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八章简单粗暴

    泰勒愣了一下,立刻就明白时笙那张生人勿近的脸是怎么回事了。

    他收回手,尴尬的笑了两声,“原来慕小姐在啊,那我就不进去了,季少的伤刚缝了针,又连续两次裂开,这两天还需要细心观察着,今晚就麻烦慕小姐了。”

    慕清欢点头,“我会的,倒是这些天让医生您费心了。”

    何止是费心,简直快被折腾掉半条命了。

    当然,这些话泰勒也就在心里想一想。

    “我是季家的家庭医生,这些本就是我份内之事,慕小姐您太客气了。”

    两人寒暄了几句,泰勒又重复了一遍注意事项,便下楼了。

    慕清欢犹豫了一下,转身折了回去。

    她本来是要打算回房间的,但泰勒的话,让她有了名正言顺留下来的理由。

    朦胧的灯光下,男人的五官不似平时的冷漠犀利,而是温暖柔和,连平日略显薄情的薄唇也是潋滟柔和,让人移不开目光。

    慕清欢托腮,她很少这样毫无顾忌地盯着他看,心里一漾,微微俯下身吻了上去。

    男人的嘴唇温热。

    没有任何回应。

    温热的气息拂过她的面颊,这般亲密相贴,带给她的却不是甜蜜,而是无穷无尽的涩然。

    这个曾经待她如珠如宝的男人,终究还是离她越来越远了,哪怕她再不想承认,也没办法否认这个事实。

    感情这种事总是要旁观者才能看得真切,他对时笙,并不如他以为的那般厌烦。

    轻轻一吻后,慕清欢直起身子,抬手探了探他额头的温度。

    体温正常。

    她这才放心的趴在床边准备睡一下。

    虽然对他用了药,但却并没想过要趁此做些什么。

    季予南的性格并不是那种上了床就会委屈自己负责的人,他只会厌恶欺骗,将她打发的远远的。而她,并不想消耗他对自己仅存的那点温情,她留着还有用。

    若一个男人对你没了感情,过去的海誓山盟都是假的,唯一能倚仗的就是靠那点内疚达成自己想要的目的。

    她的眼神瞬间变得犀利。

    时笙,岁月漫长,我们走着瞧。

    ……

    时笙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直到凌晨六点才睡着,结果刚睡了没多久就被敲门声弄醒的。

    她头痛欲裂,拉过被子将自己从头到脚裹住,但还是没什么用。

    那一声声的拍门声无孔不入,吵得她不能安宁。

    “啊。”

    时笙痛苦的从床上爬起来,赤着脚去开门。

    地上没铺地毯,但正值酷暑,倒也不冷,反而凉爽沁人。

    她火大的拉开门,本以为门外的人是泰勒,言语神情间她还压了几分火气。

    毕竟不熟,不能由着自己的脾气。

    但看清外面站着的人,时笙脸色一沉,毫不犹豫的甩上了门。

    季予南无端吃了闭门羹,还差点被关过来的门撞到脸,俊脸阴郁到了极点。

    他咬牙。

    这个该死的女人。

    哪里都小,偏偏胆子大得很。

    门外没了动静,时笙以为季予南走了,很快又睡过去了。

    不过,没几分钟便听到门上传来声音,时笙刚开始没理会,过了半晌发现不对劲。

    时笙睁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朝门口看过去,才发现季予南居然让人直接将门给拆了。

    时笙:“……”

    门板笔直的坠下来,扬起了一蓬碎屑。

    这般简单粗暴的方式竟让她无言以对。

    时笙拥着被子,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那道挺拔的身影,只觉得怒到极点已经无话可说了。

    若不是地上那摊木屑以及从走道上毫无阻碍的投递进来的光线,她简直以为这件事就是她做的一场噩梦。

    时笙抚额,近乎呻吟的说道:“季予南,你脑子有病吗?”

    就算要开门,他书房里有别墅所有房间的钥匙,再不济找个保镖直接把锁撬了,反正他手下的人卧虎藏龙,开锁这种小事简直是必备技能。

    季予南站在床边,身姿挺拔,眼底甚至有几分浅薄的笑意,只是房间里拉了窗帘,光线太暗,时笙没看到。

    他抬脚踢了踢床,“起来做饭,我饿了。”

    时笙想骂人。

    费这么大周章将她弄醒,就是让她起来做饭?

    他妈的绝对脑子有毛病。

    时笙呲牙,随手拿了个枕头砸他,“你的清欢呢,想必她非常乐意为你洗手做汤羹,我做的怎么抵得上你喜欢的人做的好吃。”

    季予南扯着唇笑,“那是自然,但清欢那双手是用来弹琴的,做饭这种粗活只适合你这样的粗人。”

    时笙的睡意已经完全被季予南吵醒了,但还是头疼。

    她一脸痛苦的拧着眉,连说了三声‘是’,讥讽道:“哪像你,细得像根火柴棒子似的,也不知道慕清欢怎么满足的了。”

    听出时笙的弦外之音,季予南骤然眯起双眸,漆黑如墨的眼睛里闪动着危险诡秘的光芒。

    他朝着时笙逼近了几步,倾身——

    大掌扣住她的下颚,粗粝的掌心紧贴着她柔嫩的肌肤,微一用力,迫使她仰头迎上他的视线。

    季予南冷笑着重复,“细?火柴棒子?满足不了?”

