槐见他穿着厚外套,身边也没带秘书,一愣:“你要出去?”

    “恩。”莫北丞淡淡的应了一声,用舌尖顶了顶后槽牙。

    “你不是约了汇融国际的徐董打高尔夫吗?”他跟着他朝电梯方向走。

    “有事,回趟家,”他摁了往下的电梯键,倚着墙点了支烟,“浅水湾离高尔夫球场近,我一会儿直接过去。”

    乔瑾槐意味深长的骂了句粗,“这他妈上班才多久,你不会这点时间都忍不了,要回去来一炮吧?”

    外表看着再矜贵优雅的男人只要和男人凑在一起,荤话浑话少不了,莫北丞站直身体,淡淡的瞟了眼他平坦的西裤,“十五分钟能干嘛?你以为是你啊?”

    乔瑾槐:“卧槽,这个梗能不能过了?明明是那女的身材不好,让人看着没欲望,你他妈怎么都赖我。”

    “没欲望你追了那么久,追到了还跟捡了个宝贝似的。”电梯到了,莫北丞掐了烟站进去。

    乔瑾槐叹气,“苍天有眼,我却瞎了。”

    “你不是瞎了,是蠢,被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女生糊弄了两年,幸好你兄弟知道挑食。”

    那女生是转校生,当初乔瑾槐看上人家长了张清纯的脸,学生时期不流行送车子房子,他就每天鲜花、巧克力、零食成堆的送,弄得校长都知道了,找了好几次家长终于把这股火苗从明处压回了暗处。

    继毕业秒了后,又知道那女生在原来的学校换了无数任男朋友,打过几次胎,名声太臭,没办法才转到他们学校的。

    乔瑾槐深受打击,一怒之下出了国,读了硕士读博士。

    他冷哼,抬脚踹在合拢的电梯门上。

    ……

    莫北丞稳稳的停了车,开门走进去,桂姐还沉浸在他那句‘她要饿,就让她饿着’的决绝话里,见莫北丞突然回来,还有一两秒的反应不过来,呐呐的:“太太在楼上房间。”

    “恩。”

    他应了一声,直接上了楼。

    卧室门没锁,莫北丞推门进去,盯着床上凸起的那团,“长脾气了,还来上绝食这一套了,恩?”

    床上的人背对着他,压根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莫北丞眯眼看她半刻,走到她面前,弯腰平视她的眼睛。

    女人的脸小巧,一半埋在枕头里,另一半被发丝遮了一半,完全看不出脸上是什么表情。

    莫北丞的唇抿成直线,深黑的眼里似笑非笑,“需要吻一下才吃饭?”

    他很少说这样的话,也很少哄女人,语气里温柔的成分少,一本正经的像是在练兵。

    南乔将脸往枕头里埋了埋,依旧没说话。

    男人的五官在眼前骤然放大,距离拉进,气势逼人。

    清冽的气息缠绕在鼻端,南乔条件反射往后仰了仰。

    这样一来,她的脸就全部暴露了出来。

    莫北丞原本只是以为她生气不想理他,这会儿才看到南乔脸色惨白、了无生气,顿时有点慌了。

    眉头一皱,掌心贴着她的额头,温度正常,没有发烧。

    但她的样子看着比发烧还虚弱。

    “哪里不舒服?”

    南乔一个上午没说话,没喝水,这会儿嗓子都哑的说不出话来了。

    等缓过来这阵难受,莫北丞已经连人带被子整个将她抱了起来,“去医院。”

    “我没事,我……痛经。”

    之前也痛,但没这次厉害。

    估计是这段时间情绪不好,前几天在桥上光着一双腿又受了凉,才会这么严重。

    莫北丞:“……”

    他有一两秒的尴尬,但还是稳稳的抱着她,没有放下的打算,“你以前不痛。”

    南乔挺能忍,一般的疼痛程度基本不会表现在明面上,莫北丞接触的女人屈指可数,也没人告诉过他女人来那东西会痛,“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了,我等一下让桂姐给我熬杯红糖水就行了。”

    莫北丞在这方面完全不懂,南乔说什么,他便听什么。

    “真不用去医院?”

    “恩。”

    他将南乔放在床上,拉过被子给她仔细盖好,“你好好躺着,我下去跟桂姐说。”

    看着他匆匆离开的背影,南乔有些失神,连小腹刀绞般剧烈的疼痛也轻缓了不少。

    她闭着眼睛喃喃:“三哥……”

    ……

    莫北丞下楼,桂姐正在温饭菜。

    “桂姐,有红糖吗?”

    “有的,”桂姐打开冰箱,从里面取出一包红糖递给莫北丞。

    莫北丞在下楼的时候就已经百度过红糖水的做法了,接过来后,拆开放了半块在锅里,又加了水,拿勺子轻轻的搅拌。

    桂姐是过来人,一看就知道这是要煮红糖水,“先生,太太肚子疼吗?”

    “恩。”除了在南乔面前,他一向惜字如金。

    “加几片姜效果好些。”

    桂姐切了几片姜放进锅里。

    莫北丞的脸上柔和了些,“她好像痛得很严重,需要让医生来看看吗?”

    “不用,一般痛都是因为宫寒,太太可能是最近受凉了,心情也压抑,喝了红糖姜汤如果不行,就试试抱个热水袋。”

    “恩,”家里没有热水袋,他吩咐保镖出去买。

    接到这个任务的保镖内心是崩溃的,这和风煦煦的春天,居然让他去买热水袋。

    虽然桂姐说不用找医生,但莫北丞还是放心不下给言瑾之打了个电话,“女人每个月那几天痛怎么办?要不要吃药?”

    言瑾之更崩溃,他被他家老头子绑在椅子上连续看了一天的经济管理类型的书了,他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完全是懵逼的,接到莫北丞的电话,咬牙切齿的爆发了:“这是妇产科的事,跟老子一个胸外科的半根毛关系都没有,你要问我,我的意见就是直接切了,哪里痛切哪里,保证药到病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