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65章 滚出去

    时笙皱眉,一脚踹上门,隔绝了慕清欢的视线。

    季予南甚至没反应过来,就被转回身的时笙双手撑着肩膀给推到了后面的沙发上。

    就她这点力气,季予南根本不放在心上,但一愣神,竟真的被时笙推得退后几步,坐在了沙发上。

    女人岔开双腿跪在他身上,双手撑在他两侧,微微倾身,紧紧盯着他深不见底的眸子,“我有药。”

    季予南:“……”

    时笙去摸包里上次同事放在她那里的药,也不知道对季予南这种重度患者有没有用,万一吃药都没用,那真的就尴尬了。

    她可能要带着这个秘密进棺材了。

    “时笙,你给我滚下去。”

    季予南穿的是系带的真丝睡袍,这种布料一经摩擦就很容易松散,此刻,他近乎是赤裸地被时笙压在身下。

    胸膛和腹部的肌理紧紧绷着,即便是没有反应,深蓝色内裤下的弧度依然明显。

    见她视线下滑,季予南伸手扣住她的下颚,迫使她抬头。

    因为愤怒,声音显得有几分气急败坏,“你还要不要脸,这么直勾勾的盯着男人下半身看。”

    时笙哼了一声,腹诽:不行还怕人看。

    她穿着长裤,衬衫的扣子扣到顶,妆还花的一塌糊涂。

    看不出半点性感的味道,但即便如此,季予南还是感觉被她贴着的位置滚烫的吓人。

    一点点的顺着血液涌向下腹部。

    刚开始还能控制,后来便越发不可收拾,尤其是时笙的手探到他内裤边缘时,柔软的指腹不经意的擦过他紧绷的小腹。

    像着了火一样,烫人的很。

    在时笙有进一步动作之前,季予南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时笙是坐在他身上的,他这一起身,直接就滚到了地上。

    后脑勺撞在茶几的棱角上,‘咚’的一声闷响,时笙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她捂着被撞疼的脑袋,半天吭不出声来。

    她跟季予南上辈子是有仇吧,每次都没好事。

    季予南也没看她,拢紧浴袍,重新系好带子。

    他弯腰将坐在地上的时笙拖拽起来,半拖半拉的弄到门口,开门,一把扔了出去。

    慕清欢还在门口,看到被季予南扔出来的时笙,微微松了口气,“予南。”

    季予南一愣,他没想到慕清欢居然还站在门口,拧了下眉,道:“很晚了,去睡吧。”

    “那时秘书呢?要不我去给她收拾一间客房吧。”

    提到时笙,季予南原本看到慕清欢后稍稍缓和的脸色又沉了下来,“不用管她,她自己知道回去。”

    “这个点外面打不到车,你叫司机送送时小姐吧,她一个女孩子,走夜路不安全。”

    “嗯,”季予南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去睡吧。”

    慕清欢看了眼季予南,又看了眼还站在那里的时笙,“时小姐,抱歉,予南今天可能是心情不好才对你发脾气。”

    “慕小姐言重了,是我工作没做好惹了季总不高兴。”

    季予南就看着她在那里睁着眼睛说瞎话,工作没做好惹他生气?她也有脸说。

    慕清欢勉强笑了笑,她刚才明明看到季予南和时笙抱在一起了,但——

    她抬头去看门内的男人,他却半点要跟她解释的意思都没有,“在予南身边工作很辛苦吧,这么晚了还在加班。”

    时笙现在心里很乱,没有心思跟慕清欢在这里闲话家常,还有三天,她要去哪里凑那么多钱,顺着她的话接道:“倒也谈不上辛苦,各取所需。”

    慕清欢的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刚才的动作配上‘各取所需’这个词,让人不得不往其他方面想。

    季予南冷下脸,不客气的道:“给我滚出去。”

    ……

    时笙从季予南的别墅出来。

    风一吹,有点冷。

    她抬手看了眼腕表,现在已经很晚了,需要走到别墅区外面才能打到车。

    两只脚都被高跟鞋磨得破了皮,刚才来的匆忙并不觉得,现在才感觉到疼。勉强撑着走了几步便疼得受不了了,时笙只好脱了鞋子拎在手里。

    从这里赤脚走出去要半个多小时,估计明天这双脚要废了。

    路面很干净,没有碎石子,只是粗糙的水泥地面有点磨脚。

    晚上的别墅区很静,偶尔会传来几声狗吠。

    美国人喜欢养狗,尤其是大型犬。

    时笙走出一段路后,一辆车从后面开上来停在她面前,挡住了她的路。

    驾驶室的门打开,司机小跑着过来,“时小姐,季总让我送你回去。”

    “谢谢。”

