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23章 女人需要吃醋

    一行人去了个很有格调的小酒馆,没有震耳欲聋的音乐,没有闪烁的灯光,也没有驻场的歌手。

    古典的中式装修,顶上挂着竹编的灯笼!

    还有一面供人贴便利贴的墙壁。

    一楼是敞开的,前方有个舞台,客人可以上去唱歌、跳舞。

    二楼用竹帘隔成单独的空间。

    灯光很暗,格调又舒服,一眼看去都是情侣。

    地方是言瑾之推荐的,乔瑾槐一进去就爆了句粗口,“我们三个寡男人来这种地方,言瑾之,你是不是谈恋爱谈得连基本的欣赏水平都没了?”

    这种地方只适合学生情侣来。

    他们三个穿的一身正经,一进去,整个酒吧的氛围都变了。

    “就找个地方坐着喝喝酒,有酒就行了,挑那么多干嘛。”

    这地方是商荠推荐的,言瑾之也没来过,只是她推荐了很多次,恰好又近,他才带他们过来的。

    不想在楼下太醒目,一行人去了二楼。

    这地方不隔音,两旁包间里的谈话内容听的一清二楚。

    乔瑾槐拿着单子点酒。

    洋酒和葡萄酒的种类都很少,且都是市面上寻常的种类。

    服务员也是有眼力界儿的,见几人穿着不凡,乔瑾槐又拿着酒水单来来回回的翻看了半天,便推荐道:“我们这儿的酒都是以白酒加山楂、梅子、桃花、米酒、树莓等等之类酿造的,度数不高,而且好喝,最适合朋友相聚小酌几杯了,”他弯腰在酒水单上一指,“这几款都是我们的招牌酒,我们老板娘亲自酿的。”

    乔瑾槐挑眉,“三哥,来壶桃花酿?”

    “恩。”

    莫北丞没意见。

    他弓着身子缩在沙发上,手摁着眉心,闭着眼睛假寐。

    乔瑾槐知道他今天心情不爽,也没多说,将酒水单递给服务员:“一壶桃花、一壶梅子,再随便上点小吃。”

    服务员挑开帘下去了,楼下有人在唱歌,谈不上多好听,但至少每个音都在调上。

    言瑾之:“我去上个洗手间。”

    酒上来的很快,用翠绿色的绿色陶瓷酒壶装着。

    言瑾之还没回来,乔瑾槐给莫北丞倒了一杯,好看的五官在晦暗的光线下显得尤为立体深邃,他眯了眯眼睛,“真离啊?”

    莫北丞今天在设计部一改往日的温柔,粗暴的将南乔扯进电梯间,现在全公司的人都知道莫北丞和沈南乔吵架了。

    他今天不过是去找他签文件的时候随口问了一句,莫北丞就当场给他甩脸子说离婚了。

    乔瑾槐憋了一天,直到现在见莫北丞情绪好点了,才敢问。

    莫北丞不经意间拧了下眉,下巴线条紧绷,他现在不怎么想提跟南乔的事,淡淡的‘恩’了一声。

    乔瑾槐热脸贴了个冷屁股,也没生气,只懒散的挑了挑眉,“算了,你自己决定吧。”

    他喝了口酒,眉目顿时都舒展了,点头夸赞:“味道还不错。”

    他很少喝白酒,受不了那味儿,太冲。

    加了东西一酿,味道果然好多了。

    包间里没人说话,莫北丞也不喝酒,乔瑾槐一个人闷头喝着没意思,拧眉不耐烦的道:“这言瑾之怎么还不回来,难不成是掉到厕所里了。”

    正说着,言瑾之撩开帘子进来了,先是神色复杂地扫了眼莫北丞,然后才坐下。

    莫北丞闭着眼睛,自然是没有看见。

    乔瑾槐坐他对面,将言瑾之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用眼神询问了句:咋的了?

    言瑾之半个眼神都没给他,拿着酒壶给自己倒酒,一连喝了两杯。

    楼下,又换了个人唱歌。

    这次完全是声嘶力竭在嘶吼。

    莫北丞皱了几次眉之后睁开眼睛,“我去上个洗手间。”

    “诶诶诶,”言瑾之急忙拉住他,“洗手间坏了,我都在外面上的,有点远,憋回去上吧。”

    乔瑾槐:“憋回去三哥的老二就废了。”

    言瑾之瞪了他一眼,“喝酒还堵不住你的嘴,屁话怎么那么多。”

    莫北丞盯着他,也不说话。

    那双深邃的眼睛里透不进半点光。

    言瑾之被他盯得心里发虚,抓了抓头发,“我在外面见到个人,我估计你可能不太想见她。”

    莫北丞瞥了他一眼,出去了。

    乔瑾槐被勾起了好奇心,转着杯子问道:“谁呀?”

