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四十八章你不会太难受

    “什么事?”

    男人心情不好,眼睛里是森森的寒意,他低头点了支烟,靠着墙,一副神色倦怠不愿说话的样子。

    会议室里的窃窃私语声清晰的传入他的耳中,更是惹人烦躁。

    这般尔虞我诈,他早已经习惯了,只是最近越发的觉得烦了,疲于应付。

    一支烟很快抽了一半。

    时笙问:“你打算什么时候放了我?”

    总不能拷着她一辈子吧。

    季予南唇角噙着笑,眼睛微微眯起,慵懒的道:“等你乖的时候。”

    时笙气得咬牙,手铐越挣扎越紧,手腕上有一处磨得通红泛着殷红的血丝,“怎样才算乖?”

    “你觉得呢?”季予南弯唇,那丝燥意因为她几句轻描淡写的话就散了一半,再听里面的争论也不觉得烦了。

    会议室的门没关,傅随安见季予南许久没进来,抬头去看——

    淡漠的男人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西装,眉眼英俊,抿起的唇瓣弯起并不明显的弧度,像是在笑。

    这段时间季予南的脾气一直阴晴不定,弄的整个公司的人都惶惶不安,生怕触了地雷。

    所以,乍然见到他这般温柔耐心打电话的模样,傅随安还是看得有几分出了神。

    察觉到她的目光,季予南看过来,转瞬间,又是一副优雅疏离的淡漠样。

    他很快转开视线往会议室里走,对电话那头的时笙道:“还有两个小时,等我回去,无聊可以看会儿电影或是睡觉。”

    会议继续。

    季予南捏着眉心,有些心不在焉的听着,视线偶尔瞥一眼手机屏幕,看一次脸就沉一下,以至于坐在他身侧做会议记录的傅随安都注意到了,但又不完全是恼怒,似乎还有些——羞涩?

    羞涩?傅随安被这两个字惊得魂飞天外,急忙低头,专心致志地盯着笔记本的屏幕。

    ……

    季予南回到家已经八点了。

    他打开门,克洛伊迎上来给他拿换的拖鞋,“少爷,饭菜已经做好了,是现在用吗?”

    “嗯,”虽然克洛伊来了有几天了,但他还是不太习惯家里突然多了个外人,脸色不由自主的冷了些,“太太呢?”“太太吃过饭之后就在房间里,一直没出来过。”

    季予南抬头看了眼楼上,走到餐桌前坐下。

    饭菜是现成的,很快摆了上来。

    “太太闹情绪了吗?”他用刀叉切着餐盘里的牛排,动作优雅。

    “没有。”季予南微挑了一下眉,没说话,克洛伊猜不准他的想法,躬身下去了。

    吃完饭,凯文也到了,身后还跟着个穿深色西装,拿着公文包的中年男人,“季少,人带来了。”

    “嗯,”他扫了那人一眼,对方急忙弓下了身子。

    季予南起身上楼,凯文和他带来的那人也一道跟了上去。

    房间没锁,他一拧就开了。

    没开灯,里面一片漆黑。

    男人抬脚走进去,凯文他们只站在门口,没有再跟。

    借着从门外透进来的光,他走到床边,拧开台灯。

    光线调到最暗的度,不刺眼。

    时笙没睡,但也不想理他,在他开门进来时就闭上眼睛假寐。

    低沉淡漠的声音在头顶想起,“起来。”

    命令的态度。

    时笙就更不想理他了,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眉,很快,若不是季予南一直盯着她的脸,在昏暗的光线下很容易被忽略。

    她学不会委屈求饶,以季予南的性子,若是再横两句,估计能将她铐到天荒地老。

    也不是学不会,只是在季予南面前学不会,大概料定了就算惹了他生气,他也不会真的对她怎样,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时笙自嘲,季予南喜欢的明明不是她,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蜜汁自信。

    人的孽根性,总喜欢欺负那些能被自己欺负的人。

    季予南掀起眼眸,淡淡的笑开了:“外面有人等着,你是要让我抱你出去?”时笙豁然睁开眼睛,下颚极其紧绷,她抬高手,昏暗的灯光下,那一处磨破皮的地方并不明显,但季予南还是瞧见了。

    他没吱声,只是眉头皱得更紧了。

    女人鼓着腮帮子恼怒的质问:“你什么时候给我解开?季予南,你是不是变态啊?”

