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304章 昨晚就照顾的很好

    刚拉开车门,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就从里面窜了出来,薰得她一阵头晕目眩。

    时笙根本没来得及看里面,扶着车门侧头干呕。

    下一秒,半开的车门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按住,‘砰’的一声撞上。

    时笙回头。

    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保镖站在她后面,垂眸看她,“时秘书,季总让您进去。”

    时笙点了点头,等胃里好受点了,才转身进去。

    待她进去后,保镖朝车里看了一眼,脸上的神情终于有了细微的变化。

    ……

    地下室。

    并不如想象中的逼仄憋闷。

    保镖领着她去了最末的临时手术室,做了个‘请’的手势,“时秘书,季少在做手术,您坐一下。”

    “他哪里受伤了?”

    “中了两枪,不过都没伤到要害,只是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在他们看来,没伤到要害的枪伤就像马路上不小心跌了一跤似的稀疏平常,所以,在回答时笙的问题时半点情绪起伏也没有。

    手术持续的时间很长。

    地下室里看不见外面的天色,时笙下来时忘了带手机,也不知道几点了,只觉得等了好久,腰都坐疼了,手术室里还没有反应。

    她打了个哈欠,揉了揉发酸的鼻梁。

    一夜没睡,严重的睡眠不足导致她有点耳鸣。

    “时小姐,您要不先上去睡吧,季总这里恐怕还要等一会儿,麻烦您联系一位经验丰富的护工,这段时间季总恐怕都需要护工照顾。”

    “没事,我这就打电话联系护工。”

    她认识的护工就只有之前照顾母亲的史密斯太太,她给她打电话问她那里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动手术很随便了,得找个经验丰富的护工,避免照顾不当造成二次感染。

    联系好护工,季予南的手术就做完了。

    泰勒从手术室里出来,摘掉口罩和身上的手术服,对时笙道:“手术很成功,子弹已经取出来了,没伤到要害。今晚要特别注意观察体温,愈合前伤口不能沾水,不能用劲,尽量躺在床上静养,我今天会留下,有什么问题及时叫我。”

    “好。”

    时笙将放在膝盖上的手收回,手指已经冰凉泛白,

    他没事。

    她将落下来的发别到耳后,长长的舒了口气,起身,“我去给您收拾客房,辛苦了。”

    季予南被保镖用担架床从手术室里抬出来,麻药还没过,他还处在昏睡的状态。

    此刻的他是安静的,没有任何可怖的戾气以及渗入骨髓的极端狠厉。

    保镖将他送到二楼的主卧,放到床上后拉过被子盖上,领头的保镖冲时笙道:“就麻烦时秘书先照顾一下季少了,季少有洁癖,还请您打盆水给他擦洗一下,换身干净的衣服,泰勒医生那边您就不用操心了,我去安排。”

    他们只知道时笙也住在这里,并不知道他们的具体关系。

    “恩。”

    时笙点头。

    保镖出去后,房间里就安静得只听得见呼吸声了。

    时笙去浴室打了盆水准备给季予南擦下身上的血迹。

    两处枪伤都在上半身,衬衫在动手术时就已经脱了,时笙只需要用毛巾擦拭掉他身上的血迹就行。

    上半身还好,下半身就有点困难了。

    她力气有限,季予南现在的情况又不适合搬动,不能硬脱,就只能直接拿剪刀剪了。

    擦拭完身上,时笙又打了盆水给他擦头发,上面全是草屑和灰,连续换了两盆水才将他从上到下弄清爽。

    她没给季予南换衣服,直接盖上被子算完事。

    弄完后,又用温度计给他测了个体温,确定没发烧,时笙才在床边上坐下,面无表情的看着熟睡的男人,紧绷的背脊才算是放松的垮了下来。

    她慢慢的趴在床上,白皙纤细的手指紧紧握在一起,肩膀以肉眼可见的幅度轻微的颤抖。

    时笙咬唇,兀自笑了笑:“季予南,你总算是平安的回来了。”

    她困极了,又一晚上处在精神紧绷的状态,一刻都没放松过。此刻放松下来,层层叠叠的睡意袭来,她打了个哈欠,直接躺下就睡过去了。

    季予南躺的是床的正中间,时笙个子娇小,就算放开了睡也弄不到季予南。

    而且她睡觉一直很乖,不会乱动。

    ……

    这一觉睡得很沉。

    时笙彻底醒过来的时候外面漆黑一片,思绪还有些混沌,就已经感觉到腿上的伤口传来的痛感了。

    房间的空调温度调的刚好合适,躺在柔软温暖的被子里,动都不想动,更别说是起床了。

    另一侧的台灯亮着,调的是最暗的光线,又不是直射,影响不了她。

    “你还打算躺多久?时笙,到底你是病人还是我是病人?”

