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七章他居然把她拷起来

    季予南径直抱着时笙上了二楼,抬脚踢开房间的门,几步走到床边将时笙压在了柔软的床上。

    温热的唇瓣落在她的下巴上。

    房间里拉着窗帘,只有一点微光从接口处照入,房间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但也不明亮,只能勉强视物。

    “时笙,”季予南喊她,声音哑得很,一双眸子很亮,很灼人。下颚上长出的浅浅胡渣弄得她很痒,他只是吻她,一次比一次重,一次比一次深入,似乎要将她整个拆骨入腹。

    时笙被他的样子吓住了,虽然他的手规规矩矩的撑在她的身侧,唇瓣也始终只在她脖子上方,但她隐约觉得这次和之前的不一样。

    “季予南,你先起来。”

    这种感觉让她心慌,开始不受控制的挣扎。

    就在这张床上,季予南和慕清欢滚到了一起,想想也觉得怪恶心人的。

    季予南似乎被她推得难受,声音更哑了,绷着的背脊似乎随时都可能断掉,“我没有和慕清欢上过床。”

    这事是下飞机时凯文跟他说的。

    季予南第一次觉得这女人怎么这么蠢,蠢得让他恨不得狠狠的咬她几口,而他也真的这么做了,启唇,在时笙的唇上狠狠咬了一下,直到她疼得眼里冒出泪光才松口,又用舌尖安抚的在她被咬的破了皮的地方舔了舔。

    时笙拧着眉别过头,嘴唇上还火辣辣的疼,“是,我看到慕清欢和一头猪躺在床上。”

    她头顶上方响起男人的笑声。

    他又低头吻她,这次比之前用力,“没做爱,她给我下了安眠药,你他妈当我是什么?昏迷不醒了还硬得起来?”

    他又开始浑了,炙热滚烫的吻极具侵犯性,他的手沿着女人柔软的腰线滑下,落在她裤子的扣子上,却不急着解开,似乎存了心要撩她。

    时笙绷着身体,努力压下心里那一丝丝娇软的呻吟,女人到了她这个年纪多多少少会有生理反应,何况正在撩她的这个男人还是她喜欢的,但拦在他们前方的有太多未知,她做不到心无旁骛的投入。

    所以,她拒绝。

    “你先起来。”女人的嗓音因为紧绷而显得战栗。

    “起不来,”季予南将脸埋在他的脖子里,气息紊乱的不成样,“就想压着你,再动一动。”

    时笙脸颊滚烫,也不知是被他气的,还是恼的,“你……”

    压着她的男人突然撑起了身子,却没有完全离开,时笙听见抽屉被拉开,紧绷的身体开始挣扎,带着急促的颤音,“季予南,我不想。”

    就算要做,也等她见了傅亦,把事情问清楚了呀。

    下一秒,她撑在他胸口的手被人握住,压过头顶。

    男人看她的目光冷冷淡淡的,那丝灼热被压抑的很深,一点苗头都见不着,“你是不想做,还是不想和我做?”

    气氛僵凝。

    两个人性子又都是不服软的,季予南菲薄的唇抿成一条倔强的直线,时笙气的胸口发疼,聚集着怒气,“女人要对对方有感觉才会有欲望,你以为全都跟你这种生殖器长在脑子里的人一个样?环肥燕瘦都不挑。”

    季予南阴着一张脸,神经简直要绷得断掉。

    他这种?

    生殖器长在脑子里?

    “呵。”

    男人一声冷笑,又一次俯下身子……

    却不是意料中的亲吻,时笙只听见‘咔嚓’两声,手腕上一凉,双手已经被他用东西铐住了。

    她挣了挣,才反应过来是手铐,不过还没完,在时笙质问之前,季予南彻底翻身从她身上下来,按住她的双膝,连胡乱踢蹬的双脚一并铐住了。

    轻松的不像是在禁锢一个全力挣扎的成年女人,更像是逗弄一只小鸡仔。

    时笙躺在床上,手和脚都被束住,动作僵硬像是一条待宰的鱼,见季予南起身整了整衣服要走,她怒目瞪着他,“季予南,你干什么?给我解开。”

    她怎么也没想到刚才还精虫上脑恨不得将她拆骨入腹的男人瞬间变了态度。

    居然拿手铐将她拷了。

    正常情况下,他拉开抽屉拿的不应该是避孕套吗?

