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87章 跟你一起睡

    塔里尔夫人顿时尖叫起来,“不,这不可能,不过就是个佣人,我最多只赔偿医药费,多的一毛钱都别想。”

    “即便只是个佣人,只要贴上了我季予南的标签,也不是你们能碰的起的。”

    他的声音蓦然一沉,抬脚踹向那条被保安牵着的狗,却在中途变了方向,改踹向站在狗旁边始终不曾言语却放任妻子撒泼胡闹的男人。

    季予南是练过的,这一脚的力道自然不是普通人能承受得起的。

    男人‘啊’的一声惨叫,立刻捂着肚子蹲了下来,若不是顾忌周围还有这么多人看着,他简直要疼得在地上打滚了。

    季予南回头看了眼那个刚才还喋喋不休,此刻却因受了惊吓合不上嘴的胖女人,“你该庆幸,我对打女人没什么兴趣。要不赔钱,要不让我宰了这条狗,要不我废了你老公,你自己选。”

    语气已经是极度不耐烦了。

    季予南看了眼腕表,一双漆黑的眸子里全是细碎的冰霜。

    塔里尔夫人被他的表情震慑得整个人都抖了抖,目光看向时笙——

    她身上看得见的伤口就有两三处,狗爪印更是遍布全身,一个伤一百万,一个脚印五十万。

    这个男人是想钱想疯了吗?

    塔里尔夫人不缺这点钱,但也要看给的值不值,她抖着身子:“狗,狗给你。”

    知道今天惹上了硬茬,她也不敢再趾高气扬的嚷嚷着要报警抓他。

    一条狗而已,大不了以后再买一条就是了。

    怕季予南反悔,塔里尔夫人说完后就弯腰扶起坐在地上痛得直哼哼的丈夫,匆匆离开。

    “等等。”

    季予南开口,那对夫妇背脊一僵,哭丧着脸回头,“季总,条件是你开的,我已经选了,你不能再出尔反尔了。”

    对这种人,季予南连看都懒得多看一眼,问时笙,“给你道过歉了吗?”

    时笙摇头。

    季予南冷冷的哼了一声,“出息。”

    意思都表达的这么明显了,塔里尔夫人哪里能装作听不懂,急忙道:“对不起时小姐,是我们不对没拴好狗,让你受惊吓了,我保证下次再不会了。”

    那对夫妇走后,保安也散了。

    空地上就剩下季予南、时笙和一条被栓在树上,冲着主人离去的方向‘汪汪’叫的大狗。

    男人被吵得烦,不耐的将手里的匕首塞给时笙:“杀了做狗肉火锅。”

    时笙:“……”

    上一秒还在狂叫的大狗突然‘唔’了一声,前爪伸直,身体前倾,冲着时笙摇尾巴。

    握着匕首的时笙:“……”

    她冲着季予南扯了下唇角,“它挺可爱的。”

    路灯下,季予南脸上的光明灭不定,那些阴影覆盖的地方显得尤为阴沉冷漠,“随便你。”

    他看也没看时笙,转身进了别墅。

    时笙解开绳子系在树上的那一头,也紧跟着季予南一道进去了。

    上到一半楼梯时,季予南突然停下步子,转身看着跟在他身后的时笙。

    眯起醉眼惺忪的眼睛,讥讽地问:“该不是被狗吓得连自己住哪里的忘记了吧。”

    时笙站在比他矮一阶的楼梯上,身高只到他的胸口,她仰头看着季予南,一双眼睛湿漉漉的。

    季予南只觉得这双眼睛跟刚才冲时笙卖萌的大狗如出一辙。

    他微微恍神,就听时笙道:“有狗。”

    “这和你回房间有冲突吗?”

    季予南顺势靠在一侧的栏杆上,眉眼倦怠,锁骨微微凸起,配上他身后金碧辉煌的装饰,像一卷上好的画作。

    他今晚喝的有点多,回来又发了一通脾气,这会儿整个人都懒的厉害,连说话都是前所未有的温柔润泽。

    时笙理所当然的说道:“万一睡到半夜狗进来了呢。”

    季予南站直身体,俯身靠过来,“那你想睡哪?”

    温热的气息带着醇厚的酒意扑面而来。

    时笙偏着头,笑得漫不经心:“你的房间。”

    “呵,”男人轻笑,调侃中透出几分显而易见的冷漠,“是想睡我的房间,还是想睡我的人?”

