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时笙,乖一点

    季予南知道她听懂了,重重的抿了一下唇,俯身下来,手臂撑在她的身侧,将她困在沙发和他的胸膛之间,“时笙,不疼。”

    季予南给她下的药并不怎么烈性,时笙现在还全然没有感觉,也可能是时间太短,药性还没有发挥。

    她想走,偏又被季予南堵住去路。

    时笙恼怒,“给女人下药这种卑鄙的事你也干,还好意思说你不喜欢勉强,季予南,你要点脸行不行?”

    她别过脸,似乎多看他一眼都觉得是脏了眼睛,季予南扣住她的下颚,几乎粗暴的将她的脸扳过来,眉眼森然,眸底浮现出危险的暗芒。

    他的唇贴着时笙的额头,似有若无的亲吻着,声音很低,表现出和他神情截然不同的温柔,“喜欢我吗?”

    “你当我脑子进水了?”时笙怒得不行,就算喜欢季予南,但这种事勉强和自愿总归是有区别的,何况,他还是给自己下药。

    “凯文说,女人和男人不同,对不喜欢的人不会情动,”季予南抚着她的头发,女人的头发不是经常烫染,发质很好,他颇有些爱不释手,像玩上瘾了一般在指尖来回缠绕,“我用强你会很疼?”

    时笙完全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一句话,微愣之后冷笑:“所以你给我下药是因为不想我疼?”

    季予南两次受伤都是她帮他换药包扎的伤口,那么狰狞的伤,他跟没事人一样抱她,撕裂了也不用麻药,‘疼’这个字在他心里估计也就只是个字而已,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男人温声的‘唔’了一声,    落在她耳边的呼吸越来越沉。

    别说时笙不相信,就连他自己也难以想象,他这样一个全身伤疤、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的人会因为怕一个女人疼,给她下药。

    虽然卑鄙,但确实能让她少些痛苦。

    呵——

    他自嘲的勾了下唇,稍纵即逝。

    自己这还真是,矫情。

    连这种轻微的疼痛都不忍心她受。“是。”

    他的声音已经哑得不成样子了,抱她上楼,就是存了想要她的心。

    如果时笙不跑,他或许还有点耐心等她心甘情愿地点头答应,但是现在,他不想等了,也不愿意等了。

    她同不同意都没多大关系。

    话音未散,近在咫尺的男人低头,重重的吻住了她的唇。

    女人的唇很柔软,没有化妆,只涂了薄薄的一层蜜桃味的唇膏,季予南吻得又凶又狠,恨不得把她生吞入腹。

    “下不下药和我要不要你没多大关系,我只是希望你之后回忆起来,第一次不至于除了疼之外没有半点感觉。”

    时笙呼吸一窒,在他再一俯身吻下来之际揪住了他的衬衫下摆。

    他不像之前那般闭着眼睛,而是紧盯着她,丝毫不掩饰眼睛里赤裸裸的强烈欲望。

    他单腿屈膝跪在沙发上,一只手压着她的手掌与她十指纠缠,另一只手扣着她的下颚,让她被迫承受他深得过分的吻。

    时笙看着他的瞳眸,只觉得那团漆黑像一个漩涡,她被困在其中,没办法挣脱。

    时笙喝的水里本就掺了药,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撩拨,当即就软了身子,推拒的手也改为了紧紧拽住他的衬衫。

    书房里很安静,男人压抑的喘息声就在耳边。

    光影交错,时笙盯着男人性感的红唇,脑子里在疯狂的叫嚣。

    亲上去。

    然而,在受欲望驱使的情况下,她又无比的清醒。

    清醒的知道自己的这些念头全是因为药效原因,或许还因为其他,但她现在无暇思考。

    脸颊烫得厉害,她抬手,手指沿着他脸上凌厉紧绷的线条划过,“长得真好看,却是人面兽心,浪费了这么好一张脸。”

    季予南:“……”

    他眯起眼睛,轻笑,眉眼染上一层邪肆,“人面兽心?”

    被他压在身下的女人脸色潮红,手指放肆的在他唇上摩擦着,没化妆,皮肤却极好。

    她抬起身子凑到他耳边,滚烫的气息落进他衬衫的衣领里,“难道你觉得你还是翩翩公子?我没说你是禽兽都是给你脸了。”

    季予南的喉结上下滚动,他的眼睛深了又深,勾住她的腰,一个用力,将她翻了个面。

    他随即压下,手指扣着她精致的下巴,迫使她扭头与他对视,嗓音低沉暗哑,“知道禽兽是怎么做爱的吗?”

