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16章 你去干嘛了

    莫北丞静静的抽烟,等他一通脾气发完,才道:“你最好以后都没什么事需要给我打电话的。”

    言瑾之:“……”

    卧槽。

    不带这么威胁人的。

    他朝一旁站着的管家招了招手,“你快把绳子给我松开,我都要肌肉坏死了。”

    管家不为所动,“少爷,先生吩咐了,您要是背不完这本书这绳子就不能松。”

    “再这么绑下去老子都要萎缩了,我在打电话,你给我松开。”

    管家权当没有听到。

    言瑾之瞪了他一眼,软了态度跟莫北丞道:“三哥,你熬点红糖水给三嫂喝,再给她捂个热水袋试试,这段时间别让她碰冷的,刺激的食物也别吃了。如果实在痛得厉害就去医生那儿开点药,等完了再去做个详细检查好好调理,那个三哥,你看能不能跟我家老爷子……”

    他想让莫北丞在他家老爷子面前替他说说好话,能不能别绑着看书。

    这他妈下去迟早废了。

    话说到一半,莫北丞直接将电话挂了。

    言瑾之听着听筒里传出的嘟嘟声,愣了两秒爆了句粗,“真他妈日了狗了,翻脸无情也不带这样的。”

    门外传来一道冷哼声:“你脾气了?连狗都不放过。”

    言瑾之:“……”

    言瑾之的父亲言华庸从外面走进来,冷冷的瞥了眼他手上的手机:“给谁打电话。”

    “三哥。”他将手机扔在桌上,低头看书。

    言华庸脸色缓了缓,“你要是有北丞的一半好,老子死了也要笑醒了。”

    “您还是好好躺着吧,别笑醒了,您死了想不过,还想把我吓死了陪您一道儿走啊。”

    “混账玩意儿,”言华庸抡起桌上的笔筒就朝着他身上砸去,避开了头脸的位置,直接砸在了他的身上,“背不完这本书谁都不准见,别说我没提醒你啊,你商伯父最近正给商荠那丫头物色合适的人选呢,你要再不上点心,这辈子打光棍得了,也别结婚祸害人家姑娘了,要不然已经家产败光了还得陪你吃苦。”

    ……

    莫北丞等红糖水晾凉了才给南乔送上去。

    南乔正盘腿坐在床上打电话,见莫北丞推门进来,她朝电话那头道:“知道了,先挂了。”

    莫北丞皱着眉头,眼神幽深的看了她一眼,“给谁打电话。”

    “朋友。”

    他拿着勺子喂她:“名字。”

    南乔不想说,敷衍道:“美国的朋友,你不认识。”

    莫北丞警告的盯着她:“时笙的事你别插手,证据你不想拿出来你就好好放着,等以后找到时笙再还给她。”

    “如果时笙死了呢?”

    “那就是她时运不济。”

    南乔内里又是一阵钻心的疼,她拧眉,弯下身,连她自己都分不清楚是因为他这句话失望心疼还是痛经。

    她喝不进去了。

    闻着那股子浓郁甜腻的生姜味,她想吐。

    “三哥,你放我走吧,这件事你让我自己去解决。”

    莫北丞拿着汤勺维持着喂她喝汤的动作,冷着眉眼,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如果我死了,那是我时运不济,如果我没死,如果你还要我,等我从美国回来,定不离不弃。”她的声音低低沉沉的,很平缓,“如果我什么都不做,这将会成为我一辈子的阴影,即便以后时笙还活着,我也没办法再面对她。”

    南乔第一次在莫北丞面前这么感性。

    不离不弃。

    莫北丞冷笑,多好的一句誓言。

    他将汤勺往碗里重重的一放,红糖水溅到了他的手背上,他看都没看一眼,倾身将碗放到床头柜上,“如果还疼的厉害,下午让司机送你去医院。”

    男人用纸巾擦干净手上的糖渍,起身出去。

    南乔望着他的背影:“三哥。”

    莫北丞停住脚步,沉默了几秒:“我会考虑。”

    其实根本不用考虑,他心里已经有结果了。

    “我下午想出去。”

    “把饭吃了,带保镖一起。”

    这次,南乔没再说话了,莫北丞在原地站了几秒,开门出去了。

    他出去没多久桂姐就来敲门了:“太太。”

    “进来。”

    桂姐手里那这个热水袋,卡通版的,“太太,这是先生吩咐给您买的热水袋,您大概是宫寒才会痛的这么厉害,先捂捂,一会儿就好些了。”

    “恩。”

    南乔应了一声,她一直低着头,桂姐也看不清她的脸色,从声音里也听不出什么异样。

    只以为她疼的厉害不想说话,将热水袋递到她手上后就准备出去:“先生走之前吩咐我给您做些清淡的饭菜送上来,我现在做了给您送上来行吗?”

