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95章 我要辞职

    “好吵。”

    女人娇俏的五官皱成一团,缩着脑袋想往被子里钻,但她现在连抬手都费劲,更别说是这么大的动作了。

    折腾得面颊泛红,被子也没见往上挪一点。

    季予南淡漠的看了她一眼。折回到沙发,捞起手机退出了游戏。

    麻烦的女人。

    受个伤也这么麻烦。

    季予南虽然不耐烦,但毕竟还是没小气到跟个断腿的女人计较什么,坐下来开始浏览邮件。

    时笙这次睡的很沉,一直到麻药过后被痛醒。

    “疼。”

    她还没有彻底清醒,只是下意识的哼了一声。

    季予南放下刚吃了一半的饭,看了眼身侧的人:“收拾一下,出去吧。”

    保镖迅速将桌上的餐碟收拾好,出去了。

    季予南拧着个保温桶走过去,“佣人熬了粥,你……”

    “我要上厕所。”时笙皱巴着脸打断他的话,眼眸睁的很大,湿漉漉的。

    季予南:“……”

    他的薄唇顿时抿成了一条线,脸色很不好看,若是细看,还能看到耳根处淡淡的粉色。

    时笙也看着他。

    她的睫毛很长,自然的卷翘。

    四目相对。

    沉默了几秒,季予南见时笙躺在床上没有动静,恼羞成怒的道:“那你去啊。”

    “我腿断了,手上还打着点滴。”她抬了抬手,示意他看。

    季予南:“……”

    他闷声,咬牙切齿的警告她,“你上厕所总不能让我抱你去吧。”

    时笙觉得季予南这人脑回路不是一般的扭曲,断腿和轮椅不应该是大众都知道的cp吗?她只是想他能自觉的给她弄个轮椅过来,真没有半点要占他便宜的意思。

    她总不能蹦着去洗手间吧。

    季予南这一副像被她强上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我只是……”时笙看着他耳根处的那一点薄红,顿时生出了几分恶趣味的道:“我这不是腿断了吗?嫁男人肯定要有所图啊,不图人就图钱,你不给我钱,生病了抱我去个洗手间,照顾照顾总行吧。”

    季予南眉眼灼灼的盯着她,脸色阴沉如墨,半晌,才冷冷的说了一句:“……我给你钱,你找护工。”

    说完,真从钱包里抽了张卡出来放到时笙的枕头边,“我给你叫护士。”

    他按了床边的呼叫器。

    时笙:“……季予南,……我要憋死了。”

    季予南没打算搭理她,他按了铃,估计医生也快到了。

    女人哼唧了两声就没动静了,他转身,就看见刚才还淹淹一息,随时都有可能闭上眼睛就醒不过来的女人居然掀开被子试图自己下床。

    她正伸直了那条没受伤的腿去勾鞋子。

    “你干嘛?”

    男人的眉头骤然拧紧,长腿一迈,几步就绕到了正对着她的那一边。

    时笙拧着眉,眼睁睁的看着他将自己的鞋子一脚踹到了床底下,恨不得一脚踹开他,“我要上厕所。”

    他冷眯着眼睛,看着床上包得像个木乃伊似的女人。

    抿紧了唇!

    刚才她盖着被子,季予南只看到她额头上包的纱布,这会儿被子掀开才看到,她右小腿腿上打了石膏,没打点滴的那只手缠着纱布,只露出几根细长的手指,脖子上也有伤。

    病号服遮住的地方看不见,但傅随安说,她肋骨骨裂。

    季予南再怎么恼怒也不能对着个伤患发脾气,他垂在两侧的手握了握,手背上青筋凸起,近乎凶神恶煞的瞪着床上苍白着脸、额上全是汗水的女人,“你给我好好躺着,再敢动一下我立刻就给你办出院手续,让你自生自灭。”

    时笙鼓着腮帮子,维持着那个动作没动,眼睛里密布着一层薄薄的水汽。

    刚才躺在床上没感觉到疼的多不能忍受,现在这翻大幅度的动作之后,压抑了的疼痛立马层层叠叠的充斥着她的所有感官。

    腿疼,胸口疼,头也疼。

    季予南足足瞪了她十秒,从床头柜的棉签盒里抽了两支棉签,手法熟练的替她取了针,“按着。”

    时笙:“……”

    她想爆粗。

    药还有一大半,等一下还要再扎一针?

    季予南弯腰,在时笙还没反应过来时,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长腿迈开,直接去了洗手间!

