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28章 立刻滚回来

    时笙也不跟他计较,她现在寄人篱下,季予南说什么都是对的,“是是是是是,她是女神,我没资格提,你要走就赶紧走,别在这里碍手碍脚。”

    时笙拿了酒和南乔上楼。

    季予南心情不好,绷着脸小声道:“白长了一颗脑袋。”

    关上房间门,时笙倒完酒的第一句话便问:“你最近跟莫北丞怎么样了?”

    南乔这几天严重失眠,不怎么想说话,时笙又正好问到她不知该怎么回答的话题,于是便沉默的端着杯酒懒散的坐在沙发上慢慢的喝。

    时笙见南乔只闷头喝酒,也不说话,有点急了:“不会还为了我的事跟他闹别扭吧?我真的是自愿跟着季予南回来的,你别胡乱牵连人。”

    如果是以前,她还是多少能摸清南乔的心思的。

    但是现在,她是越来越看不清楚了。

    “不是,我跟他挺好的,没什么。”

    南乔不想提莫北丞,说了两句又将话题转到了时笙身上了,“你现在跟季予南是怎么回事?”

    时笙不是那种甘心守着一栋别墅做家庭主妇的女人,她宁愿在酒桌上被人灌得胃出血,第二天拔了液瓶继续赶九点上班,也不愿意为个男人洗手做汤羹。

    但是刚才,她一身休闲的拿着花剪在修剪花木。

    “就这样呗,该做的能做的我也尽力了,他们如果还不满足那就自己来动手吧,我反正是尽力了,放下了,不报仇了。”

    她在心里补了一句:想报也不了!

    “而且莫北丞说的没错,这事本身就跟季予南没关系,我不能被仇恨冲昏了头,让一个无辜的人去为曾经的事买单。”

    还有原因吗?

    有。

    还有一个。

    “那你跟他?”

    三哥说季予南喜欢时笙,但南乔从来没问过时笙,她对季予南是什么感情。

    时笙:“……”

    她正闲散地靠着沙发喝酒,听到这话,被生生的呛了一下,猛烈的咳了几下。

    没等时笙回答,季予南推开房间门斜倚着门框看着南乔,不客气的下逐客令,“人你见到了,该走了。”

    南乔:“……”

    …………

    南乔从美国回来的那一天,莫北丞收到季予南的短信:“人已经上飞机了。”

    后面还有她乘坐的航班号和时间。

    莫北丞从椅子上站起来,穿上外套,拿着车钥匙急匆匆地离开了办公室。

    章助理正在跟他汇报工作,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有点懵,他跟在莫北丞身边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见过他这般火急火燎的样子了。

    他一脸八卦的问:“莫董,您这是要出去?”

    “嗯,我去机场接个人,很快回来,会议让乔总先主持着。”

    说到公事,章助理立刻就严肃了,“是。”

    话音刚落,莫北丞已经不在办公室了。

    莫北丞去机场接沈南乔,他虽然打定主意这次不想主动理她,但还是没办法狠下心将她一个人丢在机场。

    算了,先接回来再不理吧。

    走到半路,莫北丞接到老爷子打来的电话,声如洪钟的吼他:“不管你在哪里,马上给我滚回来。”

    老爷子年纪大了之后,脾气也越来越暴躁。

    没结婚之前,莫北丞几乎每次往家里打电话都要被骂一顿,幸好是在部队,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的抱着电话,要不然,指不定要被折腾出神经衰弱。

    后来结了婚,估计是老爷子给他留面子,骂他的次数少了。

    “爷爷,我现在有点事。”

    老爷子粗声粗气地打断他的话,“天大的事都给我搁着,老子还没死呢,这又是哭又是跪又是磕头的,要不要再搭个棚烧两摞纸钱啊?”

    说完,‘砰’的一声将电话给挂了。

    莫北丞被他骂的完全摸不到头脑,爷爷现在情绪不好,打过去问也问不出什么,于是,他直接拨了老宅客厅的座机。

    接电话的是管家。

    莫北丞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撑着方向盘,手指偶尔在上面敲两下,“家里出什么事了,爷爷发那么大的脾气?”

    老爷子发脾气稀松平常,他原本以为是因为他和陈白沫的新闻,所以没放在心上,但那句又是哭又是跪又是磕头的,让他意识到事情可能不那么简单。

    “三少爷,是陈小姐,她今天上午来找夫人,没说几句就对着夫人又是哭又是跪的,把老爷子给惹火了,已经让保镖给撵出去了,现在还在外面跪着呢。”

    莫北丞拧眉。

    陈白沫?

