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26章 呆一辈子吧

    季予南习惯了被人瞩目,所以对别人的目光不是很敏感,但如果有人直勾勾地盯着你看,不敏感也敏感了。

    他抬头,正好对上傅秘书有几分专注的目光,脸色沉了沉,不悦的将摁灭手机屏幕塞回兜里,“傅秘书,时笙当初就是这么教你的?”

    之前时笙是他的秘书,傅秘书是时笙的助理。

    时笙离职后,傅秘书才当了季予南的秘书。

    她听着季总语气不好,知道自己是触了他的底线,季予南最厌恶的就是有人公私不分。

    傅秘书立刻低下头移开了目光,“不是。”

    时笙当时就义正言辞的对她说了一句话:对楼下保安有念头都不能对季总有念头,千万别被他的长相给迷惑了,折磨起人来分分钟让你痛不欲生,恨不得将自己塞回娘胎。

    车里很静。

    季予南没让开车,司机也不敢动。

    傅秘书紧张的头皮发麻,偷偷抬眼去打量季予南的脸色,却发现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沉得更厉害了。

    半晌,才淡淡的说道:“你查一下附近的酒店,有没有一个叫沈南乔的中国客人。”

    “是。”

    他看了眼窗外,手臂搁在车门的扶手上,“开车。”

    附近酒店不多,很快就有结果了,离季氏不远的一家星级酒店。

    前台在电脑上查了查,微笑着说道:“是,是有一位性沈的中国女士在我们这里订了房。”

    季予南十指交叉撑在前台的桌面上,垂着眸,懒洋洋的用脚踢了踢脚下的地砖:“房号。”

    “抱歉先生,我需要先打电话跟客人确认,客人同意,我才能告知你们房号。”

    季予南耸了耸肩,给了她一个‘你随意’的表情。

    前台被他这副模样迷得神魂颠倒的,她拨通了沈南乔房间的座机,没人接,又拨了一遍,还是没人接。

    她放下电话,一脸歉意:“抱歉先生,那位小姐可能现在不在房间,你要不给她打个电话?”

    季予南哪有沈南乔的电话,而且如果要能打通,莫北丞也不会特意让他来找了。

    他没有耐心了。

    拧着眉,语气不太好,“把房门打开,我们进去等。”

    既然没退房,那就是迟早会回来。

    前台很为难,“对不起先生,我们酒店有规定,未经客人同意前,不能泄露客人的隐私。”

    季予南其实只需要打个电话就可以了。

    虽然不是季家的产业,但这点人脉还是有的。

    但他显然没有那么好的耐心,更没有习惯为了这么件小事大费周章的绕几层圈子,最后欠一堆人情只为开一道门。

    他转过身,背靠着吧台,双腿前伸。

    季予南慢条斯理的从兜里摸出烟盒,捏了一支含在双唇间,一只手拢着打火机的火苗,垂首凑上去点烟。

    眸子很深邃,淡薄的唇抿着烫金的烟蒂,深吸了几口,烟雾散开,将他整张脸都笼在一片如梦似幻的迷雾中。

    他眯着眸子扫了眼身侧的保镖,侧头,示意了一下前台的位置。

    保镖的手搭在腰间凸起的t形物体上,走了两步,拔出来——

    黑洞洞的枪口正抵着前台的前额,声音冷硬,听不出半点情绪,“开门。”

    前台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的差一点尖叫出声,美国虽然合法携带枪支,但也不是每个人都经历过这种被枪抵着脑袋的惊险事情。

    季予南一个眼神扫过去,她已经到喉咙口的尖叫声嘎然而止,变成了‘嗬嗬’的呜咽声。

    嘴唇哆嗦,一脸惊恐的看着面前冷贵逼人的男子。

    傅秘书:“……”

    时笙果然是神人。

    季予南抽着烟,神态慵懒,语气也是淡淡的,甚至还有几分安抚,“别怕,他不会开枪。”

    小姑娘身体颤抖的幅度刚刚减轻一点,他又接着道:“不过,不听话就另当别论了,”他视线下移,“这么漂亮的腿,多出一个洞来,以后就不好穿短裙了。”

    前台被他一句话吓得头皮都炸了炸,忙不跌地捂着双腿点头,“我……我开,你别开枪。”

    季予南给保镖做了个眼色,保镖收回枪,恭敬地退到了一边。

    前台领着他们上楼,哆哆嗦嗦地用房卡刷开门。

    ‘咔嚓’。

    房门开了。

    现在并不是晚上,但房间里却完全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前台的注意力一直在季予南身上,她也知道,自己的命是掌握在这个男人手里的,见他拧眉,前台都快哭了,“就……就这间。”