    时笙并不逞强,她干嘛要为了和季予南赌气跟自己的双脚过意不去,而且这么晚了,她住的地方不安全,有车子送进去总要少走一段路。

    到家后,时笙看到护工发来的短信,说妈妈那边已经稳定下来了,让她不用担心。

    她松了口气,以最快的速度洗了澡打开邮箱,几天前投的简历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

    之前怕季予南发现,投的都是小地方,工资不高。

    但现在妈妈那边需要急用钱,就算被季予南发现也没办法,她重新整理了下简历,投了几家大的娱乐公司。那地方虽然危险,但是赚钱多,万一遇到几个像季予南这样的冤大头,说不定还能捞一笔不菲的小费。

    时笙最近接了一份翻译文件的工作,是唯安介绍给她的,工资不错而且自由,只需要在规定的时间将翻译好的文件发给对方就可以。

    后天是期限,原本打算昨天晚上弄的,结果昨晚在公司加了一晚上的班。

    翻译完已经三点多了。

    她困的不行,打了个哈欠,连电脑都没关就直接睡了。

    第二天调了闹铃都差点迟到,赶在最后一分钟进办公室打卡。

    “时秘书,你看看……”徐琰拿了份文件过来要找她商量,看到她的脸色时愣了一下,“哇,你昨晚去干嘛了,黑眼圈这么重。”

    她早上起晚了,还没来得及化妆。

    时笙搓了搓脸,“最近有点失眠,我去画个妆。”

    “去吧,季总还没来,你速度快点,”徐琰合上文件,打算等一会儿再跟她说:“你最近也是够倒霉的,每次都撞在季总的枪口上。”

    这层楼只有他们三个人。

    洗手间里很安静,时笙用冷水洗了脸,双手撑着盥洗池,身子微微前倾,盯着镜子里脸色苍白的自己,顺便等脸上的水自然吹干。

    她皮肤好,平时为了赶时间连bb霜都不抹,今天脸色太差,便老老实实的画了个淡妆。

    时笙出去时季予南已经来了,徐琰正在跟他汇报工作,她一出现,两个男人的目光都同时落在了她身上。

    季予南下意识的皱眉,转开了视线。

    时笙:“季总。”

    虽然化了妆,但还是看得出很疲惫,精神不济。

    季予南合上文件夹,对徐琰道:“好,就这么去办,”他将文件夹交给徐琰时,又道:“你来趟我的办公司。”

    “是。”

    徐琰跟着季予南进了办公室。

    季予南低头点了一支烟,“时笙什么情况?”

    徐琰以为季予南是见时笙最近状态不好,想要兴师问罪,急忙替她辩解,“时笙最近家里出了点事,但她从来没因为自己的私事影响工作,季总,她是真的有困难。”

    季予南的眉头紧紧皱着,他知道时笙有困难,这不是正在问吗?

    “她家里出了什么事?”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她母亲好像生了重病在医院,时笙的性格喜欢什么事都压在心里,要不是上次她走投无路开口跟我借钱,我也不知道她有困难。你也知道美国这边的医疗,看得起病的也只有你这种土豪,她每个月要付那么昂贵的医药费,还得自己花钱租房子,吃饭,季氏的工资根本不够,所以前段时间才会去那种地方兼职。”

    季予南听完后也没说话,也没让徐琰出去,只是安静的抽了会儿烟,道:“土豪是什么意思?”

    “……您这种。”

    季予南不再说话,徐琰一脸懵逼的站在那里,想问季予南他能不能先出去了,但见他冷着一张脸坐一脸生人勿近的坐在那里,也没胆子开口。

    一直陪季予南耗到抽完一支烟。

    季予南倾身,碾了烟,从茶几的抽屉里拿出支票本,填上数字交给徐琰,“取了钱,给时笙。”

    徐琰接过来时顺便看了眼上面的数字,惊讶的瞪大眼睛,“哇,这是员工福利吗,这么好?以后我生病有没有?”

    季予南像看智障一样看了他一眼,“这笔钱以你的名义借给他,每个月按市场份额支付利息,没钱就在工资里扣,五年之内必须还款。”

    徐琰‘啧啧’了两声。

    心道:果然是资本家、吸血鬼。

    人家都那么惨了,不捐钱也就算了,借人家钱还收利息,还是按市场份额收。

    见徐琰站着不动,季予南抬头,阴沉着脸扫了他一眼,“还想留下来喝杯咖啡?”

    这语气冷的,慢走一步就要被杀人灭口了。

    “不不不,”他急忙摆手,“我出去了。”

    徐琰出去后,季予南又点了支烟,他烟瘾不大,只是最近烦心事多。

    手机响了,他看了眼来电显示,是莫北丞的。

    前几天他给他打过电话,不过那时候莫北丞可能是在训练,没接。

    这都快四天,才给他回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