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一章你妒忌我

    季予南听着她这番强词夺理的说辞,怒极反笑:“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不愿意给我生孩子?”

    他穿着系带的睡袍,半敞开的衣襟下是男人肌理分明的结实胸膛,上面布满了深浅不一的抓痕,有几处还往外渗着血迹。

    时笙翻了个白眼,“无聊。”

    就算怀孕,现在也连受精卵都还不是,他倒是一本正经的和她讨论的起劲。

    但季予南眉眼深寂的盯着她,似乎非要等一个答案。

    他的目光太深太沉太过犀利,时笙被他盯得心里发虚,逞强道:“当然不是,我有喜欢的人,为什么要给你生孩子,你总不会还认为这是在中国古代,睡一觉就一定要跟你吧。”

    她已经平静的接受了自己被季予南强了的现实。

    季予南听完她的话后脸色骤然一沉,冷冽的脸庞阴沉的像是结了一层薄冰,伸手扣住她的肩膀,声音冷厉,“你再说一次。”

    时笙肩上还有他咬出的牙印,被季予南这一摁,疼得直皱眉。

    男人这才注意到她身上的伤,急忙收回手。

    房间里安静的很。

    季予南深吸了一口气,有几分狼狈的急躁,“我去洗澡,我让佣人做了早餐送上来,你再躺着休息一会儿。”

    他没等时笙应,直接大步去了浴室,留下时笙一个人站在原地。

    浴室里传来水流声,时笙换了身衣服下楼,克洛伊正端着餐盘要往楼上走,里面放着一小碗混沌及一盒软膏。

    虽然没看说明,但时笙也知道那是什么。

    她略有些不自然地转开了视线,本想装作不知道直接绕过她下楼,克洛伊却停下脚步先开了口:“太太。”

    “嗯。”

    “您是在楼下餐厅吃还是在楼上房间吃?”时笙这会儿不想看到季予南,扬了扬下颚,“楼下吧,帮我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她身上每一根神经都在尖锐的疼,尤其是双腿间的位置,疼得她连动一下都全身冒冷汗,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大概会比在餐凳上要舒服。

    “是。”

    一小碗馄炖,是她平时的量,但昨晚被季予南折腾的太狠了,饿得不行,一碗吃完才半饱。

    克洛伊又去替她盛了一碗。

    时笙在客厅里一直坐到十一点多才拿着药膏上楼,期间季予南没下来过。

    她上去季予南在打电话,时笙在门口停了几秒,正好听见他说道:“我对她,连动下半身的欲望都没有。”

    她想也没想的推门进去,“我就当昨晚被狗日了。”

    “时笙,你他妈的……”

    季予南从床上坐起来,眼底全是森冷的寒意,他恼怒的看着门口穿睡衣的嚣张女人,脸上一片凌厉的冷峻。

    “被狗日了你也能叫的那么浪,人家是男女通吃,你是人畜通吃啊?”

    时笙:“……”

    她被季予南堵得说不出话。

    两人对峙了几秒,不欢而散。

    ……

    季予南下午有个应酬,是一个月之前就定好了的,他原本要推了在家陪时笙,但一个上午女人都臭着一张脸,也不和他说话,也不理他。

    他自讨没趣几次后就驱车去公司了。

    路过商场时想到今早三哥打电话来问他的事:以前是怎么哄女人的?

    他和慕清欢在一起的时候没怎么哄过她,大小节日送的礼物也是时笙去挑选的,他没兴趣研究,有时候礼盒都没拆开过就直接送出去了,以至于慕清欢好几次问他是什么,他都答不出来,只让她自己看。

    慕清欢以为那是他匮乏的浪漫,是想给她惊喜故意这般说的,而他却知道,自己是真的知道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哄时笙?

