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她是该跟你说对不起

    一阵深长绵缠的亲吻后,季予南松开她。

    时笙身子发软,被他揽着腰按在怀里,锅里冒出的白雾将厨房弄得雾蒙蒙的。

    男人的唇贴着她的额头,低笑道:“面糊了。”

    时笙这才想起锅里还煮着面条,急忙推开他,关了火捞面。

    面煮得太软了,若是平实她肯定吃不下去,但太饿了,也没挑。

    吃完面,时笙开始收拾行李,虽然在费城住了三个多月,但平时上班都穿工装,也没多少行李。

    季予南在一旁看着,等她收拾完,率先出了房间。

    ……

    楼下车子已经等着了。

    凯文帮时笙将行李放到后备箱,拉开后车座的门,整个过程都低着头避开时笙的目光,再跟她杠两句,说不定他就成了季少的小情人了。

    费城到纽约开车只要两个小时。

    时笙闭着眼睛假寐,她早上起的晚,这会儿没什么睡意,但又不想说话,就索性放空思绪发呆。

    季予南似乎很忙,从上车起就一直在看文件。

    凯文开车的技术很好,一路平稳,时笙渐渐的就睡着了。

    他看了眼后视镜,见时笙睡着了,道:“季少,慕小姐刚才打电话找过您,让您给她回个电话。”

    季予南合上文件,抬手将已经睡着的女人揽过来,头枕在他的腿上,“知道了。”

    之后就一路无话。

    凯文也不知道他这是要回还是不打算回。

    车子开到长岛别墅的停车场,时笙还没醒,季予南捏了下眉心,调整坐姿,“车钥匙留下,你先回去吧。”

    “是。”

    凯文下车后,季予南降下车窗,低头点了一根烟。

    停车场的光线很暗,打火机暖色调的火光映衬着他棱角分明的脸,五官明暗不定,显得有些模糊和孤寂。

    青白的烟雾从窗口飘散出去。

    他垂眸看着枕在他腿上睡觉的时笙,一只手轻轻的剐蹭着她粉嫩的脸颊,一只手夹着燃着的烟。

    一根烟燃了一半,时笙便醒了。

    她撑着身子坐起来,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后才将视线落到季予南身上,声音很哑,“到了?”

    “恩。”

    男人应了一声,骨节分明的手指掐灭烟头,打开车门下车。

    时笙也跟着下了车。

    再次回到这栋住了一个多月的别墅,站在奢华恢弘的大厅,时笙没有半点回家的归属感。

    她随意看了一眼便打开鞋柜拿拖鞋,正好有人敲门,时笙顺手就开了。

    门外站着的人是慕清欢,穿着一件学院风的亚麻蓝大衣,白色高领毛衫配修身牛仔裤,及脚踝的短靴。头发绑成马尾,整个人都充斥着朝气蓬勃的青春气息,像个高中生。

    慕清欢的视线没在时笙身上停留,而是直接看向了客厅里的季予南,“予南,我有话想跟你说。”

    季予南微皱了下眉,沉默。

    时笙已经迅速换好了鞋子直起身,“我上去睡觉。”

    她拉着行李箱往楼梯走,脸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神色变化。

    季予南盯着她,幽黑的眸子里似乎有火焰,明明灭灭的闪动着。在时笙经过他身侧时,他的呼吸蓦然就重了几分,唇瓣微启,似要说话。

    慕清欢截断他:“很重要。”

    ……

    待时笙上楼后,季予南的表情恢复了漠然,连气息都透着冷硬,漠漠的道:“去书房说吧。”

    季予南的办公室是深色调的装修,一走进去光线都暗了几个度。

    他淡淡的道:“你先坐,我处理一份文件。”

    十几页纸,季予南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就看完了,在末尾处签了字,盖印。

    那枚蓝色的小印被他用两个手指拈着,映着灯光,里面的蓝色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在缓缓游动。

    慕清欢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的手,曾经他们关系最难舍难分的那一阵,她也曾放在掌心里把玩过。

    那本来是条项链,后来季予南将它雕刻成了小印。

    她和季予南交往期间也见识过不少价值连城的珠宝,甚至为了提高自己的眼见,她还特意去找专业人士了解过这方面的东西,但这枚是她见过的最漂亮的蓝钻了,那些蓝色在灯光的映照下就像是活了一般。

    自己还曾跟他玩笑着提过,以后就用这枚蓝钻当求婚的聘礼。

    季予南答应了。

    而如今,这枚蓝钻还在他手上,他们也已经形同陌路了。

    她唏嘘的叹了口气。

    季予南合上文件,抬头,“找我什么事?”

    慕清欢还现在回忆里面没怎么回过神,听他问话,循着本能道:“你是打算送给她吗?”