    时笙动了动唇,还没说话,季予南已经站直了身体,脸色阴鸷的道,“想也别想。”

    言罢,他不再理会时笙,转身上了楼。

    时笙抬步跟上去。

    季予南拧眉,大概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眉眼间的冷意淡的很,“时笙,别妄想挑战我的底线,回你的房间去。”

    “那我睡二楼。”她退了一步。

    季予南漆黑的眼眸淡淡的看着她,微勾的唇角噙着明显的讽刺,“得寸进尺,滚下去。”

    时笙走上台阶,和他站在一起。

    男人不耐烦的皱眉,薄唇的弧度冰冷,正要说话,时笙突然伸手环住他的腰,将他推着退后几步,压在墙上,“要不跟你一起睡,要不我睡二楼。”

    季予南:“……”

    即便是喝醉了,但他要想挣开时笙的钳制还是轻而易举。

    季予南抬起的手停在半空,垂眸看着面前仰着头一脸挑衅的望着他的女人。

    贴在胸口的身子很软,是和他截然不同的触感。

    女人的肌肤很白,迎着灯光也看不出半点瑕疵,唇上抹了层淡淡的唇蜜,像是两片晶莹的果冻。

    诱人采撷。

    他抿唇,强迫自己将长时间落在她唇上的视线转开,同时,手也落在了时笙的腰上,用力将她推开,“随便你。”

    季予南进了房间,‘砰’的一声甩上门。

    时笙并不介意他的态度,推开了主卧旁边的客房。

    床单被套还是她昨天铺的。

    她洗了个澡,吹干头发后就躺上床睡觉,将手机闹铃调到了凌晨三点。

    季予南喝了酒,那段时间他应该已经睡得很沉了,她偷偷溜进他的房间,动作轻一点,应该不会被发现。

    就算被发现,有刚才的铺垫,也很好找借口。

    那枚小印季予南似乎一直贴身携带,除了趁他熟睡的时候去偷出来看看,其他时间她根本连近身的机会都没有。

    时笙很快就睡着了,但因为心里装着事,一直都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

    凌晨三点。

    闹铃一响她便醒了。

    很清醒,半点没有从深度睡眠中醒来的那种绵软,她披了件外套,蹑手蹑脚的开了门出去。

    季予南的房间就在隔壁。

    时笙做好了铩羽而归的打算,门却轻轻一拧就开了。

    没锁。

    这个认知让她有几分兴奋,人总是会被刺激的事情带动内心潜藏的疯狂。

    房间里拉了窗帘,很黑,半点光线也没有。

    时笙将门推开了一条小缝,侧着身子挤进去,并迅速关上了门,生怕这点儿从门缝外透进去的光吵醒了床上熟睡的男人。

    她对季予南房间的摆设不熟悉,也不敢开手机,只好跪在地上慢慢摸索着往前。

    黑暗中,她的呼吸稍有几分急促,心跳加速,那‘砰砰’的声响似乎就在耳边。

    时笙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平息自己此刻的紧张。

    她不信鬼神,但黑暗能将人的恐惧放到最大,哪怕明知道房间里还有个人,但也无法抑制她的胡思乱想,总觉得黑暗中隐藏了什么在伺机而动。

    时笙一路摸索,怕碰到东西,所以爬行的非常慢。

    白天,季予南的小印是放在西装胸口位置的那处内包里。

    但他每天都会换衣服,小印是脱衣服时就拿出来,还是早上换衣服时才从脏衣服里拿出来,她就不得而知了。

    本来不想这么急的,但是她根本没有机会接近季予南,更别说让他脱衣服了。

    时笙的手指触到一处柔软的地方,她摸了摸,是床单。

    她朝着靠窗的贵妃椅摸去,上面除了几个靠枕,什么都没有。

    她又折回去摸床头柜……

    动作不敢太大,怕不小心超过了界限摸在季予南脸上了,要是他挣开眼睛看到自己,说不定会直接拿枪将她给毙了。

    像他们这种背景长大的人,没几个是心理正常的,摸抢只是条件反射的动作。

    手指碰到台灯的灯罩,一时恍神,用的力有点大了,灯罩晃了晃——

    时笙心里一惊,急忙用双手固定住。

    她站起来,顺着墙边去摸撑衣架。

    客房和楼下的佣人房里都有撑衣架,主卧肯定也有,而且在公司,季予南的衣服也是挂在撑衣架上的。

    往前走了几步,手指碰到一件衣服,从质感上感受,是件西装。

    她沿着领口找到内包的位置,刚准备将手伸进去,身后突然有了动静,她后脑勺在同一时间被一个冰冷的东西抵住,下一秒,就传来季予南冰冷的声音,“谁。”

    抵在她脑后的东西是什么,时笙就是再反应迟钝也能猜出来。

    “我,时笙。”她的手从西装上松开。

    抵在她后脑勺上的冰冷物件撤开。

    台灯开了。

    柔和的灯光照亮了一小片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