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33章 他要去找她

    莫北丞将资料夹往桌上一丢,“那就你去处理吧。”

    他现在也确实没心思去处理这些鸡毛蒜皮的人,其实,只要一想到南乔这几天可能遭受到的骚扰,他就恨不得将这个人给千刀万剐了。

    但是,他即使退伍了,骨子里还有军人情结。

    对着一个还没毕业的学生他能做什么,他什么都不能做,最多也就让乔瑾槐给他点教训。

    有人敲门。

    莫北丞双手插兜,单脚撑着地斜坐在办公桌上,“进来。”

    章助理一脸急色地推门进来,先是看了眼乔瑾槐,才道:“莫董,乔总,陈小姐正在接受媒体的采访。”

    乔瑾槐拧眉,从位置上站起来,拿了遥控板去开电视,“她接受媒体的采访干嘛?”

    章助理看了眼莫北丞的脸色,“陈小姐……”

    他迟疑了一下,“和太太有关。”

    莫北丞的目光骤然扫过来,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异常凌厉,像潜伏在丛林里的野兽,警惕,狠厉。

    章助理被他一个眼风扫得人都僵了,见乔瑾槐不停的换台,章助理急忙接过遥控板,“我来吧,乔总。”

    他的动作很快,直接找到直播的台,摁过去。

    屏幕上很快出现了陈白沫的身影,她穿着一件白色的民族风刺绣长裙,头发简单松散地编成了几个辫子。

    和她这身明显精心搭配过的装扮不同,她没化妆,脸色苍白,眼睛红肿,一副受尽委屈还努力维持平静的端庄模样。

    莫北丞眯了眯眼睛,从桌上下来,微微弯着身子,倚着办公桌的棱边。

    电视里。

    场面有点混乱。

    记者拿着话筒,将陈白沫团团围住,

    她穿着高跟鞋,被推攘得跌跌撞撞。

    乔瑾槐厌烦:“这群人还真是不依不饶了。”

    陈白沫这一看就是出门时被堵门口的记者给截住了。

    章助理尴尬,“……乔总,您别急。”

    记者握着话筒,费力的往前凑:“陈小姐,请问您当初和莫三少分手是因为神南乔的插足吗?”

    陈白沫:“……”

    “陈小姐,请您回答我们的问题,您和三少是和好如初了吗?”

    乔瑾槐看向始终不曾说话的莫北丞,微一拧眉。

    他们谁也不知道陈白沫会怎么说,南乔现在的名声已经够臭的了。

    “这件事,”陈白沫的声音透过周围纷乱的杂音,清晰的传入他们耳朵里,“也不能全怪沈小姐,当初如果不是我为了工作上的事跟北辰起了分歧,又一直倔强的不肯服软,也不会闹到今天这步。”

    她虽然没有明白直了的说是南乔插足了她的感情,但无论是语气还是和那副泫然欲泣的神情,都足以让人领会其中隐晦的意思。

    记者群里一片哗然。

    乔瑾槐又转头去看莫北丞,他半眯着眼睛抽烟,视线落在屏幕中陈白沫的脸上,眼睛里光影明灭,看不出具体的情绪。

    察觉到他的视线,莫北丞英挺的五官皱了皱,骂了句粗,“看电视就看电视,你他妈看我干嘛?”

    “……”

    乔瑾槐又转过去看电视。

    越看越烦。

    真想掷个遥控板砸死电视上这女的。

    妈的。

    嘴巴长了不说人话。

    闻着烟味,他的烟瘾也上来了,点了一支,缓缓吐出一口烟气:“你当初什么眼光?”

    莫北丞:“……”

    没听到声音,乔瑾槐又打算转头去看,刚侧了一点,‘砰’的一下,一支笔就正好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卧槽,”他捂着被砸的地方,看着滚落在地的黑色钢笔,“你用钢笔砸,想砸死我啊?”

    他扔的时候用了力。

    是真疼。

    脑子都是嗡的。

    乔瑾槐懒得看那女人的脸,抬手要关电视,莫北丞阻止了,“别关。”

    他紧紧咬了下后槽牙,将遥控板往茶几上一扔,“操他妈的。”

    他现在就想骂人,也顾不得陈白沫是不是莫北丞的前女友了,那女人,简直虚伪的要命。

    屏幕里,问答还在继续。

    乔瑾槐打了个哈欠,翘着二郎腿有一搭没一搭的踢着茶几,总归,他是不敢再回头去看某人了。

    “那陈小姐您还打算回美国吗?”

    陈白沫苦笑,“芭蕾舞是我一生的梦想,我曾经以为,我会在那个舞台上一直跳到我不能跳为止,但是现在,我已经没办法再回去了,我今天接受你们的采访,也是为了宣布——我正式退出芭蕾舞的舞台。”

    陈白沫是近五年来,国内唯一一个进入美国芭蕾舞剧团跳白天鹅的芭蕾舞者,在国内享有很高的声誉及地位。

    她当时断腿退出芭蕾舞团,并没有正式的诏告媒体。

    所以,很多人并不知道。

    只是内部圈子里有似真似假的消息传出。

    “那您和莫三少现在是重归于好吗?”

