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64章 你们在干嘛

    第264章 你们在干嘛

    掌心里全是汗,连装菜的袋子都快要拧不稳了。

    不时有护士推着仪器进去,又急匆匆的出来,时笙想问问里面的情况,但每次还没等她开口,眼前就已经跑的没人了。

    手机一直再响,她没接,直接关成了静音,连来电显示都没看。

    医院里很冷,气温比外面还要沁人些。

    但时笙完全感觉不到,背心里甚至还热出了一层汗。

    也不知过了多久,病房的门终于打开了。

    医生从里面出来,摘下口罩,微笑的朝见到他便立刻迎上来,却又不敢开口问的时笙点了点头,“已经抢救过来了,时小姐你不用太担心。”

    时笙顿时心里一松,感觉一直紧压在胸口的那只手撤开了,大量的新鲜空气涌进来,充斥着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身上的力气像被抽干了一样,双膝一软,颓然无力的坐在走廊的塑料凳上。

    她捂着脸,忍不住呜咽了几声,近乎语无伦次的说着‘谢谢’。

    除了家里刚出事的时候,她还没有这么惊慌过。

    医生能够理解她的心情,安抚了两句就先走了!

    他们来得快也去得快,没几秒钟病房里就只剩下一个留下观察的护士了。

    她手里拿着病历表,看了看时笙,有几分抱歉的道:“时小姐,非常抱歉,我知道现在跟你说这些不是合适的时机,但您确实已经欠了太久的医疗费了,如果您再没有办法偿还前两个月的账单,我们将停止治疗。”

    时笙抬头看着她,苍白的脸有些僵硬,妆也有些花了。

    护士:“抱歉时小姐,这是医院高层商量后给出的结果。”

    “我会还的,拜托再给我几天时间。”她的声音沙哑,却干净利落。

    “我们院长为您争取到了三天的延迟。”

    “谢谢。”

    对方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没有当场赶他们出去。

    时笙站起来,“我现在能进去看我妈妈吗?”

    “可以,但是别呆太久的时间,病人刚抢救过来,需要休息。”

    “好。”

    时笙进了病房,护士小姐体贴的替她关上了门,“我就在门外,有什么可以叫我。”

    “谢谢。”

    母亲戴着氧气罩,呼吸很浅。

    她不敢走近了,怕将自己的负面情绪泄露给她。

    医生说植物人也是有意识的,只是醒不过来而已。

    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且骨头凸出的母亲,时笙的眼泪一下就掉下来了,她不知道是不是该像别人安慰她那样去安慰自己,觉得母亲走了对她而言也是一种解脱,这样躺着不吃不喝,只靠着营养液生存太痛苦了。

    但痛苦又怎样,只要妈妈还在,还有呼吸有温度的躺在那里,她就还是活着的。

    清醒只是迟早的事。

    时笙没办法用那么轻描淡写又冷漠的理由安慰自己。

    她不是妈妈,不能她觉得痛苦便认为妈妈也同样痛苦,她可能也在努力的醒过来,只是差一点时间而已。

    就算是痛苦,就算是不想活下去,那也要等妈妈醒过来亲口告诉她。

    不然她不甘心。

    所以,现在必须要去筹钱。

    她要让妈妈醒过来。

    ……

    时笙出了医院,三月底四月初的风已经不刺骨了,但还是冷,从敞开的衣领灌进去,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抬手将衬衫最上面的两口扣子扣上。

    有些茫然的看着医院门口不停冲出水柱的喷泉,这阵冷风浇灭了她的雄心壮志。

    医药费是笔不菲的数目,公司里的同事都是点头之交,而徐琰三个月前才借了一万美金给她。对方现在准备结婚,在打算买车、买房、备彩礼,但从来没开口让她还过。

    她不能将对方的心地善良当成理所当然。

    但不去找徐琰,她还能找谁呢。

    南乔?

    她跟家里闹翻,陆焰出了事,她又生着病,半点不比她轻松。

    ****

    季予南站在阳台抽烟,暖色的灯光下,连同他身上的黑色睡袍都被衬出了几分暖色。

    背影挺拔,隐隐透出几分孤傲的气势。

    他眯了下眸子,视线落在不远处一道朝着这边跑过来的人影身上,隐约觉得有些熟悉。

    等走近了才看到是时笙。

    她穿着工装,挽着的头发因为跑步散落了一些,脚上踩着一双细跟的高跟鞋。

    时笙跑得很急,完全没注意到站在二楼阳台的季予南,到了门口,几乎是扑过去按的门铃。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

    电子门禁对话器上出现了时笙的脸,一边的眉毛蹭掉了,眼线也花了。

    季予南:“……”

