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踹下了床

    电梯在29楼停了,这部是总裁专属电梯,即便是公司高管,在没有特殊情况下,也不会走这边。

    时笙将手从季予南的掌心中抽出来,速度太快,给人一种唯恐不及的感觉。

    季予南抿紧薄唇,收回手揣进裤袋里,眼底一阵阴暗。

    电梯门完全打开。

    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四目相对。

    时笙:“……”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外面站的人居然是傅亦,中规中矩的黑色西装,英俊的五官弧度很温润,和三个月前比,没有差别。

    “季总,”傅亦抬脚走进来,“约了客户,时间来不及了。”

    算是解释他越级的原因。

    “嗯。”

    季予南冷淡的应了一声,撇开工作上的关系,季予南和傅亦在私人关系上没有任何交集,即便在同一个空间也没什么多余的话。

    电梯门关上。

    傅亦朝时笙微微一笑,“从费城回来了?”

    “是。”

    在傅亦面前,时笙表现出了她难得一面的温柔。

    话音刚落,时笙手上一疼,是季予南扣住了她的手腕,她疼的脸都白了,心思也瞬间从傅亦身上转回了他身上。

    这一幕傅亦也看到了,微弯了一下唇角,正好电梯到了一楼,他道了声‘再见’,先一步出了电梯。

    时笙这才甩开季予南的手,手腕已经红了一圈,她恼怒的瞪了他一眼,“有病。”

    她要再多回几个字,估计他能手骨给他折了。

    季予南觉得自己只是轻轻捏了一下,哪里想到这么严重,居然红了一圈。

    “太瘦,就你这骨架子,能直接给捏散了。”

    时笙委实觉得好笑,也真的忍不住笑了出来,勾着唇角看他,“你把人给捏疼了,还怪对方不受力?你这哪来的强盗逻辑?”

    季予南抿着唇不说话,到了公司门口,他将搭在手臂上的大衣递给她,“我去开车,你在这儿等我。”

    车在停车场,开上来很快,也就五分钟的时间。

    她抱着季予南的大衣坐进车里,现在正是下班高峰期,很多站在门口打车和刚从公司出来的同事都瞧见了,“季总亲自开车,不像是去应酬吧。”

    “秘书和上司的关系是蜜汁神奇的。”

    “不会吧,时秘书平时看着不像那种人。”

    “人不可貌相,我们这些漂洋过海来打工的,谁不是奔着钱来的?季总不止有钱,还帅,特man,公司里不记名分不图钱财想爬上他床的人简直太多了,时秘书天天对着,动心也正常啊。”

    ……

    季予南开车路过一个药店时停车进去买了盒药,拆了包装盒,挤出一点药膏在医用棉签上,“手?”

    “已经不红了。”

    就捏了一下,没破皮没淤青,红痕散的也快,根本用不着擦药。

    她不理解像季予南这种受了刀伤都能不缝针随便抹点消毒水敷衍的人怎么会在这种完全不能称之为伤的小摩擦上这么矫情,上午撞到办公桌他让傅随安去买药也就算了,就手腕上这种,也就当时他力道太大捏出点印子,也值得他大惊小怪的特意下车跑趟药店?

    是淤青还是红痕,他这种经验丰富的人能看不出来?

    季予南淡漠却强势的拉过她的手,撩起衣袖,见那一处果然已经恢复如初,半点痕迹都看不出来才拿纸巾将手里的药膏擦掉。

    “抱歉,下次你可以喊疼,我偶尔掌控不了力道。”

    再家世优越的男人也是很粗燥的,他就用纸巾随便抹了抹,也没用湿巾擦过,满手的药膏味就伸手来摸她的头发。

    时笙早上起来才洗了头,急忙避开,“一股子药味。”

    季予南这才用湿巾重新擦拭了一遍。

    时笙对傅亦与其说是喜欢,不如说是一刹那的心动,这种感觉就像上学时对高年级长得英俊、举止优雅、谈吐温润、学习成绩又一直遥遥领先,在老师和同学眼里都是神话的学长那一种类似于倾慕那样的爱。

