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61章 扣五百

    季予南眯起冷淡得有些透明的眼睛,想抽烟,摸了摸身上,才发现自己裹着浴巾:“你缺钱?”

    “恩。”时笙继续转过身装被子。

    “陪我一晚,价钱随你开。”

    时笙正在拉被套的拉链,闻言,差点卡到手。

    她回头,像看怪物一样盯着他:“你什么意思?”

    季予南又不耐烦的拧了下眉,他今晚心情不好,时笙刚来就感受到了。

    但这关她毛线事。

    “陪我睡一晚,”男人凌厉的眉毛微微挑起,“还是说,需要我说的再直白一点。”

    时笙一愣后,咬了咬唇,疼痛让她找回了点理智,才没有将手里的被子扔他脸上。

    她微微一笑:“不知季总以什么身份提这个要求?”

    季予南看着她,沉默半晌,“你想什么身份?”

    时笙作为季予南的秘书,每次应酬都免不了要挡酒,被调戏也是常有的事,在这种事上,她有应对的方式。也早就过了冲动的年纪,不会蠢到直接跟他闹翻,除非,她不在季氏上班。

    她咬牙道:“季总,您大概喝多了,我先回去了,您早点休息。”

    床单还没铺,但她一分钟都不想再呆下去了,她怕会忍不住直接将季予南按在床上暴打一顿。

    妈的,混蛋。

    白长了一张衣冠楚楚的脸。

    难怪慕清欢要跟他分手,简直不要脸的禽兽。

    季予南说那话完全是一时冲动,今天慕清欢突然提和好,不可否认,让他的情绪波动了。

    但这份波动被时笙一句‘冤大头’直接给浇灭了,留下的是不甘、愤怒、枯寂……阴暗负面的情绪。

    他没想要真的对时笙做什么,即便她答应,他也最多只是给她一笔钱将她打发了,但男人就是这样,如果她同意,他不会对她怎样,但她拒绝——那点不甘,便足以燎原。

    擦肩而过时,季予南扣住她的手:“不是缺钱?既然慕清欢能将我当冤大头,你也可以,恩?支票就在那里,数字你自己填。”

    时笙怒极反笑,用力的将被他握住的手从他掌心中抽出来,毫不掩饰脸上的厌恶:“我对冤大头都是有条件的,你,抱歉,我看不上,怕得病。”

    这么随意的男人,不知道会不会有艾滋。

    想到这,她本来要直接走的,但又抬起手,仔仔细细的看了圈被他握过的手腕,直到确定没有破皮,才放心了。

    季予南:“……”

    他被她的动作刺激得酒气上涌,太阳穴两侧突突的跳动,咬着牙攥住她的肩膀,“你什么意思?”

    “嫌弃你有病,看不出来吗?还是要我再做的更明显一点?”时笙拍开他的手,‘啪’的一声,男人的整片手背都红了,足以可见她用了多大的力气,“季总这么有钱,还是留着去治病吧,别病入膏肓还没人继承遗产。”

    时笙头也不回的走了。

    季予南顶了顶后槽牙,伶牙俐齿。

    这性格,真辣。

    以后也不知谁这么倒霉娶了她。

    他看着桌上还剩一半的粥,淡淡地笑了笑,放空地靠进了沙发靠背,点起一支烟,慢慢的抽。

    …………

    时笙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了,别墅区打不到车,她不得不走很长的一段路。

    昏暗的灯光照在破旧的房子上,折射出长短不一的影子,有几个喝醉的人坐在墙角絮絮叨叨,时笙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那条路是她回家的必经之路,之前就有单独的女孩被几个醉酒的人轮番强奸的事,当时在这一片闹出很大的动静。

    时笙站在一处阴影里等了一会儿,那几个人也没有走的意思,连说话声音都没了,好像睡着了。

    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过去了。

    这地方呆的越久越容易出事。

    她轻手轻脚的从那几个人面前走过,其中一个人突然动了一下,吓得时笙差点没有直接拔腿就跑。

    但那人只是砸吧着嘴巴嘤咛了几句,说的是她听不懂的语言。

    幸好只是动了动身子,没有什么其余的举动。

    时笙一路小跑着去了她所住的单元楼,一边上楼梯一边低头在包里找钥匙,好不容易找到,一抬头,就看见一道黑影站在她的门口。

    走道的声控灯坏了,昏暗中,一点猩红忽明忽暗。

    “呀。”

    她吓了一跳,差点跳起来。

    “是我,别叫。”

    听到熟悉的声音,时笙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唯安,你吓死我了。”

    “你也知道害怕?”黑暗中,唯安翻了个白眼,灭了烟朝她走过来,“你说你,一个单身女孩住这种地方,还这么晚回来,心有多大?灯坏了也不知道买个灯泡来换换。”

    他每次来都要数落一番,时笙已经习惯了。

    她用手机的电筒照明,开了门,“你怎么来了?”