    时笙每次在他面前都是妥帖精致的,除了上次喝醉酒之外。

    男人的薄唇紧紧抿着,居高临下的看着楼下不停摁门铃的狼狈女人。

    他不准备开,以时笙和他的关系,这个点,在没有打过电话的前提下以这样的状态出现在他们口,已经是越界了。

    她这副模样来找他,总不会是为了公事吧。

    时笙平时一贯懂得分寸,若按第一次没人开绝对不会再按第二次,季予南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才不为所动的站在阳台上看着她在楼下按门铃。

    但今天这个懂分寸的女人一反常态的任性,她不停地按门铃,颇有季予南不开门,她就一直按下去的架势。

    隔壁客房的慕清欢被吵醒了,听到门铃一直响,以为是季予南没听见,准备去楼下开门。

    门禁只有主人房和楼下客厅有。

    打开门,却见隔壁门开着,季予南拧着眉站在门禁前,却迟迟没有开门。

    慕清欢心里一紧,“予南,谁啊?”

    不开门。

    这不像季予南的作风。

    “你怎么醒了?”季予南回头看她,眉眼间还笼着一层戾气,对她说话的语气却是截然不同的温柔,“去睡吧,我让时秘书给我送份文件,吵醒你了。”

    “好。”

    慕清欢满心疑惑,却还是乖乖的回了房间。

    季予南没反对她的接近,却也没给她准确的答复。

    那晚他拒绝了。

    最后虽然也上去了,却是因为她说隔壁每晚都有奇怪的声音,但并没有对她做什么,只在客厅的阳台站了一晚。

    楼下,时笙还在摁门铃。

    她也不知自己哪来的自信,觉得季予南会借钱给她,也许人在绝望的时候,一丁点儿希望都会被无限放大。

    就比如现在。

    最终,季予南还是开了门。

    时笙连鞋子都没换就直接上了二楼,季予南的卧室门开着,她握着门把,目光灼灼的盯着房间里,只穿了一件睡衣的男人。

    “季总,”她像是一路跑过来的,在楼下按了这么久的门铃气息都还在喘,“您那天说的话还算数吗?”

    季予南拧眉,显然是想不起他给过时笙什么承诺了。

    时笙也不等他发问,直白道:“前晚,就在这间房,你说只要我陪你睡一晚支票上的数字随我填,这话还算数吗?”

    季予南:“……”

    那话本来就是他一时性起脱口而出的,当时都没那方面的冲动,现在又怎么会因为这么一句暧昧的话而产生冲动。

    所以,他只是不耐烦地拧了一下眉,拿起桌上的手机准备拨号,“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时笙都来这里了,又怎么可能就这样轻飘飘的折回去,换句话说,如果不是走投无路,给她再大的胆子她也不敢冲到这里来和季予南扯上私人关系。

    哪怕只是床上难舍难分下床穿衣滚蛋的这种。

    那天晚上的话,大家都是成年男女,有多少真假在里面大家都心知肚明。

    她也知道今晚这一出过后,以季予南的性格,绝对不会允许她再继续当他的秘书,所以明天起她得重新在找工作。

    但只要解决了妈妈的医药费,她即便每天只能做兼职,也能生存。

    季予南掀起眼皮,淡漠的开腔,:“时笙,我可以当你今晚没来过。”

    “我已经来了。”

    季予南看着站在门口的女人,她抬脸看他,眼眸很黑,看不出情绪,但白净的手指却因为紧张紧紧的握着门把。

    他居然生出了几分泄气。

    “你给我……”

    ‘滚出去’三个字还没说完,时笙却已经咬了咬牙,冲过来一把抱住他了。

    那架势,不像是投怀送抱,更像是抱了颗炸弹要炸碉堡。

    “季总,反正你也要找女人,做生不如做熟,公司每年都安排员工体检,我肯定比你在外面那些不正当场合认识的女人要干净。”

    季予南冷笑,扣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起来:“那些人我至少看着有想做的欲望,你哪点觉得我看着你会有脱裤子的想法,恩?”

    这女人哪来这么大的脸。

    时笙像只树袋熊一样紧贴着他的胸口,自然感觉到季予南对她,是真的没有想法。

    那里一片平坦,半点反应也没有。

    时笙:“……”

    在这方面她属于零经验的菜鸟级别,没人告诉她男人没反应该怎么办。

    她低头,紧紧盯着他腹部以下的位置,有几分委屈的道:“那怎么办?”

    这还是第一次有女人用这种受了莫大委屈的语气问他没反应该怎么办。

    他怒极反笑,拧着时笙的后衣领将她从怀里扯开,压低声音道:“你给我滚出去。”

    这时,慕清欢不可置信的声音从时笙后面传来,“予南,时秘书,你们……在干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