    她本来以为南乔会拒绝,先生走的时候脸色并不好,看样子是没哄好。

    正想再劝几句,南乔已经出声了,声音有点嗡:“恩。”

    桂姐急忙下去做饭,生怕慢了她会反悔。

    房间门关上后半晌南乔才抬头,脸上全是眼泪。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但就是忍不住眼泪。

    人一旦有了依靠,就会变得脆弱。

    这话一点都没错。

    莫北丞用他的双手将她已经坍塌的世界重新撑了起来,像一个坚不可摧的碉堡,将一切负面的东西都抵挡在外。

    如果陆焰让她学会了爱、学会了坚强、学会了勇敢,那莫北丞唯一让她学会的是——害怕。

    害怕死、害怕失去、害怕哪天一转身,他就不见了。

    如果是以前,她可以豁出一切的往前冲,哪怕等着她的是刀山火海。

    但现在——

    她害怕。

    她不敢。

    南乔将热水袋贴在脸上,已经充好电了,隔着一层毛茸茸的布料,温度微烫,但不伤人。

    “三哥,我会珍惜。”

    珍惜什么。

    她没说。

    或许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

    南乔吃了饭,下午出了趟门,回来之后就一直在房间里。

    喝了生姜红糖水,抱了几小时的热水袋,肚子已经没那么疼了。

    她在想,时笙会把那么重要的证据放在哪里。

    南乔想的入神时听到下面有引擎声,下意识的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才四点多,三哥没这么早下班。

    然而除了莫北丞,好像也没别人了。

    她进来时没关卧室门,二楼除了桂姐也没人会上来,但桂姐进来之前会敲门,主卧是小套间,从门口看不到床,还需要绕过客厅才行。

    南乔迷迷糊糊的猜是谁,然后就听到楼下桂姐喊了一声:“先生。”

    没几分钟,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卧室里,他居高临下的盯着床上的南乔,脸色比早上走的时候还难看,他抿着唇,不知道是不是背光的缘故,一双眼睛又黑又沉,冷冷的,能激起身上一层寒意。

    南乔坐起来,“三哥。”

    “你今天下午去了哪?”莫北丞压抑着脾气,但话里还是带出了火星。

    南乔不知道他发什么脾气,用手指梳理了下乱蓬蓬的头发,“出去了一趟。”

    “去干嘛了?”

    莫北丞没有发火,脸色却冷的很,没问一个字气压就低几分。

    南乔放下手,直起身子,脸色变得有几分寡淡:“你想问什么?”

    “你觉得我该问什么?”莫北丞冷笑,半眯的眼睛里透出的光都是冷的,像冰粒子一般。

    “不知道。”

    她是真不知道。

    “你下午去哪了?”

    绕来绕去,话题又绕回来了。

    但这个问题,南乔回答不了,于是气氛就僵下来了。

    对峙了两秒,莫北丞俯身掐着她的下颚,他的指腹粗糙,磨得南乔有点刺疼。

    他压抑着情绪,声音听着很哑,很淡,“就因为上次我让人跟踪你找到时笙,你打算以后什么事都瞒着我?沈南乔,你他妈还结个屁的婚,自己过不是更好。”

    “……”

    她咬着舌尖,嘴里一片铁锈的腥味,她想摇头,想解释,但她确实无从解释。

    “时笙在美国那么多年累积的人脉都没办法正式向法院提起公诉,你以为凭你在那边读了几年大学就行了?”他不屑的哼了一声,“不自量力。”

    “提起公诉?”南乔懵了懵,皱眉,难道是时笙之前托的人?

    见她不否认,莫北丞的脸色顿时又难看了几分,松开手,“诉状没有受理,沈南乔,这件事到此为止。”

    “所以,时笙就该乖乖认命,别自不量力的想跟强权斗?”

    莫北丞顶下腮帮,“这件事跟季予南没关系,时笙没有理智,你能不能长点脑子?”

    “时笙走到今天,不是季家的责任吗?”

    “那就找当年事情的证据,这份所谓的证据,到此为止。”

    他的态度很明确,牵扯到季予南的,都不行。

    南乔冰冷的面容上全是怒意,抡起枕头就朝着莫北丞的脸上砸过去,“滚出去。”

    如果不是莫北丞在床上总是没完没了,她真怀疑他爱的人是季予南。

    即便时笙牵连无辜又如何,难道那份证据是伪造的吗?

    他这明显就是包庇。

    枕头准确无误的砸在他脸上,掉到他的脚边。

    莫北丞盯着她,周身的气息森然可怖,英俊的脸紧紧绷着,压抑、紧绷、隐隐透着暴怒。

    桂姐在楼下听得心惊胆战,这是又吵架了?

    前两天吵了还没和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