    唯安在费城,和她不在一个城市。

    他来这里,肯定有事。

    “还能有什么事?某个祖宗呗。”唯安双手一摊,耸了耸肩,“乔要回国,你帮我劝劝她,她现在的状态回国,简直是自寻死路。”

    时笙这几天烦心事多,没打电话问唯安南乔的状况,乍然听到说南乔要回国,愣了愣,“怎么了?”

    然后她想起之前南乔跟她说过的事,“哦,她决定了啊,回去也好,她现在状况是不太好,但是在这里你也治不好她,不如让她回去了了心里的执念,说不定就不药而愈了。”

    被人质疑能力那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唯安冷笑,“不药而愈,你当是拍电影呢,镜头一转就好了。”

    时笙:“……”

    她没精力跟唯安争论。

    明天还要上班,她现在困的只想赶紧洗漱完躺下睡觉。

    “你是走还是进来睡?”

    时笙看着他,灯光下,她的眼睛是黑棕色的,头发扎成马尾,穿着一身职业套装。

    身后,是颇有年代感的家具摆设。

    画面美丽的像一幅静止的油画。

    只是隔壁正浑然忘我的叫床声破坏了这份美感。

    唯安皱眉:“你这里能睡人?”

    “听习惯了就能睡了。”时笙耸了耸肩,好像并不觉得有什么。

    唯安气馁,“你还是女人吗?”

    “你眼睛瞎了?没看到有胸?”说完,她不再理会唯安,抬手准备关门。

    唯安挡住她,走了进去。

    他是匆忙赶来的,哪知时笙没在家,他一直站在门口等到现在,这么晚了,他也不想费心去找酒店了。

    “我去洗个澡,你看会儿电视,家里没酒,只有白开水,你要是想喝出了门没多远有个24小时的超市,自己去买,不过只有一般的啤酒。”

    时笙去洗澡,客厅里就剩下唯安一个人,安静后,旁边的叫声更显得高亢。

    唯安走到浴室门口,这里声音勉强小一点,他问:“你就没点反应?”

    里面传来水声。

    “你想象一下两个超200斤的胖子抱在一起,除了肉,你还能想象出其他勾起你欲望的画面吗?”

    唯安:“……”

    “时笙,你心理有问题,正常人……”

    “你觉得你站在浴室门口偷听一个女人洗澡的行为没问题?”时笙不想听他长篇大论他的专业知识,她觉得,每个人有了烦恼后心理就都有问题,只要不病入膏肓就不用治。

    唯安:“……我是无聊跟你聊天,思想这么龌蹉。”

    时笙真的是困了,洗了澡出来,跟唯安道了声晚安就直接睡了。

    早上被闹铃吵醒时唯安还在睡,他一个一米八几的男人缩在她家里那个破旧的小沙发里,手和脚手吊在半空,看着可怜的紧。

    身上盖的薄毯掉在了地上。

    她捡起来,重新铺开盖在了他身上。

    ……

    ———————————

    【免费阅读最新完整版】

    ↘手机上百度↙

    ↘搜索↙

    ↘我↙

    ↘的↙

    ↘书↙

    ↘城↙

    ↘网↙

    ———————————

    时笙住的地方离公司有点远,因为赶时间,她早上很少在家做早餐,都是在公司楼下随便买一份去休息室吃。

    她拧着早餐等电梯时,正好看到季予南从大厅的旋转门走进来,徐琰跟在他身后,看到时笙,朝她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时笙淡淡的笑了笑,算是回应。

    她的视线在季予南面上一扫而过,往后退了退,低头,随着众人道:“季总。”

    她不太敢直视他,生怕昨晚的事被他记恨上了,给她穿小鞋。

    总裁专属电梯在里面。

    季予南面色无异的掠过她,时笙舒了口气,却见男人走了两步后又停了下来,回头,扫了眼拧着早餐的几个人,然后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你们这是打算带上去上班时间吃?”

    带早餐的几个人:“……”

    是的。

    现在上去,打卡,正好赶上上班。

    开完会之后在茶水间吃。

    以前也是这样的,季予南碰到过几次,但从来不管,如今突然问起,虽然是心知肚明,但没人敢直接了当的说出来。

    被他扫了一眼,纷纷低下了头。

    “从今天起严禁在公司吃早餐,”他的目光落到时笙身上,“时秘书作为我的秘书,公然在上班时间吃早餐,给公司其他员工树立了非正确的表率,扣五百,等一下去财务部开罚单。”

    时笙豁然抬头。

    五百。

    够她还最少的一比账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