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60章 那句话什么意思

    季予南推门进去,便看到慕清欢坐在沙发上看杂志,灰蓝色外搭配酒红色的长裙,大卷的头发披在肩上,前面的头发被她用小发卡别到了后面。

    他淡淡的问:“你怎么来了?”

    慕清欢抬头,拢了下两侧垂落下来的头发,看到走进来的季予南,笑着站了起来,“我刚好在附近商场逛街,便来看看你。”

    季予南点了点头,没有朝她的方向走过去,而是径直走到办公椅前坐下。

    拉开抽屉,从里面掏出一包烟,低头点了一支,“恩。”

    “予南,”慕清欢的模样看着有几分欲言又止,季予南挑眉,肆意她继续,“我们和好吧。”

    季予南进去时没关门,时笙端着咖啡走到门口就正好听到这么一句,她的手抖了抖,又恭敬的退后两步,没再进去。

    季予南之前和慕清欢有过一段,但后来分了。

    据说八卦说,是出现了……第三者。

    徐琰看她端到门口又退出来了,八卦的朝她挤眼睛,“怎么了?在拍激情戏?”

    时笙将其中一杯咖啡给他,煮了半天,不能浪费了。

    “上班就上班,哪这么多话。”

    其实时笙也八卦,但分人、分时间,比如上班时间就绝对不八卦老板,私下在南乔面前,早将他骂的狗血淋头了。

    “亏我还在季总面前帮你求情,早知道任你自身自灭算了。”

    人情果然不能随便欠。

    时笙想了想,长话短说:“刚长出来的回头草又要被马啃了。”

    徐琰刚准备笑,连动作都做好了,结果眼睛一瞟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季予南,吓得差点没将杯子里的咖啡泼出来。

    他尴尬的咧了咧嘴:“季总。”

    季予南的视线却没有看他,而是落在他旁边的时笙身上,眉目深寂。

    时笙觉得自己死定了。

    她哀怨的看了眼身侧的徐琰——扫把星。

    季予南的唇角绷直,慕清欢从他身后出来,从神态上看不出什么,“予南,我先走了。”

    “我送你。”

    “不用了,我开了车,你工作吧。”慕清欢笑的很勉强,说完后,很快低下头擦过他的身子走了。

    季予南也没勉强,慕清欢走后,他说了句‘你进来,就转身回办公室了。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时笙知道这话是对她说的。

    徐琰这个时候还是很仗义的,“要不我去跟季总解释解释?”

    时笙现在还在季总的黑名单里,上班时间聊聊八卦最多也就被批一顿,遇上季总心情不好被扣扣奖金,但这事落在时笙身上就不好说了,万一真叫她打包滚蛋,他的罪过就大了。

    “好,如果季总真的误会了,你去解释。”时笙痛快地应下了。

    徐琰:“……”

    身为中国人,不能表面礼让一下?

    时笙进了季予南的办公室,男人正坐在沙发上抽烟,半眯着眸子,衬衫的纽扣解开了几颗,领带松松垮垮地挂在脖子上。

    “季总。”

    季予南倾身,在茶几的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一个女人在什么情况下会找前男友和好。”

    “可能当他是冤大头,”时笙心里这么想,一时口快便说出来了。

    慕清欢家境不好,偏偏又选择了一个难出头又费钱的大提琴专业,这几年的学费都是季予南替她出的。

    这点钱季予南根本不在乎,但偏偏慕清欢性子敏感又小气,自尊心还强,为这事一直跟他闹别扭,两人闹别扭的次数比她去医院看她妈还勤。

    季予南抬眸看她。

    时笙:“也可能是旧情未了。”

    “滚出去。”

    时笙:“……”

    她从季予南的办公室退出来,被站在门口的徐琰吓了一跳,“你站在这里干嘛?”

    “等你呼救。”

    ……

    下了班,时笙去医院看她母亲。

    请了护工照顾,擦澡、换衣服这类的事都不需要她做,去也只是陪着母亲说说话。

    她给护工带了点中国的特产,是这次徐琰的女朋友带过来。

    护工很兴奋,“谢谢时小姐。”

    “这段时间麻烦你了,该说谢谢的是我才对。”

    护工出去后,时笙给妈妈的翻了翻身,从背心往腿部轻轻的锤着,“妈,你再不醒来我都要老了,到时候出去,别人都要说我们是姐妹了。”

    “医生说你的身体好多了,说不定下一秒就睁开眼睛了,你再努点力,好不好?”

    “你还没告诉我,你一直在找的东西是什么呢。”

    说了一会儿话,又读了一篇鲁迅的散文,时笙才替妈妈掖好被子离开。

    娱乐会所那份兼职肯定是不能做了,但她需要钱,哪怕季氏有明文规定不能兼职,但她还是必须要再找一份。

    到家后,时笙在网上找了一圈,没看到合适的,倒是看到了季予南发给她的那份账单。

    清洁车子?

