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66章 额外付费

    第266章 额外付费

    “三哥。”

    莫北丞刚训练完,气息还有点喘,他穿着笔挺的军装,靠着置物柜调整气息,“打电话有事?”

    “到底什么事?”

    季予南抿着唇沉默,直到莫北丞再次不耐烦的发声,才道:“‘刚长出来的回头草又要被马啃了’是什么意思?”

    莫北丞沉默,他微眯着眼睛,看着外面排列成整齐的队伍,喊着慷慨激昂的口号、穿着一身迷彩服昂首挺胸走过的人。

    他是个军人,面对中文烂得象狗屎一样的季予南,心情有点复杂。

    半晌,莫北丞终于压下了心里那点儿敌视,平静道:“你有病。”

    “……”季予南透过办公室的玻璃看向外面的正皱眉打字的时笙,她已经连着打了很多个哈欠了。

    他眯眸,“她才有病。”

    她居然还敢拐着弯说他有病?

    谁给的胆子,越来越放肆了,还有昨晚……

    季予南的脸色很沉,耳廓却慢慢的泛起了一些红痕,昨晚被她坐过的双腿也有些发烫。

    他捏了捏眉心,看来,身边该有个女人了。

    他想到了慕清欢,他对她有感觉,毫无疑问。但当初他们因为性格不合,又都不愿意为了彼此让步,所以,磨合得两败俱伤。

    他应了她的分手,就没想过要再和好。

    莫北丞:“……”

    他咳了一声:“不是,我是说你脑子有病,去看看。还有,下次别打电话说你不懂中文。”

    季予南还准备说话,电话已经断了。

    卧槽。

    他爆了句粗,将手机随手扔在一旁。

    ……

    徐琰拿着季予南的支票去财务部支了一百万,钱倒是拿到了,但怎么给时笙还是个问题。

    季总说以他的名义给,但他都不知道时笙家里出了事,怎么给。

    最主要的是,他的样子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一口气能拿出一百万的人。

    怎么说都是漏洞百出。

    徐琰跟个偷窥狂似的坐在位置上观察了时笙起码十分钟以上,见她连喝了两杯特浓咖啡后还在不停的打哈欠,走过去道:“时笙,要不要去休息一下,我看你的样子估计连电脑上的字都看不清了。”

    “不用,”时笙又打了个哈欠,眼泪都下来了,“这份会议记录季总赶着要,我中午的时候在办公桌上趴两个小时就可以了,你去忙吧,不用管我。”

    秘书和助理的职责不同,她工作范畴内的事,徐琰也帮不上忙。

    “你这段时间状态很差,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时笙扯了扯唇角,趁着和徐琰聊天的时候揉了揉僵硬的颈椎,“我妈昨晚突然呼吸衰竭,弄到很晚才睡。”

    “你一个女人也不容易,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跟我说一声。”

    “好,谢谢。”

    徐琰觉得自己已经将话说得很明白了,只要是稍微上道的都能顺杆往上爬。

    结果时笙就点了点头,疏离的跟他说了声谢谢,就又继续埋头去整理那堆会议资料了。

    徐琰:“……”

    他难道要直接跟时笙讲:有困难跟哥说,哥不差钱,哥兜兜里还揣着一百万,正想方设法的想借给你呢。

    正当他站在一旁进退维谷的时候,季予南出来了,“时笙,走。”

    他也没说是什么事,样子看起来很急,直接是一边穿外套一边快步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的。

    时笙急忙收拾东西跟上,但还是慢了一步,季予南已经摁了电梯了。

    “季总,出什么事了吗?”

    如果是公司的事,大部分会经由秘书部转接到季予南的办公室,除非是特别重大的事才会直接给季予南打电话。

    而她和徐琰都没接到过电话。

    “清欢在商演的时候出了事故,舞台塌了,她受了伤。”

    还能给季予南打电话,看来也不是伤得很重。

    进了电梯,时笙按了一楼的键,双手交叠在身前,笔直的站着。

    等的无聊,侧头看了眼电梯墙壁中映出的季予南的脸,那模样,好像对方已经重伤不治了一样。

    不过也能理解,心疼女朋友,紧张过度也是正常的。

    出事地点离季氏不远,就在商业广场上,是一家大型服装店的开业活动。

    临时搭建的台子,一边的背景塌下来了,正好砸到慕清欢的腿上。

    他们到的时候救护车还没到,慕清欢躺在一旁的软垫上,流了很多血,工作人员正围着她。

    季予南下了车走过去,有人认出了他,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但大部分人是不认识他的。

    季家暗地里涉及的行业很敏感,所以季予南很少在公众面前暴露。

    他常年混迹的都是打架斗殴,凶狠残暴的灰色地带,气场自然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

    见他过来,围在慕清欢身侧的人被他强势冷漠的气场震慑得乖乖让到了一旁。

    慕清欢的身侧空了大片位置出来。

    “怎么样了?”