    他将时笙放下,转身就准备出去。

    时笙抬了下手,憋着笑继续逗他,“喂,我的手也受伤了,不能动,一动就大出血。”

    她本来以为他会像刚才一样磨磨蹭蹭的扭捏半天,结果,季予南只是回头看了她一眼,伸手拽着她的裤腿往下一扯……

    医院的病号服是松紧的,根本承不了力。

    她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只感觉双腿一凉,裤子就团成团掉到她脚边了。

    时笙:“……”

    她就是闲着无聊想看他脸红的模样。

    毕竟,‘脸红’这个词和季予南的性格太格格不入。

    见时笙站着没反应,季予南视线下移,扫了一眼又落到她脸上,道:“还要我帮你脱内裤吗?”

    “滚,”她忘了自己右腿骨折了,激动之下直接就站到了地上,疼得整张脸都白了,‘啊’的叫了一声,强忍着痛意朝他吼道:“季予南,你给我滚出去。”

    季予南深沉淡漠的眉眼间染上了几分笑意,但都是没有任何温度的,“我刚好顺手,你不是手受伤了吗?我帮你?”

    他伸手……

    时笙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一屁股坐在马桶盖上,她受伤的那条腿高抬着,正好在季予南的双腿间。

    他下意识的抬手挡了一下,压在了时笙的伤处。

    “啊。”

    时笙疼得眼泪都出来了,弓着身子抱着受伤的那条腿,“你故意的。”

    季予南:“……”

    刚进来的医生听到惨叫,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急匆匆的就推门进来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时笙:“……”

    季予南:“……”

    从外面冲进来的医生:“……”

    在美国,性相对开放,医生非常淡定的转过了身,“我非常能理解你们此刻的冲动,但时小姐现在不适合做过激的运动,请两位忍耐一段时间。”

    季予南:“……”

    时笙:“……”

    安静中传出一声怯怯的声音:“季总,徐特助醒了,说有非常重要的事要找您。”

    时笙咬着牙:“季予南,你给我滚出去。”

    她这辈子的脸都在此时被丢光了。

    这种时候季予南还是很有绅士风度的,松开她的腿,很快出去了。

    顺手带上了洗手间的门。

    他看了眼埋着头,脸红得像颗苹果似的傅随安,“什么事?”

    男人的嗓音低沉淡漠,全然听不出任何被撞破的尴尬和羞恼,也正因为如此,傅随安脸上的温度也很快降了下来,恢复了在办公室里公事公办的严谨,“徐特助只说要见您,没说什么事。”

    季予南抿唇,迈开修长的双腿朝着隔壁病房走去,傅随安要跟着,被他阻止了:“你留下来。”

    ……

    徐琰醒了,这会儿正在跟女朋友开视频聊天,见季予南推门进来,急忙从床上坐起来,“我跟季总说点事,先挂了。”

    他身上的伤大多是安全气囊弹出来造成的,没缺胳膊断腿,就是脑袋上缠了圈纱布。

    季予南走到沙发前坐下,掏了支烟准备点,“什么事?”

    没摸到打火机,他拧眉,含着烟问:“有火吗?”

    “这是医院,禁止抽烟,季总你能不能讲点规矩,别照顾个病人还让医生背地里骂你。”

    “谁说我照顾病人了?我他妈是看看你们是不是造假故意不去上班,智障都知道过马路要左看右看,踩刹车减速,你他妈不止直接冲,还撞枪口上了,智障都他妈不如。”

    徐琰:“……”

    他明明是伤者,没被隆重慰问,反而被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真他妈比窦娥还冤。

    他咬着牙,怼道:“你去找个过马路左看右看的智障来给我看看,能左看右看那都不叫智障了。”

    季予南点头,不紧不慢的回答:“对,不叫智障,叫徐琰。”

    徐琰:“……”

    他扶着头,“我头疼,快按铃,我要被气得脑充血了,我是伤者,你不关爱就是了,还这么气我,还有天理吗?”

    季予南:“……”

    他想起莫北丞说的话,“妈的,智障。”

    玩闹过了,徐琰敛了笑,一脸正经的看着含着烟没抽找不到打火机点的季予南,“季总,我要辞职。”

    “当时出车祸的那一瞬间,我想的第一件事就是,我还没有孩子,就这么死了太对不起我老婆了,所以,我想辞职回国。”

    季予南掀眸看了他一眼,将含在嘴里的烟拿下来揉成团扔在桌上。

    徐琰已经做好了他发脾气的准备了。

    但他只是淡淡的说道:“生了孩子,死了后留下她们孤儿寡母无依无靠,你就能心安理得的去了是吧。”

    徐琰:“……”

    卧槽。

    这是同一种概念吗?

    但仔细想想好像也对,如果真那样,还不如不生。

    “那我还是要回国陪老婆,我要辞职。”

    “好,准了,不过,把傅随安带出来。”季氏在国内没有分公司,公司的大部分人又都是中国人,他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分离。

    落叶归根。

    人总是要回去的。

    何况徐琰还是有家室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