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98章 你真的烦死了

    “他还留着,我丢下他去了法国,他竟然不怪我,居然还留着我的照片。”

    慕清欢越说越激动,俨然忘了时笙和她现在是情敌关系。

    时笙冷笑一声,没心思听她缅怀过去,直接挂了电话。

    ……

    季予南的书房没锁,时笙轻轻一推就开了。

    书房内的装修和他公司的如出一辙,都是深色调,办公桌和书柜也是中规中矩的造型。

    靠窗的位置放着一张塌塌米,米白色的,是书房里唯一浅色调的装饰。

    时笙进来只是想碰个运气,找找小印在不在书房,或者看能不能找到些有关季家移民美国的东西。

    她刚一拉开抽屉,还没来得及看里面放了些什么东西,门外就传来了开锁的动静。

    时笙抬头,正好和门口站着的季予南四目相对。

    她的手还在抽屉的拉手上。

    “……”

    抽屉里的东西明晃晃地暴露在季予南面前,他几乎是下意识地略挑了一下眉,“你在干嘛?”

    时笙搁在桌上的那只手手指蜷了一下,抿唇,下一秒,眼眶一红,眼泪就落下来了。

    季予南:“……”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时笙在他面前落泪,就连上次在贫民窟那条漆黑破旧的巷子里差点被那群人强了,她也只是眼眶通红,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哭。

    原本要质问的话在看到她突然落下的眼泪时卡住了,再想发火,已经冷静的差不多了。

    他沉下脸,转开视线,语气冷冷的道:“我记得我明令禁止过你进我的书房,”

    时笙进来时就开了办公桌上的一盏小台灯,此刻两人隔着几米的距离,昏暗的光线下,连彼此脸上的表情都看不大出来。

    “季予南,我喜欢你。”

    季予南:“……”

    面对她突如其来的表白,季予南明显懵住了,耳根处迅速漫上了一抹红晕,显出几分举足无措。

    “你他妈拍电视呢,”他几步走过去,拽住时笙的手将她从办公桌后拉出来。

    时笙的脚不能沾地,手撑着桌子跳出来。

    季予南将她带到门口,直接推了出去,“以后再敢踏进这里,就收拾行李给我滚。”

    无功而返。

    时笙回头看了眼身后紧闭的门,泄气的垂下肩膀。

    这么久没进展,她有些烦了。

    那枚小印……

    时笙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其他办法了,难不成找个女人把他灌醉了,偷过来?

    但她和季予南出差的次数不算少,时笙从没见过他喝得人事不省,当然,也没人敢灌他。

    她扶着墙去了之前住的房间,身上大部分的伤都已经愈合了,但骨折的那条腿还不能沾水。

    一个人洗澡很麻烦,总不能一直抬着腿吧。

    时笙在浴室里站了几分钟,最后还是决定只用毛巾擦一擦。

    刚将脱下的贴身衣裤放在架子上,还没来得及收回手,浴室的磨砂玻璃门就开了。

    “时笙,你刚刚……”

    季予南:“……”

    女人全身赤裸的站在浴缸前,抬高的双手还捧着毛巾架上的衣服,身体的线条修长匀称,一丝赘肉也没有。

    皮肤白皙,小腹上还有女人少见的肌肉和人鱼线!

    她也没料到季予南会突然闯进来,愣了几秒之后才想起要去遮挡,但动作也是不慌不忙的,全然没有女人在遇到这种情况时该有的羞涩,“季总,你进别人浴室都不敲门的吗?”

    时笙取下毛巾架上叠放整齐的浴巾裹在身上,“还不出去?要不进来一起洗?”

    季予南本还有几分尴尬,被她先声夺人的反问,才想起自己是来兴师问罪的。

    “你进书房找什么?”

    时笙:“……”

    就知道没这么容易骗得过去。

    时笙虽然靠着墙,但单腿站着还是很累,见季予南短时间内不打算出去,便在浴缸边缘坐下,那条伤腿微微前伸,“我不是说了吗?我喜欢你。”

    男人眯了眯眼睛,幽深的眸注视着她脸上的神情。

    灯光下,女人的脸越显白皙,她说‘喜欢他’时,脸上没有半点羞涩。

    哼。

    睁眼说瞎话,满嘴谎话。

    他撩起唇角,冷嘲热讽:“你喜欢我?”