    她没见过哪个男人用手铐将女人拷在床上的。

    季予南一双幽深的黑眸直直的盯着她,声音哑的厉害,“你乖一点,我给你解开。”他一反常态的温柔让时笙不自在地转开了视线,底气不足的小声骂道:“神经病。”

    男人没有反驳,却也显然没什么耐心跟她耗着,弯腰,毫不犹豫的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流星的出了房间。

    突然的失重感让时笙下意识的伸手要去揽季予南的脖子,一抬手才想起自己手上靠着手铐,而季予南又故意松松的抱着,每走一步时笙都感觉自己要掉下去。“你要不放我下来,要不就抱好,别让人嘲笑你手软脚软。”

    “手软脚软?”季予南心头泛过一丝冷笑,抱着她去了书房,经过门口时,凯文本来要揶揄几句,但瞧见时笙手上和脚上的手铐又猛的闭了嘴。

    这……

    太重口味了吧。

    难道季少在床上不喜欢人反抗?

    ……

    季予南将时笙放在书房的沙发上,接过凯文递来的文件扔到她面前,“签字。”

    时笙双手被手铐铐着,行动不便,狐疑的看了眼季予南,颇有些费力的翻开文件。刚看了开头几个字她就猛的抬起了头,“结婚申请书?”

    美国的婚姻法和中国不同,不仅需要证婚人,领证后还需要在规定时间里举办婚礼才算是正式结婚。

    所以没有隐婚一说。

    当初是她为了小印非缠着季予南和她结婚,那时妈妈刚去世,又留下两个谜团,她完全是一头懵,全然没有计划。

    又听他说小印是送给未来妻子的结婚礼物,就不折手段的逼着他娶她,后来冷静下来一想,他不乐意娶她,又怎么会送东西给她,还是那么贵重的物品。

    所以后来两人虽然签了结婚协议,她也没非逼着季予南去履行。

    但现在季予南主动提出结婚,明显是和她当初的目的不一样。

    再深入的,她不愿意想,也不敢想,尤其是在这种前路叵测的境况下。

    时笙皱着眉将文件推开,“我不签。”

    季予南哂笑,脸上一闪而过的阴鸷冷漠,时笙身侧的位置突然凹陷下去,腰上一道重力拉扯,她已经整个被季予南揽进了怀里。

    他弯腰。

    时笙靠在他怀里,也被迫俯下了身子。

    “要我握着你的手签,嗯?”

    他用的是询问的语气,却没有半点征求她意见的意思。

    文件再次被翻开,季予南拧开钢笔的笔帽,强硬地塞进时笙手里,“记得我说的话吗?那颗蓝钻是送给我未来妻子的新婚礼物,既然你拿了,是不是该履行你的义务,”他低头看她,眼睛里是绵长的笑意,“季太太?”

    沙哑的声音里有着勾魂摄魄的致命吸引力。

    微微停顿后,他又道:“或者你愿意将小印还回来?”

    时笙瞧他的样子,这字她签不签,是不是她签的,都不重要。

    她沉吟了片刻,接过笔,在文件最末潦草的签了名。

    季予南捏了下她的脸,“乖。”

    和凯文一道来的那人将申请书仔细收好,“季少,那我先走了。”

    在美国,结婚证是要举行婚礼后由证婚人发给他们的。凯文也赶紧溜了,临走时冲时笙说道:“季太太,住您和季少新婚快乐。”

    ……

    等人都走后,时笙才面无表情的抬起手,“现在能解开了吗?还是你打算这样拷着我一辈子。”

    季予南起身,顺手将茶几上一杯温水递给她,那是刚才她签字时,克洛伊送上来的。

    时笙自季予南走后就一直躺在床上没出过房间,克洛伊虽然得了季予南的命令要照顾她,但却没那么细心,她不吩咐,也就没给她倒水。

    时笙不知道她是情商低还是刻意忽视,她不深究,也没打算告诉季予南。

    潜意识里,她觉得这事不该她管。

    时笙也没客气,接过来喝了一大口,动作显得有几分滑稽可笑。

    男人的目光深深浅浅的看着她,半晌,视线转开看向了窗外,“不会。”

    声音低不可闻,时笙几乎没听见。

    “时笙,我不喜欢勉强人,尤其是在这种事上,所以,我就当你应下了。”

    这话没头没尾,时笙听得直皱眉,她放缓了喝水的速度,“你说什么?”

    “我在水里加了点东西,你不会太难受。”

    “噗,”时笙一口水喷出来,不可置信的瞪着他:“你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