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70章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谁也不服软。

    良久,季予南微微勾唇,“一处伤给五百补贴。”

    然后他看到时笙的眼睛瞬间亮了一下。

    季予南无言,上辈子真的是穷死的,这辈子掉钱眼里了。

    时笙摘了眼镜,将脸上的伤彻底的暴露在他眼前,不只右脸,左脸上也有淤青。

    男人性感的薄唇抿紧,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戾气。

    时笙没注意,自顾道:“全身都是伤。”

    “还有哪里?”

    “背上,胸口,腿上,脚上,都是伤。”

    季予南的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视线落到她脖子以下的地方,“衣服脱了。”

    “啊?”

    时笙像看猥琐变态一样戒备地盯着他。

    季予南只是想看看她的伤口处理了没有,像她这种为了钱连命都可以不要的人,估计就在外面药店随便买了点药将就。

    “不看也行,那就脸上两处,一千块。”他的声音莫名的有些沙哑。

    季予南掏出钱包,抽了一千块的美金递给她。

    时笙转过身背对他,开始脱衣服。

    她身上有伤,胳膊不能抬,为了方便,穿的是扣扣子的睡衣。

    背上的伤刚好在内衣的搭扣那里,穿上就磨得伤口疼,但季予南要来,她也不能挂空档,就贴了两片胸贴,不至于曝光。

    时笙将睡衣揉成团挡在胸口,“数吧。”

    她一脸坦荡,但季予南的耳廓却微微红了一下。

    但很快,他的视线就集中在了时笙的伤上。

    裹着纱布的地方看不见,但其余地方都是淤青,几乎布满了整个雪白的背脊。

    季予南看过时笙穿露背的礼服,黑色的礼服衬得她的背脊一片雪白,半点瑕疵都没有。

    他不是多干净的人,一眼就看出这种程度的淤青是怎么造成的。

    起码160斤的男人,软底皮鞋。

    时笙现在满脑子都是一处伤值五百块,而且还是美金,完全不知道季予南此刻心里的众多想法。

    见他久久没动,时笙问:“要不要把纱布解开让你看看?淤青的五百,缝针的是不是要更多一点?那一处可能因为你的心肝宝贝才弄的。”

    季予南听出端倪,“那其他的伤呢?怎么弄的?”

    时笙咬唇,其他的伤跟季予南半点关系都没有,要是他知道她这一身的伤都是她晚归被几个混混弄出来的,五百块还有吗?

    见她沉默,季予南不用猜都知道她的那点小心思,“那五百块还是你的,如果撒谎的话,一分钱没有,医药费也不报。”

    “就昨天回来的时候碰到几个混混。”

    时笙说得轻描淡写,季予南见惯了各种场面,听个开头就能想象出当时的情况。

    这一带的治安有多差他知道。

    人口杂、又都是生活在最底层的人,死一两个也引不起轰动。

    所以有人将这里定为非法交易场所,贩毒的,非法贩卖枪支的,经常在这一片活动。

    “后来呢?”

    “正好有人路过救了我,有个人被他打断了腿,被警察抓到警局去了。”

    他问她答。

    时笙背对着季予南,看不到他的神情,他的声音又是万年冰封一样的冷漠没有起伏,时笙也没觉得季予南有什么异样。

    他付了钱,一处伤五百块,问详细一点也是应该的。

    “那你背上这处伤是怎么弄的?”

    “为了你的慕小姐呗,对方老板心不甘情不愿的出了钱,心里不痛快总得找人撒撒气吧。”

    “所以你就乐的给人家当出气筒?收了多少钱的医药费?”

    时笙尴尬,这么惨重才拿了十美金,还真不好意思说出口。

    太丢脸了。

    “看完了吗?看完我穿衣服了。”

    季予南盯着那处被纱布遮住的地方,“还没有,纱布遮住的还没看。”

    时笙刚才说解开纱布给他看只是玩笑话,她没想到季予南真的要看,毕竟两人不是太熟,被人这么盯着,时笙其实还是挺尴尬的。

    要不是金钱的诱惑支撑着她,她早就把季予南给踹出去了。

    她现在就想趴着。

    快疼死他了。

    “就不用看了吧,反正破皮缝了针,要不你也给五百块吧,反正那处伤你也报销了医药费。”

    “贴个纱布就值五百?没见到伤,医药费也不能报。”

    “那你看吧。”

    季予南解开纱布,伤口很大,但是不深,有几处缝了针。

    上面抹了黄褐色的消毒药水,看着有几分狰狞。

    还不错,知道要去医院处理,而不是随便在药店买点伤药对付。

    时笙被他盯得毛骨悚然,有些别扭的动了动肩膀,“评估完了吗?能不能把纱布给我贴上了?”