    ‘喜欢’两个字被他咬得极重,像是在刻意嘲讽。

    时笙:“我……”

    季予南的目光很犀利,面对这样咄咄逼人的目光,时笙没有把握能骗过他。

    她错开视线,一脸镇定的道:“慕清欢给我打电话了,她说你书房里还留着她的照片,她说你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她,她说你不会喜欢我。”

    “所以?”他好整以暇的靠着门框,看着她胡编乱造。

    “所以我吃醋。”

    “哼,”男人站直身体,“时笙,我再问你一次,你去书房找什么?”

    “我被她刺激得脑门充血,就想进去毁了照片,结果你就进来了。”

    “相片就在桌上,你开抽屉干嘛?”

    “找找还有没有多余的照片啊。”时笙觉得自己睁着眼睛瞎掰的本领越来越强了,她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我要洗澡,你打算在那里站多久?”

    季予南:“……”

    他冷着脸转身出去了,浴室门‘砰’的一声关上,震得门上的玻璃都抖了抖。

    时笙很快擦完了澡,却在准备穿衣服的时候犯了难,她进来的时候将衣服脱在外面了。

    刚才洗澡解浴巾时又不小心将浴巾掉浴池里,湿了一大半,她顺手就扔进了装脏衣服的篮子里。

    裸奔?

    万一季予南还在呢?

    时笙在浴室里找了一圈,最后在盥洗池的柜子里找到一套叠放整齐的浴袍,很新,应该是给客人准备的。

    她裹了浴袍出去,季予南站在窗边,单手插进裤兜里,背对着他抽烟。

    听到开门的声音,他回过头来,道:“时笙,你是不是在找……”

    话音戛然而止。

    时笙抬眼看他——

    季予南手里拿着那方晶莹透亮的小印,而目光却森冷的紧盯着她身上的天蓝色浴袍,咬着牙,“谁让你穿的?”

    那一字一句,几乎是从齿缝里挤出来的。

    像一把锋利的刀刃,随时都要将她戳个对穿。

    “你也没挂个不能穿的牌子,我怎么知道能不能穿。”

    她不甚在意的耸了耸肩,走到梳妆台,拿了保湿乳开始涂脸,“穿个浴袍而已,不至于这么小气吧,你放在那里,不就是给客人准备的吗?”

    男人掐了烟,大步朝她跨了过来。

    ‘砰’的一声。

    时笙手里的保湿水被打落在地,“客人的房间?谁告诉你这是客人的房间?”

    “……”

    房间是她选的,第一次的时候,他拧着她的行李毫不客气的将她赶了出去,她当时还以为他是单纯的讨厌她,所以觉得她不配住二楼。

    瞧他现在的模样,不太像啊。

    不是客房?

    瞧他对一件浴巾都这么紧张,那就是某人专属了。

    “慕清欢的?”

    房间里很静,甚至能清晰的听到两人加重的呼吸声。

    季予南身材欣长,站在时笙面前,完全将她拢入了他投下的阴影中。

    黑色的短发,五官利落深邃,一身黑色的西装将男人本来就冷的气场衬得越发阴沉。

    “脱了。”

    时笙的脾气不好,但面对无关紧要的人,她向来懒得发脾气。

    弯着唇笑了笑:“季总,我这腿伤还没好呢,您不用这么猴急吧?”

    “猴急,你,”季予南像是被气笑了,那双修长的眼睛里如同蔓着黑色的雾气,阴鸷,冷漠,他捏着时笙的下巴,强硬的掰过她的脸去看后面的镜子,“你觉得,你这全身上下有什么值得我猴急的?”

    扭着头,时笙有点呼吸不畅。

    她跳着退了一步,靠着身后的梳妆台,冷笑,“既然不猴急,你让我脱衣服干嘛?难不成你还有什么只看不摸的怪癖不成?”

