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48章 南乔,嫁给我

    屏幕空白了几秒,便开始播放照片。

    摩天轮前面就是个巨大的led屏,周围没有灯,屏幕就越发的清晰。

    照片里的人是她,南乔转头去看莫北丞,以及——身边的这个男人。

    照片的背景有街道,电影院,餐厅,咖啡馆。

    所以,那段时间她觉得有人在跟踪她,是真的有人在跟踪她。

    照片播完,led屏灭了。

    整个游乐场笼罩在一片漆黑中。

    南乔微笑,“三哥,谢……”

    话没说完,她便看到不远处的黑暗中有一点亮光升起,然后是第二点,第三点,接着越来越多,白色的光点缓缓升到半空。

    将整个夜空都染得一片璀璨。

    南乔:“那是什么?”

    莫北丞皱眉,想了想,“无人飞行机吧。”

    这是南乔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无人飞行机,场面——她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眼前的画面,壮观、瑰丽、炫目……无人飞行机上升到一定的高度后,便停止了上升,开始在空中编排各色的造型。

    一对男女从形同陌路,到牵手、拥抱、亲吻。

    男人牵着女人的手,单膝跪地,右手举高。

    灯灭了。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震撼了,许久无声。

    短暂的黑暗后,灯亮起,显示出一行字。

    南乔,嫁给我。

    莫北丞抬手,摁了摁眉心。

    摩天轮逼仄的轿厢中,莫北丞单膝跪地,从西装裤里拿出一个暗红色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简单的镶钻的圈戒。

    映着无人飞行机的灯光,闪闪发亮。

    “南乔,我们结婚。”

    南乔抿唇,不感动是假的,即便不再青春年少,对浪漫的事,女人都有种天生的向往。

    “恩。”

    莫北丞拿出戒指给南乔戴上。

    摩天轮重新启动,缓缓下降,整个游乐场又重新亮起了霓虹,无人飞行机也开始有秩序的缓缓降落。

    像一场,华丽的花瓣雨。

    “这点子,谁想的?”

    她直觉,以莫北丞的性子,是不会想出这种招数的。

    莫北丞抬了抬额头,有些无奈道:“言瑾之,我给了他一张卡,是他策划的。”

    “……”

    见南乔不说话,莫北丞道:“生气了?抱歉,我……”

    “没有生气,如果真是你策划的,我可能会……再考虑一下。”

    莫北丞:“……”

    他失笑,扣紧南乔的手,食指摩挲着她食指上的戒指,小小的。

    南乔突然看到有什么东西从天空落下,在眼前一闪而过,她抬眸去看——是花瓣。

    无数白色的玫瑰花瓣从天上落下来,渐渐铺满了地面。

    南乔:“……”

    莫北丞:“……”

    底下,一片沸腾。

    口哨声、叫好声,严重破坏了这一幕的唯美。

    南乔:“看来,言瑾之的特长不是当医生,而是婚礼策划师。”

    今晚这场盛大的求婚,不知道要俘获多少女人的心。

    从摩天轮上下来,言瑾之、商荠、乔瑾槐、木子、南乔的父母、莫北丞的二哥、大姐一家,甚至在美国的季予南和时笙都在。

    围观的人群被保镖拦在外面,只能拿着手机拍照。

    时笙跟南乔拥抱了一下,道:“为了见证你的幸福,你们家三哥还给我们定了来回的机票。”

    “谢谢你能来。”

    “南乔,这绝对是我看过的最豪的求婚现场,那么多无人机、专业的飞手,还有直升机,得多少钱?”

    木子哀怨,“你让我们这种普通人怎么活?这辈子估计都结不了婚了,光求婚这一条,就被pass掉了,这叫,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言瑾之见莫北丞迟迟没有动静,朝他挤了挤眼睛:求婚啊,单膝跪地,拿戒指啊。

    莫北丞扣住南乔戴戒指的那只手,往上抬了抬,正好让他看见。

    言瑾之失望:“三哥,你怎么不照着剧本走,我这场花瓣雨不是白浪费了吗?亏我还动用了直升飞机。”

    他还想看三哥跪地求婚是什么表情呢。

    “砰。”

    半空中,烟花炸开,刹那芳华。

    莫北丞看向言瑾之,拧眉:“还有完没完?”