    时笙实在想不起她什么时候弄脏了季予南的车子,还需要花费这么高昂的清洁费。

    她给季予南打电话,“季总,抱歉这么晚打扰您。”

    “……”那边沉默了几秒,语气不太好,“知道打扰就别在下班时间打电话。”

    “……”

    时笙好想爆粗。

    “抱歉,我想问您车子清洁费是怎么回事?”她想到那天在酒店醒来时弄得一团糟的衣服,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还是试探性的道:“我帮您清理行吗?我没钱支付账单。”

    听筒那边沉默的时间比之前要长,“过来。”

    “啊?”

    “长岛。”

    电话断了。

    时笙披了件外套出门,打车去了长岛。

    保镖没拦她,时笙站在季予南的别墅面前,抬手摁了摁门铃。

    片刻之后,门开了。

    门后没人。

    别墅里每扇门都是可以电子操控的,时笙也没有惊讶,套了鞋套上了二楼。

    季予南的卧室门没关严,走近了,时笙闻到一股淡淡的酒味。

    她敲了敲门。

    “进来。”

    时笙推门进去,房间里没开灯,但能从窗外透进来的模糊光线中大致看清房间里的场景。

    季予南坐在沙发上,质地精良的纯黑色西服和白衬衣,阴影中,体型修长挺拔。

    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瓶开了的红酒。

    时笙想开灯,又怕他不高兴,“季总?”

    “会做饭吗?”

    “……会。”

    但她做的都是中国菜,牛排之类的不会,季予南从小在美国长大,估计吃不惯。

    “恩,熬碗粥吧。”

    这个点专程让她打车过来给他熬粥?他是不是脑子有坑。

    见时笙杵在门口没动,季予南皱着眉动了动身子,“抵汽车的清洁费。”

    “好。”

    像是怕他反悔,时笙动作迅速的转身下了楼。

    季予南看着空无一人的门口,嗤笑,“现实的女人。”

    时笙来过很多次,下厨却还是第一次。

    她熬了海鲜粥,想到那笔钱的数目,又做了几样清淡的小菜。

    做好已经十点多了,时笙将厨房收拾好,摘了围裙,把饭菜给季予南送上去。

    房间里的窗帘已经拉上了,没开灯,里面一片漆黑,能听到浴室里传来的水声。

    “季总?”

    水声停了。

    “开灯。”男人的声音听起来也像是氤氲了水汽,沙沙的,很醇厚。

    时笙开了灯,将饭菜放在茶几上,桌上的红酒已经喝完了,她起身时看了眼上面的logo,暗自咂舌。

    季予南从浴室里出来,一身水汽,连漆黑的短发上都泛着水汽。

    上半身光裸,肌肉线条紧绷而匀称,肌肤是性感的小麦色,腰上松松垮垮的裹着条白色浴巾,兜出的弧度很明显。

    时笙面色无异,“季总,粥熬好了,我先回去了。”

    季予南看了眼桌上奶白色的海鲜粥,洒上葱花,光是闻着味都觉得香,炒的几份小菜看着也很有食欲。

    他坐下来,拿了餐具开始吃,动作很优雅,半点不显得狼吞虎咽,“把床单换了,衣橱里有洗好的。”

    时笙:“……”

    她咬了咬唇,心不甘情不愿的走过去换床单,从衣橱里随便拿了套出来,连花色都没看就直接铺开准备换。

    刚握住被罩的一角,季予南道:“我不喜欢这套。”

    时笙有点恼,却又不得不压下情绪:“季总,现在是下班时间,换床单被套不在我的工作范畴,麻烦您下次跟钟点工讲您的喜好。”

    她低头开始套被子。

    季予南没再说什么,沉默的吃饭,他本来就没什么胃口,空腹喝了酒导致胃疼,才会让时笙过来给他做饭。

    他吃了几口后放下餐具,起身走到时笙身后,“你今天下午那句话什么意思?”

    时笙正在专心致志的装被子,被他突然出声吓了一大跳,急忙转过身来,哪料季予南就站在她身后,两人距离极近,她甚至能闻到他的呼吸里被薄荷味掩盖的并不明显的红酒味。

    她条件反射的退后一步,小腿抵着床沿,直接就坐下去了。

    “哪句话?”

    “回头草,马。”季予南会中文,但仅限于普通交流,现在流行的一些网络词语或歇后语便不懂了。

    时笙:“……”

    她垂下睫毛,眉头微微蹙着,这话,她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

    季予南拧眉,不耐烦了,“说。”

    “夸您呢,说您长得帅,喜欢你的女人很多,草,很多的意思。”她伸手比划了一下,“一片草,喜欢你的女人。”

    季予南:“……”

    这女人当他蠢?她当时那个表情和语气,是夸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