    这种感觉,在费城完全断了联系的三个月中,就慢慢的趋于平淡了。

    再见傅亦,她能感觉到的,只是安心。

    就像久别重逢的好友,微笑着打招呼。

    她想和季予南说自己对傅亦已经不喜欢了,但想想还是算了。

    季予南喜欢慕清欢,他不待见自己和傅亦走的太近,完全是一种病态的对自己所有物的占有欲而已。

    她又何必凑上去巴巴的解释。

    再说他也没问,除了当时短暂的黑脸后,之后就好了。

    两人在外面吃了饭,到家就已经八点了。

    时笙上楼洗完澡后就躺在床上抱着笔记本追剧。

    香港最新出的卧底剧,她当时无聊刷网页,正好看到这部剧评分很高,就手贱的点出来看了看,结果就欲罢不能了,最要命的还是连载的,一周才出四集,她每次都是攒在一起看的。

    看完电视已经快十二点了,季予南没进来过。

    她有些口渴,出去倒水。

    路过书房时见里面的灯还亮着,门也没关,就往里看了一眼,却见季予南只穿了件衬衫,领口开的很大,慵懒的仰坐在沙发上盯着小印出神。

    神色看着有几分孤寂和颓然。

    这样的一面独属于他独处时,至少时笙从来没看到过他露出这种被全世界抛弃的可怜表情。

    时笙敲了敲门。

    季予南回神,坐起身子,神色也立刻恢复成了平时的面无表情,“什么事?”

    “很晚了,去睡觉?”

    季予南似笑非笑的盯着她,“去睡,睡哪?”

    时笙故意忽略他话里隐晦的那一层意思,“连主卧在哪都忘了吗?”

    他似乎有些失望,不过很快便转开了视线,时笙没办法仔细辨别那一眨眼的黯然是难过还是只是灯光的暗影。

    “不用管我,你去睡吧。”

    时笙去倒了水,又洗了脸擦了保湿水乳,还做了套睡前保健操,便躺下睡觉了。

    半睡半醒间,床沉了沉,被子掀开躺进来一个人。

    身体滚烫,肌肉很硬,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微微凸起的锁骨上!

    她还没睡熟,猛的就清醒了,睁开眼睛要去开灯。

    季予南的声音随之响起,“别动,我不做什么。”

    “你怎么不回你自己的房间?”她的声音很哑,压抑着浓浓的被吵醒的恼意。

    季予南低沉又爽朗的笑声就在她耳侧,磁性沙哑,很好听。

    “你睡得也是我的床,这别墅里所有房间的床都是我的,所以我要睡哪都行。”

    时笙困得要死,不想大半夜的跟他争论所有权,“那你先把床借给我睡一段时间,你去别的房间。”

    人在没睡醒的时候戒备心低,说话也直,没有遮掩。

    男人的腿缠上她的腿,揽在她腰间的手收紧,两个人紧紧贴着,再无一丝缝隙。

    “一段时间?”季予南瞬间火大,撑起半个身子,“你还想去哪?”

    时笙:“……”

    她被他这样抱着很不舒服,连喘口气都不敢大力,“给你的欢欢腾位置。”

    季予南低笑,“吃醋?”

    “神经病。”

    “……”

    季予南不说话了,黑暗中,那双眸子特别的亮,时笙半阖着眼睛没看见。

    以为他生气了,正要说话,却听季予南低低哑哑的问道:“那枚蓝钻你觉得漂亮吗?”

    时笙的反射弧反射了几秒才回过神,他说的蓝钻是那枚小印。

    她措辞小心的道,“漂亮。”

    “那送给清欢作生日礼物,她应该会喜欢吧。”他几乎是在喃喃自语,语调却过于冷漠。

    所以,她一时摸不清他话里的意思,只得沉默。

    不过,不管什么意思,季予南要将小印送给慕清欢是事实。

    想到今天慕清欢打电话趾高气扬的嘚瑟样,原来还真是有资本啊。

    她脑袋很痛,是突然开始痛的。

    就眉心那一处,像针尖在扎一样,疼得她要爆炸了。

    这样的疼痛太过剧烈,让她几乎以为,这不是头痛,而是自己被分裂成了两个。

    一个告诉自己要理智,另一个却想将季予南拧起来狠狠骂一顿,不是说那枚小印是送给妻子的吗?要不是因为这句话,她也不会消减了脑袋要嫁给他。

    她背过身,压制自己暴起的情绪。

    季予南眉目不动,看着她的背影半晌闭上了眼睛。

    那一阵疼痛来的快也去的快,但时笙却失眠了,一直到外面的天空泛起鱼肚白也没有睡意。

    男人抱着她,呼吸沉稳。

    头痛加失眠让时笙的情绪很暴躁,她翻来覆去的滚了几次已经将季予南挤到床边了。

    她抬脚,直接将男人给踹了下去。

    重物落地的声音。

    时笙闭上眼睛,装出一副睡得很沉的样子,心里却寻思着,如果不能让季予南改变主意,该怎样和慕清欢谈条件。

    慕清欢那么恨她,怎么可能只要她离开就行?

    这种靠自觉的条件永远是两个相互信任的人才会提的,什么离开都没有永远不出现来的让人放心。

    季予南在时笙的脚贴在他腰侧时就已经醒了,手甚至都已经扣上她的脚踝了,却瞬间反应过来自己在哪,迅速收回了手。

    这是长期戒备养成的习惯,短时间内改不了。

    就这一两秒的迟疑,他便被时笙给踹下了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