    “……”季予南拧眉,他知道她说的是什么,这枚蓝色的小印,慕清欢之前问他要过,他也准备结婚的时候送给她,“不是。”

    “那你还是送给我好不好?”

    话一出口,她才反应过来自己问了什么,面上尴尬,却更多的是期盼,两种矛盾的心理让她有些坐立不安。

    送给她。

    若不是神思恍惚,她根本不敢问。

    因为知道,可能会自取其辱。

    他抿唇,“你想要?”

    慕清欢苦笑着摇头,他没有直接拒绝,而是反问了一句。因为了解,知道让她再说一遍是玩玩说不出口的。

    他在给她留脸面,而她,自然识趣的顺着台阶下了。

    但她不甘心。

    “我想要,但仅限于它代表的是你对我的心意时才想,若你只是想用它来补偿我,我不会要,这辈子都不会要。但时笙想要它,和它是不是代表你的心意没关系,她只看重它的价值连城,或许还有它能调配的势力。”

    ‘补偿’两个字毫无意外的是踩了地雷。

    让他不由自主的想到当初慕清欢不吭一声的就拿了钱去了法国,半点要问他的意思都没有。

    季予南看着沙发上的女人,眸子骤然眯起,声音像是从喉间溢出来的,又冷又沉:“有件事你误会了,我并不需要补偿你,不是我甩了你,是你出于种种考虑选择了最大的利益。”

    “好,就算我出于种种考虑选择了最大的利益,但也没有利用过你,更没有想过要从你身上得到什么贵重的东西,反而我因为你,被你父亲逼得要在外漂流。”她恼怒的从沙发上站起来,神情悲愤,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心灰意冷。

    对这个男人。

    对自己的前程。

    明明是她受了委屈,却要在这里受他的质问。

    季予南往后一仰,靠进椅背,长腿随意的交叠。

    他喉咙干涩,想抽烟,但慕清欢不怎么闻得惯烟味,刚摸到打火机的手又抽了回来。

    烟瘾犯了,这让他脾气越发的不好,“如果你是想跟我说这些,那你可以出去了,就当我对不起你,但我不打算补偿。”

    慕清欢:“……”

    季予南等了几秒,见慕清欢不准备说话,他起身要走。

    “我跟你打个赌。”

    在经过慕清欢身边时,她咬牙拉住他,眼眶通红,像是个输红了眼压上自己所有筹码准备放手一搏的疯狂赌徒。

    “没兴趣。”

    他挣脱她的手,步子迈得愈发快了。

    慕清欢朝他的背影喊道:“关于时笙的,我堵你如果告诉她要将这枚印章送给我,她会毫不犹豫的拿了走人。”

    已经走到门口的男人蓦然停下脚步,回头,目色深深的看着身后犹如困兽一般的女人。

    他哼笑了一声,“我堵你会输。”

    是什么让他如此自信。

    是从小没在女人身上受过什么太大的挫折,即便是慕清欢,当初闹着分手,又悄无声息的抛下他去了法国,但现在也回来了。

    也因为中午他亲吻时笙时,她没有抗拒。

    女人和男人不同,如果不是喜欢对方,不会回应。

    季予南拉开书房门,却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打了个电话吩咐保镖:“送慕小姐离开。”

    ……

    时笙收拾好行李准备去厨房接杯水,刚出卧室门就看见两个保镖将书房里的慕清欢请出来。

    她站在原地,打算等她们下去后再去接水,慕清欢却已经看到她了,“时秘书,对不起。”

    突然来这么一句,时笙有点愣,她和慕清欢关系不好,彼此谁也见不惯谁的那种。当然,她见不惯慕清欢是因为不喜欢她的性格,而慕清欢见不惯她是因为季予南,但也没什么事需要说‘对不起’。

    时笙问:“什么?”

    但慕清欢却没有说什么了,沿着台阶下了楼。

    时笙看了眼倚着书房门面无表情的季予南,“她受刺激了?”

    她能想到的是,他们又吵架了,以至于两个都不太正常。

    慕清欢莫名其妙的跟她说‘对不起’,他盯着她不吭声。

    季予南直直的看着她,有些凉薄,半晌,他转身关上书房门,垂下的眸子盖住了眼睛里所有的情绪。

    时笙只听他淡淡的说道:“她是该跟你说对不起。”

    “为什么?”

    然后,季予南也下楼了,没回答她的问题。

    时笙:“……”

    作为被害了的一方,她却连个理由都不知道,两个人都高深莫测的打哑谜,还真是有夫妻相。

    她下楼倒水,经过季予南身边时也没说话,等出来时客厅里已经没人了。

    时笙晚餐叫的外卖,季予南没回来,她也没给他打电话。

    仿佛中午那个吻就只是两个饥渴的男女碰到了一起,一时控制不住,火花四溅而已,和他们的关系并无半点联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