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想好好折磨她

    时笙连续在那条街上徘徊了三天,才给对方打电话,他们就约在附近的一家茶餐厅见的面。

    尹叔叔还是记忆中的模样。

    样子敦厚,笑起来眼睛都快没了,“长大了,也长漂亮了。”

    “尹叔叔您也一点没变,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年轻。”

    “这张嘴,越来越会哄人了。”

    点了几份临江的特色小吃,尹志袁很热情的招呼她,“快尝尝,你在美国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回来一次,馋坏了吧。”

    时笙其实没什么胃口,但看着尹叔叔期待的盯着她看模样,心里一暖,埋头吃了几口。

    半晌,尹志袁迟疑的问:“你妈妈……”

    “我妈妈已经过世了。”

    “……”

    尹志袁的眼眶有点红,但终究没说什么,只垂着脑袋不停的点头。

    时笙放下筷子,一本正经的坐直了身体,“尹叔叔,其实我这次回来是有事想请您帮忙。”

    “你说,我跟你爸妈多年的朋友了,照顾你是应该的,说什么帮忙不帮忙的。”

    “您见过这个吗?”她将小印给他:“以前是条项链,好像是我妈妈的东西。”

    尹志袁拿在手里仔细看了一阵,“没见过。”

    时笙失望的垂下眼睫,“这个东西您先替我保管几天吧,我会让一个朋友来取,姓沈。”

    “好。”

    从茶餐厅出来,时笙戴上口罩和帽子,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跟着她才朝自己住的宾馆方向走去。

    她住的地方十分简陋,与其说是宾馆,不如说是短租的廉租房。

    躺在床上,被子散发着常年不见阳光的潮味,时笙盯着头顶的灯泡,微微眯起了眼睛,思绪渐渐恍惚。

    她对未来一片茫然,不敢开机,不敢光明正大的在外面行走,胡安还好,在临江这几天她出门几乎都要戴着口罩和帽子,好在天冷,也没人怀疑什么。

    父母的死还不明不白,难道她要一辈子过的像只躲在黑暗中的老鼠吗?

    这般恍恍惚惚的胡思乱想了一阵,时笙慢慢睡着了。

    只是没想到,她这般小心的躲藏,还是被找到了。

    当门外传来季予南冷漠如覆盖着冰霜的声音时,时笙站在杂乱的房间里,映着窗外投进来的阳光,生出一种宿命的悲催感。

    “时笙。”

    “……”

    她第一反应是想逃,但自知逃不掉,又认命的拉开了门。

    时笙从没见过季予南这般满身戾气的模样,心里翻江倒海,面上却很平静,甚至偏着头笑的一脸戏谑的看他,“东西我扔了。”

    “扔了?”他朝她看过来,眼里的冷光凌冽寒凉,微一勾唇,抬脚踢上门,将同他一道上来的保镖关在门外,“那这样呢?”

    季予南朝着时笙走过去,手里多了一把精致小巧的手枪,和他在美国的那把不同,这把是通体纯黑。

    时笙僵着身子往后退,仰着脖子,手指轻微的蜷了蜷,她是真没想到季予南居然会为了那东西跟她动枪。

    再怎么表面强硬也终归是没见过血的女人,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冷冰冰的枪口抵着她的腹部,男人阴鸷的声音贴着她的耳边响起,和他灼热的气息形成了两个极端,“还是丢了,恩?”

    他这辈子没被人这么彻底的玩弄过。

    知道时笙偷了小印只是惹恼了他,虽然失望恼怒,但并没有想过要如何,她若喜欢,给她就是了,一颗蓝钻,他季予南还是送的起。

    真正触了他的逆鳞的是她偷跑回国的事。

    若她没找到她,是不是她这辈子都不打算回美国了。

    时笙僵着身子不敢动,毕竟,任谁被一把枪低着,都不会那么云淡风轻。

    “季总是想杀了我?”

    季予南就这么盯着她,目光炙热,像是要将她的每一寸肌肤都灼伤一般。

    片刻后,唇瓣弧度扬起,面无表情的道:“是。”

    如果可以,他倒真想杀了她,来个眼不见为净,不然迟早要被她给气死。

    话音刚落,时笙顿时感觉腹部一阵剧痛传来,却是他将枪往她的肚腹狠狠顶了一下。

    她疼得拧眉,微弯了身体。

    季予南垂下手,捏成拳头,时笙几乎听到关节发出的‘咔咔’声,生怕他激动之下不小心扣动了扳机。

    他将时笙一把拽过来揽在怀里,打开门,将枪扔给随行的保镖,“搜仔细了。”

    “是。”

    ……

    时笙被季予南强硬的带下了楼,粗暴的压着脑袋塞进车里,“去机场。”