    言瑾之急忙摇头,“这绝对不在我的策划之内,我没那么俗,现在谁追女人还用烟花啊。”

    商荠冷笑:“这个我可以作证,他一向不走寻常路,别人拿花,吃烛光晚餐,他是拿把刀将自己的手戳个对穿,献血横流。”

    众人哄笑。

    乔瑾槐看了眼腕表,“十点了,游乐场的烟花表演。”

    一行人从游乐场出来,难得聚这么齐,便一致决定换个地方喝两杯。

    地点定在皇家一号。

    陈晴和沈舰闫作为这群人里唯一的长辈,自然跟年轻人闹不到一块儿,陈晴拉着南乔的手,慈爱的拍了拍她的手背:“你们去玩,我和你爸就不去了,南乔,我的乖女儿,你会幸福的。”

    “恩,谢谢妈。”

    上了车,陈晴的目光一直看着后视镜,镜子里,南乔被莫北丞揽在怀里,身影越来越小,直至不见。

    她叹了口气,感慨:“老沈,当初我让陆焰和母亲和弟弟离开,是正确的,南乔跟莫北丞在一起,很幸福。”

    “恩,所以,你就放心吧,别整天替她操心。”

    皇家一号。

    莫北丞点了两杯鲜榨的橙汁,被季予南揶揄:“你这是结婚,还是出家当和尚?来这种地方叫鲜榨橙汁,你也好意思开口?”

    “特殊情况,戒烟戒酒。”

    这话,已经够直白了。

    ……

    回到浅水湾已经很晚了,南乔靠着座椅睡着了,他打开副驾驶的门,将南乔从车里抱出来。

    垂眸,正好看到她手指上闪烁着灼灼光芒的钻戒。

    莫北丞微微弯唇,心里因为这一点亮光顿时被一种满胀的暖意充斥着。

    “南乔,以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

    从今以后,他们之间没有算计,没有陆焰,没有陈白沫。

    沈南乔是完完全全属于他莫北丞的。

    上了台阶,他曲起一条腿,膝盖顶着门,腾出一只手摁密码。

    这一折腾,南乔就醒了。

    见莫北丞抱着她,“怎么不叫醒我?”

    “看你睡得这么熟便没叫你,再睡一会儿,我抱你上去。”

    “醒了,睡不着了,”南乔从他身上下来,从鞋柜里拿了拖鞋换上,“有点饿了。”

    “现在?”他看了眼时间,“想吃什么?”

    “面。”

    这么晚了,煮面是最快的。

    “我去煮,你在沙发上躺着休息一会儿。”

    “一起吧,两个人速度快点。”南乔是真的饿了,晚上吃的意餐,不怎么合胃口。

    再加上她今天胃难受,就更是没胃口了。

    其实没什么需要帮忙的,葱姜蒜和蔬菜都是桂嫂洗好切好,用保鲜膜封好放在冰箱里的。

    南乔说要帮忙,他也没拒绝。

    “恩。”

    还真没什么南乔能帮得上忙的,莫北丞娴熟的煎了蛋,加水煮面,将桂嫂切好的调料放在碗里。

    南乔倚着吧台看他。

    他穿着白色衬衫,袖口卷到手肘,领口的扣子解开了两颗。

    举手投足间,处处透着禁欲的性感。

    被南乔用这种赤裸裸的目光瞧着,莫北丞有些绷不住了,抬眸,“还想不想好好吃面?”

    “想。”

    “那就乖乖的,要不把眼睛闭上,要不转过身去。”

    南乔:“……”

    她乖乖地背转过身,莫北丞煮面很快,他端着碗,“出来,吃面。”

    南乔跟着他出了厨房。

    吃完面,南乔起身准备收拾碗筷。

    莫北丞扣住她的手,“明天等桂姐来收拾,很晚了,上楼,睡觉。”

    说完,他干脆直接弯腰将南乔抱起来。

    上了楼,南乔被莫北丞放在床上,男人俯身亲吻她的唇,“南乔,既然准备要孩子,我们选个时间把婚礼办了吧。”

    南乔身子一僵,有些惊讶的睁开眼睛,“三哥……”

    莫北丞撑起身子,将她散乱的头发别到耳后:“抱歉,我保证,这次不会再发生像上次婚礼的事。”

    ……

    翌日。

    剧组的化妆室。

    ‘啪’的一声。

    陈白沫疯了一样的将鼠标扔在地上,桌上装水的杯子被她打翻了,大半杯水都倒进了电脑的键盘。

    屏幕闪了两下,彻底黑了。

    “啊,”陈白沫歇斯底里地抱着头大叫,疯了一般的开始砸东西,化妆师和助理都被她这副癫狂的模样吓得不敢动弹,“出去,统统给我滚出去。”

    莫北丞居然跟沈南乔求婚了,还是以这种高调的方式。

    这不像他。

    以他的性格,做不出这种事,用这种张扬的方式向全世界宣布他和沈南乔的关系。

    但视频里的男人,分明是他。

    无论是五官轮廓还是神态表情,都是莫北丞独有的。

    他牵着沈南乔的手从摩天轮里出来,光彩炫目的无人机、漫天的花瓣雨、璀璨耀眼的烟花。

    这些,完全不像他的风格。

    莫北丞以前,从来没这么对过她。

    哪怕一点点,都没有。

    自己在他身上找不到安全感,只能拼命的工作,想用傲人的工作吸引他的注意力,让他为有她这样的女朋友而骄傲。

    但是没有,他没有因为她的成就而骄傲。

    反而越吵越凶,也渐行渐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