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306章 123

    时笙看了眼季予南,转身出去,刚拉开门,就看见站着门口正准备敲门的季长瑶以及她身边阴沉着脸,一脸戾气的季时亦。

    季长瑶看到她,原本担忧的小脸瞬间就冷了下来,不客气的道:“你怎么在这里?”

    她紧张又戒备的看着她,似乎她对季予南做了什么十恶赦的坏事,时笙对这个任性的大小姐并不反感,相比慕清欢,她更喜欢季长瑶这样性格爽快、爱憎分明的性格。

    虽然不会为人处事,说话也难听了点,但至少不复杂。

    时笙双手环胸,呛她,“我是你哥的妻子,我不在这里在哪里?难不成,你还担心你哥被我占了便宜不成?躺在那里要死不活的,看着都挑不起兴趣。”

    “你……”季长瑶不是养在深闺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人,她和同学在一起的时候也会聊一些成人话题,秒懂时笙话里的意思,她抬头看了眼躺在床上的季予南,又看了眼一旁的父亲,见没人帮她说话,脸一红,“就你这种随便的女人,我哥就是眼睛瞎了也不会看上你,你连慕姐姐一根汗毛都比不上。”

    “哦。”

    时笙不甚在意的点了点头。

    季予南看不看得上她,她还真是不怎么在乎。

    只是这季家的人明明是在美国这么开放的国家长大,怎么动不动就脸红,基因还真是纯情。

    “扫把星,滚开。”季长瑶恼怒的推开时笙,快步冲到床边,俯身看着季予南,担忧的问:“哥你没事吧,你之前出门不都是带着保镖的吗?这次怎么带那么少的人?”

    季予南闭了闭眼睛,淡淡的道:“距离不远,疏忽了,下次不会了。”

    “就算疏忽了,以你的身手也不该伤的这么重啊,你知不知道,如果这两枪再歪一点……”

    “没有如果,”季予南打断她的话,语气重了几分,“这两枪没有伤到要害。”

    季长瑶噘嘴,回头瞪了眼站在门口的时笙,“你就护着她吧,这次要不是她,你怎么可能伤那么重,你别以为能骗得过我和爸爸,我们都知道了,是你将逃生的机会让给了那个女人,如果你坐阿佐的车离开……”

    “好了,你现在才十八岁怎么跟个小老太婆一样念个没完?以后老了,指不定要怎么啰嗦。”

    他虽然语气不耐烦,但不难听出其中的宠溺。

    对这个妹妹,他是真的疼。

    季长瑶冲他做了个鬼脸,“还疼吗?”

    “不疼,一点小伤,看你一脸浓妆艳抹还满身酒气,肯定是从哪个宴会上直接过来的,我让人给你收拾客房,去洗漱睡觉。”

    季予南虽然睡不着,但受了这么重的伤,精神肯定不如正常人那么好,声音听着很虚弱。

    ……

    门边。

    季时亦和时笙对视了几秒后,道:“时小姐,我有话想单独跟你谈谈。”

    时笙点头,“好。”

    季时亦目光犀利的瞧了她一眼,率先转身朝着走道最末的小阳台方向走。

    和季予南的冷漠不同,季时亦的气场随时随地都带着浓重的戾气和阴鸷,即便是在心情缓和的情况下也是如此,并没有半点收敛。

    这是在长期在道上混养成的。

    而季予南只是在面对危险的时候才会暴露出那份潜藏在心里的嗜血冷酷。

    时笙跟在他身后出了房间,还顺手关上了门。

    季予南神色闲适的和季长瑶说着话,瞳眸却是深深的瞧着时笙。

    见她出去,他微皱了一下眉。

    他和父亲这些年的关系虽然势如水火,但也只是两个人同样强势的性格造成的,虽然经常不欢而散,但季时亦对他的关心不比任何一个做父亲的少,

    父亲的性格他了解,今天的事,他定会怪到时笙身上。

    “哥,哥……”季长瑶见他长时间没说话,忍不住推了一下他的手臂,抱怨,“你想什么呢?我跟你说话呢?”