    她怎么去老宅了。

    爷爷近期身体不好,他怕再拖下去会气出问题,看了眼前面直行的红灯,果断调转车头朝着老宅的方向驶了去。

    他看了眼腕表,离沈南乔所乘的飞机降落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莫北丞打电话让司机去接,自己回了老宅。

    刚进大门没多远,就看到跪在外面哭得梨花带雨的陈白沫,她身边没有一个人。

    莫北丞停了车,没有立刻开门下去,而是降下车窗,点了支烟慢慢的抽。

    车里开了空调,他上车时将外套脱了扔在了后座,此刻,他身上就穿了件白色的长袖衬衫。

    衬衣解开了两颗扣,男人微微凸起的锁骨和性感的肌理清晰可见。

    他停的远,陈白沫并没有发现他。

    一支烟抽完,莫北丞打开车门大步走过去,在陈白沫听到脚步声转头过来看之前拧着她的手臂半点不温柔的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

    “陈白沫,你究竟在干什么?”

    她穿着白色的裤子,上衣是件蝙蝠袖的粗线毛衫,膝盖上,两团污渍清晰可见。

    双眼通红。

    脸上的妆容还是淡淡的,没花。

    莫北丞抿着唇看她,声音里蕴藏着显而易见的愤怒,连最后那一点情份也消失了,他直接连名带姓的喊她。

    陈白沫被他钳住手臂,这个男人丝毫没有点怜香惜玉的意思,估计用了五成的力道,她只觉得自己的右手臂整条都要废了。

    “你在这里干嘛?”他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

    “北丞。”陈白沫委屈的抽了抽鼻子,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下来了,“我……对不起。”

    她语无伦次的道歉,却没有正面的回答莫北丞的问题。

    莫北丞:“……”

    他不擅长跟女人沟通,尤其是明显装傻充愣的这一类型。

    所以,他抿着唇阴沉着脸看着陈白沫,也没说话,就看着她哭。

    ……

    知道莫北丞回来了,老爷子亲自打开门,拐杖在地上杵得‘砰砰’响,“你这混账玩意儿,给我滚进来。”

    莫北丞不知道事情原委,吩咐一旁的管家:“你先带陈小姐去客厅休息。”

    老爷子似嘲非讽的冷笑了一声,“还当真是怜香惜玉。”

    不过,陈白沫毕竟不是他们莫家的人,让一个外人这么跪着也不是事儿,于是就默许了。

    只是那拐杖杵的地板更响了。

    压抑着愤怒的脸以及手背上凸起的青筋,无一处不在向他表露出一个意思:你要敢再近一步,老子他妈的废了你。

    莫北丞跟着老爷子上了二楼的书房。

    管家扶着陈白沫,没给什么好脸色,“陈小姐你要不要去那边凉椅坐坐?”

    她虽然不喜欢陈白沫,但毕竟是主人家的事,她也不能表现的太明显。

    万一以后真成了三少爷的妻子……

    爸爸去世后,妈妈就靠着打零工赚点钱养活她和妊涵,所以,陈白沫受尽了别人的白眼和嘲讽,后来去了美国,更是在歧视的目光中好不容易熬出的头,别人什么心思,她只需要听语气就能分辨出来。

    知道管家看不起她,冷冷的抽回手,“不用了。”

    她今天是来找莫北丞的母亲的,却把老爷子考虑漏了。

    ……

    老爷子进了书房,直接走到落地窗边,斜睨着楼下被佣人搀扶着的陈白沫。

    她还在哭,整个人弱不禁风的像是一阵风就要吹倒似的。

    他们那个年代,最看不上的就是这种遇事只知道哭哭啼啼的女人。

    越看越生气,回头就拿着拐杖往莫北丞身上抽,也不伤人,就对着他最疼的地方抽。

    莫北丞硬生生的受了一下。

    腿弯了弯,在他撤回力道后,又站得笔直。

    老爷子用拐杖指着下面的人,“你知道陈白沫来干什么的吗?”

    “不知道。”

    莫北丞用舌尖顶了顶腮帮,心道:老爷子力气还真大。

    老爷子作势又要打他,被莫北丞避开了,有几分无奈的道:“爷爷,您就算要打,是不是要让我知道为什么。”

    这点痛,他还不放在眼里,但是他赶时间,想尽快处理完回去。

    老爷子瞪着眼睛,又是一拐杖抽过来了,“理由?想打你算不算理由?”

    莫北丞:“……”

    “算,你让我先打个电话,等一下让您抽个够。”

    他这么一说,老爷子哪里还抽的下去,‘哼’了一声,“皮糙肉厚。”

    莫北丞摸出手机打电话,“你让陈婶把陈小姐带到客厅休息。”

    再让老爷子看着,他今天都要被打废了。

    老爷子:“……”

    “我还真该将你打废了,什么时候学的嘴贫了。”

    他的三个孙子孙女,就属莫北丞的性格最闷,一板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