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亲你的男人是谁

    时笙在费城一呆就是三个月,这期间,季予南一次都没有跟她联系过。

    小印的事没有着落,倒是和艾伦越来越熟悉了。

    毕竟,换成任何一个女人对每天下班风雨无阻都到她面前晃悠一圈的人也会越来越熟悉。

    最主要的是,艾伦每次来就说一句话:“时小姐,我叫艾伦,今年二十九,是个非常出色的赛车手。”

    时笙每次都无言以对,次数多了,每次下班公司门口都围了一堆人,其中绝大部分是被艾伦那张道貌岸然的脸以及他身后的豪车所吸引。

    公司里关于她的流言越来越多,女人凑在一起总是喜欢谈论八卦,这一点,哪个国家都一样。

    谈论起时笙时,总一脸鄙夷的说她不知好歹,放着这么个深情、专一、长得帅、身材好、又有钱的男人不懂珍惜。

    ……

    这天,时笙因为工作耽误,晚下班了一个小时。

    从公司出来,外面已经没什么人了,虽然光线昏暗,但她还是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喷泉旁的穿白色短袖T恤的男人。

    十一月的天气已经很冷了,晚上比白天还要低几度。

    他站在那里,冷得瑟瑟发抖。

    时笙抿唇,正想着要不要直接绕过去,艾伦就看到她了,本来面无表情的脸上展露出了一记放肆的调笑,朝她走了过来,“时小姐……”

    时笙不等他说完,就颇有几分无奈的打断他的话,“你叫艾伦,二十九岁,是位非常厉害的赛车手。”她话音已转,“但是艾伦,你到底想干嘛?”

    她已经被彻底磨的没了脾气。

    艾伦双手插在裤包里,耸了耸肩,漫不经心的道,“追你啊,难道我表现得还不够明显。”

    明显吗?

    其实也不太明显,他虽然每天等她下班,但除了自我介绍之外,也没有其他举动。

    若说不明显。

    哪个神经病会没事做连续三个月等一个自己没兴趣的女人下班,又不是智障。

    但时笙怕她摇头后艾伦又做出什么惊人之举,毕竟他的脑回路她实在没办法理解。

    “够明显了,但是我不喜欢你,你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从明天开始你不要做这些无聊的事了。”这句话,她是看着艾伦的眼睛郑重其事的说的,“你的行为已经造成了我的困扰。”

    “那只能证明我还没有让你习惯我的接近。”

    “已经很习惯了。”

    艾伦邪气的勾唇,“那这样呢?”

    他突然倾身,在时笙没反应过来之前在她唇上印了一吻。

    时笙:“……”

    只是蜻蜓点水般,并没有唐突的深入,但他这个动作,就时笙和他的关系而言,已经是非常唐突了。

    时笙瞪大眼睛,惊的要往后退,艾伦已经站正了身体,神色间没有半点的抱歉。

    他唇上也沾上了些时笙的唇彩,用手指轻轻一揩,痞气的道:“不如从明天起每天亲一下好了,次数多了就习惯了,我再靠近也就不觉得困扰了。”

    这话说的简直和他的人一样恬不知耻,时笙难以想象他是怎么活到这么大没被人打死的。

    艾伦站在比她矮一级的阶梯上,但还是比时笙高出一根手指,他很是满足的眯着眼睛,意犹未尽的伸出舌尖舔了下唇,“柠檬味的。”

    时笙:“……”

    她抬脚踹他。

    高跟鞋的鞋跟结结实实的踢在了男人脆弱的小腿骨上,艾伦微微皱眉,闷哼了一声。

    时笙和艾伦不算熟,但听唯安无意提过,他之前练过拳击,而且为了追去刺激打的都是黑拳,没有规则、拳拳入肉,整个比赛期间只能用血腥暴力来形容。

    不过有次差点死了,后来家里就不允许了,托了关系跟几个打黑拳的场子打了招呼,不准再让他上场。

    时笙知道,这样一个男人,若是存了心不让你碰到,她连对方的半片衣角都没办法碰触,但她这没有章法的一脚却结结实实的踹在了他身上。

    “消气了?要不再来一下?”