    “你出去看看。”

    季长瑶回头看了眼空无一人的房门口,立刻就明白他让她出去看什么了,别开脑袋,“我不要,你不准关心她,你忘记慕姐姐了?要不是她,慕姐姐也不会远走法国,也不会……”

    慕清欢在法国的时候被人盯上,不法分子伪装成她的邻居撬开她的房门,差点将她抓去贩卖了。

    如果不是时笙,慕姐姐还好好的待在哥哥身边,哪里会遇到这么糟心的事。

    ……

    走道上,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

    一路寂静无声。

    走道末的是个空中花园,面积不大,但打理的井井有条!

    里面除了几棵常年绿的观赏树外就种着一种花,还不到花期,没开。

    夏天的空气很燥热,即便是晚上也一样,一旦离了空调,那股烫得肌肤泛疼的灼热就层层的涌上来。

    时笙走在最后,顺手关上推拉门。

    刚转身,季时亦一个重重的耳光就迎面而至,带起的掌风刮过她的脸——

    时笙要躲已经来不及了,或者根本没有那么快的反应力,连躲避都没想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男人粗糙的大手落下来,掴在她的脸上。

    普通男人的力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承受起来都有点勉强,何况还是季时亦这种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待在练功房里有专职武术教练训导的人。

    时笙被这一巴掌打懵了,侧着头,脸颊上火辣辣的疼,耳朵有短暂的失聪,全然听不见外界的任何声音。

    嘴里全是让人作呕的血腥味。

    唇角裂了,她用舌尖轻轻地舔了舔,疼得她轻嘶了一声。

    在哥哥严厉的目光注视下不情不愿跟出来的季长瑶正好看到这一幕,隔着玻璃她都听到巴掌声了。

    小时候哥哥调皮,整天想着玩不学习,被爸爸打过几次,但都是用藤条抽身上。

    至于她,一次都没被打过,爸爸说女儿是用来宠的,不是打的。

    她从来没见过父亲这么凶狠的扇人耳光。

    季长瑶被吓得愣愣的站在一旁,忘了跟出来的目的。

    季时亦看着被打偏头的时笙,压抑着层层的怒气,目光阴沉的盯着她,“时笙,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吗?”

    “记得。”她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但传入耳朵里的声音还是很小,她在想明天要不要去医院挂个号检查一下,万一留下后遗症聋了怎么办。

    “可是就在昨晚,予南为了救你,差点死了,你说过,你不会成为他的负担,可是昨晚,他将他逃生的路让给了你。”

    季时亦咬着牙,双手在身侧握紧,骨节发出咯咯的响声。

    一想到手下的人汇报给他的当时的情况,他就对面前这个女人深恶痛绝。

    昨晚有多危险,作为过来人的他,能够想象。

    予南能够平安的回来,完全是上帝保佑。

    时笙站直身体看向他:“季总是个真男人,他将逃生的机会让给我只是不想脱了无辜,那些人是冲着他来的,相信季董事长也应该能想象当时的场景,难道季董事长希望我在车上和季总磨磨蹭蹭,非要陪着他生死与共?”

    季时亦抿唇,不语。

    他是了解季予南的性格,所以,才更加迁怒时笙。

    他当时,就是被时笙的一番话给打动了,以为不是慕清欢,他就不会让他不顾安危的救。

    原来,他还是不了解他。

    任何无辜的人在他身边都会成为他的软肋。

    看来,予南的身边不适合有人。

    像他们这种过着刀口舔血生活的人,想要活着,孤家寡人最适合,要不,就别那么强的责任心。

    “当初的协议作废,你走吧,不准再留在予南身边,这样的事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

    时笙咬唇。

    她不能走。

    季予南和她的关系已经缓和些了,只要再给她一点时间,就能取得他的信任了。

    “季董事长,我能不能说句实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