    司机见他浑身冒着冷意,下颚紧绷,全身上下透着‘老子心情不爽,别他妈废话’的森冷气息,不敢多言,调头朝着机场的方向开去。

    时笙紧靠着门,恨不得贴在门上。

    季予南冷冷的看着她,整个人都绷得很紧,搁在腿上的手紧紧攥着,每一处泛白的关节都在彰显着对她的忍耐。

    车内很安静。

    司机识趣的将前排和后排的遮挡板升起来。

    季予南拍了拍身侧的位置,“过来。”

    时笙不想理他,索性闭上眼睛装睡觉。

    季予南伸手将她圈住,强硬的拉到身侧,扣住她的下颚,逼迫她仰着头迎视他:“你就那么喜欢那破烂东西?连偷这种不入流的手段都用上了?”

    “季予南,你放开。”

    她这样被迫侧仰着很难受,越是挣扎,男人扣着她的手就收得越紧。

    时笙痛得尖叫,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水雾。

    季予南揽着她的腰将她按在怀里,一段时间不见,她又瘦了,这样抱着都磕得痛。

    他脸色越渐阴沉,见她固执的不肯回答,低头微微凑近了些,“既然喜欢,为什么不直接问我要?”

    他的视线落在女人粉嫩的耳垂上,本来平缓的呼吸渐渐急促,带着强势的荷尔蒙朝她席卷而来,一团热气朝着小腹的位置直涌而去,等他想压,已经压不住了。

    时笙所有的心思都在怎么挣脱他的钳制,全然没去注意这些,直到男人沉重的身体朝她压下来,她才抬头去看他的眼睛。

    男人眼睛里一片通红,额头上青筋绷起,隐忍、压抑,表现出赤裸裸的欲望。

    “时笙。”

    他的声音嘶哑难辨,唇瓣似有若无的摩挲着她的耳垂,他似乎特别钟爱这片肌肤,哪怕是之前单纯的亲吻,也总是会在这一处流连忘返。

    时笙被他眼睛里势在必得的强势给吓的整个人都懵了,睁大眼睛躲避他轻轻淡淡的吻,“季予南,这是在车上。”

    “恩,”男人没有动,模糊的应了一声,却直接将她的耳垂含住了,“我们……”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

    男人皱眉,极低的微喘了两声,微微撑起身子,“我难受。”

    眼神迷乱,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眉头一直都是皱着的。

    时笙:“……”

    难受你还不滚下去。

    她翻了个白眼想发脾气,但又怕惹得他不管不顾的发起疯来,季予南的性子,还真不好说。

    “你先起来。”

    季予南没动,薄唇又一次贴了上来,“你帮我。”

    许是太久没见,想要她的欲望经过无数个夜晚的膨胀发酵,变得一发不可收拾,现在能抱了,能吻了,也就不想压抑控制了,想再彻底一点。

    彻底将她变成自己的。

    其实算下来也不算久,半个月而已。

    半个月,却每一天都觉得那么难熬,几次失眠他都想着,如果抓到她,一定要好好教训一番,让她再不敢生出逃跑的心思。但现在找到了,他只想将她绑在床上。

    时笙不可置信的瞪他,控制不住伸手去推他。

    帮他?

    这种事怎么帮啊。

    他妈的脑残啊。

    “你给我起来,坐稳了,一会儿就好了。”

    她以为他是不懂,但想想都三十岁的男人了,连这种事都不懂好像不太可能,但话已经出口了,也不能收回来了,就只好木着一张脸与他对视。

    也不知道怎么就刺激到季予南了,他脸色一沉,拉过她的手直接压在皮带的金属扣上,“解开。”

    “你脑子被猪啃了?这他妈在车上。”

    季予南盯着她:“你的意思是,不在车上就可以?”

    他转头,朝外面看了一眼,摁下车里和前排通话的按键,“边上停车。”

    车子很快停在了边上。

    一侧正好有家酒店,三星级的,和季予南平时出入的场所不在一个档次。

    “走吧。”

    时笙看着他道貌岸然的那张脸,胸口膨胀着前所未有的怒气,她指尖颤抖,好几次张嘴都没说出话来。

    季予南伸手去开车门,被时笙一把按住手,“别闹了。”

    她朝司机道:“开车。”

    女人身上熟悉的馨香传来,他心思一恍,竟也由着她了。

    车子再一次驶入车流,季予南只觉得被她握住的手越来越烫,那些热气源源不断的沿着他手背的脉络钻进身体里,让某处越来越涨的难受。

    他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压抑的骇人,尾音甚至有一两分不明显的颤音,“时笙,帮帮我。”

    季予南反手扣住她。

    时笙手一抖,下意识的要从他掌心里抽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