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96章 要不要我帮你填张支票

    时笙的病房。

    她已经在医生的搀扶下重新躺回了床上,并且扎上了针。

    医生询问了一些基本情况,又刻意提醒了受伤这段时间需要注意的事才出去。

    傅随安站在一旁,看了眼桌上的保温盒,“时姐,先吃点东西吧,你也一天没吃过东西了。”

    时笙点头,“好。”

    傅随安将粥倒出来,温度刚刚好,“傅总对您真好。”

    时笙接过她递来的粥,好意提醒,“如果你想在季总身边待久一点,就要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季予南不喜欢身边的人事变动太频繁,所以只要不是犯了大错,他一般不会换人。

    傅随安以为时笙生气是因为她擅自评论季总和她的关系,尴尬之下,脸刷的一下红了,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对不起时姐,我不是故意的,我保证,我不会对公司的其他人说的。”

    时笙:“……”

    她知道傅随安误会了,不过也没打算解释,傅随安阅历还不够,需要时间。

    粥喝了一半,季予南就回来了。

    傅随安退了几步,将床边的位置让出来,“季总,我先过去照顾徐特助了。”

    “不用了,你回去吧。”

    “那徐特助那边……”

    “徐特助已经辞职了,所以从今天起,不能再浪费公司资源了,他要人照顾,自己联系朋友。”

    傅随安:“……”

    季予南都吩咐了,傅随安也就只能服从,“那季总我先走了,时姐,您好好照顾身体。”

    ……

    时笙没问季予南徐琰辞职的事,对她而言,离别并不需要理由,尤其是他们这种在美国工作的中国人。

    回国,只是一个念头,更不需要理由。

    打完点滴,医生进来取针,又问了一遍她的症状,确定没有哪里不舒服才做好记录出去。

    季予南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一旁的家属陪同床掀开被子躺下,关了灯,“睡觉。”

    病房里的窗帘并不是完全隔光的,即便关了灯,也不是像别墅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

    远处的霓虹透进来,将病房照的很亮。

    季予南睡觉不习惯有灯,这是从小养成的习惯,所以明明很困,但躺在床上足足半个小时也没睡着。

    情绪很燥,偏偏一旁的女人还很不安宁,不停的翻身,布料相互摩擦的声音在安静的室内很响,更扰的季予南睡不着。

    “时笙,”他霍然从床上坐起来,脸色非常难看,声音里压抑着火气,“再闹个不停就给我滚出去,真是烦死了,睡个觉也不得安宁。”

    时笙白天睡多了,晚上就睡不着了,伤口又疼得厉害,粘在头发上的血结成了痂,血腥味薰得她脑仁疼。时笙虽然没有洁癖,但还是觉得难受,又没有什么能打发时间的消遣,只能不停的小幅度翻身。

    她想去拿手机看会儿小说,但包在沙发上,她不想折腾。

    医生说了,她的腿如果还想恢复的跟之前一样修长笔直,就最好躺在床上静养,要是骨头愈合的不好,很可能会小幅度弯曲。

    时笙不能去,又非常有自知之明地不去麻烦季予南,就硬生生的挨到了现在。

    此刻见他坐起来,急忙道:“你能去帮我把手机拿过来吗?”

    “滚。”

    季予南恼怒的躺下,翻身背对着窗口,拉过被子将脑袋整个蒙住,只露出小半张脸。

    他没睡着。

    从呼吸的频率能听出来。

    时笙缩了缩身子,这样她的腿疼要稍微缓和一点:“季予南,要不你让护工来照顾我吧,我想擦澡。”

    季予南呼吸一窒,半晌,“你要再多说一句,我就让守尸的来照顾你,你信不信?”

    这女人哪里看出来他是要在这里照顾她了?

    今天第一晚,她又被撞傻了,要不是怕她有突发状况找不到家属签字,他才不在这里遭罪呢。

    时笙后来睡着了,她不认床,对光线的要求也没有季予南那么龟毛,医院的床比以前她在贫民窟睡得舒服多了。

    她这一觉睡得很沉,还是第二天医生来查房询问病情时才醒的。

    季予南一夜没睡好,六点天亮后,就更睡不着了。

    他阴着一张脸,交叠的双腿搁在茶几上,整个人像是没有骨头一样佝偻着身子蜷缩在沙发转角。听完医生询问时笙的基本状况,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问:“不会突然晕厥或死亡了吧。”

    时笙:“……”

    大清早的就咒她。

    混蛋。

    医生很有耐心,全程微笑:“如果时小姐好好爱惜身体,在床上静养,不出现感染的情况下,应该是不会有您说的那类情况发生。”

    “恩。”

    医生出去后,季予南随后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撩起衣袖看了眼腕表,“护工已经来了,医药费我也交了,没死的事都别给我打电话,找傅随安。”

    ……

    季予南走后没多久季时亦就来了,一身笔挺的西装,身材清瘦,五官突出,和之前几次见面一样,气场强势,一双眼睛如利刃一样,锋芒劲锐。

    时笙无意识的坐正身体,“季董事长,您来是有什么事吗?”