    两人贴合的毫无间隙,她闻到男人身上清冷的味道。

    时笙今天穿了条偏休闲的九分西裤,腰上是松紧设计的,季予南用力一扯,就褪到了膝盖处,半点难度都没有。

    虽然书房里开着空调,但她还是感受到了凉意,不由自主的蜷了蜷身子。

    那双因为他那句浑话而微微睁大的眼睛此刻几乎瞪圆了,眼底倒映着男人英俊的面孔,眼眶却蓦然的红了。

    无限的委屈涌上心头,凝成雾气,渐渐聚成了水珠,一滴滴从她眼眶里坠落下来,浸进了垫在她身下的靠枕里。

    季予南看着那些泪珠儿,觉得心脏好像被一只大手握住,疼和窒息的闷灼感同时传来。

    他脸色阴沉,低下头亲吻她的脖子和后肩,气息吹拂在她的耳朵上。

    “别哭,时笙,你乖一点,我会尽量不弄疼你。”

    嗓音低而哑,近乎语无伦次。

    季予南一边亲吻她,一边用手擦着她的眼泪,却怎么也擦不完。

    “时笙,你乖一点,嗯?”他语气急躁,却没有停下动作,手从她衣服的下摆探进去。

    女人的肌肤柔嫩滑腻,一触上就放不开了。

    也许刚才见她哭时有那么一点微弱的想要放过她的念头,但也仅仅是一瞬间而已。

    他吻着她,一遍遍的安抚:“乖一点,你乖一点。”

    季予南本来就不是巧舌如簧的男人,说到最后,也就只剩下这这一句话了。

    时笙,你乖一点。

    女人哭着摇头躲开他的手,将脸深深的埋进柔软的靠枕里,断断续续的哭泣声传来,闷闷的,让人烦躁。

    “时笙,你看着我,”他在这种事上也没有经验,能依赖的,就只有男人在这方面天生的领悟力。

    女人不肯看他,钳着她下巴的手又不敢用力,怕弄疼她。

    他拿她没办法,只能不停的吻她。

    沙发上毕竟空间有限,他凑到她耳边,低声问:“我们回房间?”

    时笙摇头。

    她难受的很,又十分清醒,清醒的知道自己想干什么,想要什么,所以十分的抗拒。

    虽然她拒绝,但季予南还是将她从沙发上捞了起来,打横抱在怀里。

    时笙的头贴着他紧实的胸膛,脸上晕染出一层薄薄的绯红,她身上很烫,热气透过衣服传递给季予南,连同他身上也变得滚烫。

    男人抱着她的手紧了紧,眸光深谙,背脊紧绷得像是随时要断掉。

    回了房间,季予南反脚踢上门,将时笙放在柔软的被褥上。

    他亲吻着她的脸,从额头到眉梢、眼睛、鼻尖……最后在她精致小巧的耳垂徘徊。

    时笙的衣服早在不知不觉中被剥掉了,她一边用双手环着季予南的脖颈回应他的吻,一边委屈,趁着他松开之际,撑起身子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嗯。”

    男人闷哼一声,亲吻的动作停下,紧绷的背脊却是猛的一沉……

    “啊。”

    伴随着女人撕心裂肺的痛呼声,肩上的劲道也松了。

    季予南没想到她会这么疼,立刻僵着身子不敢动了,“时笙。”

    她眼里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冒出来了,隔着晶莹璀璨的泪光,控诉的瞪着他:“季予南,你他妈王八蛋。”

    她抬手打他。

    本来也没指望能打中,没想到季予南却半点没有要躲的意思,那巴掌结结实实的落在了他脸上。

    手掌刚触到他的脸时笙就后悔了。

    打轻了。

    早知道他不躲就应该蓄足力气。

    季予南这会儿哪还会跟她计较这个,见她疼得脸都皱成一团了,俯身亲吻她的眉心:“抱歉,我一时没控制住。”

    时笙有气无力的推他:“你给我滚出去。”

    “出去再进来你还得再疼一次,我不动,一会儿就不疼了。”

    她试图在他脸上找出一星半点的调戏意味,但是没有,他一本正经的看着她,没有半点说笑的迹象。

    “……”时笙眼眸通红,从没见过实诚到这般欠揍的妖艳贱货,“你给我滚。”

    …………

    一晚折腾,时笙睡过去时全身都疼,但敌不过困倦,很快便沉沉的睡过去了。

    季予南看着身侧已经睡着的女人,她脸上红晕未褪,唇瓣被他吮得又红又肿,眼睑下明显的困倦和疲惫。

    他伸手,手指在她脸上轻轻剐蹭了一下,女人没有半点反应。

    季予南掀开被子,裹着睡袍去了阳台,他低头点了支烟,对着夜空静静的抽。

    今晚天色很好,云很轻,有月亮,能清楚的看到淡青色的烟雾在眼前散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