    “伶牙俐齿。”

    季予南甩开手,粗暴的将浴袍从她身上扒拉下来。

    时笙里面什么都没穿。

    浴袍的质地粗粝,加上季予南毫无怜香惜玉的粗暴动作,她一侧肩颈的肌肤被磨得通红,皮下层透着殷红的血珠。

    女人轻‘咝’了一声。

    季予南将扒拉下来的浴袍扔进一侧的垃圾桶里,“穿好衣服,我们谈一谈。”

    他一眼都没看她,转身出了房间。

    时笙准备去找衣服,低头随意的一瞟,正好看到浴袍上的logo。

    这个牌子。

    啊——

    果然是慕清欢惯用的牌子。

    ……

    季予南出了时笙的房间,重重的闭了下眼睛,他刚才,有点情绪过激了。

    他生气,并不完全是因为时笙穿了慕清欢的浴袍,他还没有那么矫情,会为了件死物这么大动干戈,如果真那么在乎,当时就连房间都不会让时笙住。

    既然睁只眼闭只眼让她住进去了,就说明他不在乎时笙占的那个房间是不是慕清欢的,也不在乎她碰不碰里面的东西。

    慕清欢还是个活生生的人,只要他想,可以有一千件一万件她碰过的东西。

    他生气的是……

    时笙那句——喜欢你。

    明知是假的,他还是为那句话失了神。

    甚至差点被她糊弄过去了。

    吃醋?

    什么鬼话。

    时笙做了他几年的秘书,在公事上,一向沉稳内敛,雷厉风行,在公事上干练的人,私底下也不会幼稚到哪里去。

    就算吃醋,也绝对不会用这种小孩子的发泄方式。

    所以,他在明知道她说的是假话的时候,还失了神,甚至忘了问她进他书房的真正目的。

    季予南出去后,时笙对着镜子看了看肩膀上被浴袍磨出的红痕,不严重,也没有破皮,只是有点火辣辣的疼。

    楼下传来车子引擎发动的声音,时笙撩开窗帘,正好看到季予南的车出去。

    红色的尾灯在转角处一闪,完全隐入了黑暗!

    别墅里又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时笙垂眸,眼神空洞的看着花园里一株花树。以前租房也是自己一个人住,那时候每天忙着兼职,赚钱筹药费、生活费、房租,恨不得一天有48小时,根本没时间觉得孤独,但是现在,住在这里的每一天都让她觉得孤独、无助,前路渺茫。

    她叹了口气,十指相扣,身子前倾,手肘支在窗边。

    今晚的夜色很好,月亮很圆,还有星星,云层很薄,边缘被月亮的光染成了淡淡的金色。

    她拿出手机给慕清欢打电话,那边没接,直接挂了。

    时笙想了想,编辑了一条短信发过去,“十天后我去机场接你,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离开季总。”

    离开季予南。

    这个想法在医院的时候就有了,一直在心里徘徊,直到今天才下定决心。

    季予南在手术室门口的乌龙她后来听护士说了,当时护士正给她换药,见护工在照顾她,就问起了季予南,一脸羡慕的感慨:你丈夫对你真好,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有气魄的男人,特别是他说你是他妻子的时候。

    当时时笙就愣住了,条件反射的问了句‘什么’。

    直到护士放慢语速又重新说了一遍,她才确定自己没有幻听。

    她是不喜欢慕清欢,觉得她作、假清高、矫情,但她没权利干涉季予南喜欢她。

    当初事情来的太突然,以至于她完全失了分寸,她焦躁、不安,但以她贫瘠的经验却不知道遇到这种事该怎么办,就像一头钻进了一条漆黑的小巷,除了黑,没有半点光明。

    她甚至后悔自己当初没考个警校,没多看点福尔摩斯和柯南的书。

    当时,她唯一能想到的办法是跟在季予南身边,从季家着手调查。

    但现在,说出这句话之后,她像是从漆黑的小巷中突然踩进了光明中——

    而思想也豁然开朗,想明白了很多之前想不透的事,如果这一切都只是个乌龙、是个误会,季予南那枚小印并不是妈妈说的水晶蓝,所有的事也只是她自以为是的以为,如果季予南和慕清欢再因为她的介入产生了嫌隙,那她会后悔死的。

    季予南对自己其实并不坏,之前没逼他结婚时,他甚至不止一次帮她。即便是之后,他对她百般不屑,但并没有实质性的伤害过她。

    就像这样她出车祸住院,他完全可以置之不理,但他没有,他虽然没有在医院陪护,却找了护工、交了医药费,还找人给她输血。

    虽然里面的人不是她,但时笙至少知道,如果她真要死了,急需救命,他不会不闻不问。

    这一点,比很多男人都好。

    手机震动了两下。

    是慕清欢回她的短信了。

    “什么事?”

