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22章 你没告诉她?

    从她的角度看过去,莫北丞的侧脸立体深邃,鼻梁、唇形,无一处不完美。

    她看着他,眼睛里泛着红血丝,大概是想哭,眼睛里湿漉漉的。

    “三哥,如果你是来阻止我去美国的,那我们离婚吧。”

    寂静。

    如同坟墓一般的寂静。

    莫北丞勾唇冷笑,拽过她的手,扯着她进了电梯。

    电梯门关上,隔绝了一群人八卦的目光,南乔被他摁贴在电梯壁上,双手撑在她两侧。

    他眼里蕴着怒气,凶狠狂躁的耸动着:“沈南乔,婚姻在你眼里是儿戏吗?”

    动不动就说离婚。

    他们结婚才一年不到,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我不准你去美国你就跟我离婚?”他嘲讽地弯了下嘴角,“是吗?”

    他下来,不是为了阻止她去美国,而是有另一件事要跟她说。

    只是没想到,她居然将‘离婚’说的这么随便干脆,他是个男人,哄女人的事一次两次三次就够了,这一次,他无论如何也不允许自己再向她低头。

    她凭什么以为,她可以这般肆无忌惮,动不动就拿离婚要挟他?

    南乔:“……”

    她不说话,但她眼角眉梢的每一处都在向他表明着同一个意思:她要去美国。

    所以,她宁愿跟他离婚也要去美国。

    莫北丞定定的看着她,几秒过后,倾身,结结实实地吻在了她的唇上。

    他的吻带着侵略性,不给她一丝一毫拒绝的机会,按住就亲。

    舌尖探入她的口中,粗暴又激烈,浓烈的荷尔蒙气息侵占着她的呼吸。

    不消片刻,南乔的唇就肿了,嘴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她没挣扎,也没拒绝,任由他毫不温柔的吻着。

    莫北丞没闭眼,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她,眼睛里全是未名的情绪,似乎要将她吞没。

    良久,他彻底松开她,唇瓣抿了抿,唇齿间全是南乔唇玫瑰香味的唇蜜。

    他退后一步,已经收敛了情绪,“好,那就如你所愿。”

    莫北丞将她带进去后并没有按楼层键,这电梯平时也就他和乔瑾槐两个人会坐,所以,等他吻完放开南乔,电梯还停留在设计部这一层。

    他摁开电梯。

    南乔走出去,电梯门关上,往楼上去了。

    ……

    南乔回浅水湾拿护照,下楼的时候正好碰到来找她的木子,刚才电话没断,木子在那一头将两人的争吵听得清清楚楚。

    也顾不得上班,收了东西就赶过来了。

    拧眉眉:“南乔,你怎么回事?”

    “机票订了吗?”

    南乔的眼睛红红的,似乎哭过。

    木子一愣,顺着她的话答道:“订了。”

    “嗯,我去机场了,时间要来不及了。”

    她没带行李,随身的就一个平时挽的包。

    木子拉住她,差点忘了自己是来干嘛的,恼怒的说道:“沈南乔,我知道你不可能放着时笙的事不管,但季予南和时笙的事跟你和莫北丞是完完全全的两回事啊,就算你和他立场不同也并不冲突,你就为了这么点小事要跟莫北丞闹离婚,你不觉得自己太任性了吗?”

    木子很少这么严词厉色。

    她一路看着南乔走过来,看着她对莫北丞动心,连陈白沫那关她都挺过来了,这会儿仅仅是为了个与自己无关的事闹成这样,她替她不甘。

    南乔微微仰着头,将已经快溢出来的眼泪又重新逼了回去,声线沙哑,“木子你知道吗?那晚季时亦找到时笙,我唯一的念头就是希望莫北丞平安。你说的没错,时笙和季家的纠葛,跟我,跟莫北丞都没有太大的关系,我甚至可以装作一无所知,完全不理会,但我这辈子再也遇不到一个买了保险,受益人写成我名字的闺蜜了,我既然没办法放任时笙的事不管,那我能做的,只能是不将莫北丞牵扯进来。”

    这是她从报纸上看到时笙失踪后的第一个念头。

    她要去美国,不能将莫北丞牵扯进来。

    所以,她说离婚。

    木子:“……”

    说实话,她没想到会是这个理由。

    她在电话里听到南乔说离婚的时候,也以为是南乔任性。

    木子张了张嘴,等了好半晌才找回了声音,“那你呢,既然莫北丞都会有危险,你一个女人,虽然挂着个沈家大小姐的头衔,但……”她想说,但如果真出了事,沈家也不一定会保你,但想想,还是换了种温和的方式:“但沈家的手也没伸那么长啊,万一出了事怎么办,你爸妈怎么办,莫北丞怎么办。”

    怎么办?