    他自动忽略了慕清欢三个字。

    昨晚慕清欢在他床上的事他并不知道,只是早上醒来的时候才发觉不对劲——

    他从来没睡这么沉过,细想之下便明白过来了。

    昨晚,他也就只吃过清欢送上来的东西。

    她在里面加了东西。

    男人灼热的气息迎头罩下,他贴得很近,唇瓣蠕动间几乎碰触到她秀气的鼻尖,但却没有丝毫的旖旎暧昧,只有让人胆颤心惊的戾气。

    男人即便受了伤力气也比女人大,他若真要与你计较,即便使出全身力气也没办法与之抗衡。

    现在的时笙便是如此,她被季予南扣着下颚,挣脱不得,也推不动他。

    时笙不欲理他,更不想跟他争论这个无聊的话题,但男人对这种事总是超乎寻常的执着,普通男人尚且如此,更别说像季予南这样的天之骄子。

    见时笙不说话,季予南冷笑了一声,“你说小也是正常,毕竟你没见过,也没摸过。”

    时笙被他这番言语惊得瞠目结舌。

    什么……什么叫她没见过,也没摸过?

    “你……”

    她刚说了一个字,季予南便握住她的手,强硬的按在自己小腹以下的位置。

    “好好感受一下,再跟我讨论是大是小的问题。”

    时笙的手像是按在一个烫手的山芋上,热气沿着掌心传遍她的四肢百骸,她整个人烫得都快爆炸了。

    她想缩回来,却被季予南死死的压住。

    刚才还一片平坦的位置渐渐有了弧度,并且随着她的挣扎愈演愈烈。

    季予南看着她囧得面红耳赤却又毫无办法的模样心情大好,连早上起来知道自己被下药的那点阴霾也散了。

    他继续逗弄她,“是不是隔着布料感受不仔细?要不要再贴近一点?”

    他拉着她的手按在皮带的金属扣上,命令道:“脱了。”

    时笙:“……”

    她恼羞成怒,气的身体都在发抖。

    没见过这么无耻的流氓。

    时笙狠狠的瞪着他,手被他按着动弹不得。

    房间里的气氛剑拔弩张,外面也好不到哪里去。

    泰勒听见破门声,以为两个人又吵起来了,急忙过来试图劝架。

    他倒不是想管这档子闲事,只是怕两个人一激动,又把伤口折腾裂开了。

    季少的伤要是再不好,自己就真的没办法跟季董事长交代了。

    只不过,他还没走到门口就被保镖拦住了,同样被拦住的,还有和他一样闻声赶来的慕清欢。

    她身上还系着围裙,站在那里,一改之前的温和静雅,咬着细白的牙齿,面无表情的看着时笙房间的方向。

    没了门,里面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出来。

    他们的位置离的远,并不能完全听清,但能知道的是时笙和季予南不是在吵架。

    泰勒看了眼慕清欢,有些同情。

    以季予南的性子,能容忍一个将他惹怒到连门都拆了的女人继续安然无恙的住在别墅,这个女人若是在他心里半点位置都没在,那是不可能的。

    他知道,他身侧的慕清欢也应该知道,但是她却任由保镖把她拦住。

    慕清欢一脸冷静的站在外面,没有仗着她和季予南的关系歇斯底里,这份隐忍,不是一般寻常女人能做到的。

    倒是个好女人,就是遇上了季少这种将女人视为玩物的富二代。

    见她眼眶微红,他不忍心的安慰道:“慕小姐,您也别伤心了,说不定只是时秘书惹恼了季少,才会这样。”

    这话,他自己说着都觉得心虚,也不敢去看慕清欢的眼睛。

    “谢谢。”

    慕清欢低头,抿了下唇,压下心里的愤怒转身去了厨房。

    锅里,还熬着汤。

    她拿着汤勺搅了搅,眼泪从眼眶里落下来。

    一滴,两滴……

    渐渐的越来越多。

    做好早餐端到桌上,季予南才从时笙的房间里出来,吩咐保镖:“收拾一下。”

    泰勒急忙上前去查看他的伤口,见没有开裂才松了口气,“我的上帝,幸好,幸好。”

    季予南径直朝着餐厅这边走来。

    看到他,慕清欢吸了吸鼻子,将筷子一一摆放好,“予南,吃饭了。”

    “……”

    季予南盯着她,不语。

    慕清欢被他看得心里一紧,垂在身侧的手微微颤抖,故作镇定道:“怎么了?”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