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18章 想听的不是这句

    莫北丞吻够了,松开她,恶劣的朝着她的耳朵吹了口气,声音黯哑的道,“我去洗个澡。”

    南乔应了声‘恩’,她的唇瓣被吻得又红又肿,衣服也凌乱不堪。

    “乖,”莫北丞揉了揉她的头发起身,经过刚才那一番折腾,男人的衬衫皱巴巴的贴在身上,下摆扯出来了一半,纽扣开了三四颗,胸口的肌肉线条有力流畅。

    透着丝慵懒散漫的邪气劲儿。

    “三哥,”南乔在他完全起身的空档拉着他,一双眼睛格外的认真,“我说那些,不是为了想让你帮时笙。”

    莫北丞挑眉,等她继续往下说。

    但南乔却没有继续的打算了,她松开手,一脸‘你去洗澡吧’的表情。

    莫北丞:“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

    她拉住他,就只是想说这么一句。

    莫北丞冷笑,“虚伪。”

    南乔:“……”

    她以为莫北丞说她虚伪,是说她在撒谎,她本来就言语匮乏,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

    愣的这几秒,莫北丞倾身道:“我想听的不是这句,沈南乔,我不介意你在我身上得到好处,这原本就是你作为莫太太应该有的权利,但至少下次,说几句好听的哄哄我,恩?”

    南乔看着他清隽的眉眼以及深邃的五官,脑子里想的第一句话就是木子说的:一个男人,如果犯贱都犯的那么有格调,就绝对是360°无死角的男神了。

    莫北丞最终没等到他想要的那句话,南乔看着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点回应都没有。

    他去洗澡。

    南乔拿手机给木子发微信:男人最想听女人说什么话?

    木子回的很快:我里面没穿,我在床上等你,我已经洗好澡了,快一点、再快一点、啊你好厉害,你随便捡一句。

    南乔:……

    她退出微信,正好收到一条携程发送的旅游推送短信,是去悉尼的。

    据说是全球是漂亮的城市。

    她不爱旅游,应该说是没人陪她去旅游,平时孤寂惯了,也不想旅游的时候还孤零零的一个人。所以长这么大,除了临江和陆林,她唯一去过的就只有美国。

    大概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她点开携程网看了半个月后去悉尼的机票,然后跳下床,从抽屉里找出莫北丞的护照,定了两张半个月后的机票。

    半个月。

    给时笙找医生、安顿好她,三哥处理公司的事,签证,虽然有点赶,但应该是来得及的。

    订完后,她将护照放回原处,莫北丞还没有从浴室里出来。

    她想了想,将手机放回床头柜,还是等明天把时笙安顿好再跟他说这事情!

    莫北丞在浴室里呆了很长时间才出来,浴巾松松垮垮的围在腰上,拿着一张毛巾在擦拭头发,微拧着眉,模样很清冷。

    他拿起刚才进浴室之前随手丢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眼,上面有两个未接来电,都是乔瑾槐的。

    莫北丞回拨过去,等待接通的时间他问南乔:“时笙在哪里?”

    男人的嗓音低沉沙哑,还带着一点儿少见的慵懒和性感,不难想象,刚才他在浴室里这么久在干什么。

    南乔不是容易害羞红脸的人,但听到他的声音,目光不由自主的扫了眼他已经恢复平静的某处,忍不住红了红耳根。

    莫北丞带着一种耐人寻味的表情看她,“在想什么?”

    ‘嗡’的一声。

    南乔的脸更红了。

    她低着头,尽量装作如无其事的模样:“时笙在河下游的一户农家户里。”

    时笙从河里起来没有立刻离开,一是受了伤,二是怕季予南会查监控。

    没车,钱包也落到车里了,往城外跑不现实,往城内跑,估计刚进监控范围就被抓回去了。

    电话接通了,乔瑾槐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莫董,有钱也不带这么任性的,你这样不声不响的放人鸽子,知道对方等了你多久吗?”

    莫北丞拿着烟盒去阳台接电话,点了支烟,一只脚踩在护栏上,半眯着眼睛道:“抱歉,这事是我处理不当。”

    那头,乔瑾槐翻了个白眼,“你这理由也真够敷衍的,对方都气的差点破口大骂了。”

    又聊了一会儿其他事,挂了电话,莫北丞翻出言瑾之的号码拨过去,“给我安排个医生,今晚要。”

    “卧槽,你当我这里中介所呢?”

    他还在生气上次莫北丞见死不救,害他被老头子折腾的半条命都没了。

    莫北丞没说话,最终,还是言瑾之先泄下气来,“三嫂又哪里不对劲了?”