    女人爱美的心人皆有之,毁容已经够伤心了,还要被人揭了遮挡赤裸裸的盯着看,就算她对季予南没男女之情,也会觉得不好意思。

    “恩。”

    季予南的喉结滚了几下,把纱布重新给她贴上。

    时笙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抬手的时候牵动了伤口,有点疼。

    但她都咬牙忍下了。

    踢掉鞋子,弯腰挽起裤管,一直挽到腿根处,露出两条修长匀称的大腿以及严重磨损的双脚。

    见季予南盯着她的脚看,时笙双脚的大拇指有些不由自主地碰了碰,“脚上我自己数吧。”

    季予南大致扫了一眼,腿上没有明显的外伤,只有几处浅浅的拖痕。

    他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卡递给时笙,“二十万,没有密码。”

    时笙接过来,季予南没再停留,转身走了。

    “季总,”季予南走到门口时,时笙开口叫住了他。

    男人修长的手落在她家破旧的门把上,显得格格不入。

    她用力的捏着卡,锋利的边缘恪痛了她的掌心,“这钱我会还给你的。”

    时笙虽然穷,但不是贪便宜的人,一处伤口五百块,就算是补偿也不需要怎么多。

    而且她身上这么多处伤,也只有背上这一处是和季予南有关系,其他都是她自己的原因,与他无关。

    季予南不缺这二十万,但听到时笙说会还给他,心里像被什么东西轻轻撞了一下。

    不明显的感觉。

    很容易便忽略了。

    “不用,你为公司做事,受了伤,公司给你发慰问金是应该的。”

    时笙没再矫情的跟他辩解说一定要还给他之类的话,但这钱,她一定会还给他。

    她和慕清欢不同,不会一边用着人家的钱,享受着人家的身份给她带来的殊荣,还一边控诉人家不尊重她,用钱埋汰她。

    季予南从时笙家里出来,直接去了管这一片区的警察局。

    他来之前已经打过招呼了,局长直接将他带到了审讯时。

    里面坐着个身材高大的黑人,和他的判断一致,男人,160斤以上,穿软底皮鞋。

    局长道:“季少,这就是您要找的人。”

    季予南走进去,昏暗简陋的审讯室,因为他顿时给人一种蓬荜生辉的错觉。

    “局长,你先出去吧,我有几句话跟他单独聊聊。”

    “是,我就在门口,有什么事您叫我,这人昨晚吸食毒品过量,到现在都还是迷糊的。”

    季予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替时笙出这个头,从她家里出来,就直接打电话让人去查了。

    大概是不喜欢有人碰他的人。

    他走进去,皮鞋踩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那人本来一直低着头,听到声音,猛的抬起头来,“放我出去,你们这群混蛋,我要上诉,我要找律师。”

    季予南的视线落在那人打着石膏的腿上,在离他一步远的地方停下了,“昨晚你们欺负那个女人的时候,几个人?”

    “你他妈的,fuckyou……”

    那人一直不停的骂,期间夹杂着几句半生不熟的英语,大部分都是用他们本国的语言。

    季予南听懂了一些,他慢条斯理地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副崭新的白手套,戴上。

    那人像骂上瘾了一般,越骂越得劲,用的都是最下流不堪的词。

    局长站在外面听的清清楚楚,急忙推门进来,看见季予南正在不慌不忙的戴手套,半点没有动怒的意思。

    他不明所以,“季少,要不要我将他的嘴堵上。”

    “出去,”季予南稍稍侧头,眼角的光冷漠的扫了眼门口站着的局长,“谁让你进来的。”

    “是。”

    门刚关上,季予南扣住那人的后脑勺,拽住他因为长时间不剪而过长的头发,像砸皮球一样将他的脑袋狠狠砸在他坐的审讯椅上。

    ‘砰’的一声。

    叫骂声没了。

    那人伏在板凳上半天没动,季予南拉着他的头发将他拽起来,“我再问一遍,几个人?”

    那人被他拽得被迫仰高了头,脸上全是血,喉结凸起,剧烈的滚动。

    剧烈的喘息声在安静的审讯室格外的清晰。

    “我……我一个人。”

    季予南挑眉,手松了松,两道眸光像锋利的刀刃,一点一点的刮着他的心脏。

    心脏紧紧的收缩了几下,他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两片厚厚的嘴唇也不能自制的抖个不停。

    “我提醒你,你这脑袋可经不起第二下,如果你想这辈子都躺在医院里都植物人,我也可以成全你。”

    “四……四个,”他颤着嗓音辩解,“我们……我们没对她怎么样,她后来被个男人救了。”

    季予南收回手,摘了手套扔进垃圾桶里。

    他这几年脾气好,不喜欢见血。

    “给你一天的时间,把那三个人给我找到,”他拿了张名片放在沾着血的审讯椅上,“找到后打这个电话,一个都不能少,如果你敢跑,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

    季予南从审讯室出来,皱着眉,拢了拢稍有些凌乱的西装。

    他给徐琰打电话,“你查一下,昨天在商业广场举办开业活动的那家店是哪家。”

    “是。”

    五分钟后,徐琰将对方的资料完完整整的发到了他手机上。

    是家连锁服装店。

    他就着徐琰发过来的短信回复,“半个月,关了他。”

    徐琰:“……”

    刚才他调查到慕清欢昨天为这家店做开业商演,结果被搭建的舞台弄伤了。

    季总这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