    时笙用手背重重的擦了下唇,唇彩花了,沾到了脸上。

    她是真的被他的举动气到了,脸色冰冷,说的话再没有一丝一毫的顾忌,“艾伦,我不想同情你,但是现在,我同情你。”

    对面的男人沉了脸,一双眸子冷得像是即将下雨的天空,蔚蓝中笼着层浓重的黑色雾霾。

    那双唇抿得很紧,每个字都像是从喉咙深处挤出来的,“时笙。”

    这是他第一次连名带姓的叫她,带着怒气。

    这样的艾伦,是时笙不曾见过的。

    时笙微一挑眉,扬了扬下颚,她连季予南都不怕,何况是个处处寻死,又死不掉的富二代。赛车也好、打黑拳也好,他追求的都是那种刺激的感觉,相对而言,季予南那种老子少一根毫毛老子弄死你的人才更让人担惊受怕。

    “你以为没了母亲,又被父亲从小忽略就值得去死吗?那那些因为各种原因被父母抛弃的孤儿呢?你想死,又不敢死,就会打着寻找刺激的旗号肆意折腾生命,折磨那些关心你的人,你厌憎你的父亲,却又享受着你父亲创建的一切,你追求女人,玩弄女人,都只是你缺爱,又没有安全感的懦弱表现。你就是个不愿承认自己是孬种的懦夫,难道不值得同情吗?世上比你可怜,比你过的糟糕的人大有人在,但人家都在积极阳光的面对生活,你这种人,就是社会的蛀虫。”

    艾伦一张脸已经铁青,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捏成拳头,骨节摩擦发出咯咯的响声。

    “你他妈懂个屁。”他怒到极点,像只暴躁的雄狮。

    “那也好过你屁都不懂一个。”

    时笙不爱戳人伤疤,所以,即便艾伦的举动给她造成了困扰,她也只是一副不喜欢的态度。

    “唯安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心理医生,他知道你有病,但他从来没有分析过你,因为他尊重你,而你,这般堕落,值得他尊重吗?值得他为你多次善后吗?”

    善没善后她其实不知道,唯安也没有提过,她只是直觉认为。

    说完,时笙没再理会他,径直越过他站到了路边拦车。

    艾伦没阻止。

    时笙坐上车之前回头看了眼身后的男人,他像是一尊雕塑,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背脊微驼。

    她目光一闪,心里掠过些微的愧疚。

    毕竟是唯安的朋友,而且心理承受能力也不好,她应该再委婉一点。

    但话已经说出口了,也不能收回来。

    她看着窗外的夜景,想了想,还是给唯安打了个电话,简单的说了下刚才事情的经过,让他过来看看。

    万一艾伦一个想不开,她就难辞其咎了。

    ……

    时笙在楼下买了份外卖带回家吃,她很少在家里下厨,公司现在杂事多,忙了一天回到家,动都不想动。

    出了电梯,她低头在包里掏钥匙。

    走道上的灯是人体红外感应的,还没有亮的地方一片昏暗,刚摸到钥匙,通到她门口的最后一盏灯也亮了。

    灯光倾泻而下。

    乍然入眼的除了门口红色的消防栓之外,还有个高大挺拔的人影。

    季予南。

    三个月没见,他还是一身暗色西装,五官清俊凌厉,气势逼人。

    他靠着墙,丝毫不在意身上价值不菲的西装沾染了污渍,一只手插在裤包里,另一只手的指间还夹着一支烟。

    没点。

    所以她刚才才没有一出电梯就感觉到他的存在。

    时笙很快回神,走过去,“季总。”

    季予南抿着唇不语。

    时笙站到他面前后就没动了,也没有要开门的打算,手指上勾着套钥匙的金属圈,随着钥匙晃动偶尔折射出刺眼的光芒。

    两人站在走道上沉默对峙。

    半晌,季予南垂眸,将手里的烟揉了扔在墙角的垃圾桶里。

    往前跨了一步。

    掐着时笙的腰推着她往后退了两步,直接将她摁在对面的墙壁上,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深深的吮吸着她的唇瓣,带着明显的怒气,不管不顾的肆意吞噬。

    她被他禁锢在手臂和墙壁之间,犹如铜墙铁壁,无处逃脱。

    头顶的灯灭了。

    黑暗中,两人的眼睛漆黑发亮,熠熠生辉。

    安静的走道上,除了两年沉重的喘息声之外,就是偶尔亲吻发出的吮吸声。

    时笙挣扎。

    但男人却紧紧压着她不让她动弹,手摸上她的面颊,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扣住她的下颚,更深更重的吻着她,带着明显的侵犯性。

    一晚上被两个男人不顾意愿的强吻,任谁都会生气。

    何况,她还被季予南打发到费城三个月不问不理,如今,他突然出现,突然亲吻她。

    她甚至没有半点准备。

    自然,他也没问过她的意见。

    时笙张口就咬在他的唇上。

    男人动作一顿,离开了她的唇,但那股无所不在的气息依然在,就萦绕在她的周身,像细细的丝线,将她密不透风的裹住。

    “季予南,你他妈神经病?发情了去亲你的清欢,少来这里恶心我。”

    她还记得她被派到费城的前一天晚上。

    季予南和慕清欢在床上做运动。

    “呵,”黑暗中,男人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高挺的鼻梁抵着她,声音沙哑难辨,“那个亲你的男人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