    “我要季总的那枚蓝钻小印。”

    要求先提,如果到时候确定和母亲说的不是同一个东西,她再还给她。

    “狮子大开口。”

    ……

    之后的十天,季予南都没回过别墅,在公司也没碰过面。

    虽然两人在同一个公司上班,但不在同一层,季予南上下楼都是坐的总裁专属的电梯,她偶尔送文件上去,也都是交给徐琰送进去的。

    和慕清欢约定的时间正好是周末,时笙早上起来洗了澡,顺便敷了个面膜,收拾妥当后才开着车慢悠悠的去机场。

    自那天之后,她和慕清欢就一直没联系过,她不知道慕清欢买的哪个航班,甚至不知道她会不会回来。

    这个机会,是她给慕清欢的,也是给自己的。

    给自己一个不后悔的理由。

    出发前时笙给慕清欢发信息说在3号出口等她,没人回,时笙也没在意。

    时笙在3号出口找了个醒目的位置坐下,保证慕清欢从里面出来能第一眼看到她,她甚至还穿了件十分醒目的红色上衣。

    她百无聊奈的拿着手机看电影,只有在广播里提到法国航班的时候才会站起来看一会儿。

    时笙这一等,就从白天等到了晚上,慕清欢没回信息,3号出口也始终没见她的人。

    十二点!

    她退出影片播放器界面,起身,出了机场。

    自动玻璃门一开,外面燥热的空气就迎面扑了过来,时笙找到车,拉开车门坐进去。

    打火、开空调。

    慕清欢没回来。

    她不知道季时亦是用什么说服了慕清欢离开季予南,钱?进修?进国家演奏团的机会……

    但无论是什么,都比季予南在她心里的位置重要。

    时笙握着方向盘,车子缓缓的滑出停车位。

    她失约了,所以以后即便是误会,即便季予南和慕清欢的关系是因为她的介入而闹的无法回头,她也有个让自己不自责的理由了。

    可能自私的人都是如此,会为了让自己不内疚,拼命找个理由。

    回到家。

    季予南依然不在。

    她早上走的时候将应急灯一并关了,现在别墅里黑漆漆的。

    时笙停了车之后没有立刻上去,而是在车里坐了一会儿,直到腰疼的不行,才解开安全带下车。

    开了门,时笙抬手开灯。

    灯光一亮,她就看到坐着沙发上的季予南了。

    他似乎正在睡觉,被骤然亮起的光线刺激到了,皱着眉,眼睛红的厉害。

    “关灯。”

    他的声音很哑,没有恼怒,只有被吵醒后的不舒服。

    季予南将客厅的窗帘拉上了,关上灯就漆黑一片了,时笙打开手机的电筒照明。

    “你喝酒了?”刚才灯开的一瞬间,她看到了桌上空了的酒瓶。

    “……”

    没人应她。

    时笙也没追问,换了鞋就要上去。

    “疼。”

    轻轻的一声呓语打破了客厅的宁静,时笙正准备上楼,听到声音,脚步顿了一下。

    沙发上的男人好像睡着了,没了动静。

    时笙刚准备要走,男人又是轻轻的一声呓语,“疼。”

    她走过去,将手机背面向上放在茶几上,方便照明,“哪里疼?”

    季予南紧蹙着眉,手压着胃部,“疼。”

    “哪里疼?”时笙摸到他脸上的汗,蹙了下眉,“是胃疼吗?我去拿药,医药箱在哪?”

    男人紧皱着眉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的时笙,“怎么是你?”

    “……药箱呢?”