    身后传来男人没有起伏的音调,还很虚弱,但也挡不住话里的愤怒。

    时笙回头,正对上季予南那双逆着光翻涌着沉沉墨色的眼睛,他对她的不满,明显而直接,只差没有直接在脸上贴个‘我讨厌你’的标签了。

    时笙拉高被子,“你怎么样了?”

    声音里还带着刚睡醒的沙哑。

    季予南冷哼,“饿死了,跟只猪一样,都睡了十多个小时了。”

    时笙睡着后没多久季予南就醒了,麻药过后伤口很痛,有睡意也睡不着。

    倒是旁边的人睡得正熟,中途医生进来检查过,也没将她吵醒。

    时笙急忙从床上爬起来,整理了一下胸前的衣服,开始穿鞋,“我去给你做吃的,医生说你现在只能吃清淡的,喝白粥吧。”

    她根本不是在问季予南的意见,更像是在自言自语的交代他。

    季予南不喜她的语气,但他现在也吃不进去其他的,便没跟她计较。

    ……

    泰勒医生正在客厅里和几个保镖说话,见她下来,笑道:“时小姐您醒了,护工已经来了,季少让她在外面等着,说您醒了安排。”

    时笙这才注意到沙发上还坐了个年轻女人,在泰勒说完话后她也站起来跟她打招呼:“时小姐,我是艾玛,是史密斯太太介绍过来的护工。”

    “恩,会熬粥吗?”

    “会。”

    “那你去给季先生煮碗白粥送上去吧。”

    时笙睡得太久了,现在身上都是软的,不太想动。

    正好护工来了。

    “是。”爱玛应道。

    保镖:“时小姐,做餐饭这种事还是您亲自来,季少不吃陌生人做的东西。”

    时笙咬牙:“……那能贴身照顾吗?”

    保镖摇头,“季少不喜欢不熟悉的人贴身照顾,所以,贴身照顾还是时小姐您来吧。”

    “那你让我请护工干嘛?不如直接将护工的工资给我,我从里到外包完算了。”

    她这话明显就是怼他的,是他让请的护工,现在又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请护工不就是为了贴身照顾吗?

    哪知对方居然真的点了下头,吩咐下属:“你送爱玛小姐出去。”

    时笙:“……”

    她算是明白了,这是季予南的意思。

    “麻烦时小姐去熬粥吧,工资的事我会吩咐财务给您结算的。”

    时笙看着眼前一脸冷漠的男人,冷笑一声,进了厨房。

    熬好粥,她给季予南送上去。

    腿上的伤还没好,一动就疼,尤其是上楼梯时更甚。

    粥还很烫,她放在床头柜上,一边用勺子搅动,一边和他谈条件,“季总,我没办法一天24小时照顾你,我要上班。”

    季予南靠着床头,半眯着眼睛,有几分虚弱,俊脸上也没什么血色。

    “我给你找了护工,但你的保镖说你不吃陌生人做的东西,也不让陌生人贴身照顾,就给送走了,你有熟悉的人吗?我来联系。”

    “恩。”

    季予南的嗓音低低哑哑,似乎不太想说话,应了一声后就没有反应了。

    时笙等他继续往下说,等了半晌也没听到下文。

    看了他一眼,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季予南。”

    季予南皱眉,淡淡的说:“不用,你照顾就行。”

    “我怕我照顾不好,医生说了,枪伤和普通外伤不同,如果感染了会非常麻烦。”

    “昨晚就照顾的很好。”

    时笙给他擦澡的时候他虽然没有完全清醒,但也有感觉,他让时笙照顾并不是不习惯陌生人,而是不信任,尤其是在他重伤的情况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