    季予南也不说话,直接拿过前台手里那张卡插进卡槽,‘滴’的一声,房间里所有的灯都亮了。

    他跨步走进去,一眼就瞧见了缩在床上睡觉的沈南乔,她盖着被子,小小的隆起来一块,只露出一个头,乌黑的头发散在雪白的枕头上,看着像一幅上好的水墨山水画。

    床上的人没有动静。

    “沈南乔。”

    没人回应。

    季予南目光渐冷,他为数不多的耐心全用在时笙身上了,走近了几步,一脚踢在床架上,抬高声音喊,“沈南乔。”

    声音不小。

    奈何床上的女人硬是半点反应都没有。

    如果不是还能听到女人浅浅的呼吸声,他简直要以为,这女人想不开自杀了。

    季予南环顾了一周,房间里没什么异常,床头柜上也没有药品之类的瓶子。

    他用手背探了探南乔额头的温度,没有发烧。

    于是,他朝傅秘书道:“打盆水来。”

    傅秘书:“……”

    她看了眼床上被头发遮住半张脸,显得柔柔弱弱的女人,“季总,这不太好好吧。”

    虽然已经是春天了,但还是很冷。

    要真迎头一盆冷水浇下去,想想她都替这姑娘冻得慌。

    季予南也不是真要泼沈南乔的水,他就是叫不醒她,不耐烦而已。

    于是,他双手插在裤兜里,退后了一步,“那你把她叫醒了。”

    这个任务有点艰巨。

    傅秘书叫了好久,最后还动用了一些非常的手法,才终于将南乔折腾醒了。

    她一睁开眼睛就看到房间里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三个人,一个是季予南,另一个是他秘书,还有一个目不斜视背脊挺的笔直,一看就是保镖。

    南乔已经连续三天没有睡觉了,这会儿整个脑袋都要炸开了,她蜷了蜷身子,抱着‘突突’直跳的脑袋,有气无力的模样。

    半个脑袋都埋进了枕头里,“季予南,你有病啊?我好好的睡个觉怎么就惹你了?”

    “三哥找你。”

    她没睡醒,脑子还有点懵,一时没反应过来谁是他三哥,顺着他的话答:“你三哥我又不认识,找我干嘛?”

    问完后她就反应过来了。

    不过也没追着去解释,只是拧了拧眉头,脑袋埋的更深了。

    “哼。”

    季予南冷笑了一声,他想将这个女人拎起来扔浴缸里。

    他来找沈南乔完全只是为了完成任务,掏出手机拨通莫北丞的号码,见沈南乔一副没打算接的模样,也没递给她,直接开了免提。

    ‘嘟嘟’两声后,通了。

    “喂。”

    男人的声音恰到好处的低沉。

    明明也才几天没联系而已,听着却觉得陌生了些。

    南乔觉得自己的脑袋更疼了。

    她没办法不去看新闻,不去看网上的那些评论,明明知道后果,但忍不住。

    越看越睡不着,然后就整整三天没合过眼。

    南乔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她完全没有以前的焦躁不安,绝望无助,甚至连情绪都很平静,她只是睡不着。

    她觉得自己好像站在一个沼泽地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越陷越深。

    然后,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半点想挣脱的意思都没有。

    南乔这几天唯一的念头就是,她可能,又要被唯安吼成狗了。

    季予南道:“找到了,不过她好像不认识你,她是直接被我从床上拎起来的,没睡醒,看她的样子也不太想接你的电话,我开了免提,你有事就说。”

    那头很安静,只有电流的声音。

    南乔这会儿已经完全清醒了,只是头还很痛,眼睛也涩得厉害。

    她眯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正准备伸手去接电话,那边‘恩’了一声,挂了。

    “我操。”

    南乔和季予南的心里都同时划过这个词。

    季予南握着已经恢复成主屏幕的手机,操他大爷十几遍都不足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

    他放着觉不睡,不辞辛苦的来给他找老婆,他就‘恩’了一声,什么话都没说,甚至他妈的问都没问过就把电话给挂了。

    既然这么不关心,那找个屁啊。

    还耽误他补眠的时间。

    沈南乔面色无异的重新躺回去,闭上眼睛,下了逐客令,“出去记得把门给我关了,下次再未经同意乱闯我的房间,我报警了。”

    “卧槽,见他妈的鬼了。”

    他在莫北丞那里没讨得一句好,还让沈南乔冷嘲热讽一顿。

    季予南怒气匆匆的走到门边,“你他妈什么时候回去?”

    “你什么时候让我见时笙,我就什么时候回去。”

    最初的时候她还急着想回去,想为那天的话跟三哥道歉。所以,第二天被季予南拦在门口,她就在外面的台阶上等了一天。

    但是现在,她暂时不太想。

    她可能,又病了。

    “那你在这里呆一辈子吧。”

    季予南摔门而去,他难不成还能被个女人给威胁了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