    这个问题。

    陈白沫笑得有点尴尬,她咬了咬唇,“我会一直等他,即便是将我另一条腿也折了,也不会后悔。”

    “陈小姐,您的意思是,你断了一条腿吗?”

    “这都是之前的事了,是我自己不小心,不能怪别人。”

    这种情况下,这个‘别人’说的是谁,大家都懂。

    莫北丞闭上眼睛,微微张嘴,懒散地吐了个烟圈。

    烟雾中,他的脸色晦暗不明。

    乔瑾槐关了电视。

    办公室里许久没有声音,章助理恭敬的退了出去。

    关上门,就剩下两个心思各异的男人。

    “瑾槐,我很后悔。”

    乔瑾槐一愣,‘后悔’两个字从莫北丞嘴里说出来,简直是破天荒的稀奇,“三哥,你后悔什么?”

    莫北丞未发一言,不意多说,掐了烟:“出去上班吧。”

    所以,乔瑾槐是被他从办公室里面赶出来的。

    至于那句我后悔了,后悔什么,他始终想不明白。

    后悔没彻底跟陈白沫断了才跟沈南乔在一起,还是后悔,当初跟沈南乔在一起。

    三哥的心思一向深沉,他猜不透,便只好作罢。

    莫北丞给南乔打电话,那边依旧提示,“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他哼笑一声,收了手机,又静静的点了支烟。

    这两天,烟瘾又大了,他估计是戒不了烟了。

    抽到一半,莫北丞拿起桌上的车钥匙,起身出去了。

    他要去找木子。

    他不能再放任沈南乔这么避着他了,她就是只乌龟,一遇到什么事情就缩回壳里,如果由着她,估计她要在那层保护壳里躲一辈子。

    他不是不耐烦等,只是不想为了这件事去等。

    他欠她一句解释。

    但是在解释之前,莫北丞必须要先弄清楚一个问题,所以,他去找木子。

    ……

    木子正在上班,突然被经理叫到办公室,还以为是自己平时的工作没完成到位,要受批评。

    但是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就算工作没做好,找她的人应该也是会计部的经理啊,怎么会是总经理。

    她怀着忐忑的心情敲开了经理的办公室门,一眼就看到了沙发上交叠着腿坐着的男人。

    实在是他的气场太强,所以,即便坐在不那么显眼的沙发上,也能让人一眼瞧见。

    她的脸色顿时就冷了下去,要不是她打通了蓝乔的电话,知道她没事,这几天她保不准要去将他给拆了。

    “经理,您找我有什么事吗?”她稳了稳情绪,看向办公桌后的微胖男人。

    “不是我找你,是三少有事找你。”

    木子当即甩了脸色往外走,看都没看沙发上的莫北丞一眼。

    他有事?

    除了打听南乔的事,他还能有什么事找她,现在这种状况,她觉得两个人暂时不联系挺好的。

    感情的事她也没办法插手,既然南乔不跟他联系,肯定是有自己的考量,新闻的事她本来就迁怒莫北丞,这会儿自然喜闻乐见。

    “木子。”

    经理见她连招呼都不打转身就走了,顿时觉得面子上挂不住,尴尬的看了眼莫北丞,“三少,抱歉,我员工不懂规矩,我这就马上……马上开除她。”

    他弄不清楚莫北丞和木子是什么关系,刚才见他一脸冷淡,他才敢那样说,见莫北丞皱眉,他急忙改口,试探性地问,“我去把她再叫回来?”

    “好。”

    “……”

    已经到门口的木子又被叫回去了。

    莫北丞掀眸,看了眼还杵在一旁的经理,“我跟她有点事情要谈,不知道能否借用一下王经理的办公室。”

    “没问题没问题,三少您要用尽管用。”

    经理替他们拉上门,出去了。

    莫北丞起身,将百叶窗升起,没了遮挡,和外面的格子间只是一层透明玻璃隔着。

    两人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看在眼里。

    既隔音,又不至于落人口舌。

    他走到沙发前,倾身掐了烟,“坐。”

    “你到底找我干嘛?”

    木子一句话都不想跟莫北丞多说,更没有坐下来促膝长谈的打算。

    有些烦躁的看了他一眼。

    “给沈南乔打电话。”

    木子无语,嘲讽:“你不是连她的号都没了吧?还让我跟她打电话。该不会是跟前任旧情复燃,删黑名单的了吧。”

    “她手机关机。”

    “都关机了我还怎么打,我又不是神仙。”知道他给南乔打过电话,木子的语气缓和了些。

    莫北丞掀眸:“唯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