    她不会以为季时亦是来看她的。

    季时亦没坐,或许是不屑坐,他垂眸,淡淡的道:“时笙,你让我失望了。”

    他的话里没有指责,只是在淡淡的陈诉事实,他看着时笙的目光根本不像是在看着一个人,更像是看着一枚没有生命力的棋子。

    时笙知道他话里的意思。

    她咬唇,沉默。

    “予南定了去法国的机票,昨天的。”

    “我知道,季总去法国出差。”

    季时亦哼笑一声,眼睛微微眯起,目光冰冷。

    那种感觉像是一条缠绕着她的蛇——时笙全身都泛起了寒意。

    “出差?你不会真以为他是去出差吧,时笙,你当初站在我面前让我同意你和予南的婚事可不是这样的,当时的你很有野心,但是事实证明,你留不住那个男人。”

    时笙从他的神情中读出来一句:所以,你没有半点利用价值。

    她仰着头,勾着唇笑了一下,从容淡定,“季总定的是昨天去法国的飞机,但最终,他还是留下了。”

    季时亦没料到她会来这样一句,微微一愣之后,笑了。

    时笙摸不清他的意思,重复道:“季董事长,季总最终还是留下了,不是吗?”

    “才一天而已,既然你有这份自信,那就将他一直给我留在国内。我不希望予南去法国,即便是出差,我也不想他跟慕清欢再有任何牵扯。”

    时笙拧眉。

    刚才的话只是用来搪塞季时亦的借口,如果季予南去法国真是为了见慕清欢,她又怎么能留的住。

    见她不语,季时亦的目光冷了几分,“做不到?”

    “季董,我认为这种强硬的方式用在季总身上反而会适得其反。”

    季时亦是什么人?

    大半辈子身居高位,即便是听取意见也要对方有那个资格。

    就时笙这种……

    不配质疑他的决定。

    时笙并没有去看季时亦阴沉的脸,自顾的说道:“您比我更了解季总,他若是那种能轻易妥协服输、乖乖的照着您规划好的路线走的性格,你们之间的关系也不会闹得如此之僵。我不了解季总,但我知道慕小姐的性格,说清高谈不上,但绝对不会做小三,因为她的母亲当年就是被小三逼得跳了楼,这些年,她和她父亲的关系一直没有缓和,如同仇人一般。”

    季时亦眯了眯眸,“继续。”

    时笙垂眸,掩盖了眸子里那丝不耐烦的情绪。

    她还没有修炼到处变不惊的定力。

    嫁给季予南也只是想通过他进季家,得到季时亦的信任,只有这样她才有机会知道当年的季家和她父母有什么牵扯。她并不想搅进季予南和慕清欢的感情里,她父母出事那年他年纪还小,即便对那事有记忆也不会太深刻。

    而且,她了解季予南,那个男人她惹不起,所以就尽量不去招惹。

    但季时亦的态度,明显是不想让她全身而退。

    “我会告诉慕清欢,季总已经结婚了。”

    得到她的答复,季时亦满意的笑了笑,终于正眼看向了时笙。

    这个女人虽然家世不好,但气魄不错,再锻炼一段时间也能独当一面,不是慕清欢那种小家子气的女人能比的。

    如果一年后予南不愿意离婚,他倒是可以考虑。

    不过,要做他季家的儿媳妇,需要的不只是从容不迫的气场,“等你伤好,和予南一起来季家吃饭。”

    “谢谢季董。”

    “到时候你最好能给我一个你非要嫁给予南的理由,绿卡这种拙劣的借口,还是免了。”

    时笙:“……”

    一窝子的黄鼠狼。

    “好好养伤。”

    季时亦嘱咐完这一句之后就转身离开了,拉开门时,原本已经抬起的脚又收了回来。

    紧接着,外面传来季予南冷讽的声音,“这么快就走?你的好儿媳为了留下我,将自己的腿都折腾断了,不给点奖励?要不要我帮你填张支票?十万吧,毕竟车祸这种事力道不好掌握,说不定稍不注意就用力过猛,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