    妈的,脑子有毛病,做的事都别出心裁。

    季予南就站在床边,冷冷的瞧着她,“拷着安心。”

    时笙:“……”

    卧槽你大爷的。

    等她想好要说什么话时,季予南已经朝门口走了,那句到喉咙口的冷嘲变成了恼羞成怒的斥责,“季予南你这个混蛋,你给我回来。”

    回应她的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关门声。

    季予南面无表情的下楼,胸口的衬衫还有些褶皱。

    他上楼之前吩咐过不用准备晚餐,所以佣人都在打扫卫生,见他这么快开门下来,有些忐忑的问:“季少,有什么吩咐吗?”

    她们都刚来,多他的性子不了解,只觉得过分阴沉。

    “恩,”他应了一声,薄唇间噙着极冷的笑,“做好后送上去给太太,亲自喂她吃下。”

    他要赶回公司一趟,去中国这趟走的匆忙,公司的事也没有交接,虽不至于乱,但有几件事必须要他去处理。

    他走到玄关处,又吩咐道:“做中餐。”

    佣人觉得这吩咐太过奇怪,但还是恭敬的应下了。

    难道不该是看着她吃下去?

    一个好手好脚的成年人,还需要人喂?

    但等她端着做好的菜小心翼翼的推开那扇门,就知道季予南为什么这么吩咐了。

    “太太。”

    躺在床上的动了动,她手和脚都被束缚着,没办法有太大动作,甚至坐起来都很费力。

    克洛伊走过去扶了她一把,手摸到她几乎只剩下皮包骨头的手腕,忍不住轻了力道。

    太太太瘦了。

    她都怕用力太猛将她的手给折了。

    时笙靠着床头,“季予南呢?”

    她用手背蹭了蹭额头那处被头发弄得痒痒的地方,用手铐拷着还能轻微活动,比用绳子绑着感觉要好,这让她的脸色稍微好些。

    “季少出去了,他临走前吩咐给您做晚餐,要亲自看着您吃。”

    时笙还真饿了,即便是头等舱,飞机餐也不见得有多好,再加上她后面有些不舒服,被季予南逼着吃了两口,后来就没碰了。

    “放着吧,我等一会儿吃。”

    时笙这样,吃饭肯定成问题,她总不能在个外人面前像个孩子一样,将饭撒的到处都是吧。

    克洛伊已经拿了碗筷,夹了一筷菜递到她唇边,“少爷吩咐我亲自喂您吃。”

    时笙看着那鲜翠的菜叶以及她娴熟的握筷子姿势:“你会做中国菜?”

    “招聘第一条就写着要会中国菜,我本来以为是季少爱吃,但这些天他从来没吩咐过,也就今天太太回来了,他才让我做中国菜。”

    时笙心里掠过几分别样的情绪,季予南很少吃中国菜,而且也吃不习惯,时笙只要自己在家做,一般都做中国菜。

    她也没矫情,就着克洛伊的手吃了饭。

    “谢谢,味道很好。”

    克洛伊松了口气,笑道:“太太您先休息吧,我就在门口候着,有什么吩咐直接叫我就行了。”

    时笙睡不着,她让克洛伊将她的手机拿过来,拨了季予南的电话。

    ……

    彼时,季予南正在公司开会,整个会议室的气氛剑拔弩张,静得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这几天季予南不在公司,旗下地方分厂主管亏空公款,克扣工人工资,弄得集体罢工,被媒体吵得沸沸扬扬,导致这几天季氏股票跌落,董事会借题发挥,有几个早就见不惯他的人在中间挑事,非要让他为此时给个交代。

    季予南本就心情不好,脸色更是沉的不行,冰冷灼灼的视线扫过下面心思各异的人……

    这群人,无非想自己独揽大权,偏偏又被他压着,不甘心而已。

    他嘲讽的勾了下唇角,启唇,还未说话,正巧手机响了……

    季予南低头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时笙。

    “看不惯就滚。”

    五个字掷地有声,一旁的傅随安咽了咽唾沫,还好,嘴下留情了,没让这群人直接去死。

    他拿着电话起身,推开会议室的门走了出去,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

    这会还开不开?

    季总拿着电话,一句吩咐都没有就出去了,到底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