    三哥就算生病也没那么矫情,都是自己去医院。

    “不是她,你定好之后把对方的号码发到我手机上。”

    “什么病?”

    “不知道,外伤吧,或者内伤,你安排个全面点儿的。”

    要是一般的擦伤扭伤,涂点药就能好的,估计南乔也不会跟他开口。

    挂了电话,莫北丞走进房间,从衣橱里随手捞了一套衣服扔给床上的南乔,道:“换衣服,下楼吃饭,言瑾之已经去联系医生了。”

    “谢谢。”

    莫北丞哼笑了一声,冷冷淡淡的,“就算要说谢谢,也不该你来说。”

    这两天南乔和莫北丞吵架,食欲不好,桂姐24小时都备着吃的,生怕她什么时候想吃,现做等的太久没了食欲。

    吃完饭,言瑾之已经将医生的号码发过来了。

    莫北丞跟他联系后开车去接他,离的有点远,路上堵车耽误了些时间,等往时笙那边走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

    到了就十一点了。

    在河边,很破旧的平房,看着已经很久没人住了,墙体都斑驳脱落了。

    这应该是以前渔民打鱼时临时的歇脚处,这些年环境污染,又严禁捕捞,便荒废了。

    破了一半的窗户里亮着灯光,是那种老旧的电灯泡,被风一吹就微微晃动。

    莫北丞拧眉,将怀里的南乔放下来,这段路车子开不进来,天色黑,不好走,他索性就直接抱她了。

    “这里?”

    “恩。”

    “你和医生先进去吧,我抽支烟。”

    在车上忍了一路,烟瘾犯了。

    时笙受了伤要包扎,他也不方便进去。

    莫北丞从兜里掏出烟盒和打火机,点了一支,一只手抄进兜里,眯着眼睛吞云吐雾。

    南乔很少看到一个男人抽烟都这么帅的。

    他手心里握着金属的打火机,随着他的手一上一下,印着屋里昏黄的灯光发出点点刺眼的白光。

    “三哥,你戒烟吧。”

    “恩?”男人挑眉,不解的看着她。

    南乔从没反感过他抽烟,突然提起这茬,莫北丞难免有点愣。

    “你本来就比我大。”

    莫北丞忽然笑了,神色调侃地看着她,“哪里比你大?”

    南乔刚开始没反应过来,后来看他似笑非笑的模样,顿时懂了,整个人都有点绷不住了。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黑暗中,她的一双眼睛格外的亮,印着光点,很漂亮。

    莫北丞抽了口烟,揉了揉她的头发,“好了,不逗你了,进去吧。”

    她来之前已经给时笙打过电话了,手机是她昨天带给她的。

    屋里只有时笙一个人,救她的那个人不住这里,只有白天的时候会给时笙送饭。

    她靠坐在木板床上,神色看着还好,没有太狼狈。

    看到南乔,她还有心思笑,“怎么今晚过来了,不是说明天吗?”

    “我带了医生来给你看伤,我都怕你熬不过明天。”

    时笙哂笑,神情淡淡的,“没那么严重。”

    她现在关心的不是她的伤口,而是起诉书又被驳回来了。

    到这一步,她已经尽力了。

    但想想又觉得不甘,如果当初不那么快跟季家的人撕破脸皮,让他们有所防备,说不定还有生机。

    “南乔,要不我回国吧,再也不去想那堆儿糟心事了。”

    “可以啊,我给你找房子,找工作,找男人。”

    时笙‘噗嗤’一声笑了,她现在听到男人两个字就头疼,跟季予南的那一段,简直就是心力交瘁,但又不想南乔听了糟心,索性道:“行,找个暖男,情商高、智商高、会赚钱、会哄人的。”

    两人说着笑,医生挽起裤管给时笙检查伤口。

    伤在小腿上,用纱布包扎了,但一看就是很业余的手法,都快掉了。

    伤口感染化脓了,纱布已经沾上了,医生费了好大的力才弄下来。

    “这么严重怎么不去医院,”他从药箱里拿了支温度计递给时笙:“先考下温度。”

    伤口很长,没有经过缝合,已经完全化脓了,周边还有腐肉。

    “这个必须得去医院,需要把周边的腐肉刮了之后再消毒缝合,不然好不了,这里的环境做不到无菌,必须得去医院处理,还要配合消炎的药,再拖两天就要截肢了。”

    医生的通病,看见有人不爱惜身体,就火大。

    他用双氧水简单的给时笙冲洗了伤口,又拿纱布包扎了一下,等时笙考好温度,对着灯光费力的看了看水银指示的刻度,“发烧了,当时打过破伤风针了吗?”

    问完之后,又觉得自己多此一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