    “陈白沫。”

    乔瑾槐挑了挑眉,没说话。

    ……

    莫北丞从洗手间出来,洗了手,又扯了张纸巾将手上的水珠仔仔细细的擦干净。

    他之前从来都是甩甩就行了的。

    后来沈南乔不喜欢湿漉漉的感觉,他才开始矫情起来。

    擦完手,将揉成团的纸巾扔进垃圾桶,一转身就看到身后站着的陈白沫。

    在这种光线昏暗的环境下,她整个人都白的像在发光,穿着件黑色的长裙,恰好到脚踝的位置。

    这个城市不小,人口几千万,两个在公事和私事上都没有交集的人,碰上的几率还是挺小的。

    莫北丞看着她,淡淡地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两个人之间现在的关系已经淡到无话可说的地步了。

    他不是那种怕对方尴尬,就没话找话聊的性格,再说两人的关系也不适合聊的太久。

    莫北丞视若无睹的从陈白沫身边走过。

    他大概猜到,言瑾之不让他出来的原因了,怕两人见面尴尬。

    在擦肩而过的时候,陈白沫抬了抬手,但还是没有放任自己将他拦住。

    她了解这个男人,平淡冷静的面容下,是一颗比钢铁还硬的铁石心肠,“我刚才看到瑾之了,就猜到你肯定也在这里,沈南乔没跟你一起吗?”

    声音平静,像久不见面的朋友聊天般,很淡然。

    “嗯。”

    陈白沫心思敏感,一眼就看出他的不耐烦,不过,莫北丞这副冷淡的模样,只要不是智障都能看出他不想跟她说话,只是从小养成的教养和风度让他没有离开甩手走了。

    她舔了舔唇瓣,“我们两个一定要弄得这么僵吗?你以前说的,即便分了手我们也可以做朋友,我有事也可以找你。”

    莫北丞说:“那说吧,找我什么事?”

    从头到尾,他都没怎么看过她的脸。

    陈白沫:“……”

    她咬着下唇,松开,又咬了一下。

    莫北丞看着心烦,直接就想走人。

    “北丞,我确实有事需要你帮忙。”

    “你说。”

    “前段时间有个美国的芭蕾舞团让我去做老师,指导她们的动作,我答应了,合约也签了,但是我没去,对方要告我违约。”

    她现在虽然不能再上舞台,但短时间指导动作是没问题的。

    “合约是律师拧的?”

    “不是,就他们团长。”

    这事对莫北丞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的小事,ac有专门的律师团,要从私人定的合约里找出一两条不合理很容易。

    但他觉得,陈白沫去美国才有更好的发展。

    “为什么不去美国?就芭蕾舞这一项,国外的发展肯定比国内好。”

    “因为你在。”

    莫北丞:“……”

    “北丞,你不了解女人,”莫北丞不耐烦了,该说的他已经说过了,陈白沫再走不来他也没办法,正想走,陈白沫又道:“我说的是沈南乔。”

    莫北丞刚抬起的脚又收了回来,他从小不喜欢女人,觉得女人麻烦又难哄,遇到点事要哭半天,哭了还得哄,不哄不会好。

    这些年他接触的女人着实不多,稍微深入的也就两个,季长瑶和萧念恩,但她们年纪都小,从小被家里保护得太好,从幼儿园到大学都是家里派司机接送,别说谈恋爱,就是性子也像小孩子一样。

    所以,他身边真正意义上的女人只有陈白沫一个人。

    虽然让前女友教他怎么追女人这种事有点不道德,但她开口提及,莫北丞还是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他倚着墙,微垂着眼眸,神色很淡,连周身的气场都很淡。

    但他没走,意思很明显。

    他和沈南乔吵架了,而且,不知道怎么哄她。

    陈白沫自嘲,她一直以为莫北丞这辈子都不会低头去哄女人,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

    现在居然为了沈南乔,难为自己站在这儿听她说话。

    “我一直以为你不屑哄女人。”终于还是忍不住,说出来了。

    莫北丞眯了眯眸子。

    谁说要哄她了,这次,他不哄了。

    她爱怎样就怎样。

    然后,莫北丞又不可避免的想到了她说‘离婚’的事,面色一沉,更觉得那样的白眼狼哄着没意思。

    女人柔软的手攀上他的手臂,柔弱无骨的身子轻轻靠过来,莫北丞身体一僵,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陈白沫便道:“女人是需要吃醋的。”

    男人虽然情商低,但智商高,她这么一说,莫北丞便明白她的意思了。

    下一秒,他将手从她的臂弯里抽出来,“我知道了。”

    陈白沫见他面色冷淡,摸不清他心里具体的想法,急急的说:“北丞,没有女人不介意前女友这个存在,如果让她吃醋的人是我,她的反应才会更粗暴直接,如果她连这样都不在乎,你还是放手吧。”

    她一脸镇定,心里却在泛苦,跟冒泡泡似的咕嘟咕嘟的滚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