    这个问题他之前基本没想过,如今想一想,才发现自己对她的喜好完全不了解。

    他一踩油门,车子从路边的临时停车位开出,汇入了车流。

    算了。

    和对方约的地点是在高尔夫球场,因为是周末,人比平时多。

    对方已经到了,正在休息区等他,一旁的还有傅随安。

    “亨特先生。”他走过去,与对方握手。

    “季总,能见到你真是太幸运了。”

    “我去换衣服,您先打着,”他示意的看了眼傅随安,“别怠慢了亨特先生。”

    季予南去更衣室换衣服,正好碰到换了衣服往外走的傅亦,深灰色的POLO衫配同色系的休闲裤,手指上挂着储物柜的手环,五官清俊,眉目深邃。

    看到他,嘴角一勾,流露出柔和的温润笑意,“季总。”

    “你也在?”季予南皱眉,他对傅亦,越发的看不顺眼,也没有想过要掩饰,以至于傅亦一愣之下,轻笑了一声后便与他道别:“我朋友还在等我,就不打扰季总了。”

    两人擦肩而过。

    走到门口,傅亦回头,已经看不到季予南的身影了。

    原本温润的眼底浮现出一层冷意,随即消散不见,很快,根本来不及捕捉。

    季予南,你还是将她找回来了。

    他眼里飞快的掠过些什么,随后大步走出了更衣室,再没有回头。

    季予南换好衣服后出去,傅亦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抬头就能看见。

    他拧眉,心情不悦到了极点。

    亨特连进了三个球,一回头,季予南正皱着眉出神,阳光下,那样出尘俊逸的五官似乎蒙上了一层耀眼的金边。

    他和季予南接触过几次,便取笑道:“季总,您这莫不是犯了相思,怎的这么心不在焉?以前可没瞧见你这般魂不守舍啊?”

    季予南咪了咪眸,“亨特先生说笑了,我只是在想今天恐怕又要输了,在这么下去,您的约我都不敢赴了。”

    对方‘哈哈’一笑,即使知道季予南在搪塞,也没有多问。

    一场球打的意兴阑珊,季予南将球杆交给身后的球童,去了休息区。

    傅亦坐在休息区的位置上喝水,脸上还有薄汗,看到季予南,他微勾着唇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他是一个人来的。

    季予南没有客气的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薄唇掠过些讥诮冷漠的弧度。

    他一坐下,立刻就有球场的工作人员过来给他点餐。

    季予南要了杯柠檬水,服务员离开后,他才将目光放到对面始终淡笑的男人身上,“傅总经理还。真是悠闲。”

    两个同样英俊,却气场迥然的男人,彼此凝望间,是不服输的对峙。

    “不是季总您给我放的长假吗?难不成看我悠闲,后悔了?”

    他的身子靠进身后的椅背,双腿交叠,笑得一脸闲适慵懒,看着季予南不善的脸色,“季总,你在妒忌我?”

    “妒忌?你?”

    季予南禁不住冷笑了一声,肆无忌惮的目光他身上掠过,明显的不屑,“凭你?”

    他交叉的手置于桌上,身子前倾,“一个连自己人生都掌控不了的傀儡,有什么值得我妒忌的?”

    傅亦并不动怒,修长的手指摩擦着陶瓷杯的杯口,“凭时笙喜欢过我。”

    喜欢过和喜欢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概念。

    但季予南现在的心思不在此处,全然没有听出话里微末的差异,他满脑子都是时笙早上的话:我有喜欢的人了,为什么要给你生孩子。

    妒忌?

    呵。

    真是个新鲜的词,但似乎也确实如此,他对傅亦的争锋相对不过都源于他的妒忌。

    妒忌时笙喜欢他。

    服务生说了句‘打扰’,将托盘里的柠檬水放在桌上,又悄悄退下了。

    季予南喝了口水,温度刚好,微酸中带着柠檬皮的涩苦。

    他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放下杯子,嗓音冷淡,“她喜欢你?被一个家世普通,长得还普通,能力也普通的女人喜欢,也值得骄傲?”

    傅亦抿唇,笑而不语。

    季予南这话也不算贬低,就他现如今的地位,想要个长得比时笙漂亮身材比时笙好能力比时笙好的富家女,完全只需要勾勾手指的事。

    季予南想到从早上起就跟他闹个不停的时笙,太阳穴两侧的青筋都在凸凸的跳。

    真是——

    烦死人了。

    他捏了下眉心,压下心里的燥意,正好亨特也打完球过来了,季予南便起身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