    南乔被她问得微微一恍。

    时间来不及了,她该去机场了。

    木子去送她,不放心的叮嘱,“别跟那群疯子来硬的。”

    “恩。”

    南乔忍不住看了看周围,行色匆匆的人群里,并没有她所期待的那一个人。

    三哥,等我。

    她进了安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

    十二个小时的行程。

    南乔累的够呛。

    下了飞机,唯安就已经将季氏的地址发过来了,还附带了季氏如今的情况。

    季时亦如今只是个挂名董事长,每个月去公司开个会,所有的事都是季予南在处理。

    她去季氏,应该不会和他撞上。

    季氏的总公司就在纽约,南乔直接打了个车过去,走进大厅,一股子快节奏的工作氛围迎面而来。

    她走到前台:“你好,我找季予南。”

    “请问您有预约吗?”

    “没有,我是时笙的朋友,你告诉他我叫沈南乔。”

    听到时笙的名字,前台给季予南的秘书打了个电话,“傅秘书,楼下有位沈南乔小姐要见季总。”

    大概因为季予南是华人,所以公司里大部分人都是华人。

    几分钟后,前台放下电话,很恭敬的对南乔说道:“季总在办公室等您,76楼。”

    ……

    季予南在听到沈南乔的名字时,一双修长的眉顿时拧紧了,拿出手机给莫北丞打电话。

    国内正是晚上。

    “三哥,你没跟沈南乔解释时笙失踪的事啊?她怎么来美国了?”

    “没有。”

    男人的声音很沙哑,不知道是被吵醒了,还是根本没睡。

    季予南在心里骂了句粗,“那我要不要告诉她?”

    “随便。”

    说完,就直接将电话挂了。

    季予南:“……”

    有人敲门,他将手机扔到一侧,抬手摁住太阳穴,“进来。”

    秘书带着南乔走进来,“季总,沈小姐到了。”

    “恩,出去吧。”

    秘书出去时,很礼貌的问了南乔要喝什么,南乔还没说话,季予南便摆手道:“不用煮了,浪费了。”

    秘书:“……”

    他八卦的想:这两人,有猫腻。

    门关上,南乔开门见山的问:“时笙呢?”

    季予南懒洋洋的靠着椅背,手枕在脑后,一副散漫的模样,“你不是看了报纸了吗?她失踪了,狗仔都不知道,我哪知道。”

    ……

    莫北丞挂了电话,背靠着围栏盯着前方一对闹别扭的情侣,男人在小心翼翼的哄,女人板着脸就是不理他,他在这边说话,她就转向另一边。

    他眯着眼睛。

    手肘搭在栏杆上,背靠着,一条腿曲起踩在上面,站姿随性。

    “三哥,”言瑾之见他许久未进来,便出来找,正好看到他倚着栏杆盯着某处出神,“三哥,都等着你进去打牌呢,你站这儿出什么神啊?”

    莫北丞抬手指了指那对闹别扭的小情侣,“你去问问,他们为什么吵架?”

    言瑾之:“……”

    他去问人家为什么吵架?

    别人指不定以为他是神经病。

    “三哥,你没事吧?这两夫妻吵架不是正常吗,你要心里不爽就去美国将三嫂拧回来揍一顿,别憋在心里憋出毛病了。”

    莫北丞:“……滚。”

    那边,生气的女人‘啪’的一巴掌招呼在男人的脸上,“滚。”

    莫北丞莞尔,顶了顶腮帮,沈南乔好像没有这么任性的时候。

    言瑾之:“……”

    他觉得三哥可能是受刺激过度,魔怔了。

    人家吵架有什么可笑的?

    莫北丞撑起身子朝包间里走,“不是打牌吗?站这里干嘛?”

    打完牌,乔瑾槐看了眼腕表,已经凌晨了:“再去喝一轮?”

    莫北丞掀了掀眸子,‘恩’了一声。

    “皇家一号?”

    离得近,环境也不错,他们以前经常在那地方聚。

    莫北丞拧眉,下意识的伸手去摸烟,手在口袋里摸了个空,才想到自己戒烟了。

    莫名的烦躁。

    乔瑾槐在等他回答,目光一直在他身上,自然也注意到他这个动作了。

    拿起桌上的烟盒朝他扔过去。

    莫北丞顺手接过来,又扔回桌上,“戒了,”他踢开椅子站起来,“换个地方,不去皇家一号。”

    他走出两步了,乔瑾槐和言瑾之还站在原地一脸惊讶的盯着他。

    戒了?

    戒烟了?

    卧槽。

    他们打牌烟都是扔在桌上的,自己想抽自己拿,也没人去注意莫北丞到底抽没抽烟。

    言瑾之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朝着他挤眉弄眼:“准备要孩子了?”

    要不然,好端端的为什么戒烟啊。

    “不知道。”

    戒烟是沈南乔提的,至于让戒烟的原因,他不知道,她也没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