    “走开。”他不耐烦的拂开她的手,侧了下身子。

    时笙看了他一眼,打算自己去找药箱。

    刚起了一半身就被季予南拽住了手,男人不耐烦的道:“时笙,你好烦啊。”

    “所以我现在打算上楼了,你不用烦了。”

    季予南一双眼眸淡漠的看着她,用力一拉,时笙跌在他身上,脑袋正好撞在他胸口上,‘咚’的一声闷响。

    时笙急忙撑起身子,“季……”

    男人揽着她的腰,翻身将她压在沙发上。

    时笙抬眸,盯着男人淡漠的脸,“季予南,你干嘛?”

    季予南覆在她的上方,遮住了她头顶的光线,两人距离挨得极近,他身上的酒味更浓了。

    他穿着衬衫,领带和西装被他随手扔在了一边,扣子解开了两颗,露出男人性感的锁骨。

    季予南正垂首看着她,眸色很深,像一口深不见底的古井。

    “时笙,你真的……烦透了。”

    男人的嗓音低低的,尾音上扬,带出了几分自嘲,慵懒随意,很性感。

    “季予南,你发什么疯?你起来。”

    她被他压得快要喘不过气了。

    最主要的是,两人零距离相贴,她清晰的感觉到有个硬物正低在她的小腹正中,隔着薄薄的一层布料,滚烫的像烧红的烙铁。

    他……他……

    他这是?

    “你不是喝酒喝傻了吧。”

    男人的一双眼眸毫无温度,闻言,他勾唇冷笑了一声:“估计确实是傻了。”

    季予南唇角的弧度收起,看着她的眼眸渐渐转深。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怪异。

    时笙已经过了懵懂天真的年纪了,这种场景,这种眼神,季予南要做什么,她不可能傻的一无所知。

    她推了推他,“你先起来,我要被你压的喘不过气了。”

    季予南顺势撑起了身子,没再压着她,但他的手却扣住她的后脑勺,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时笙:“……”

    男人的唇柔软滚烫,辗转在她的唇上,扑在她脸上的鼻息带着浓郁醇厚的酒味,不难闻。

    季予南撑在沙发上的那只手握成了拳,手背上青筋明显。

    时笙懵了一下,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她敏锐的察觉出,这次的吻和之前两次都不一样,但具体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出来。

    季予南亲吻着她的脸、唇、额头、眼睛……

    一下一下,温柔蜷谴。

    位置始终停留在她的脖子上方,没越距半分,手的位置也一直没动,半点不冒犯。

    这种虔诚的接吻方式,在现在这种速食爱情的社会风气下,已经是非常的稀缺了。

    “时笙,你好烦啊,”他的唇贴在她的侧脸,轻声喃喃,“慕清欢,清欢。”

    时笙:“……”

    原来是酒后认错人了。

    她松了口气,男人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了。

    再过一会儿……

    还是没有动静。

    “季予南……”

    时笙侧头去看,居然睡着了。

    她推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上楼拿了床薄被给他盖上,又摸了下他的额头,没有出汗了。

    时笙收拾好桌上的空酒瓶,找了一圈没看到药箱,只好作罢。

    早上起来,季予南已经走了。

    ***

    之后的一段时间季予南再没回过别墅,倒是让人来给他取了两次东西。

    原定八月中旬举办的年会因为徐琰的关系提前到了他离职的前一天,算是为他践行。

    时笙怕喝了酒开车不方便,就和另外三个同事坐傅亦的车去的宴会地点。

    其中一个女同事在傅亦车上东摸西看之后,两眼冒光的道:“傅总经理,你这车真漂亮,你还没女朋友吧?”

    傅亦刚‘嗯’了一声,其他两人就起哄:“你这是打算毛遂自荐啊?不过,是不是太随便了,至少也得画个浓妆把你脸上那些斑遮了啊。”

    “要是傅总经理看得上我,我肯定是求之不得啊,有斑才证明是纯天然的啊,而且省钱,绝对是贤妻良母的标杆。”

    傅亦性格温润,非上班时间下属也敢和他开玩笑闹着玩。

    “人家傅总什么身价,还需要你省祛斑钱?就是给你个这车的备胎也够你在美容院挥霍一段时间了。”

    后面闹成了一片,作为被议论的主角,傅亦却一直没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