    慕清欢原本已经没有哭了,但见到他来,眼泪又不由自主的掉下来了。

    但也不是嚎啕大哭,就是咬着唇,默默地流泪。

    时笙作为女人,都觉得梨花带雨,惹人心疼,更别说是稍有些大男子主义的季予南。

    季予南抿唇,一张脸阴沉的像是要沁出水来,他蹲下身,慕清欢穿的裙子,很容易看出伤势。

    伸手在几处容易骨折的地方摸了摸,“疼吗?”

    “不疼。”

    季予南点了点头,“皮外伤,没什么大问题,我送你去医院,你忍着点疼。”

    其中一名工作人员道,“我们已经叫了救护车了,应该快到了。”

    “不用了,”季予南扫了眼一片狼藉的舞台,“我的秘书会留下来跟你们谈赔偿的问题。”

    时笙皱眉,“抱歉季总,这不是我的工作范畴。”

    她现在困的站着都要睡着,还有一大堆工作等着她去做,这事虽然不严重,但一谈到赔偿就很棘手。

    而且,伤到的还是季予南的女人。

    万一没谈妥走司法程序,还得去备案,再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情处理下来,她今晚又别想睡了。

    再熬夜她会猝死的。

    而且她今晚计划去看母亲。

    她总是不放心,怕再出什么事。

    季予南抱起慕清欢,很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额外算你工资,要是不愿意就换个愿意的人来。”

    时笙:“我一定处理好。”

    季予南:“……”

    见她一改刚才的不乐意,积极的去找负责人谈后续的问题,忍不住弯了弯唇角:财迷。

    刚收了一百万还这么贪。

    季予南抱着慕清欢去了医院,时笙留下来跟这群人周旋。

    但对方根本不打算理她,季予南一走,便吩咐人开始拆舞台、搬东西、上车走人。

    时笙来的时候就用手机拍了几张舞台毁塌的照片、慕清欢受伤的腿、以及周围的目击者。

    如果实在谈不下来,就只能走司法程序了。

    而这些,都是证据。

    也方便找证人。

    时笙找到负责人,伸手,“您好先生,我是季氏集团季总的秘书时笙,慕小姐后续的赔偿从现在起全权有我负责。慕小姐作为商演人员,却因为你们搭建舞台时留下的疏忽而受了伤,医药费我们会如实上报,另外的,您还需要支付慕小姐的赔偿金、损失费、误工费,以及因为受伤而被迫取消合约后产生的违约金,总计两万美金。”

    对方啐了一口,傲慢的拍了拍时笙的脸,“误工费、损失费、违约金?说的好大牌啊,半个月才有一次商演的人,弄得跟国际大明星似的,谁给长的脸?我最多赔偿她的医药费五百美金,其余的就别想了。”

    时笙还是保持着微笑,但这份微笑背后却也是不容商量的强硬,“季予南季总给的脸,慕小姐是季总的女朋友,肚子里说不定还怀着我们未来的小太子爷,要是有一丁点儿损伤,你们赔上一辈子也不够还的。”

    她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看出这里面有人认出了季予南。

    季总名声在外,不用白不用。

    对方见他提出季予南,势头明显减了一点,但还是强硬道,:“你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判多少就是多少了,就是判十万,我也一分不少的付给慕小姐。”

    时笙拧眉。

    这事私了是最好的,上法庭的步骤太复杂。

    而且以季予南的性格,如果真闹上法庭,额外的工资就是算给律师的了。

    她沉吟了片刻,见对方正有恃无恐地盯着她,时笙笑了下,“两万美金我是根据慕小姐如今的身价,按市场份额给你上的,当然,如果你们要走法律程序也轻便,但季总这个人向来护短,钱他也不缺,说不定到时候就不是钱能解决的了的了。”

    一个白人,怎么可能容忍在自己的底盘上被外来的华人给欺压了。

    周围还有那么多人看着。

    丢了面子的他当即恼羞成怒,狠狠的推了一把时笙,时笙后面是拆了一半的舞台,男人力气又大,一下将她推得撞在了上面。

    整个后背一片火辣辣的疼。

    时笙眯了眯眸子,疼得一时站不起来,连话都说不出来。

    周围都是看热闹的人,也没人过来扶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